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古风
白兆山桃花岩,太白有诗,近人建「长庚书院」。来京师时,中书平章白云相其成,求诗于祠林臣李秋谷、程雪楼、陈北山、元复初、赵子昂、张希孟,与仆同赋。
美人一别三千年,思美人兮在我前。
桃花染雨入白兆,信知尘世逃神仙。
空山亭亭伴朝暮,老树悲啼发红雾。
为谁化作神仙区,十丈风烟挂淮浦。
暖翠流香春自活,手撚残霞皆细末。
几回云外落清啸,美人天上骑丹鹤。
神游八极栖此山,流水杳然心自閒。
解剑狂歌一壶外,知有洞府无人间。
酒酣仰天呼太白,眼空四海无纤物。
明月满山招断魂,春风何处求颜色。
仙风雕雪玲珑温,吴姬剪月纤纤昏。
行云补髻翠光滑,凤凰叫落空山月。
手摘閒愁八字分,春山恨重画不伸。
肌浓汗腻朱粉匀,背人挥泪妆无痕。
霜刀自制石榴裙,闭门不识诸王孙。
绿烟熏透(一作暖)蓝田玉,罗带随风换装束。
飞鸟衔怨过长门,芳菲不忍韶华屋。
连环步窄玉佩响,霓裳袖阔春(一作东)风长。
钏松腕瘦觉多情,举手搔天天亦痒。
锦香(一作枕昏)帐冷兰灯沈,落花不入芙蓉衾。
三山路杳银河深,彩鸾高诉愁人心。
天与美人倾国色,不如更与美人节。
梦里梅花梦外身,万古千年对(一作一)明月
⑴ 贯酸斋以乐府得名,同时有徐某号甜斋,时号「酸甜乐府」。
北溟鱼背几千里,负我大梦游弱水。
蓬莱隔眼不盈拳,碧落香销吹不起。
茜裙女儿怀远游,远人不归明月羞。
宝钗绾髻翠欲流,凤鬟十二照暮秋。
女娲炼石补天手,手拙石开露天丑。
琼楼玉宇亦人间,直指示君君见不。
斯须鱼去梦亦还,白云与我游君山。
老墨糊天霹雳死,手擘明珠换眸子。
一潜渊泽久不跃,泥活风须色深紫。
虬髯老子家燕城,怒吹九龙无馀灯。
手提百尺阴山冰,连云涂作苍龙形。
槎牙爪角随风生,逆鳞射月干戈声。
人间仰视玩且听,参辰散落天人惊。
潇湘浮黛蛾眉轻,太行不让蓬莱青。
烈风倒雪银河倾,珊瑚盏阔堪不平。
吸来喷出东风迎,春色万国生龙庭。
七年旱绝尧生灵,九年涝涨舜不耕。
尔来化作为霖福,为吾大元山海足。
丁巳春三月,余之所谓宝陀,山颠有石曰「盘陀」,可观之,初疑其大不可量。既归宿作,方夜半之馀,诗僧鲁山同赋。
六龙受鞭海水热,夜半金乌变颜色。
天河蘸电断鳌膊,刀击珊瑚碎流雪。
朔方野客随云间,乘风来游海上山。
飞骧拖空渡香水,地避中原杂圣凡。
壮鳌九尺解霜鼓,瘦纹巨犬自掀舞。
惊看月下墨花鲜,欲作新诗授龙女。
人生行此丈夫国,天吴立涛欺地窄。
乾坤空际落春帆,身在东南忆西北。
采石山头日颓色,采石山下江流雪。
行客不过水无迹,难以断魂招太白。
我亦不留白玉堂,京华酒浅湘云长。
新亭风雨夜来梦,千载相思各断肠。
吁别离之苦兮,苍梧之野春草青,黄陵庙前春水生。
日暮湘裙动轻翠,玉树(一作脩竹)亭亭染红泪。
又闻垓下虞姬泣,斗帐初惊楚歌毕。
佳人阁泪弃英雄,剑血不销原草碧。
何物谓之别离情,肝肠剥剥如铜声。
不如斫其竹,剪其草,免使人生谓情老。
朝来策杖轻天涯,东风落脚山人家。
悠哉野服弃俗态,萧然未受豪华加。
儿兮子兮嬉且悲,灯昏小帐连依依。
山人已有春微微,吾侪必欲留新题。
雄雷怨别雌雷老,云海镘沙地无草。
□尘不受紫檀风,三寸芦中元气巧。
微声辚辚喘不栖,魑魅梦哭猩猩饥。
壮声九漏雪如铁,酥灯燄冷春风灭。
神妻夜传髑髅杯,倒解昆仑饮腥血。
紫台云散月荒凉,归路人稀腔更长。
西风吹我登斯楼,剑光影动乾坤浮。
青山对客有馀瘦,游子思君无限愁。
昨夜渔歌动湖末,一分天地十分秋。
锦袍兮乌帻,神清兮气逸。
凌铄兮万象,麾斥兮八极。
我思古人兮李太白,孰为使之朝禁林而暮采石也。
其天宝之嬖倖欤,公则何所于欣戚。
幅巾兮野服,貌腴兮神肃。
孤鶱兮风雅,唾视兮爵禄。
我思古人兮黄山谷,曷为使之六年僰道而九日姑孰也。
其符绍之朋党欤,公则何所于荣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