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古风
北风撼船头,终夜苦难寐。
暂寐遽惊觉,何如不成睡。
凌晨欲交睛,喧哗复惊悸。
问之见山来,谓是温州际。
楚门舟人家,樯帆与心系。
谁无遄归念,况乃此辈类。
我心重贤劳,所思在王事。
造物岂偏顾,悉愿委以遂。
寒暑尚有差,神明苦难是。
我有渭阳思,随之使南陲。
当兹风涛中,或受霜露欺。
鬓发近衰老,朝夕谁与宜。
吾生自弱龄,巳有怙恃悲。
傍无期功亲,赖有舅氏依。
孤苦无与比,况负驽钝姿。
过庭日谆谆,令我学书诗。
书诗弗终业,猖狂走东西。
值此年岁艰,所愿良多违。
晨昏每深省,但觉惨以悽。
有弟天一方,生死未易期。
岁月各以逝,徒生竟何为。
舅恩等劬劳,形影恒吊之。
何时遂荣名,报此三春晖。
我昔放船日,乃在孟冬初。
此时风寒竞,雨雪纷载涂。
是行死生别,妻子不得俱。
江南地偏下,况复在海隅。
严冬如初秋,天气恒多殊。
草木未摇落,布褐被体肤。
网工此邦人,室家念居诸。
系舟楚门湾,一住十日馀。
我心如锋攒,从行念踟蹰。
虽沐主家顾,志愿良未舒。
情虽公私牵,轻重亦异趋。
君家素忠义,所望同吾徒。
王程已愆期,日夜畏简书。
苟重君父忧,内省还何如。
愿君竟兹意,早发勿趑趄。
使臣当何如,所司在周询。
哲王重观察,民情苦难伸。
我从天上来,乘桴赴南闽。
舣舟楚门岸,奄忽踰一旬。
此邦俯要冲,道路当海滨。
民力困兼并,徵求尽鸡豚。
浙东惟七州,地狭民亦贫。
所凭舟楫利,生理恒艰辛。
视之等菹醢,雄吞竟何人。
我于十日来,有耳不愿闻。
尽从方门至,使者如鱼鳞。
舟车日旁午,钧符星流奔。
故令恶少徒,什伍恒成群。
白昼肆攘敚,渔猎据通津。
凶燄嘘可炙,人命同轻尘。
内君命尤严,所在毋敢论。
昔有五侯宅,今有五府门。
五府皆贵公,拟迹王侯邻。
纡朱曳组绶,富及子与孙。
圣恩与鸿濛,无物与比伦。
乃复为五虎,啮人如膻荤。
五侯昔何如,诛夷到荄根。
以今鉴往者,伤哉竟难陈。
吾观桔槔论,力鲜功倍钧。
如何端木氏,乃见汲者嗔。
哲王肇先基,辛苦贻子孙。
圣人贵万全,小利曷足云。
偭彼憸人徒,启此侥倖门。
海艘岁万漕,便利毋与伦。
至今百馀年,不复事讨论。
遂使奸雄徒,窥测见本根。
炎方多长蛇,时效猛虎蹲。
兵交十年来,气运固有因。
圣人尚包荒,政令务因循。
乃知尧舜理,乾纲是宽仁。
昔尝赋车攻,会同如星奔。
仰观千载前,谁能继先尘。
嵩灵诞嘉祥,降此甫与申。
方叔及召虎,圣人周宣君。
中兴眉睫间,河岳亦精神。
我皇以武姿,哀痛怛下陈。
茂哉垂九叶,度建万国春。
窜伏恐已逸,安能睹乾坤。
执笔等太史,磨崖勒雄文。
疾风西北来,解舟楚门湾。
开襟欲忘言,喜折两袖弯。
朝辞戴氏子,暮见雁荡山。
此山接天台,一见开我颜。
苍松杂翠筱,宛似潇湘间。
风潮催轻帆,不得听潺潺。
亦有王事牵,二毛近成斑。
幼读天台赋,常时愿跻攀。
斯游诚至幸,欲往又复难。
凡骨恨未蜕,何时脱笼樊。
长啸谢云巅,晤言期后还。
百粤居炎荒,远在扬州域。
气蒸恒无风,三冬如六月。
地卑云雾饶,海阔天常湿。
积阴久不舒,微雨纷更集。
日为王事牵,中心疚如灼。
夜瞻北辰高,势远不易即。
安得如飞鸿,那能暂停息。
柏生禀元化,托地临广阿。
下有百尺根,上有千丈萝。
虬枝刷风雨,蓊葱涨云波。
不受霜雪欺,劲节森有那。
郁然梁栋器,明堂起嵯峨。
匠氏苟见用,之死矢靡他。
谅彼君子徒,小大同一科。
丈夫贵晚掺,百瑶如云和。
贞心倘不改,夭寿当奈何。
山中人,写梅竹,琅玕清瘦花如玉。
幕中坐客多才华,镇日挥毫寄幽独。
窗间月底忽相逢,纸帐香飘云满屋。
南客南归必买马,冀北马群最多者。
白银星粲贱如尘,千金买得那论价。
龙媒之驹钟骏骨,矫如惊鸿蹄切玉。
神物本是房驷精,一夕分辉耀南陆。
有时踣躠忽长鸣,乾龙坤■(牜乚)各有灵。
世人贱材但贵货,纵有眼顾谁终青。
一从上船当船头,百计管束如拘囚。
仰首向天俛首地,马与天地皆蜉蝣。
乾坤再造须清宁,岂独人人望有生。
当时旧将封侯尚未老,何为马也不得逢中兴。
唐时奚官善餋马,南人养马尤閒雅。
千方调饲如扰龙,生刍细莝那盈把。
浪涛风捲狂欲颠,船头入井尾刺天。
前僵后踬战欲死,一生九死无因全。
当时人命尚弗保,已𢬵不得终前好。
五更风定强起看,幸尔未尽同枯槁。
所存祗是骨与毛,首才伏枥神俱逃。
主人熟视但叹息,虽有善相无方皋。
海陬去天经万里,海洋风波仍万死。
脱生免死幸已难,岂意江南犹未已。
中原豺虎年固多,浙东五虎将奈何。
船头忽惊来刷马,恶少三五群相逻。
半纸钧帖印一颗,一日三番急星火。
问之便称方大人,大人有命尤难些。
红缨毡帽青辫绦,短衣衲裌双环刀。
便将长绳选马钓,喧呼叱咤声狂嘈。
马亦垂头若有诉,主人错愕不敢顾。
但将白金告少年,再三买得宁偿负。
陆有窞阱水有渔,剥朘岂特臻肌肤。
鱼虾鸡犬悉有命,饕餮至此那能居。
我元天子家六合,圣子神孙政绵邈。
三苗洞庭将有归,涿鹿蚩尤终受缚。
君不见蔡州吴元济,根盘蒂固能几世。
又不见汴州李希烈,桀骜偃蹇旋覆灭。
人生忠义是善媒,黄金北斗将焉为,吁嗟鼠辈诚何痴。
吾闻六卿之官天子吏,天之四时同一揆。
天上五命各有司,一或干之比僣拟。
孟冬初来将两旬,玄冥行天祝融死。
日张土囊公怒号,风伯为朋海若曹。
人言南风多不竞,是何于我相炰炰。
排山之浪如银阙,打我船头行不得。
鹢首惊飞莫敢前,鸱夷鼓吻常啧啧。
船头呻吟船尾病,此去东夷垂欲近。
未闻今日薪水贵如金,当年五百童男一去无音信。
一时闻者皆快然,便欲骑鲸飞上天。
但恐尔辈是凡骨,天高路远难攀缘。
天子命我使国土,职方禹贡尤修阻。
尔闻天子遣使来,神胡为乎弗相与。
使者观风古有命,未闻遍到天之涯。
是行恐是上帝意,欲令八荒四海知属天王家。
昨宵梦睹玉皇敕,下檄五丁追退鹢。
即今天子圣且仁,尔为风伯何不为臣敢为逆。
北阴之府是酆都,不比人间官府但模糊。
尽将厉鬼磔裂为万块,虽有口耳空揶揄。
尚书有云不逢上帝怒汝,若有常送使者到闽去。
去天万里闽最遥,闽人日望使者轺。
尔其钦承厥命勿有替我将,领子明年俱来朝,慎莫效尤国鸱枭。
南溟之鱼头尾黑,身长竟船头似铁。
浮游偃蹇气欲吞,斜日昏冥映鬐鬣。
喣沫成烟浪花起,逐我船头趁船尾。
恐是昔年未死之蠥龙,一经谴斥偕厉鬼。
舟中健儿眼尽白,弯弓拟之三复止。
明日疾飙驱长云,巨帆高张万马奔。
舟卒思家穷力使,瞬息千里若不闻。
捩舵逆指冲怒涛,歘如生马当春骄。
又如惊段且上干云霄,万里一息非为遥。
须臾有声如裂帛,三百馀人同失色。
铁梨之木世莫比,今作舵根为水啮。
是木之产非雷同,来自桂林日本东。
当时不惜千金置,便欲云仍传勿替。
箕裘相绍近百年,甑已堕矣奚容言。
眼前生死尚未保,惟有号泣呼苍天。
苍天高高若不闻,稽颡齐念天妃神。
我知天命固有定,以诚感神岂无因。
少时风驯浪亦止,以舵易舵得不死。
我今幸尔同更生,开辟以来无此比。
女娲氏,天妃神,补天护国相等伦。
世代虽异功则均,我皇开国同乾坤。
一年四百万斛运,麾叱雷电役五丁,片艘粒米皆风汛。
财成本是神之功,直与天地传无穷。
愧无如椽五色笔,磨崖刻颂惊愚蒙。
序:南台御史大夫道隐公为天台郑静思书松琴得趣四字求予赋诗倚舟书此为再会之好云
郑静思,冰霜姿,松琴得趣知者稀。
台端道隐酷相爱,大书不一特畀之。
悬崖之松怪若画,风雷为长虬龙枝。
盘错屈铁刷霄汉,回旋造化通天机。
泠泠清响孰与调,幢幢翠葆相参差。
有时山人坐其下,静听但觉宫商随。
夜半起看河汉落,虎豹俛首蛟鼍痴。
黄钟太音世何有,万古惟许庖牺知。
虞姚作五弦,南薰鼓雍熙。
巍巍之德配天地,垂裳端拱成无为。
伯牙是何人,尚俱不得钟子期。
乃知物理自有无言之至妙,追作矫饰真成非。
郑静思,人汝奇。
当今圣人是尧舜,臣下况复多皋夔。
君臣相择各有以,得趣政在弦声遗。
致身忠义苦未早,人不汝念君其思。
古来贤达贱苟且,出处幸勿负此清明时。
彭孝子,情何悲,中心一念人谁知。
白日思亲中夜随,梦中犹欲笞其儿。
儿啼不胜亲抱之,遽尔一见寻别离,觉后但觉心歔欷。
心歔欷,亦何有,朝见鹏山之云自往来,暮见梅原之松郁巍巍。
从问尔,山中云,恐亲心所怡。
又复尔,云中松,恐是吾亲手自移。
今虽不见吾亲颜色,幸得睹此为我永慕之容媒。
松常青青云楚楚,云不能言兮松不能语。
彭孝子,有衣弗君著,有杯弗君举。
见君之容,闻君之音心已苦。
相游亭上暮即归,归来惟有睡与痴。
彭孝子,忠心一念人谁知。
东风吹雨春冥冥,荔子花残梅子青。
游丝千尺遍江浒,愁挂离人留不住。
三山中有神仙宅,玉树亭亭照颜色。
去年相逢眼未知,今日相看重离别。
脩郎修郎多汝贤,曾陪骢马骖后先。
气岸巉巉隔秋水,皎如宝镜悬青天。
穾窍洞射幽隐辟,毫末悉露生光妍。
骏如天马行长空,夭矫弗与凡骨同。
快如俊鹘下旷野,搏击狡兔追莽风。
近时上书于主将,意气横出冲晴虹。
黄金台前马价高,旧时属椽俱英豪。
如公脱落定应少,我有真眼过方皋。
邂逅天涯即倾倒,北方之人信然好。
红颜绿发当妙年,颀而长兮富文藻。
明月之扇子所遗,上有名字谁其题。
似欲南薰送北客,赠之寄尔长相思。
故人新峨獬豸冠,神完气固方大观。
神仙中人托为侣,彩鹢西去何翩翩。
我今赠子青云裾,旋当与子催荐书。
中台选曹定虚左,不负堂堂八尺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