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
夜衔枚

同源典故

入蔡
 
入蔡奇兵
 
入蔡缚贼
 
吴元济失家
 
夜入蔡州
 
夜入蔡州城
  
将军半夜鹅
 
平蔡垒
  
直入蔡州城
 
蔡州平
 
蔡州鹅鸭
 
误了吴元济
 
衔枚入蔡州
 
雪夜入蔡州
 
鹅池平蔡
 
鹅池雪

相关人物
李愬
 
裴度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三〈李晟列传·李愬〉~3680~
陈许节度使李光颜勇冠诸军,贼悉以精卒抗光颜。由是愬乘其无备,十月,将袭蔡州。其月七日,使判官郑澥告师期于裴度。十日夜,以李祐率突将三千为先锋,李忠义副之,愬自帅中军三千,田进诚以后军三千殿而行。初出文成栅,众请所向,愬曰:「东六十里止。」至贼境,曰张柴砦,尽杀其戍卒,令军士少息,缮羁靮甲冑,发刃彀弓,复建旆而出。是日,阴晦雨雪,大风裂旗旆,马慄而不能跃,士卒苦寒,抱戈僵仆者道路相望。其川泽梁径险夷,张柴已东,师人未尝蹈其境,皆谓投身不测。初至张柴,诸将请所止,愬曰:「入蔡州取吴元济也。」诸将失色。监军使哭而言曰:「果落李祐计中!」愬不听,促令进军,皆谓必不生还;然已从愬之令,无敢为身计者。愬道分五百人断洄曲路桥,其夜冻死者十二三。又分五百人断朗山路。自张柴行七十里,比至悬瓠城,夜半,雪愈甚。近城有鹅鸭池,愬令惊击之,以杂其声。贼恃吴房、朗山之固,晏然无一人知者。李祐、李忠义坎墉而先登,敢锐者从之,尽杀守门卒而登其门,留击柝者。黎明,雪亦止,愬入,止元济外宅。蔡吏告元济曰:「城已陷矣。」元济曰:「是洄曲子弟归求寒衣耳。」俄闻愬军号令将士云:「常侍传语。」乃曰:「何常侍得至于此?」遂驱率左右乘子城拒捍。田进诚以兵环而攻之。愬计元济犹望董重质来救,乃令访重质家安恤之,使其家人持书召重质。重质单骑而归愬,白衣泥首,愬以客礼待之。田进诚焚子城南门,元济城上请罪,进诚梯而下之,乃槛送京师。其申、光二州及诸镇兵尚二万馀人,相次来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