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580—643
【介绍】: 唐魏郡内黄人,祖籍钜鹿曲城,一说馆陶人,字玄成。少孤贫,出家为道士。好读书,尤属意纵横之说。隋末为武阳郡丞元宝藏典书记,从宝藏归李密,又随李密降唐。自请安辑山东,乃授秘书丞,至黎阳劝降李绩等。为窦建德所俘,建德败,归唐为太子洗马。太宗即位,拜谏议大夫,数引入卧内,访以得失。贞观二年,迁秘书监,参预朝政。奏引学者校定四部书。七年,代王圭为侍中。时令狐德棻等撰《周书》《隋书》,徵受诏总加撰定,多所损益,时称良史。史成,进左光禄大夫,封郑国公。徵素有胆智,每犯颜规谏,虽帝怒甚,神色不移。十六年,拜太子太师,知门下事如故。以疾卒,帝谓侍臣曰:“夫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朕尝保此三鉴,内防己过。今魏徵逝,一鉴亡矣。”谥文贞。言论见于《贞观政要》。曾主编《群书治要》,有《类礼》及文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580—643
字玄成,馆陶(今属河北)人。隋末随李密起义,密败,降唐,太子建成引为洗马。太宗即位,擢为谏议大夫,封巨鹿县男。历官尚书右丞、秘书临、侍中、左光禄大夫、太子太师等职,进封郑国公。敢于直谏,史称诤臣。卒谥文贞。曾主持《隋书》《群书治要》编撰,《隋书》总序及《梁书》《陈书》、《齐书》总论,皆出其手,时称良史。生平见两《唐书》本传。其诗多为郊庙乐章及奉和应制之作,惟《述怀》一篇,气势雄浑,骨力遒劲,在唐初诗中独放异彩。《全唐诗》存诗1卷。《全唐诗续拾》补诗3首。
唐诗汇评
魏徵(580-643),字玄成,馆陶(今属河北)人。少孤贫,出家为道士。隋末,李密起兵,召为典书记。密败,窦建德署为起居舍人。归唐,官太子洗马。大宗即位,擢谏议大夫,迁秘书监、侍中,封郑国公。以疾辞官,拜特进,仍知门下省事,卒谥文贞。徵性谅直,立朝多所谏诤,史称名臣。曾校辑秘府群书,受诏总领周、齐、梁、陈、隋诸史修撰事,序论多出其手。有《魏徵集》二十卷,已佚。《全唐诗》存诗一卷。

作品评论

《唐诗纪事》
徵字元成,魏州人。相太宗,致太平。关下既治,惧帝喜武功,尝赋诗曰:“终籍叔孙礼,方知皇帝尊。”帝曰:“徵言未尝不约我以礼。”徵亡,帝赋诗曰:“望望情何极,浪浪泪空泫。无复昔时人,芳春共谁遣?”

共38,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五言律诗
① 《本传》云:“太宗幸洛阳,燕群臣积翠池,酒酣,命各赋一事,徵赋西汉,卒云:‘终藉叔孙礼,方知皇帝尊。’帝曰:‘徵言未尝不约我以礼。’”
引用典故:叔孙礼乐
受降临轵道,争长趣鸿门。
驱传渭桥上,观兵细柳屯。
夜宴经柏谷,朝游出杜原。
终藉叔孙礼,方知皇帝尊。
七言绝句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祀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
璿仪气爽惊缇籥玉吕灰飞含素商。
鸣鞞奏管芳羞荐,会舞安歌葆眊扬。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祀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
执籥持羽初终曲,朱干玉戚始分行。
七德九功咸已畅,明灵降福具穰穰。
千里温风飘降羽,十枝炎景媵朱干
陈觞荐俎歌三献,拊石摐金会七盘。
五言排律
引用典故:无二诺 投笔 侯嬴 请缨 逐鹿 纵横
中原初(一作还)逐鹿投笔戎轩
纵横计不就,慷慨志犹存。
杖策谒天子,驱马出关门。
请缨系南粤,凭轼下东藩。
郁纡陟高岫,出没望平原。
古木鸣寒鸟(一作雁),空山啼夜猿。
既伤千里目,还惊九折(一作逝)魂。
岂不惮艰险,深怀国士恩。
季布无二诺侯嬴一言
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引用典故:咏南风 涂山会 轩后
百灵侍轩后,万国会涂山。
岂如今睿哲,迈古独光前。
声教溢四海,朝宗引百川。
锵洋鸣玉佩,灼烁耀金蝉。
淑景辉雕辇,高旌扬翠烟。
庭实超王会,广乐盛钧天。
既欣东日户(一作既倾东户日),复咏南风篇。
愿奉光华庆,从斯亿万年。
古风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祀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
笙歌籥舞属年韶鹭鼓凫钟时豫
调露初迎绮春节,承云遽践苍霄驭。
① (一作暮秋书怀)。(一作崔湜诗)
引用典故:式微歌
首夏别京辅,杪秋滞三河。
沈沈蓬莱阁,日夕乡思多。
霜剪凉阶蕙,风捎幽渚荷。
岁芳坐沦歇,感此式微歌
大道夷且长,窘路狭且促。
修翼无卑栖,远趾不步局。
舒吾凌霄羽,奋此千里足。
超迈绝尘驱,倏忽谁能逐?
贤愚岂常类,禀性在清浊。
富贵有人籍,贫贱无天录。
通塞苟由己,志士不相卜。
陈平敖里社,韩信钓河曲。
终居天下宰,食此万钟禄。
德音流千载,功名重山岳。
灵芝生河洲,动摇因洪波。
兰荣一何晚,严霜瘁其柯。
哀哉二芳草,不植泰山阿。
文质道所贵,遭时用有嘉。
绛灌临衡宰,谓谊崇浮华。
贤才抑不用,远投荆南沙。
抱玉乘龙骥,不逢乐与和。
安得孔仲尼,为世陈四科
⑴ 见上海大众书局《古今碑帖集成》。
四言诗
① 《唐书·乐志》曰:“贞观中《享太庙乐》,迎神用《永和》,九变,辞同。皇帝行用《太和》。登歌、酌鬯用《肃和》。迎俎用《雍和》。献皇祖宣简公、皇祖懿王同用《长发》之舞。景皇帝用《大基》之舞。元皇帝用《大成》之舞。高祖用《大明》之舞。皇帝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彻俎用《雍和》。送神用《永和》。其《太和》、《凯安》,辞同《冬至圜丘》。”
八音斯奏,三献毕陈。
宝祚惟永,晖光日新。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祁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并贞观中魏徵等作。”
黄中正位,含章居贞。
既长六律,兼和五声。
毕陈万舞,乃荐斯牲。
神其下降,永祚休平。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祁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并贞观中魏徵等作。”
眇眇方舆,苍苍圜盖。
至哉枢纽,宅中图大。
气调四序,风和万籁。
祚我明德,时雍道泰。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祁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并贞观中魏徵等作。”
金县夕肆,玉俎朝陈。
飨荐黄道,芬流紫宸。
乃诚乃敬,载享载禋。
崇荐斯在,惟皇是宾。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祀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
玄鸟司春,苍龙登岁
节物变柳,光风转蕙。
瑶席降神,朱弦飨帝。
诚备祝嘏,礼殚圭币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祀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
离位克明,火中宵见。
峰云暮起,景风晨扇。
木槿初荣,含桃可荐。
芬馥百品,铿锵三变。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祁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并贞观中魏徵等作。”
白藏应节,天高气清。
岁功既阜,庶类收成。
万方静谧,九土和平。
馨香是荐,受祚聪明。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祁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并贞观中魏徵等作。”
金行在节,素灵居正。
气肃霜严,林彫草劲。
豺祭隼击,潦收川镜。
九谷已登,万箱流咏。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祀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
律应西成,气躔南吕。
圭币咸列,笙竽备举。
苾苾兰羞,芬芬桂醑
式资宴贶,用调霜序
① 《唐书·乐志》曰:“祀五方上帝《五郊乐》,祀黄帝降神奏《宫音》,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肃和》。迎俎用《雍和》。酌献、饮福用《寿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凯安》。送神用《豫和》。其《太和》、《寿和》、《凯安》、《豫和》四章,辞同《圜丘》。祀青帝降神奏《角音》,祀赤帝降神奏《徵音》,祀白帝降神奏《商音》,祀黑帝降神奏《羽音》,馀同黄帝。
严冬季月,星回风厉。
享祀报功,方祚来岁。

共38,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