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174,分9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五言律诗(续上)
汧上劝(一作款)旧友(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斗酒故人同,长歌起北风。斜阳高垒闭,秋角暮山空。

雁叫寒流上,萤飞薄雾中。坐来白发,况复久从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近体秋阳》
以不劝劝,以不结结,漂忽虚灵。只开口一“酒”字尔,劝意并在言外,是极高作法。

送狄参军赴杭州(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新官非次受,圣主宠前勋。关雪发车晚,风涛挂席闻。

海门山叠翠,湖岸郡藏云。执简从公后,髯参岂胜君。


过故人所迁新居(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金马诏何晚,茂陵居近修。客来云雨散,鸟下梧桐秋。

迥汉衔天阙,遥泉响御沟。坐看凉月上,为子一淹留。


落照(一作耿湋诗)(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照曜天山外,飞鸦几共过。微红拂秋汉,片白透长波。

影促寒汀薄,光残古木多。金霞与云气,散漫复相和。


宿崔邵池阳别墅(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杨柳色已改,郊原日复低。烟生寒渚上,霞散乱山西

待月人相对,惊风雁不齐。此心君莫问,旧国去将迷。


楚江怀古三首 其一(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露气寒光集,微阳下楚丘。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

广泽生明月,苍山夹乱流。云中君不降,竟夕自悲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升庵诗话》
前联虽柳恽不是过也,晚唐有此,亦希声乎!严羽卿称戴诗为晚唐第一,信非溢美。
《艺苑卮言》
权德舆、武元衡、马戴、刘沧五言,皆铁中铮铮者。“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真不减柳吴兴;《回乐峰》一章,何必王龙标、李供奉!
《诗薮》
晚唐“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宋人“雨砌堕危芳,风轩纳絮绵”,皆句格之近六朝。
《唐诗归》
谭云:“光集”妙,承“气”字尤妙(首句下)。钟云:二语以连续为情景(“猿啼”二句下)。
《唐诗评选》
神情光气何殊王子安?固非高廷礼辈所知。“广泽生明月”较之“乾坤日夜浮”,孰正孰变,孰雅孰俗,必有知者。“云中君不降”五字一直下语,而曲折已尽,可谓笔外有墨气,奇绝。
《五朝诗善鸣集》
读虞臣中两联,赞叹不足,唯令人顶礼。我欲如李洞之铸浪仙。
《唐诗摘钞》
尾联见意。三、四二语,真脍炙千古。韦庄亦有“鸟栖彭蠡树,月上建昌船”,句法与此同,何以不为人所称?此以景事衬对,句中便含有悲秋意故也;韦句地名亦不佳。……结见怀古之意。
《唐律消夏录》
“广泽”二句只写闲景,不曾含蓄得怀古意,故结句便觉直率。
《渔洋诗话》
尝见皇甫少玄、百泉兄弟论诗,五言以“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为极则。
《唐诗成法》
三四王渔洋以为诗之极致。五六作“梦泽”、“巫山”方切,但与“楚丘”、“洞庭”用地名太多,故浑言“广泽”、“苍山”耳。有议其不切者,非。
《唐诗笺要》
诗至会昌,气最薄而情最幻。薄极乃幻,幻则无复能厚之理矣。此间关系气运甚微,恐主之者非人事也。
《唐贤小三昧续集》
次联下字令人揽结不尽,皇甫兄弟谓此为五言极则,洵具眼也。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次联意景较宽,声响较大,不知者认为初盛,胜贾、喻也《“猿啼”二句下)。
《唐诗近体》
二句连读,乃见标格(“猿啼”二句下)。怀古(末二句下)。
《问花楼诗话》
《楚江怀古》一首,柳吴兴无以过之。严羽推为晚唐之冠,信哉!
《诗境浅说》
唐人五律,多高华雄厚之作。此诗以清彻婉约出之,如仙人乘莲叶轻舟,凌波而下也。
《唐诗鉴赏辞典》
木兰舟:典出《迷异记》:“木兰洲在浔阳江中,多木兰树,七里洲中有鲁班刻木兰为舟。”云中居:云神。

【简析】:
诗题怀古,实是抒发自己的感情,自己怀才不遇,很自然地想起屈原来,这就不只是秋的萧瑟,而是自身的悲凉了。

------------------
唐宣宗大中初年,原任山西太原幕府掌书记的马戴,因直言被贬为龙阳(今湖南汉寿)尉。从北方来到江南,徘徊在洞庭湖畔和湘江之滨,触景生情,追慕前贤,感怀身世,写下了《楚江怀古》五律三章。这是其中第一篇。

近人俞陛云在《诗境浅说》中说:“唐人五律,多高华雄厚之作,此诗以清微婉约出之,如仙人乘莲叶轻舟,凌波而下也。”他以“清微婉约”四字标举此诗的艺术风格,确实别具只眼。

秋风遥落的薄暮时分,江上晚雾初生,楚山夕阳西下,露气迷茫,寒意侵人。这种萧瑟清冷的秋暮景象,深曲微婉地透露了诗人悲凉落寞的情怀。斯时斯地,入耳的是洞庭湖边树丛中猿猴的哀啼,照眼的是江上飘流的木兰舟。“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楚辞·九歌·湘夫人》),“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凝滞”(《涉江》),诗人泛游在湘江之上,对景怀人,屈原的歌声仿佛在叩击他的心弦。“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这是晚唐诗中的名句,一句写听觉,一句写视觉;一句写物,一句写己;上句静中有动,下句动中有静。诗人伤秋怀远之情并没有直接说明,只是点染了一张淡彩的画,气象清远,婉而不露,让人思而得之。黄昏已尽,夜幕降临,一轮明月从广阔的洞庭湖上升起,深苍的山峦间夹泻着汩汩而下的乱流。“广泽生明月,苍山夹乱流”二句,描绘的虽是比较广阔的景象,但它的情致与笔墨还是清微婉约的。同是用五律写明月,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望月怀远》),李白的“梦绕城边月,心飞故国楼”(《太原早秋》),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江入大荒流”(《旅夜书怀》),都是所谓“高华雄厚”之作。而马戴此联的风调却有明显的不同,这一联承上发展而来,是山水分设的写景。但“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田同之《西圃词说》),“广泽生明月”的阔大和静谧,曲曲反衬出诗人远谪遐方的孤单离索;“苍山夹乱流”的迷茫与纷扰,深深映照出诗人内心深处的撩乱彷徨。夜已深沉,诗人尚未归去,俯仰于天地之间,沉浮于湘波之上,他不禁想起楚地古老的传说和屈原《九歌》中的“云中君”。“屈宋魂冥寞,江山思寂寥”(《楚江怀古》之三),云神无由得见,屈子也邈矣难寻,诗人自然更是感慨丛生了。“云中君不见,竟夕自悲秋”,点明题目中的“怀古”,而且以“竟夕”与“悲秋”在时间和节候上呼应开篇,使全诗在变化错综之中呈现出和谐完整之美,让人寻绎不尽。

从这首诗可以看到,清微婉约的风格,在内容上是由感情的细腻低回所决定的,在艺术表现上则是清超而不质实,深微而不粗放,词华淡远而不艳抹浓妆,含蓄蕴藉而不直露奔迸。马戴的这首《楚江怀古》,可说是晚唐诗歌园地里一枝具有独特芬芳和色彩的素馨花。

(李元洛)

  其二(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惊鸟去无际,寒蛩鸣我傍。芦洲生早雾,兰隰下微霜。

列宿分穷野,空流注大荒。看山候明月,聊自整云装。


  其三(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野风吹蕙带,骤雨滴兰桡。屈宋魂冥寞,江山思寂寥。

阴霓侵晚景,海树入回潮。欲折寒芳荐,明神讵可招。


远水(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水)。(一作张籍诗)

荡漾空沙际,虚明入远天。秋光照不极,鸟影去无边。

势引长云断,波轻片雪连。汀洲杳难到,万古覆苍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分类绳尺》
词意深浓,亦善咏物。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写秋光正是写水(“秋光”句下)。写鸟影正是写水(“鸟影”句下)。状“远”字入骨。

夕发邠宁寄从弟(一作寄舒从事)(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酣走马别,别后锁边城。日落月未上,鸟栖人独行。

方驰故国恋,复怆长年情。夜不能息,何当闲此生。


赠别北客(一本无别字)(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豪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错刀 

君生游侠地,感激气何高。饮尽玉壶酒,赠留金错刀

雁关飞霰雪,鲸海落云涛。决去如征鸟,离心空自劳。


夜下(一作入)湘中(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洞庭人夜别,孤棹下湘中。露洗寒山遍,波摇楚月空。

密林飞暗狖,广泽发鸣鸿。行值扬帆者,江分又不同。


送吕郎中牧东海郡(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假道经淮泗,樯乌集隼旟。芜城沙菼接,波岛石林疏。

海鹤空庭下,夷人远岸居。山乡足遗老,伫听荐贤书。


山行偶作(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缘危路忽穷,投宿值樵翁鸟下山含暝,蝉鸣露滴空。

石门斜月入,云窦暗泉通。寂寞生幽思,心疑旧隐同。


巴江夜猿(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饮巴江水,还啼巴岸边。秋声巫峡断,夜影楚云连。

露滴青枫树,山空明月天。谁知泊船者,听此不能眠。


送田使君牧蔡州(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主意思政理,牧人官不轻。树多淮右地,山远汝南城。

望稼周田隔,登楼楚月生。悬知蒋亭下,渚鹤伴闲行。


早发故园(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别在中夜,登车离故乡。曙钟寒出岳,残月迥凝霜。

风柳条多折,沙云气尽黄。行逢海西雁,零落不成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镜》
四语炼(末句下)。
《唐诗归》
钟云:写景目前,情在言外(首二句下)。谭云:看得静(“曙钟”句下)。
《历代诗法》
起句将早发情与景并写。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次联置之贾集中,遂无以别(“曙钟”二句下)。闲句尤似(“风柳”二句下)。
《唐贤小三昧续集》
字字清迥。

赠别江客(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湘中有岑穴,君去挂帆过。露细蒹葭广,潮回岛屿多。

汀洲延夕照,枫叶坠寒波。应使同渔者,生涯许钓歌。


宿翠微寺(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处处松阴满,樵开一径通。鸟归云壑静,僧语石楼空。

积翠含微月,遥泉韵细风。经行心不厌,忆在故山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升庵诗话》
“积霭沉斜月,孤灯照落泉”,喻凫诗也,“积翠含微月,遥泉韵细风”,马戴诗也:二诗幽思同而句法亦相似。
《诗源辨体》
五言如“火发龙山北”、“北风吹别思”、“处处松阴满”三篇,气格有类初唐。
《龙性堂诗话》
“积翠含微月,遥泉韵细风”,苏州之“楚钟春雨细,宫树野烟和”也;“河汉秋生夜,杉树露滴时”,襄阳之“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也,岂复有人代之隔哉?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静”字易下(“鸟归”句下)。“空”字难下,此贾生未道之句(“僧语”句下)。

霁后寄白阁僧(唐·马戴)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苍翠霾高雪,西峰鸟外看。久披山衲坏,孤坐石床寒。

盥手水泉滴,燃灯夜烧残。终期老云峤,煮药伴中餐。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摘钞》
字字着意,不肯一笔直率,故是晚唐之铮铮者。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写出真得道人。贾“外”字(“西峰”句下)。“坏”字如何下(“久披”句下)。“寒”字似不难下,然在“坐”字下却又妙也。贾云:“禅定石床暖。”此云:“孤坐石床寒。”一床也,而寒暖分,妙不相仿(“孤坐”句下)。


共174,分9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