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240—1319
【介绍】: 宋元间南丰人,字超潜,号水村。卓荦不群。工诗文。宋亡十余年,以荐署旴郡学正,又十余年,命为延平郡教授,秩满归里卒。有《水云村稿》
元诗选
埙字起潜,别号水村,南丰人。研经究史,网罗百氏,文思如涌泉,宋季与同里谌祐自求各以诗文鸣。年三十七而宋亡,越十八年,当路交荐,署昭郡学正。年七十,受朝命为延平教授,既满,诸生复留授业者,三年乃归。延祐六年卒,年八十。所著有《经说讲义》、《水云村稿》、《泯稿》、《哀鉴》、《英华录》、《隐居通义》,凡百二十五卷。
全宋诗
刘埙(一二四○~一三一九),字起潜,号水云村,南丰(今属江西)人。入元后,年五十五为建昌路学正,年七十为延平路儒学教授。元仁宗延祐六年卒,年八十。有《隐居通议》、《水云村稿》。事见《吴文正集》卷七一《故延平路儒学教授南丰刘君墓表》。今录诗十四首。

共53,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七言律诗
玉垒云浮(一作浮云)五十秋,关西虓将勇无俦。
三吴甑堕犹坚守,八柱唇亡不耐愁。
泸水捷收劳騕袅,夔门机伏失兜鍪。
吾君不负吾宁死,遗恨谁怜快敌雠
⑴ 《全蜀艺文志》:至元十二年乙亥夏,荆湖诸郡俱归附,蜀之音问不复与东南通。制置使知重庆府张珏,振厉自立,招讨梅应春以江安归附。珏遣兵收复,擒应春至重庆府脔之。大兵收取江安,所部州郡俱降,惟张起岩帅夔,与珏共为宋守。屹然双城,势穷援绝。屡以虎符招珏,珏不从。帐下将有劝其降者,珏未果,将遂叛,夜开关纳大兵。珏率亲兵巷战不胜,登舟欲下夔就起岩。至中途,随行将士利重赏,且念妻子俱已陷重庆,遂执珏归附,终不肯降。会应春之子朝燕诉前事,复父仇,珏遂遇害。
绵汉风酸动杀机,北来铁骑遍驱驰。
几千里地弓刀运,百万人家骨肉糜。
鬼哭神号无限恨,蝇蛄蚋嘬有馀悲。
平生食禄何从避,留取香名百世垂
⑴ 《全蜀艺文志》:大兵分哨入简州,知州李大全死。知怀安军史显孙避于简,亦死。大兵至汉州,通判权州刘当可与一宗室太保率民兵城守。太保出城往罗山谒贺靖借兵,归遇大兵见杀。遂破城,忿而血洗焚荡,死者十万馀家。当可与节制邵复、知锋罗由、教授袁拱辰、知县罗君父皆遇害。知绵州范辰孙死。
狼烟又起锦城边,帅阃谋疏亦可怜。
先轸元归应有恨,苌宏血化岂无冤。
百身(一作年)莫赎谁三酹,一死真成盖万愆。
遗事如今人不记,纲常犹幸立西川
⑴ 以上明周复俊《全蜀艺文志》卷二四 《全蜀艺文志》:辛丑冬,元帅秃薛以兵攻成都,制使陈隆之婴城固守,大兵苦攻不克欲退。而都统田世显开大安门,大兵遂入,执隆之,先杀其家。制司参议蒲东卯而下,死者十数人。执隆之至汉州俾招都统王夔,而隆之止书城破被执四字示之,且呼夔勉力坚守。秃薛大怒,手刺杀之。事闻,赠待制,立庙,推恩族属为嗣。
眼中尘中政昏昏,华盖风高翠入云。
一代风流超晋宋,百年礼乐寄河汾。
波宽好看鱼龙化,天远空怜雁鹜群。
亦有平生观海意,出门万里独惭君。
延颈池边照影池,花明柳净思依依。
年深色重丹砂顶,日暖光浮白雪衣。
晴月梦回三岛去,看云思上九霄飞。
玉箫声断秋宵冷,应有仙人忆未归。
万里来从海外村,定巢时听语频频。
帘风半卷重门晓,社雨初晴二月春。
尾上系诗成往事,掌中学舞是前身。
华堂茅屋依然坐,几处相逢旧主人。
神器宁容小智窥,黄河河上集王师。
六龙南面皇威壮,万里西征凯奏驰。
穹壤有灵扶宝祚,风霜无地著金枝。
太平有象天颜喜,大霈看看下玉墀。
崖挟飞泉响佩环,云涵空翠锁幽关。
斜阳影恋残碑外,遗像尘昏古寺间。
汉苑梦回流水在,越陵风急此山閒。
悲怀岂但元丰老,望断天南月一弯。
星斗文章焕九天,萧萧松槚暗荒阡。
久无世冑崇祠像,赖有山僧守墓田。
俎豆春回修废典,佩衿云合礼前贤。
此行莫作嬉游看,回首元丰重怆然。
七言绝句
三百馀年历数更,东南万里看升平。
黄金台上麒麟阁,混一元勋是贾生。
隐居通议:一代之亡,必有一误国者,为人所指目,见于吟咏,自唐以来赋者多矣。虽机轴不免相同,然诛奸谀于既死,诚千古之一快,不可议其蹈袭也。如唐彦谦咏文惠宫人云:「认得前家令,宫人泪满裾。不知梁佐命,全是沈尚书。」李太伯觏咏汉宫云:「哀平外立国权分,只为当时乏嗣君。试问莽新谁佐命?祗应飞燕是元勋。」郑毅夫獬咏范蠡云:「十重越甲夜成围,宴罢君王醉不知。若论破吴功第一,黄金只合铸西施。」赵汉宗咏张丽华云:「陈事分明属绮罗,香尘吹尽井无波。行军长史何劳怒,次第论功妾更多。」予叔长秋麓翁咏陈后主亦云:「晋王前殿贺平陈,从此江南雨露均。四百年间重混一,谁知江令是勋臣?」宋之失国,贾似道为之也。余窃尝为之诗云云。
古风
乔木长千年,终不到霄汉。
怒涛涨千尺,终亦有畔岸。
倘非分限本截然,波吞天地枝插天。
位极三公殊未惬,粟积千仓犹道乏。
黄金满匮尚求多,华屋连云常苦狭。
人心无足时,天道有止法。
诗以厚伦美化为本,非曰谐俗寄情而已,即千篇奚益?每思张、许、二颜同时死国,名芳唐史,与天长存。近代死节数公,何愧往昔。顾《麦秀》、《黍离》,无由仿柳州状逸事上太史,庶几不朽。窃以慨念,更后几年,遗老渐尽,旧闻销歇,将无复知有斯人者,悲夫哀哉!死,臣子职分,古人常事尔!死矣,宁顾其传不传?乃亦不可无传者,为其系彝伦,关风教,厉后代之臣子,愧前日之不如数公者也。采清议得忠义臣十人,史不书,各赋十韵纂其实,曰《补史诗》。
三已甘退休,十连起迟暮。
伊谁急求子,流落乃不怒。
黑云来如山,杀气震平楚。
恭惟君父命,封疆以身护。
阖门义不辱,呼卒汝善处。
飞魂随剑光,自已投火去。
天泣鬼神愁,地摇山岳仆。
吾非莒柱厉,敢以死丑主。
正自常事耳,命义逃安所。
冲远谁与俦,睢阳有张许
⑴ 吉悒,字祖冲,丁穆,字彦远,皆晋忠臣。
① 卯发,昌州人,妻雍氏。
若人作何状,立节乃殊伟。
人言此蜀珍,位卑名未起。
坐分秋浦月,摄此千里寄。
沙头风色恶,寒城凛弘峙。
吾闻开关迎,弃遁亦复耻。
兹惟城郭臣,大义吾知己。
间道走帛书,洒血别玉季。
细君绝可人,双飞同一死。
南八彼男儿,此妇乃如此。
骨朽香不废,吾诗当青史。
① 天祥,丙辰状元。
时平辄弃置,事迫甘前驱。
呜呼忠义臣,匪直科目儒
江寒朔吹急,列城同一趋。
岂不寄便安,纲常乃当扶。
移檄倡诸镇,奋袂躬援枹。
川决莫我回,万险栖海隅。
天乎复不济,道穷竟成俘。
一死事乃了,吾头任模糊。
悠悠讥好名,责人无已夫。
三衢有魁相,投老作尚书(三衢魁相谓留梦炎。)
天地无托足,海天同隰光。
明知复何为,不忍隳三纲。
祼荐觊少延,讴歌宁远忘。
或者莒在齐,聊且帝一方。
竭蹶竟委顿,臣谋非不臧。
运去天莫留,力尽心弥强。
终不负吾主,名义天地长。
怀玺随龙游,举室水中央。
斯人文华士,乃尔百鍊钢。
机云傥通谱,应羞朝洛阳。
匡庐云锦屏,鸿儒产其下。
风神俨如龙,夭矫莫可驾。
卷怀经济具,婆娑洛中社。
怪事玉床摇,清昼天忽夜。
突骑从何来,阴风飘屋瓦。
大臣义有死,欲避吾不暇。
庭前环止水,万事付一舍。
从容友灵均,朝野动悲吒。
悯章极哀荣,汗简谁记者?
倘有南熏书,季方足堪亚。
臣有置身义,岂计官崇卑。
偏将知死忠,不曰天下奇。
汉节既披靡,失位趋江西。
阃帐驻临汝,招来乐其归。
雪寒南浦愁,羽檄蕲济师。
一将奋风虎,鼓行亟飙驰。
踰岭疾战苦,裹疮呼健儿。
坐缚膝不屈,伏锧甘如饴。
小臣裨校耳,职也宜死绥。
庐州大将在,白首竖降旗。
淮海接风尘,胡乃似铁壁。
卧护有天人,十载藉福力。
重来人未老,愁绝事如昔。
苦战孤城危,痛哭天柱折。
梦游三山上,人伦浮海出。
突围志南征,吾欲重建极。
天弗鉴臣忠,冥冥堕丛棘。
先轸面如生,苌弘血化碧。
臣死谁复知,臣忠终不易。
一将更大事,嚼舌死骂敌。
① 文龙,戊辰状元。
淳熙名宰孙,比德粹如玉。
决科魁伟英,骎骎荐冠肃。
类田烦谏疏,相嗔俄嗾逐。
补郡仍免归,黄流已漫陆。
天族日光薄,力疾支颠覆。
蹉跎南冠絷,道病死不辱。
往昔五峰堂,倾盖语跋烛。
斯人真妙人,哀哉悭厚禄。
长揖丙辰魁,各天并黄鹄。
不有二忠存,千古笑科目
士有守节死,岂以责武夫。
武夫尚能奇,消得银管书。
何许熊虎英,铁面美髯须。
护寒久枕戈,赴难甘捐躯。
金山定活著,志愿嗟违初。
江心集群策,炎精回一嘘。
间关障海滨,万死存赵孤。
时也可奈何,北风散樯乌。
漂漂竟何之,无乃膏鲸鱼。
渭滨多贵将,反笑斯人迂。

共53,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