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元诗选
小云石海涯,畏兀儿人,阿里海涯之孙。父名贯只哥,云石遂以贯为氏,号酸斋。年十三,膂力绝人,使健儿驱三恶马疾驰,持槊立而待,马至腾上之,越二而跨三。运槊生风,观者辟易。或挽彊射生,逐猛兽,上下峻阪如飞,诸将咸服其趫捷。稍长,折节读书。初袭父官为两淮万户府达鲁花赤,镇永州,一日,解所绾黄金虎符,让弟忽都海涯佩之。北从姚燧学,燧见其古文峭厉有法,及歌行、古乐府慷慨激烈,大奇之。俄选为英宗潜邸说书秀才。仁宗践祚,拜翰林侍读学士、中奉大夫、知制诰,同修国史。乃称疾辞还江南,泰定元年五月八日卒,年三十九,赠集贤学士、中奉大夫、护军,追封京兆郡公,谥文靖。酸斋晚年为文日邃,诗亦冲澹,草隶等书,变化古人,自成一家。其视死生若昼夜,绝不入念虑。临终有辞世诗云:「洞花幽草结良缘,被我瞒他四十年。今日不留生死相,海天秋月一般圆。」洞花、幽草,盖二妾名也。酸斋休官辞禄后,或隐屠沽,或侣樵牧,常于临安市中立碑额「货卖第一人间快活丸」,人有买者,展两手,一大笑示之,领其意者,亦笑而去。一日,钱唐数衣冠士人游虎跑泉,饮间赋诗,以「泉」字为韵,中一人但哦「泉、泉、泉」,久不能就,忽一叟曳杖而至,应声曰:「泉泉泉,乱迸珍珠个个圆。玉斧斫开顽石髓,金钩搭出老龙涎。」众惊问曰:「公非贯酸斋乎?」曰:「然、然、然。」遂邀同饮,尽醉而去。其依隐玩世多类此。

词学图录

贯云石(1286-1324), 原名小云石海涯。父名贯只哥,遂以贯为氏,初号疏仙,后改号酸斋,又号芦花道人。畏吾(今维吾尔族)人。卒,追封京兆郡公,谥文靖。能诗善书,尤工散曲。有《酸斋集》。存词二首。

共35,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七言律诗
仆过梁山泊,有渔翁织芦花为被,仆尚其清,欲易之以绸者。翁曰:君尚吾清,愿以诗输之。遂赋,果却绸。
采得芦花不涴尘,翠蓑聊复藉为茵。
西风刮梦秋无际,夜月生香雪满身。
毛骨已随天地老,声名不让古今贫。
青绫莫为鸳鸯妒,欸乃声中别有春
⑴ 欧阳玄撰贯云石神道碑云:云石尝过梁山泺,见渔父织芦花絮为被,爱之,以绸易被。渔父见其以贵易贱,异其为人。阳曰:「君欲吾被,当更赋诗。」公援笔立成,竟持被往。诗传人间,号芦花道人。公至钱唐,因以自号。
澄净秋江一舸轻,不堪踪迹乐平生。
西风两鬓山河在,落日满船鸿雁声。
村酒尚存黄阁醉,短檠犹照玉关情。
料应今夜怀乡梦,残月萧萧月二更。
① 一作 明 解缙 诗,题作“菖蒲”
三尺青青古太阿,舞风斫碎一川波。
长桥有影蛟龙惧,流水无声日夜磨。
两岸带烟生杀气,五更弹雨和渔歌。
秋来只恐西风恶,销尽锋棱恨转多(一作怎奈何)
茅栋萧萧水石间,放怀终日对林峦。
梦回不觉丹临砌,吟罢始知身倚阑。
药碓夜舂云母急,石瓶秋迸井花寒。
群鱼亦得逍遥乐,何用机心把钓竿。
沧海茫茫叙远音,何人不发故乡吟。
十年故旧三生梦,万里乾坤一寸心。
秋水夜看灯下剑,春风时鼓壁间琴。
迩来自愧头尤黑,赢得人呼小翰林。
路隔苍苔卒未通,泉花如发玉濛濛。
蛟浮海近云窗湿,蚊怯山寒葛帐空。
高枕不知秋水上,开门忽见暮帆东。
物华万态俱忘我,北望惟心一寸红。
七言绝句
天涯芳草亦婆娑,三釜凄凉奈我何。
细较十年衣上泪,不如慈母线痕多。
山上清风山下尘,碧沙流水浅如春。
不知松外谁敲月?惊动南华梦里人。
天远岳阳楼影孤,下窥梦泽渺平芜。
城南老树依然在,试问仙童重到无。
秋鸣无数醉秦娥,却把轻风惹扇罗。
明月碧澄天似水,此山云气动纤波。
其二
七言绝句
红旭如铅海上来,苍苍烟雾小蓬莱。
东风昨夜醇如酒,吹得桃花满树开。
其三
七言绝句
翠幕低垂护午阴,碧瓶里面水痕深。
东风截断人间热,勾引清凉养道心。
其四
七言绝句
一帘明月倚阑干,宇宙尤宜就夜看。
飞上仙槎河汉近,手招沆瀣海铜盘。
其五
七言绝句
功成不用服丹砂,笑指云霞总是家。
清晓山中三尺雪,道人神气是梅花。
风外丁当响佩环,玉人依约凭湖山。
侍儿报有君王命,月下轻轻整翠鬟。
洞花幽草结良缘,被我瞒他四十年。
今日不留生死相,海天明月一般圆。
七修类稿:贯云石生而神彩秀异,膂力绝人。及长,折节读书,遂仕为翰林侍读学士。后称疾还江南,卖药于吾杭,人无识者。尝休暑凤凰,有诗云云。又临终作辞世诗云云。洞花、幽草,乃妾名也。予旧有其集,诗不满百,前律所未载也。今北山栖云庵,乃藏修之所。
古风
白兆山桃花岩,太白有诗,近人建「长庚书院」。来京师时,中书平章白云相其成,求诗于祠林臣李秋谷、程雪楼、陈北山、元复初、赵子昂、张希孟,与仆同赋。
美人一别三千年,思美人兮在我前。
桃花染雨入白兆,信知尘世逃神仙。
空山亭亭伴朝暮,老树悲啼发红雾。
为谁化作神仙区,十丈风烟挂淮浦。
暖翠流香春自活,手撚残霞皆细末。
几回云外落清啸,美人天上骑丹鹤。
神游八极栖此山,流水杳然心自閒。
解剑狂歌一壶外,知有洞府无人间。
酒酣仰天呼太白,眼空四海无纤物。
明月满山招断魂,春风何处求颜色。
仙风雕雪玲珑温,吴姬剪月纤纤昏。
行云补髻翠光滑,凤凰叫落空山月。
手摘閒愁八字分,春山恨重画不伸。
肌浓汗腻朱粉匀,背人挥泪妆无痕。
霜刀自制石榴裙,闭门不识诸王孙。
绿烟熏透(一作暖)蓝田玉,罗带随风换装束。
飞鸟衔怨过长门,芳菲不忍韶华屋。
连环步窄玉佩响,霓裳袖阔春(一作东)风长。
钏松腕瘦觉多情,举手搔天天亦痒。
锦香(一作枕昏)帐冷兰灯沈,落花不入芙蓉衾。
三山路杳银河深,彩鸾高诉愁人心。
天与美人倾国色,不如更与美人节。
梦里梅花梦外身,万古千年对(一作一)明月
⑴ 贯酸斋以乐府得名,同时有徐某号甜斋,时号「酸甜乐府」。
北溟鱼背几千里,负我大梦游弱水。
蓬莱隔眼不盈拳,碧落香销吹不起。
茜裙女儿怀远游,远人不归明月羞。
宝钗绾髻翠欲流,凤鬟十二照暮秋。
女娲炼石补天手,手拙石开露天丑。
琼楼玉宇亦人间,直指示君君见不。
斯须鱼去梦亦还,白云与我游君山。
老墨糊天霹雳死,手擘明珠换眸子。
一潜渊泽久不跃,泥活风须色深紫。
虬髯老子家燕城,怒吹九龙无馀灯。
手提百尺阴山冰,连云涂作苍龙形。
槎牙爪角随风生,逆鳞射月干戈声。
人间仰视玩且听,参辰散落天人惊。
潇湘浮黛蛾眉轻,太行不让蓬莱青。
烈风倒雪银河倾,珊瑚盏阔堪不平。
吸来喷出东风迎,春色万国生龙庭。
七年旱绝尧生灵,九年涝涨舜不耕。
尔来化作为霖福,为吾大元山海足。

共35,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