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洪焱祖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267—1329
【介绍】: 元徽州歙县人,字潜夫,号杏庭。由平江路儒学录迁绍兴路儒学正,调衢州路儒学教授,擢处州路遂昌县主簿,以休宁县尹致仕。有《杏庭摘稿》、《尔雅翼音释》等。

钦定四库全书·杏庭摘槁·提要

《杏庭摘槁》一卷,元洪焱祖撰。焱祖字潜夫,歙县人。是集前有《危素序》,称为徽州路休宁县尹致仕。而叙其仕履乃曰年二十六为平江路儒学录,浮梁州长芗书院山长,绍兴路儒学正,调衢州路儒学教授,擢处州路遂昌县主簿。天历元年年六十二致其仕。不及其尝为县尹。考《宋濂序》,称其自儒官起家,四转而为遂昌主簿,遂以休宁县尹致其仕。盖是时犹沿宋例,致仕者率进一官使归,实未尝任其职也。焱祖尝作《罗愿尔雅翼音释》,至今附愿书以行。又有《续新安志》十卷,亦继愿《新安志》而作。盖亦博洽之士。是集为其子浦江尉在所编。所居有银杏树,大百围。焱祖尝以“杏庭”自号,因以名集。其诗以古近体分列,然五言律下注曰“长律附”,不从高柄称排律。七言律下注曰“拗律附”,亦宋人之旧名。盖犹当日原本,未遭明人窜乱者也。其诗虽纯沿宋调,而尚有石湖、剑南风格,抗衡于虞、杨、范、揭诸家则不足,以视宋季江湖末派则蝉蜕于泥滓之中矣。

杏庭摘槁·原序

《杏庭居士集》,故徽州路休宁县尹致仕洪先生所著诗文也。先生讳焱祖,字潜夫,年廿有六。为平江路儒学录,浮梁州长芗书院山长。绍兴路儒学正,调衢州路儒学教授,擢处州路遂昌县主簿。天历元年,年六十有二致其事去。明年,卒于家。此先生之履历也。其为学官,兴修学舍,其佐邑富民不敢蹐门,土豪强买民田不收税,壹为正之。甲或驱乙濒死,反自剺其面以诬乙,冀脱其罪,先生卒坐甲。讼由是息,囹圄为空。浦城伪钞诬遂昌富者十有六家,尉卒持公椟至,先生立遣之。南有大溪遇霖雨不可涉,乃捐廪禄为之倡作长桥。夏旱祷于龙湫辄雨,此先生之为政也。初,先生谒宋尚书方公逢辰于建德,方公大奇之。其后客杭,师事建德。守方公回建德,与先生同郡。先生之生父程公,建德同舍生也。客信从学校,授四明戴公表元游,至若高邮龚君绣、吴兴姚君式、南城李君淦,皆东南名士,则又与之同僚,此先生之师友也。由是观之,先生终始可得知矣。先生既没,其子在述其行。以先生践履纯笃为政,清慎邅回半生,位不充其才为痛。余则解之曰:前史所载丞相、御史大夫、大将军,名姓相望,其穹官峻爵,焜耀一世,论其所可传则蔑如也。先生之文,根极理要,而忧深思远,超然游意于语言文字之表。彼丞相、御史大夫、大将军,虽尊显,宁有是哉。然则,为在者可以无憾矣。先生所著别有《续新安志》十卷,《尔雅翼音注》三十二卷,已刻于徽学。其所居有银杏大百围,故以为号,因名其集云。在以门荫为征官,今调浦江尉,将去京师,属余序其篇端,乃为之书。
至正九年七月己亥应奉翰林文字文林郎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危素序

杏庭摘槁·序

濂昔受学于河东公,获见新安洪先生诗十馀篇,心甚乐之。窃意先生之所述篇章必富,而新安远在数百里外,常愧弗能一见先生,以窥夫大全。及河东公殁,先生之子存心来为浦江尉,濂始得悉。受而伏读之,不觉叹曰:呜呼!是岂非诗哉!夫诗未易言也。商周之时,三颂二雅,泊夫十五国风之作,既经孔子所删,列为一经,固将与天地相为终始。若秦汉以来,至于近代,其间雕肝琢肾,以自驰骋于一世者,不为不多。果能传之千万载而弗泯,几何人哉?纵传矣,求其无愧于孔子之删定者,又几何人哉?盖必有超绝之识,充以包罗宇宙之象,济以俊伟光明无所不通之学,然后始能与于斯。不然,则流连光景之辞尔,尚得谓之诗矣乎?新安为江东一大郡,自旧多文学之士,及吏部朱公兄弟以诗倡于建炎、绍兴间,而作者益盛。流风遗韵,直至于今不衰。先生之生虽后,朱公百馀年尝及接乡之。诸老故闻见甚多,而讲索甚精,其发之于诗,和而不怨,平而不激,严而不刻,雅而不凡,庶几忠厚恻怛,有三百篇之遗意者。呜呼!是岂非诗哉!濂颇观今人之所谒诗矣,其上焉者,傲睨八极,呼噏风雷,专以意气奔放自豪。其次也,造为艰深之辞,如醉梦人乱言,使人三四读,终不能通其意。又其次也,傅粉施朱,类燕姬越女,巧自衒鬻,于春风之前,冀长安少年为之一顾。诗之至此,亦可哀矣。求其如先生之作尚可多得耶?濂方将誊置东明山中,与二三子共学焉,而存心以四方之士多愿观之,俾濂摘其古今诗若干首,锲梓以传先生之诗,诚不宜无传。故濂特举诗之未易言,而先生绝出于今人者,序之于首简。惜乎,河东公墓木已拱,无从质其说之然否也。先生讳焱祖,字潜夫,自儒官起家,四转而为遂昌主簿,遂以休宁县尹致其事。其善政可称述,而不系于诗者不书。
至正十五年春三月十五日金华后学宋濂序

槜李诗系·卷三十八

字杏庭

 

共78,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五言律诗
凤凰洲(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有许閒田地,惟宜牧马牛。平生未到处,极目更清秋。

绿水来桐柏,青山入寿州。斜阳无限意,落雁凤凰洲。


长芗岁暮二首 其一(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阴阴四山合,杳杳一川平。暮色杂歌哭,年光催死生。

灶陉芬糗饵,家庙洁粢盛。骨肉望归切,何由风翮轻。


  其二(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落日窗未掩,忘言几独凭。乡心生远峤,节意入孤灯。

吾道虎为鼠,何时鹍化鹏。岁年浑不吝,亹亹向人增。


岁前立春(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死草能重碧,苍颜得再韶。春从年内到,雪向雨中消。

小瓮醅新漉,芳郊荠可挑。从今抛笔砚,一意事渔樵。


浮梁秋晓书事三首 其一(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竟日风兼雨,荒山坐复眠。收心葬书窟,飞梦入诗天。

宁戚歌牛下,昌黎拜马前。卿当用卿法,我懒觉犹贤。


  其二(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舜陶开利孔,山骨竟为齑。野碓多舂土,溪船半载泥。

风烟秋更惨,瓦砾路全迷。随牒何来此,无阶老稚圭。


  其三(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众山围我独,极目但风烟。政自门无辙,何须坐有毡。

谪龙才七日,鸣鸟待三年。岂不心如铁,居然发早宣。


上饶送别戴丈帅初(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濮上音如沸,房中乐浸微。夫君鲁一变,馀子郐亡讥。

客路班荆晚,平生刻楮非。公归我亦去,岁晏重依依。


彭城怀古二首 其一(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霸业重瞳子,雄才大耳儿。河山犹表里,今古几兴衰。

彭祖终遗墓,苏公仅有碑。伊谁居里闬,寒饿得闻思。


  其二(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户口十馀万,承平亦富哉。人烟今寂寞,洪势自喧豗。

可有名驹子,空馀戏马台。登临兴不尽,挽缆故相催。


寓杭有感二首 其一(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此郡频来往,如今四十年。旧交多不在,吾老亦非前。

山寺添新塔,江潮阅几船。湖边閒眺望,寂寂镜中天。


  其二(元·洪焱祖)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器成初售,争先样又新。低昂百工手,鼓舞四方人。

雕刻知何极,渐磨岂易淳。光阴并红紫,衮衮付泥尘。


七言律诗
朝元宫(元·洪焱祖)
  七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双阁通明映太为,玉皇金殿邃朱扉。照天万瓦琉璃动,跨水三桥螮蝀飞。

中土角蜗今日定,七真笙鹤几时归。前朝教主多遗迹,难把兴亡问羽衣。


艮岳(元·洪焱祖)
  七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龙桧金芝久鞠蔬,绛楼遗址野人居。空馀灵壁太湖石,好在玉京仙掌书。

一片犹须万牛力,层巅遑恤九州墟。玄门不救青城祸,千载排空志覆车


荆山(元·洪焱祖)
  七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闭户徒劳孙敬学,浪游别换子长文。方穿甓社珠宫月,又泛荆山玉窟云。

淮水西来千骑捷,涡河北下九天闻。会同齐赴南溟远,清浊如将獭胆分


自会稽如武林(元·洪焱祖)
  七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大禹山头秋叶飞,伍胥庙下暮潮归。解貂换酒风流在,放鹤寻僧伴侣稀。

渔唱樵讴入诗卷,岩烟谷雨冷征衣。行年懒问君平卜,更看天河织女机。


瓶笙(元·洪焱祖)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离坎絪缊一气盈,娲皇遗调自天成。满堂静听不知处,从古善吹无此声。

守口似违平日诫,热中能作许时鸣。世间有韵皆因激,火冷夜深空月明。


一笑(元·洪焱祖)
  七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笑难逢天下白,相看谁免甑中尘。荷花香断官湖浅,纸竹丛深山聚贫。

好向西湖徙游惰,尽归东土辟荆榛。淳熙使者祠堂冷,荒政文移墨尚新


次韵王监簿晓荷(元·洪焱祖)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胎息初匀餋玉池,晓风残月见花奇。妙香偏向推窗觉,清意未教携酒知。

神女行云回梦后,太真餐露解酲时。天星寥落佳人远,手折幽芳欲赠谁。


次韵陈山长送春纪事二首 其一(元·洪焱祖)
  七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怪事凶荒有此年,春来疠鬼更行天。为谁莺燕语能好,无主麦桑青可怜。

谁谓十旬全渴雨,坐令万井不生烟。相逢且喜身俱健,困厄终胜死道边。



共78,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