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韵字:  或选择
韵字 五絶 154七絶 56五律 1七律 2 11五排 1四言 11六言 4古風 297樂府 26 18 2其他 20 2
两汉乐府 一首
王胄 一首
韦应物 737 - 791 一首
刘商 一首
施肩吾 一首
胡奎 一首
李攀龙 1514 - 1570 一首
王世贞 1526 - 1590 二首
于慎行 1545 - 1607 二首
孙一元 1484 - 1520 一首
宗臣 1525 - 1560 一首
王好问 1517 - 1582 一首
胡应麟 1551 - 1602 二首
郭之奇 七首
陈琏 1370 - 1454 一首
黎景义 1603 - 1662 一首
刘廷玑 一首
〖乐府云。古今乐录曰:怨诗行歌东阿王明月照高楼一篇。王僧虔技录曰:荀录所载古为君一篇。今不传。〗
天道悠且长,人命一何促。
百年未几时,奄若风吹烛。
嘉宾难再遇,人命不可续。
齐度游四方,各系太山录。
人间乐未央,忽然归东狱。
当须荡中情,游心恣所欲
⑴ ○《乐府诗集》四十一。广《文选》十二。《诗纪》六。
庭草无人随意绿
⑴ ○《御览》五百九十一引国朝传记。
迢迢芳园树,列映清池曲。
对此伤人心,还如故时绿。
风条洒馀霭,露叶承新旭。
佳人不再攀,下有往来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 大胡笳十八拍,小胡笳十九拍,并蔡琰作。
归来故乡见亲族,田园半芜春草绿。
明烛重然煨烬灰,寒泉更洗沈泥玉。
载持巾栉礼仪(集作义)好,一弄丝桐生死足。
出入关山十二年,哀情尽在胡笳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 一作杂古词五首 一
可怜江北女,惯唱江南曲。
摇荡木兰舟,双凫不成浴。
东榑桑,西若木,中有赤龙口衔烛。
东驰西走无停毂,人生何为苦不足。
盛时不再逢,百岁一何促。
愿以南山松,秉作夜游烛。
湖就赤山足,大姑芬于兰,次姑白于玉。
广陵细腰女,搦搦裁一束。
不敢望同生,一宵抱亦足。
金屋燕初飞,长堤草已绿。
春蚕不作茧,思子何由续。
凉风夜中来,白露凝如玉。
不敢拭清砧,捣衣乱心曲。
莲叶翻乱红,正在若耶曲。
愿见隔溪上,对坐斗眉绿。
帘栊上夜珠,阑于倚寒玉。
客子在天涯,相思春草绿。
东风度江城,四山漾新绿。
江头荡舟人,载酒过江曲。
少妇白苧歌,风吹断还续。
春鸟似相依,双双沙上浴。
翠袖紫罗襦,胡床坐明玉。
相逢谢镇西,邀作大道曲。
夹岸千桃花,红晕双蛾绿。
恼杀冶游儿,丝鞭映江曲。
三月三日春气足,春浮海外无拘束。
千舻百苇载春流,春山春水为谁绿。
自居涯角四经春,满怀春事畴堪属。
清明上巳漫从时,洗旧淘新未免俗。
无花无酒对烟风,远望高歌尽一曲。
岂知歌尽出春愁,一寸柔肠春断续。
春初春仲又春三,九十春光如转烛。
春光于世独何求,久客依人多忤触。
人生有情空自毒。
春去春回那可赎。
我亦欲东与春归,安能居此为春促。
中秋雨洗月如玉,玉露还将寒兔浴。
万载冰轮物外悬,九霄清气谁相束。
太虚仙子御风行,剪雾裁云那敢触。
流华掩映落人间,轻鲜若霜迷远瞩。
高凉征客意有馀,倚棂独坐思断续。
未许金樽照月浮,虚劳霓羽动秋曲。
婵娟久对色如银,桂子微摇空似绿。
月趁秋来秋载月,开颜写素为余告。
了然不觉沁心魂,秋月于人俱有欲。
秋愿光辉月愿明,人愿秋月光明足。
千年永继八衢灯,四海同瞻不夜烛。
欲有所用其未足,无数馀心自澡浴。
今古茫茫同射覆,古人仍是今人鹄。
满堂予美初成目,目如秋水心如玉。
冰壶掩映出千秋,金薤琳琅能满束。
五色篇中未眼迷,一丝纸背当胸沃。
非缘寡和获知希,岂信同工多异曲。
休疑此道独谀闻,细绎其言俱有触。
吾诚不及惜阴人,浪许居诸时断续。
居诸可度不可留,继晷焚膏那可赎。
神鬼依然护索丘,干戈聊使凋烦缛。
嗟彼譊譊毋自辱,白首安知意所属。
序:布而耕者,武侯之躬也。抱而吟者,武侯之膝也。澹泊而明者,武侯之志也。开诚而布者,武侯之心也。尽瘁而后已者,仍武侯之躬也。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同此心此志也。许先帝以驱驰,忠后主之职分,同此膝此躬也。以致远之志,广集思之心,以出师之躬,表隆中之膝,成败利钝虽难逆睹,忘身忧国,吾无閒然矣。
南阳有布衣,抱膝本无欲。
亦惟宁淡胸,久筹当世局。
三顾入其心,三分为鼎足。
古人成一事,良繇心所触。
吁嗟炎鼎微,岂非隆中辱。
煌煌帝室英,苦向耕庐告。
感激遂驱驰,此躬安可赎。
当时梁父吟,已作众思录。
序:三代以下,中兴盛业,首称光武。刘氏当兴,传李氏之星历;四七为主,表彊华之赤符。果神器有属,火德堪据。如王命之论,抑繇其才。明勇略非人敌,阔达大节同高祖,帝王自有真耶?由今观之,隆准日角崛起耕稼之中,绛衣大冠遂有新平之众。俄而滍川水溢,滹沱冰合;俄而铜马推帝,赤眉归母。三辅之威仪复见,鄗南之鳞翼方成。万里河西,已惊天子明见;一丸天水,安得大王泥封?噫嘻!小敌怯,大敌勇,刘将军真可异也!既平陇,复望蜀,此两子能度外置乎?有志事竟成,天下肩息。幺么反覆,盗名字者终于子诛族解,僵尸洞胸;于是乃偃武修文,敦儒去甲。言兵莫敢,论刑不报。章陵诸母,因酣悦相语曰:“直柔文叔,乃能如此!”嗟夫!柔能制刚,弱能制强。自此而列侯就第,常胜之家不与论敌;自此而都护不出,东西南北自在;自此而西域罢侍,日逐称藩。帝之与天下休息,而善藏其才明勇略也。即位三十年,岂真有怨气满百姓之腹?而逡巡封禅,不以污七十二代之编录乎?予独怪其会昌既读,前言忽忘;玉牒亲封于岱宗,图谶宣布于天下;自此而醴泉涌、赤草生,甘露灵物纷纷以贻来世也。遂使曹褒议礼,杂以谶记之文;楚英逆谋,因有图书之作。天竺沙门始传中国,黄巾妖术究祸诸方。创垂之主好尚云为,乌可忽哉!
文叔当年不款曲,舂陵子弟惊相告。
长人百万风飞屋,老吏初瞻司隶属。
盆子王郎休碌碌,尤来五较徒奔触。
萧王赤心在人腹,南鄗重光西汉烛。
益州井底蛙眯目,天水丸泥空自促。
每一发兵头变绿,平陇何当复望蜀。
陇蜀既平罢高纛,能弱能柔莫予毒。
五原款塞称日逐,西域烟销门闭玉。
虚劳彼翁据鞍瞩,漫许故人卧加足。
二百东京千载鹄,白璧微瑕未免俗。
颇疑绛衣需赤伏,谶纬从兹作圣箓。
醴泉甘露难更仆,七十二代终编录。
序:神龙弑逆,隆基勒兵,尽诛韦、武,而社稷宗庙赖以不坠。善夫!宋王成器之言曰:“国家安则先嫡长,国家危则先有功,苟违其宜四海失望。”诚古今定储之确论也。传德避灾,睿心已决。开元绍绪,比辙贞观。则以崇、璟、颋、休相继秉轴,各能抽肝擢胆,以成如冰之政也。自九龄忤旨,《千秋金鉴》,难窥瘦貌之君;十郎被袍,空覆赤心之子。嗟夫!“开元之末姚宋死,朝廷渐渐由妃子。///弄权宰相不记名,依稀记得杨与李。”连昌老人犹能列叙治乱之因,而致叹于任人之得失焉。剑腹馀殃,冰山莫倚。渔阳之羯鼓初闻,马嵬之玉环安在?后军飞龙初分,从于遮道;剑门花鸟犹兴,悼于水山。如斯良佐,尚为无益之悲,视夫望昭陵而毁观者为何如乎?抑佳人难再,倾国宜然;情泪空沾,江花岂极?少陵野老之吞声,良有以也。
景云一旦辞黄屋,开元始向贞观续。
诸宄消亡似拨霜,群生仰照来初旭。
姚宋韩张共轴钧,披胸写意同启沃。
岂知倾国自名花,花如人面人如玉。
密口奸成金鉴蒙,赤心儿赐金钱浴。
五队奢豪竞主恩,诸方节度改胡纛。
李杨相继塞谏争,南诏北边畴敢告。
羯狗臊尘河上飞,马嵬香袜沟中辱。
剑门花鸟助人愁,山色加青水倍绿。
人生有情空自毒,水山花鸟时相促。
白头宫女说连昌,少陵野老哀江曲。
太平谁致乱者谁,天宝前车千载鹄。
颓颜谢落红,飒鬓羞新绿。
情遣犹未空,果为时世促。
虚宇应共閒,沉忧何用酷。
失林思故枝,遇坎悲前躅。
怀初序屡移,转恨百年局。
即见乃如斯,况于心所触。
禽鸟声日繁,山川气久溽。
迷烟覆短墙,积雨漏朝旭。
起视百峰云,往断忽来续。
岂知云下人,畏天常自局。
湘筠冻折琅玕玉,冷逼青楼起寒粟。
依微和气酒中回,龟甲屏风照银烛。
朔风长夜鸣,零雪堆寒玉。
早起炙银笙,为谁吹数曲。
有言未尽中心曲,长条难系斑骓足。
望中不见远行人,河桥摇曳伤心绿。
按:诗亦以摇曳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