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苏东坡中秋词《水调歌头》

上图:明 仇英 东坡寒夜赋诗图卷
宋代胡仔(徽州绩溪人,字元任)《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九曰:“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由此足可见东坡此词独步当时之概。

水调歌头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注释

绮户

彩绘雕花的门户。 唐 元稹 《生春》诗之十七:“何处生春早,春生绮户中。”元 张宪 《白苧舞词》:“璚窗绮户锁风色,桃树日长蝴蝶飞。”

婵娟

指代明月或月光。又如《金瓶梅词话》第七回:“风吹 列子 归何处?夜夜婵娟在柳梢。” 清 孔尚任 《桃花扇·草檄》:“长空万里,见婵娟可爱,全无一点纤凝。”

纪事

蔡绦《铁围山丛谈》卷三

袁绹尝曰:东坡公昔与客游金山,适中秋夕,天宇四垂,一碧无际,加江流倾涌,俄月色如画,遂共登金山山顶之妙高台,命绹歌其《水调歌头》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歌罢,坡为起舞,而顾问曰:“此便是神仙矣。”吾谓文章人物,诚千载一时,后世安所得乎?

《复雅歌词》

东坡居士丙辰(1076)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水调歌头》兼怀子由。时丙辰,熙宁九年也。元丰七年(1084),都下传唱此词。神宗问内侍外面新行小词,内侍录此进呈。读至“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上曰:“苏轼终是爱君。”乃命量移汝州。
词评

王闿运《湘绮楼词评》

大开大阖之笔,亦他人所不能。才子才子,胜诗文字多矣。

郑文焯《手批东坡乐府》

发端从太白仙心脱化,顿成奇逸之笔。(按,指自太白诗“青天有月几时来,我欲停杯一问之”脱化)

杨慎《草堂诗余》卷三

中秋词古今绝唱。此等词翩翩羽化而仙,岂是烟火人道得只字。

曾季狸《艇斋诗话》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本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

李冶《敬斋古今注》卷八

东坡《水调歌头》“我欲乘风归去,只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一时词手,多用此格。如鲁直云:“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盖效坡语也。近世闲闲老人亦云:“我欲骑鲸归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时真。笑拍群仙手,几度梦中身。”

黄苏《蓼园词选》

按通首只是咏月耳。前阕是见月思君,言天上宫阙,高不胜寒,但仿佛神魂归去,几不知身在人间也。次阕,言月何不照人欢洽,何似有恨,偏于人离索之时而圆乎?复又自解,人有离合,月有圆缺,皆是常事,惟望长久共婵娟耳。缠绵惋恻之思,愈转愈曲,愈曲愈深。忠爱之思,令人玩味不尽。

先著、程洪《词洁》卷三

凡兴象高,即不为字面碍。此词前半,自是天仙化人之笔。惟后半“悲欢离合”、“阴晴圆缺”等字,苛求者,未免指此为累。然再三读去,抟捖运动,何损其佳?少陵《咏怀古迹》诗云:“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未尝以风尘、天地、西南、东北等窒塞,有伤是诗之妙。诗家最上一乘,固有以神行者矣,于词何独不然?题为中秋对月怀子由,宜其怀抱俯仰,浩落如是。录坡公词若并汰此作,是无眉目矣。亦恐词家疆宇狭隘,后来作者,惟堕入纤秾一队,不可以救药也。后村二调亦极力能出脱者,取为此公嗣响,可以不孤。

刘熙载《艺概 词概》

词以不犯本位为高,东坡《满庭芳》“老去君恩未报,空回首,弹铗悲歌”,语诚慷慨,然不若《水调歌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尤觉空灵蕴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