典故九天


《楚辞补注》卷一〈离骚经·王逸序〉~7~
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众芳之所在。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芷?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何桀纣之猖披兮,夫唯捷径以窘步。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齌怒。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脩之故也。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脩之数化。汉·王逸注:「九天,谓中央八方也。」


例句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王维 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