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七言律诗
红妆齐抱紫檀槽,一抹朱弦四十条。
湘水淩波惭鼓瑟,秦楼明月罢吹箫。
寒敲白玉声偏婉,暖逼黄莺语自娇。
丹禁旧臣来侧耳,骨清神爽似闻韶
⑴ 《十国春秋·高从诲世家注》载首二句,云是从诲作
玉纤挑落折冰声,散入秋空韵转清。
二五指中句塞雁,十三弦上啭春莺。
谱从陶室偷将妙,曲向秦楼写得成。
无限细腰宫里女,就中偏惬楚王情。
① 《玉堂闲话》云:“麦积山者,北跨清渭,南渐两当。冈峦崛起,一石高万寻,其青云之半,梯空架险,有散花楼。由西閤悬梯而上,有万菩萨堂,并就石凿成。自此室之上,有一龛,谓之天堂。空中倚一独梯,至此万中无一人敢登者,仁裕独登之,仍题诗于天堂西壁。前唐末辛未年也。”
蹑尽悬空万仞梯,等闲身共白云齐。
檐前下视群山小,堂上平分落日低。
绝顶路危人少到,古岩松健鹤频栖。
天边为要留名姓,拂石殷勤身自题。
① 《玉堂闲话》云:“兴元斗山观,自平川耸起一山,四面悬绝,其上方于斗底,故号之,有唐公昉饮李八百仙酒全家拔宅之迹。仁裕辛巳岁为节度判官,尝以片板题诗于观。癸未年入蜀,因谒严真观,见斗山诗牌在焉,不知所来。旧说云:斗山一洞与严真观井相通也。”
霞衣欲举醉陶陶(公昉家饮八百洗疮酒,醉而上升),不觉全家住绛霄。
拔宅只知鸡犬在,上天谁信路岐遥。
三清辽廓抛尘梦,八景云烟事早朝。
为有故林苍柏健,露华凉叶锁金飙。
① 《玉堂闲话》云:“兴元之南,有大竹路,通巴州,深溪峭岩。扪萝一上,三日达山顶,复登顶,其绝顶谓之孤云两角。彼中谚云:孤云两角,去天一握。淮阴侯祠在焉,昔汉祖不用,韩信遁归西楚,萧相国追之,及于兹山,故立庙貌。仁裕尝佐褒梁帅王思同南伐巴人,往返登陟,留题于祠。”
一握寒天古木深,路人犹说汉淮阴。
孤云不掩兴亡策,两角曾悬去住心。
不是冕旒轻布素,岂劳丞相远追寻。
当时若放还西楚,尺寸中华未可侵。
龙旆飘飖指极边,到时犹更二三千。
登高晓蹋巉岩石,冒冷朝冲断续烟。
自学汉皇开土宇,不同周穆好神仙。
秦民莫遣无恩及,大散关东别有天。
① 《石林诗话》云:“仁裕知贡举,取王溥为状元,溥时年二十六。后六年,溥拜相,时仁裕犹致仕无恙,贺以诗。”
一战文场拔赵旗,便调金鼎佐无为。
白麻骤降恩何极,黄发初闻喜可知。
跋敕案前人到少,筑沙堤上马归(一作蹄)迟。
立班始得遥相见,亲洽争如未贵时。
柳阴如雾絮成堆,又引门生饮古台。
淑景即随风雨去,芳樽宜命管弦开。
谩誇列鼎鸣钟贵,宁免朝乌夜兔催。
烂醉也须诗一首,不能空放马头回。
二百一十四门生,春风初长羽毛成。
掷金换得天边桂,凿壁偷将榜上名。
何幸不才逢圣世,偶将疏网罩群英。
衰翁渐老儿孙小,异日知谁略有情。
① 翙有文学,佐荆湖藩幕,善草军书,蔑视副军,搆之主帅,尽室坑平戎谷,仁裕过而吊之。
立马荒郊满目愁,伊人何罪死林丘。
风号古木悲长在,雨湿寒莎泪暗流。
莫道文章为众嫉,只应轻薄是身雠。
不缘魂寄孤山下,此地堪名鹦鹉洲。
① 蜀后主幸秦川,至剑州西,鸷兽于路左丛林间跃出,搏一人去。至行宫顾问臣僚,皆陈恐惧。命仁裕及李浩弼等赋之,后主览之大笑曰:“二臣之诗各有旨。”
剑牙钉舌血毛腥,窥算劳心岂暂停。
不与大朝除患难,惟馀当路食生灵。
从将户口资嚵口,未委三丁税几丁。
今日帝王亲出狩,白云岩下好藏形。
① 仁裕从事汉中,有献猿儿者,怜其黠慧,育之,名曰野宾。经年壮大,跳掷颇为患,系红绡于颈,题诗送之。
放尔丁宁复故林,旧来行处好追寻(一作旧时侣伴好相寻)
月明巫峡堪怜静,路隔巴山莫厌深
栖宿(一作归去)免劳青嶂梦,跻攀应惬白云心。
三秋果熟松梢健,任抱高枝彻晓吟。
⑴ 一作耐寒不惮霜中宿,隐迹从教雾里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 仁裕罢职入蜀,行次汉江壖嶓冢庙前,见一巨猿舍群而前,于道畔古木间垂下顾,红绡宛在,以野宾呼之,声声应,立马移时,不觉恻然,遂继之一篇云。
嶓冢祠前汉水滨,饮猿连臂下嶙峋。
渐来子细窥行客,认得依稀是野宾。
月宿纵劳羁绁梦,松餐非复稻粱身。
数声肠断和云叫,识是前时旧主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上尔高僧更不疑,梦乘龙驾落沉晖。
寒暄晕映琉璃殿,晓夜摧残毳衲衣。
金体几生传有漏,玉容三界自无非。
莓苔满院人稀到,松畔香台野鹤飞
⑴ 见元骆天骧《类编长安志》寺观类杜光寺条,云长兴中王仁裕题诗云云。据《中国古都研究》收黄永年先生《述〈类编长安志}》转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