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249—300
【介绍】: 西晋渤海南皮人,字季伦,小名齐奴。石苞子。年二十余为修武令,迁城阳太守。以伐吴功,封安阳乡侯。晋惠帝元康初,出为南中郎将、荆州刺史。以劫掠远使商客致富,于河阳置金谷别馆。拜卫尉,谀事贾谧,为“二十四友”。性奢靡,尝与贵戚王恺斗富,晋武帝虽助恺,每不敌。贾谧被诛,以党与免官。时赵王司马伦专权,崇有妓绿珠,中书令孙秀求之不与,秀怒而劝赵王伦矫诏杀崇,全家被害。

古风
〖王明君者。本是王昭君。以触文帝讳。故改之。匈奴盛。请婚于汉。元帝以后宫良家子明君配焉。昔公主嫁乌孙。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必尔也。其造新曲。多哀怨之声。故叙之于纸云尔。〗
我本汉家子,将适单于庭。
辞决未及终,前驱已抗旌。
仆御涕流离,辕马为悲鸣。
哀郁伤五内,泣泪沾朱缨。
行行日已远,遂造匈奴城。
延我于穹庐,加我阏氏名。
殊类非所安,虽贵非所荣。
父子见凌辱,对之惭且惊。
杀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
苟生亦何聊,积思常愤盈。
愿假飞鸿翼,弃之以遐征。
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
昔为匣中玉,今为粪上英。
朝华不足欢,甘与(玉台作为。)秋草并。
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
⑴ ○《文选》二十七。古籍业残敦煌唐写本玉台新咏。玉台新咏二。《乐府诗集》二十九。《诗纪》三十。又《类聚》四十二引序及庭、旌、鸣、城、名、生、征、英、并、情十韵。《御览》五百八十三作琵琶引。略引序文。
〖余(乐府作崇。)少有大志。夸迈流俗。弱冠登朝。历位二十五。年五十以事去官。晚节更乐放逸。笃好林薮。遂肥遁于河阳别业。其制宅也。却阻长堤。前临清渠。柏木几于万株。江水周于舍下。有观阁池沼。多养鱼鸟。家素习技。颇有秦赵之声。出则以游目戈钓为事。入则有琴书之娱。又好服食咽气。志在不朽。傲然有凌云之操。欻复见牵羁。婆娑于九列。困于人间烦黩。常思归而永叹。寻览乐篇有思归引。傥古人之心有同于今。故制此曲。此曲有弦无歌。今为作歌辞以述余怀。恨时无知音者。令造新声而播于丝竹也。〗
思归引。归河阳。
假余翼鸿鹤高飞翔。经芒阜。
济河梁。望我旧馆心悦康。
清渠激。鱼彷徨。
雁惊溯波群相将。终日周览乐无方。
登云阁。列姬姜。
拊丝竹。叩宫商。
宴华池。酌玉觞
⑴ ○《类聚》四十二。《乐府诗集》五十八。《诗纪》三十。
登城隅兮临长江。极望无涯兮思填胸。
鱼瀺灂兮鸟缤翻。泽雉游凫兮戏中园。
秋风厉兮鸿雁征。蟋蟀嘈嘈兮晨夜鸣。
落叶飘兮枯枝竦。百草零落兮覆畦垄。
时光逝兮年易尽。感彼岁暮兮怅自悯。
廓羁旅兮滞野都。愿御北风兮忽归徂。
惟金石兮幽且清。林郁茂兮芳卉盈。
玄泉流兮萦丘阜。阁馆萧寥兮荫丛柳。
吹长笛兮弹五弦。高歌凌云兮乐馀年。
舒篇卷兮与圣谈。释冕投绂兮希鼓聃。
超逍遥兮绝尘埃。福亦不至兮祸不来
⑴ ○《类聚》二十八。《诗纪》三十。
昔常接羽仪,俱游青云中。
敦道训胄子,儒化涣以融。
同声无异响,故使恩爱隆。
岂惟敦初好,款分在令终。
孔不陋九夷,老氏适西戎。
逍遥沧海隅,可以保王躬。
世事非所务,周公不足梦。
玄寂令神王,是以守至冲
⑴ ○《三国志》楚王彪传注。《诗纪》三十。又韵补一作赠曹嘉诗。引梦、冲二韵。
久官无成绩,栖迟于徐方。
寂寂守空城,悠悠思故乡。
恂恂二三贤,身远屈龙光。
携手沂泗间,遂登舞雩堂。
文藻譬春华,谈话犹兰芳。
消忧以觞醴,娱耳以名娼。
博弈逞妙思,弓矢威边疆
⑴ ○《类聚》三十一。《诗纪》三十。
四言诗
堂堂太祖,渊弘其量。
仁格宇宙,义风遐畅
启土万里,志在翼亮。
三分有二,周文是尚。
于穆武王,奕世载聪。
钦明冲默,文思允恭。
武则不猛,化则时雍。
庭有仪凤,郊有游龙。
启路千里,万国率从。
荡清吴会,六合乃同。
百姓仰德,良史书功。
超越三代,唐虞比踪
⑴ 右一曲晋乐所奏。○《乐府诗集》二十九。《诗纪》三十。
歌辞楚妃叹。莫知其所由。楚之贤妃。能立德著勋。垂名于后。唯樊姬焉。故今欢咏之声。永世不绝。
荡荡大楚,跨土万里。
北据方城,南接交趾。
西抚巴汉,东被海涘
五侯九伯,是疆是理。
矫矫庄王,渊渟岳峙
冕旒垂精,充纩塞耳。
韬光戢曜,潜默恭己。
内委樊姬,外任孙子。
猗猗樊姬,体道履信。
既绌虞丘,九女是进。
杜绝邪佞,广启令胤。
割欢抑宠,居之不吝。
不吝实难,可谓知几。
化自近始,著于闺闱。
光佐霸业,迈德扬威。
群后列辟,式瞻洪规。
譬彼江海,百川咸归。
万邦作歌,身没名飞
⑴ 右一曲晋乐所奏。○《乐府诗集》二十九。广《文选》十三。《诗纪》三十。又《文选》二十八吴趋行注引序文。
言念将别,睹物伤情。
赠尔话言,要在遗名。
惟此遗名,可以全(《诗纪》作长。)
⑴ ○《类聚》三十一。《诗纪》三十。
文藻譬春华,飘飖若鸿飞。
迅风翼华盖,飘遥若鸿飞(○《文选》三十数诗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