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316—?
【介绍】: 元末明初浙江黄岩人,字九成,号南村。元末应试不中。于学问无所不窥。元末避兵,侨寓松江之南村,因以自号。累辞辟举,入明,有司聘为教官。永乐初卒,年八十余。辑有《说郛》《书史会要》,著《南村诗集》《辍耕录》
词学图录
陶宗仪(1316-1403) 字九成,号南村。浙江黄岩人。学博杂,丰著述。有《南村诗集》、《南村辍耕录》。编有《说郛》等。

其它

钦定四库全书·南村诗集·提要
臣等谨案南村诗集四卷明陶宗仪撰宗仪有国风尊经已著录是编毛晋尝刻入十元人集刘体仁七颂堂集有与张实水尺牍称读史不载陶南村窃谓此君靖节一流人今考十元人集内如倪瓒顾阿瑛亦皆亲见新朝然瓒遁迹江湖阿瑛随子谪徙未沾明禄自可附朱子纲目陶潜书晋之例宗仪则身已仕明孙作沧螺集中有陶九成小传可證晋仍列之元人非事实矣观集中洪武三十一年皇太孙即位诗曰老臣忭舞南村底笑对儿孙两鬓霜则宗仪臣明原不自讳又集中三月朔日至都门二日早朝三日率诸生赴礼部考试十日给赏十一日谢恩诸诗即明史本传所谓洪武二十九年率诸生赴礼部试时作也是又岂东篱采菊之人所肯为之事又何必曲相假借强使与栗里同称乎是集不知何人所编考其题中年月及诗中词意入明所作十之九惟铙歌鼓吹曲诸篇似为元时作耳其编次年月颇为无绪殆杂收遗稿而录之未遑铨次又顾阿瑛玉山草堂雅集所载澄怀楼七律一首送殊上人七律一首皆不见收知非宗仪自编也毛晋品其诗如疏林早秋殊不甚似然格力遒健实虞杨范揭之后劲非元末靡靡之音其在明初固屹然一巨手矣
南村诗集
陶宗仪字南村,号九成,台州黄岩(今属浙江)人。元末举进士不第,明洪武中曾任教官。洪武二十九年(1396)率诸生到南京赴礼部试,赐钞而归。宗仪学识广博,不但长于诗文,精于书法,还勤于记述典章制度。著有《国风尊经》、《南村诗集》四卷、《南村辍耕录》三十卷、《沧浪棹歌》一卷,又节录前人的小说笔记等为《说郛》《南村诗集》卷一为古诗,卷二为五言律诗、七言律诗、卷三为七言律诗,卷四为五言绝句、七言绝句、词。毛晋尝刻入《十元人集》。刘体仁《七颂堂集》有与张实水尺牍,称“读史不载陶南村,窃谓此君靖节一流人”。今考《十元人集》内,如倪瓒、顾阿瑛亦皆亲见新朝。然瓒遁迹江湖,阿瑛随于谪徙,未沾明禄,自可附朱子纲目陶潜书晋之例。陶宗仪则身已仕明,孙作《沧螺集》中有陶九成小传可证。毛晋仍列之元人,非事实。观集中洪武三十一年(1398)《皇太孙即位诗》曰:“老臣忭舞南村底,笑对儿孙两鬓霜”。则陶宗仪臣明,原不自讳。又集中三月朔日至都门、二日早朝、三日率诸生赴礼部考试、十日给赏、十一日谢恩诸诗,即《明史》本传所谓洪武二十九年(1396)率诸生赴礼部试时作。是又岂东篱采菊之人所有为之事,何必曲相假借,强使与栗里同称。是集不知何人所编。考其题中年月及诗中词意,入明所作十之九。惟铙歌、鼓吹曲诸篇,似为元时所作。其编次年月,颇为无序,殆杂收遗稿而录之。其诗平实顺畅,虽受元末纤秾风气的影响,但格力遒健,在明初,颇有影响。有浙江鲍士恭家藏本。毛晋汲古阁刊本(收于《元人十种诗》)行世。
《明诗纪事·甲签·卷二十三》
宗仪字九成,黄岩人。洪武六年,举人才至京,以病辞,放归。有《沧浪棹歌》、《南村集》。 (《四库总目》:陶宗仪《南村诗集》四卷。是集不知何人所编,考其题中年月,及诗中词意,入明所作十之九。惟《铙歌鼓吹曲》诸篇,似为元时作耳。其编次年月,颇为无绪,殆杂收遗稿而录之,未遑诠次。又顾阿瑛《玉山草堂雅集》所载《澄怀楼》七律一首,《送株上人》七律一首,皆不见收,知非宗仪自编也。毛晋品其诗如「疏林早秋」,殊不甚似。然格力遒健,实虞、杨、范、揭之后劲,非元末靡靡之音。其在明初,固屹然一巨手矣。 孙作《沧螺集》:陶先生宗仪冲襟粹质,洒然不凡,务古学,无所不窥。出游浙东、西,师潞国张公翥、永嘉李孝光、京兆仕本,问文章为事,故其绳检家法,过人远甚。尤刻志学,工舅氏赵集贤雍篆笔。至正间,辟举行人、校官,皆不就。张士诚开阃姑苏,数郡之士毕至,其部帅议以军咨屈,谢不往。洪武辛亥,命守令举人才,以病免。艺圃一区,果蔬薯蓣,度给宾祭已,馀悉种菊,栽接溉壅,身自为之。间遇胜日,引觞独酌,歌所自为诗,抚掌大噱,人莫测也。晚益闭门著书,世所共传《说郛》一百卷、《辍耕录》三十卷、《书史会要》九卷、《四书备遗》二卷、其未脱者不预焉。 周亮工《因树屋书影》:馀幼时在金陵,闻旧栅中老寇四家有《说郛》全部,以四大厨贮之。近见虎林刻本才十六套,每一种为数少者尚全镌,多者咸为逸去,甚至每集有存不四五叶者。陶氏当时即有弃取,未必如是之简。此刻未出,博古之士多有就寇家钞录者,及刻出,不知者以为《说郛》尽于此,更不知求其全。余常言自刻本《说郛》出,而《说郛》亡矣! 姚弘绪《松风遗韵》:郁文博尝手录《说郛》一百卷,其校《说郛》有作云:「白头林下一耆儒,终岁楼中校说郛。」今坊间所刻《说郛》,首列郁序,知即文博手定本也。 田按:汲古阁刻《元十家集》有《南村诗》四卷。每疑南村在明初亦一作家,而明人选本多不之及,大抵皆以为元人,则不自毛晋始矣。至牧斋引《丙子率诸生赴礼部考试》,疑其曾列官教授。竹又援其《乙卯人日》等诗,谓此等诗可以不作而作之,宜录入明诗。《四库》收入明人集类,论乃定矣。易代之际,非特出处不可苟,即著作亦不宜轻易下笔,义严矣哉!)
共469,分24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平生耽逸趣,久矣谢浮荣。
计左真鸠拙,形臞类鹤清。
晚风溪艇钓,春雨石田耕。
此日容衰老,徜徉乐太平。
其二
五言律诗
屋小长林束,村深四水通。
睡因閒处熟,愁向醉时空。
鹅鸭春波绿,牛羊晚照红。
岁输公赋足,泚笔纪田功。
其三
五言律诗
门对山殊远,溪回路觉赊。
入城因买药,租地为栽花。
草草杯盘数,悠悠兴绪嘉。
今年官税急,月下响缲车。
其四
五言律诗
编图从入甲,养子虑添丁。
阁笔焚三策,携锄带一经。
语多邻叟醉,妖胜里巫灵。
俗薄何须较,柴门尽日扃。
其五
五言律诗
径微深草没,桥仄乱云藏。
檐角联渔屋,篱根系野航。
雨馀晴溜碧,天迥晚山苍。
回首关河隔,并州是故乡。
其六
五言律诗
家贫田亦瘦,身惰礼全疏。
囊锦新吟稿,箧藤旧著书。
小童能理棹,稚子学将车。
何幸无荣辱,长年此逸居。
其七
五言律诗
客分疏雨去,人带断烟耕。
地旷乾坤大,心閒景物清。
药材书劵贳,琴直典衣更。
岁岁西畴秫,深凭送此生。
其八
五言律诗
池塘才半亩,浦溆走三江。
断垄春烟犊,疏篱夜雪厖。
逍遥浮晚艇,寄傲倚南窗。
采药鹿门远,谁能逐汉庞。
其九
五言律诗
遥岑浮碧汉,长泖护青林。
地僻人家少,泥融虎迹深。
关河南北梦,风雨短长吟。
览镜怜迟莫,鬅鬙雪一簪。
其十
五言律诗
径竹霏香细,篱花斗色多。
捲帘黄犊雨,把钓白鸥波。
清士携琴访,诸生载酒过。
有时香一篆,高枕到南柯。
路直华亭谷,林藏处士家。
葵菘浮雨甲,粳秫吐晴葩。
埘羽肥堪缚,溪鳞巨易叉。
客来留共酌,浊酒不须赊。
其二
五言律诗
甲第多荒址,茅茨独老翁。
杖藜山远近,舟楫泖西东。
莫色蒹葭外,秋声络纬中。
郊居端不恶,此趣许谁同。
其三
五言律诗
槿树成篱落,松脂化茯苓。
閒开笼鹤栅,时过狎鸥亭。
汗简修书史,持杯阅酒经。
尘缨终不缚,何愧草堂灵。
其四
五言律诗
谷口兰宜佩,庭前草不薅。
番田栽薯蓣,缚架引葡萄。
杜甫十分瘦,元龙一世豪。
卖书买农具,作业岂辞劳。
其五
五言律诗
道狭循墟曲,桥低与岸平。
风前松子落,雨后竹姑生。
向此得閒趣,自来无宦情。
乌巾方竹杖,林下一田更。
其六
五言律诗
江海谋生拙,园田引兴长。
径分黄菊本,池种白鱼秧。
瘗笔营山竁,横琴布石床。
俗氛飞不到,一曲水云乡。
《六砚斋笔记》:天台陶九成避乱泖南,王叔明为作《南村图》,茅堂蓬户,绕以田畴,水碓耕犁,种种备具,兼以鹅、骛、犬、猫,牛宫,豕栅,览之真江南农舍也。竹树原隰,与烟霏山色,聊一点缀而已。以此见南村翁真率之趣,不愧柴桑。
《六砚斋二笔》:陶九成《南村图》馀见叔明,云西辈数本矣。今又见杜东原《南村十景图》,磅礴苍秀,极得北苑遗法。其景曰:竹主居蕉园、来音轩、闿阳楼、拂镜亭、罗姑洞、蓼光庵、鹤台、渔隐、猬室。杜自题云:「馀少游南村先生之门,清风高致,领略最深,与其子纪南最相友善。不意先生去世,忽焉数载!偶从笥中得《南村别墅十咏》,吟诵之馀,不胜慨慕,聊图小景,以志不忘。图成即置之故瓿中。一日纪南过访,检出相示,欣然谓:「先君可从此不朽,传之后世,犹令人知胸中丘壑。」强欲持去,遂命录先生诗于后,并题数语而归之。正统己亥春三月既望,京兆杜琼识。」
田按:九成《南村图》,王叔明、倪云林皆有画本,著录于郁逢庆《书画题跋记》、汪砢玉《珊瑚网》。余又检梁章钜《退庵题跋》,有黄大痴为九成作《南村草堂图》轴,张丑《清河书画舫》有吴仲圭为九成作《野竹居图》卷,后有诗跋十馀人,始钱惟善讫王冕,则元四家皆为九成作图矣。九成博雅好事,故为名流引重如此。余录九成《南村杂赋》,附著南村画本于此,以为志胜地者作南村故实焉。
其七
五言律诗
草径牛羊熟,云林鸟雀驯。
九峰三可揽,一室四无邻。
世治方为乐,身安岂厌贫。
凉风北窗下,未让葛天民。
其八
五言律诗
农事年年在,家常顿顿谋。
拾樵驱赤脚,舂粟课苍头。
屋破何曾补,人生本自浮。
赋归归未得,长夜梦台州。
其九
五言律诗
雨社来巢燕,晴衙散蜜蜂。
蠹书鱼茧实,透墨麝香浓。
幽梦回高枕,新诗入短筇。
一经今白首,自怪此生慵。
其十
五言律诗
僻壤居偏乐,幽怀老自添。
鍊丹温候火,丸药捲风帘。
雨过鱼虾美,春来笋蕨甜。
长年无一事,治世等黄炎。

共469,分24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