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六月廿二,夏至

【夏至】

夏至,北半球昼最长,夜最短。至有三义:一以明阳气之至极,二以助阴气之始,三以明日行之北至,故谓之至。《易通卦验》曰:「夏至,景风至,蝉始鸣,螗螂生,鹿角解,木槿荣。」景风,即南风。景者,言阳气道竟,故曰景风。

【不贺】

冬至,阳事起,君道长,故贺。夏至,阴事起,君道衰,故不贺。

【食麦粽】【服松脂】

《一统赋》注云:「夏至俗食麦粽。」

《千金要方》云:「夏至日,取松脂,日食一升,无食他物,饮水自恣,令人不饥,长服可以终身。」

【颁冰酒】【进粉囊】

《一品集》曰:「唐学士夏至日颁冰及酒,以酒和冰而饮,禁中有冰醪酒坊。」

《酉阳杂俎》云:「北齐妇人夏至日进扇及粉脂囊,各有诗词。」扇可驱热,而粉囊则可压汗味。


诗词选


 咏廿四气诗 夏至五月中 (唐·元稹)
处处闻蝉响,须知五月中。
龙潜渌水坑,火助太阳宫。
过雨频飞电,行云屡带虹。
蕤宾移去后,二气各西东。


 和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 (唐·白居易)

忆在苏州日,常谙夏至筵。
粽香筒竹嫩,炙脆子鹅鲜。
水国多台榭,吴风尚管弦。
每家皆有酒,无处不过船。
交印君相次,褰帷我在前。
此乡俱老矣,东望共依然①。
洛下麦秋月,江南梅雨天。
齐云楼上事,已上十三年。

  • 按:① 予与刘、卢三人,前后相次典苏州,今同分司,老于洛下。

 永遇乐 夏至 (宋·史浩)

日永绣工,减却一线,节临短至。
幸有杯盘,随分快乐,□得醺醺醉。
寻思尘世,寒来暑往,冻极又还热炽。
恰如个、脾家疟疾,比著略长些子。

人生百岁,一年一发,且是不通医治。
两鬓青丝,皆伊染就,今已星星地。
除非炉内,龙盘虎绕,养得大丹神水。
却从他、阴阳自变,卦分泰否。

 夏至日北涧自留坐怀一二知己 (元·徐贲)

日午步屧去,行循北涧浔。
解衣因坐久,对此嘉树林。
虽无薰风至,微凉满芳阴。
况兹涧中水,汪然澄我心。
白鸥自荡漾,黄鸟有好音。
我有一樽酒,欲酌还停斟。
安得携朋俦,于焉共清吟。


 五月六日夏至彭贞元祁仲鱼陈永平集镜园赏荔时凶岁艰食 (明·邓云霄)

节过泛蒲后,堂开曲港滨。
白鸥元狎客,丹荔似佳人。
夏盛一阴长,年荒三径贫。
宜乘晚潮至,击水贷波臣①。

  • 按:①波臣,指水族。古人设想江海的水族也有君臣,其被统治的臣隶称为“波臣”。后亦称被水淹死者为“波臣”。《庄子·外物》:“ 周 顾视车辙中,有鲋鱼焉。 周 问之曰:‘鲋鱼来,子何为者邪?’对曰:‘我, 东海 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

 夏至夜即事 (明·陈恭尹)
初晴天气便炎蒸,小阁风多最上层。
腊酒旧藏椎髻妇,春茶新惠住山僧。
频探落月移湘簟,自惜流萤掩夜灯。
一岁算来今夕短,老夫犹为几回兴。


 夏至贻同会诸君 (明·陈吾德)

灰飞阳律一阴生①,物候惊看木槿荣。
百岁韶光同过马,十年生计付流萤。
文园寂寞空多病,白社交游各有名。
三径独开人不到,终朝松菊为谁青。

  • 按:①夏至后白天渐短,古代认为是阴气初动,所以夏至又称“一阴生”。

 贺新郎·夏至饮繁露先生南庄 (清·陆震)

节序真嫌短。
早閒园、好花开尽,绿阴都满。
记得清明游赏日,芍药阑边低看。
笑出土、红芽尚浅。
把酒重来将隔月,惊一枝、已待临风绽。
春去也,浑如箭。

浮生瞬息何须算。
忆髫年、从亲至此,荷衣出见。
座客惟公青鬓好,人比黑头王掾。
讵今日、白于垂练。
漫撚银髭伤老大,便儿童,夙昔今都变。
也一半,颠毛换。

 夏至 (近现代·郑孝胥)
手书日记罢趋衙,便觉閒廊足岁华。
十日雨晴喧曙雀,半庭绿暗长秋花。
故人频问诗情好,新局微闻国论哗。
拂拭书窗入长夏,试评沉李与浮瓜。


 甲午夏至偕秋扇乐耕名轩访函谷关 (当代·熊东遨)

中年过后不忧天,无事来寻道德源。
知己交游三十载,真经领会五千言。
封残关隘泥丸失,乐剩山林鸟语喧。
风物尽随时世改,更从何处觅初元?


 甲午夏至自函谷关经潼关访萧关 (当代·魏新河)

千秋塞上草离离,青史征尘落我衣。
中杀饱闻三寸舌,东封可笑一丸泥。
国求同治成和世,山设重关岂限夷。
要识鲁连东海志,单车何事到西陲。

  • 注:《殷芸小说》:(子路)又问:“上士杀人如之何?”子曰:“上士杀人使笔端。”又问曰:“中士杀人如之何?”子曰:“中士杀人用舌端。”又问曰:“下士杀人如之何?”子曰:“下士杀人怀石盘。”《后汉书·隗嚣公孙述列传》:元请以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此万世一时也。


 戊子夏至临江大观楼遣怀
(当代·熊盛元)

一上谯楼酒便醒,故园乔木望中青。
绵蛮鸟啭儿时曲,白首临风取次听。

  • 注:大观楼,又名谯楼,位于樟树市临江镇,乃古临江府台衙署正门。始建于宋朝,王安石即出生于此(其父时任临江军军判)。明清时此楼曾三度废兴。1857年太平军撤出临江时,楼被焚毁。光绪年间重建,并正式命名为大观楼。隔岸槎市即余故乡,草树蓊然,依稀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