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42,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五言律诗
空山最深处,太古两三家。
云萝共夙世,猿鸟同生涯。
衣服濯春泉,盘餐烹野花。
居兹老复老,不解叹年华。
其八 樵风
五言律诗
野船渡樵客,来往平波中。
纵横清飙吹,旦暮归期同。
蘋光惹衣白,莲影涵薪红。
吾当请封尔,直作镜湖公。
其九 樵火
五言律诗
山客地炉里,然薪如阳辉。
松膏作𣺫(思有切)瀡,杉子为珠玑。
响误击刺闹,燄疑彗孛飞。
傍边煖白酒,不觉瀑冰垂。
坚净不苦窳,陶于醉封疆。
临溪刷旧痕,隔屋闻新香。
移来近曲室,倒处临糟床。
所嗟无比邻,余亦能偷尝。
其六 酒杯
五言律诗
昔有嵇氏子,龙章而凤姿。
手挥五弦罢,聊复一樽持。
但取性澹泊,不知味醇醨。
兹器不复见,家家唯玉卮。
序:案《周礼》,酒正之职,辨四饮之物,其三曰浆。又浆人之职,共王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酒府。郑司农云:「以水和酒也,盖当时人率以酒醴为饮,谓乎六浆。酒之醨者也,何得姬公制?」《尔雅》云:「槚,苦茶,即不撷而饮之。」岂圣人纯于用乎?抑草木之济人,取舍有时也。自周已降,及于国朝茶事,竟陵子陆季疵言之详矣。然季疵以前,称茗饮者必浑以烹之,与夫瀹蔬而啜者无异也。季疵之始为经三卷,由是分其源,制其具,教其造,设其器,命其煮,俾饮之者除痟而去疠,虽疾医之不若也。其为利也,于人岂小哉!余始得季疵书,以为备矣,后又获其〈顾渚山记〉二篇,其中多茶事。后又太原温从云、武威段磶之,各补茶事十数节,并存于方册。茶之事,由周至于今,竟无纤遗矣。昔晋杜育有《荈赋》,季疵有《茶歌》,余缺然于怀者,谓有其具而不形于诗,亦季疵之馀恨也,遂为十咏,寄天随子。
南山茶事动,灶起岩根傍。
水煮石发气,薪然杉脂香。
青琼蒸后凝,绿髓炊来光。
如何重辛苦,一一输膏粱。
其八 茶鼎
五言律诗
序:案《周礼》,酒正之职,辨四饮之物,其三曰浆。又浆人之职,共王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酒府。郑司农云:「以水和酒也,盖当时人率以酒醴为饮,谓乎六浆。酒之醨者也,何得姬公制?」《尔雅》云:「槚,苦茶,即不撷而饮之。」岂圣人纯于用乎?抑草木之济人,取舍有时也。自周已降,及于国朝茶事,竟陵子陆季疵言之详矣。然季疵以前,称茗饮者必浑以烹之,与夫瀹蔬而啜者无异也。季疵之始为经三卷,由是分其源,制其具,教其造,设其器,命其煮,俾饮之者除痟而去疠,虽疾医之不若也。其为利也,于人岂小哉!余始得季疵书,以为备矣,后又获其〈顾渚山记〉二篇,其中多茶事。后又太原温从云、武威段磶之,各补茶事十数节,并存于方册。茶之事,由周至于今,竟无纤遗矣。昔晋杜育有《荈赋》,季疵有《茶歌》,余缺然于怀者,谓有其具而不形于诗,亦季疵之馀恨也,遂为十咏,寄天随子。
龙舒有良匠,铸此佳样成。
立作菌蠢势,煎为潺湲声。
草堂暮云阴,松窗残雪明。
此时勺复茗,野语知逾清。
窗开自真宰,四达见苍涯。
苔染浑成绮,云漫便当纱。
棂中空吐月,扉际不扃霞。
未会通何处,应怜(一作连,一作邻)玉女家。
其二 过云
五言律诗
粉洞二十里,当中幽客行。
片时迷鹿迹,寸步隔人声。
以杖探虚翠,将襟惹薄明。
经时未过得,恐是入层城。
其三 云南
五言律诗
云南背一川,无雁到峰前。
墟里生红药,人家发白泉
儿童皆似古,婚嫁尽如仙。
共作真官户,无由税石田。
其四 云北
五言律诗
云北昼冥冥,空疑背寿星。
犬能谙药气,人解写芝形。
野歇遇松盖,醉书逢石屏
焚香住此地,应得入金庭。
其五 鹿亭
五言律诗
鹿群多此住,因构白云楣。
待侣傍花久,引麛穿竹迟。
经时掊玉涧,尽日嗅金芝。
为在石窗下,成仙自不知。
其六 樊榭
五言律诗
主人成列仙,故榭独依然。
石洞鬨人笑,松声惊鹿眠。
井香为大药,和语是灵篇。
欲买重栖隐,云峰不售钱。
其七 潺湲洞
五言律诗
阴宫何处渊(一作源),到此洞潺湲。
敲碎一轮月,镕销半段天。
响高吹谷动,势急喷云旋。
料得深秋夜,临流尽古仙。
其八 青棂子
五言律诗
山风熟异果,应是供真仙。
味似云腴美,形如玉脑圆。
衔来多野鹤,落处半灵泉。
必共玄都柰,花开不记年。
其九 鞠侯
五言律诗
堪羡鞠侯国,碧岩千万重。
烟萝为印绶,云壑是堤(一作提)封。
泉遣狙公护,果教𤟤子供。
尔徒如不死,应得蹑玄踪。
序:毗陵处士魏君不琢,气真而志放,居毗陵凡二纪,闭门穷学。是乎,里民不得以师之;非乎,里民不得以訾之。用之不难进,利之被人也;舍之不难退,辱非及己也。噫!古君子处乎进退而全者,由此道乎。抑夷之隘,惠之不恭,不能造于是也。江南秋风时,鲈肥而难钓,菰脆而易挽,不过乘短舟符(案:《方言》曰:「船短而深者谓之舟符。」),载一甔酒,加以隐具,由五泻泾入震泽,穿松陵,抵杭越耳。日休尝闻道于不琢,敢不求雅物,成雅思乎。于是买钓船一,修二丈,阔三尺,施篷以庇烟雨,谓之五泻舟。天台杖一,色黯而力遒,谓之华顶杖,有龟头山叠石砚一,高不二寸,其仞数百,谓之太湖砚。有桐庐养和一,怪形拳局,坐若变去,谓之乌龙养和。有南海鲎鱼壳樽一,涩锋齾角,内玄外黄,谓之诃陵樽。皆寄于不琢,行以资云水之兴,止以益琴籍之玩,真古人之雅贶也。因思乘韦之义,不过于词,遂为五篇,目之曰五贶,兼请鲁望同作。
何事有青钱,因人买钓船。
阔容兼饵坐,深许共蓑眠。
短好随朱鹭,轻堪倚白莲。
自知无用处,却寄五湖仙。
其二 华顶杖
五言律诗
金庭仙树枝,道客自携持。
探洞求丹粟,挑云觅白芝
量泉将濯足,阑鹤把支颐。
以此将为赠,惟君尽得知。
其三 太湖砚
五言律诗
求于花石间,怪状乃天然
中莹五寸剑,外差千叠莲。
月融还似洗,云湿便堪研。
寄与先生后,应添内外篇。
寿木拳数尺,天生形状幽。
把疑伤虺节,用恐破蛇瘤。
置合月观内,买须云肆头。
料君携去处,烟雨太湖舟。

共42,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