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韩愈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68—824
【介绍】: 唐河南河阳人,字退之,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韩介弟。德宗贞元八年进士。幼孤,由嫂抚养。及长,尽通《六经》、百家学。工诗文,自成一家。经其指授,皆称韩门弟子。董晋镇宣武,辟为巡官。汴军乱,依张建封,鲠言无所忌。调四门博士,迁监察御史。上疏极论宫市,德宗怒,贬阳山令。宪宗元和中,历迁国子博士、中书舍人、刑部侍郎。帝遣使迎佛骨入禁,愈上表极谏,贬潮州刺史,改袁州。召拜国子祭酒,转兵部侍郎,后以吏部侍郎为京兆尹。卒谥文,世又称韩文公。有《昌黎先生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68—824
字退之,排行二,河南河阳(今河南孟州)人,郡望昌黎,后人因称“韩昌黎”。晚任吏部侍郎,谥“文”,后人又称“韩吏部”、“韩文公”。韩愈幼孤,由兄嫂抚育成人。德宗贞元八年(792)登进士第,三上吏部试无成,乃任节度推官,其后任监察御史等职。贞元十九年,因言关中旱灾,触权臣怒,贬阳山令。贞元二十一年正月,顺宗即位,王伾、王叔文执政,韩愈持反对态度。秋,宪宗即位,量移江陵府法曹参军。宪宗元和元年(806),召拜国子博士。元和十二年从裴度讨淮西吴元济有功,升任刑部侍郎。元和十四年,上表谏宪宗迎佛骨,贬潮州刺史。次年穆宗即位,召拜国子祭酒。穆宗长庆二年(822),以赴镇州宣慰王廷凑军有功,转任吏部侍郎、京兆尹等职。长庆四年(824)十二月卒于长安。生平详见皇甫湜《昌黎韩先生墓志铭》、李翱《韩公行状》及新旧《唐书》本传。年谱多家,以宋洪兴祖《韩子年谱》为较完备。有今人徐敏霞辑吕大防诸家年谱之《韩愈年谱》,中华书局1991年出版。韩愈乃唐代著名思想家及作家,一生以恢宏儒道、排斥佛老为己任,与柳宗元共倡古文。宋苏轼称其“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潮州韩文公庙碑》)。韩愈之诗与孟郊齐名。韩诗中多有反映现实、抨击时弊之作,如《丰陵行》、《华山女》等。又有咏怀述志及表现生活琐事之作,如《秋怀》、《赠刘师服》等。内容较广泛。当时元稹等人论诗扬杜抑李,韩愈则兼崇之。李白之奇情壮思,杜甫之千锤百炼,皆影响韩诗甚巨。韩诗风格雄奇壮伟,光怪陆离,《南山》、《陆浑山火》等大篇尤呈此貌,司空图称其“驱驾气势,若掀雷抉电,撑扶于天地之间”(《题柳柳州集后》)。然韩诗并不专以奇险见长,清赵翼云:“昌黎自有本色,乃在文从字顺中自然雄厚博大。”(《瓯北诗话》卷三)其诗法之尤著称于世者乃“以文为诗”,即以古文之章法句式为诗(如《山石》、《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且多议论(如《荐士》、《谢自然诗》),此于宋诗之散文化、议论化有极大影响。后人之褒贬大多著眼于此,如宋沈括贬韩诗为“押韵之文耳”,“终不是诗”(见惠洪《冷斋夜话》卷二),金赵秉文则称“韩愈又以古文之浑浩溢而为诗,然后古今之变尽矣”(《与李天英书》)。清叶燮论韩诗之历史地位曰:“韩愈为唐诗之一大变。其力大,其思雄,崛起特为鼻祖。宋之苏、梅、欧、苏、王、黄,皆愈为之发其端,可谓极盛。”(《原诗》内篇)韩集通行者,有宋世綵堂本《昌黎先生集》,诗文合编。诗集注本有清顾嗣立《昌黎先生诗集注》、清方世举《韩昌黎诗集编年笺注》等,今人钱仲联《韩昌黎诗系年集释》尤能集前注之大成。研究资料有今人吴文治《韩愈资料汇编》,较完备。《全唐诗》存诗10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诗12首。
唐诗汇评
韩愈(768-824),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孟州)人,郡望昌黎(今属河北)。贞元八年(792)登进士第。后连辟为宣武军董晋、徐泗张建封二幕节度推官。十八年,授四门博士,迁监察御史。因论事,贬阳山令。顺宗即位,移江陵府法曹参军。元和元年,召为国子博士。旋分教东都。为河南令,召为职方员外郎,复为国子博士分司。后历都官员外郎、比部郎中、史馆修撰、考功郎中知制语、中书舍人、太子右庶子等职。十二年为彰义军节度使裴度行军司马,淮西平,迁刑部侍郎。十四年,因上书谏迎佛骨获罪,贬潮州刺史。量移袁州。穆宗即位,征为国子祭酒。历兵部侍郎、京兆尹、吏部侍郎。卒,谥文。世称韩文公,又称韩昌黎、韩吏部。愈在古文、诗歌的理论和创作上都有重大成就,对后世有巨大影响。门人李汉编其遗文为《韩愈集》四十卷。今有《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并《外集》行世。《全唐诗》编诗十卷。

作品评论

司空图《题柳柳州集后序》
愚尝览韩吏部歌诗累百首,其驱驾气势,若掀雷抉电,奔腾于大地之间,物状奇变,不得不鼓舞而徇其呼吸也。
《六一诗话》
退之笔力,无施不可,而尝以诗为文章末事,故其诗曰“多情怀酒伴,馀事作诗人”也。然其资谈笑,助谐谑,叙人情,状物态,一寓于诗,而曲尽其妙。此在雄文大手固不足论,而余独爱其工于用韵也。盖其得韵宽,则波澜横溢,泛入傍韵,乍还乍离,出入回合,殆不可拘以常格,如《此日足可惜》之类是也。得韵窄则不复傍出,而因难见巧,愈险愈奇,如《病中赠张十八》之类是也。余尝与圣俞论此,以谓譬如善驭良马者,通衢广陌,纵横驰逐,惟意所之;至于水曲蚁封,疾徐中节,而不少蹉跌,乃天下之至工也。
苏轼《评韩柳诗》
柳子厚诗,在陶渊明下,韦苏州上;退之豪放奇险则过之,而温丽靖深不及也。
《后山诗话》
诗文各有体,韩以文为诗,杜以诗为文,故不工尔。
《后山诗话》
退之于诗本无解处,以才高而好尔。
《蔡宽夫诗话》
退之诗豪健雄放,自成一家,世特恨其深婉不足。
《冷斋夜话》
沈存中、吕惠卿吉甫、正存正仲、李常公择,治平中在馆中夜谈诗。存中曰:“退之诗,押韵之文耳,里健美富赡,然终不是诗。”吉甫曰:“诗正当如是。吾谓诗人亦未有如退之者。”正仲是存中,公择足吉甫,于是四人者相交攻,久不决。……予尝熟味退之诗,真出自然,其用事深密,高出老杜之上。如《符读书城南》诗“少氏聚嬉戏,不殊同队鱼”,又“脑脂盖眼卧壮士,大招挂壁何由弯”,诗自然也。
《苕溪渔隐丛话后集》
韩退之诗,山立霆碎,自成一法,然臂之樊候冠佩,微露粗疏。
《岁寒堂诗话》
韩退之诗,爱憎相半。爱者以为虽杜子美亦不及,不爱者以为退之于诗本无所得。……退之诗大抵才气有馀,故能擒能纵,颠倒崛奇,无施不可。放之则如长江大河,澜翻汹涌,滚滚不穷;收之则藏形匿影,乍出乍没,姿态横生,变怪百出;可喜可愕,可畏可服也。苏黄门子由有云:唐人诗当推韩、杜,韩诗豪,杜诗雄,然杜之雄亦可以兼韩之豪也。此论得之。诗文字画,大抵从胸臆中出。子美笃于忠义,深于经术,故其诗雄时正;李太白喜任侠,喜神仙,故其诗豪而逸;退之文章侍从,故其诗文有廊庙气。退之诗正可与太白为故,然二豪不并立,当屈退之第三。
《唐诗品汇》
今观昌黎之博大而文,鼓吹六经,搜罗百氏,其诗聘驾气势,崭绝崛强,若掀雷决电,千夫万骑,横骛别驱,汪洋大肆,而莫能止者。又《秋怀》数首及《暮行河堤上》等篇,风骨颇逮建安,但新声不类,此正中之变也。
《唐诗归》
钟云:唐文奇碎,而退之舂融,志在挽回。唐诗淹雅,而退之艰奥,意专出脱。诗文出一手,彼此犹不相袭,真持世特识也。至其乐府,讽刺寄托,深婉忠厚,真正风雅。读《猗兰》、《拘幽》等篇可见。
《唐音癸签》
韩公挺负诗力,所少韵致,出处既掉运不灵,更以储才独富,故犯恶韵斗奇,不加栋择,遂致丛杂难观,得妙笔汰用,瑰宝自出。第以为类押韵之文者过。
《诗源辨体》
唐人之诗,皆由于悟入,得于造诣。若退之五七言古,虽奇险豪纵,快心露骨,实自才力强大得之,固不假悟入,亦不假造诣也。然详而论之,五言最工,而七言稍逊。
《诗源辨体》
退之五七言古,字句奇险,皆有所本,然引用妥帖,殊无扭捏牵率之态。其论孟郊诗云:“横空盘硬语,妥帖力排奡。”盖自况也。
《诗源辨体》
退之五七言律,篇什甚少,入录者虽近中晚,而无怪僻之调;七言“三百六旬”一篇,则近宋人。排律咏物诸篇,偶对工巧,摹写细碎,尽失本相,兹并不录。
《楚天樵话》
昌黎诗笔恢张时不遗贾岛、孟郊,故人皆山斗仰之。
《原诗》
唐诗为八代以来一大变,韩愈为唐诗之一大变,其力大,其思雄,崛起特为鼻祖。宋之苏、梅、欧、苏、王、黄,皆愈为之发其端,可谓极盛,而俗儒且谓愈诗大变汉、魏,大变盛唐,格格而不许,何异居蚯蚓之穴,习闻其长鸣,听洪钟之响而怪之,窃窃然议之也。
《原诗》
举韩愈之一篇一句,无处不可见其骨相棱嶒,俯视一切,进则不能容于朝,退又不肯独善于野,疾恶甚严,爱才若渴,此韩愈之面目也。
《原诗》
杜甫之诗,独冠今古。此外上下千馀年,作者代有,惟韩愈、苏轼,其才力能与甫抗衡,鼎立为三。韩诗无一字犹人,如太华削成,不可攀跻。若俗儒论之,摘其杜撰,十且五六,辄摇唇鼓舌矣。
《唐音审体》
唐自李杜崛起,尽翻六朝窠臼,文章能事已尽,无可变化矣。昌黎生其后,乃尽废前人之法,而创为奇辟拙拗之语,遂开千古未有之面目。
《说诗晬语》
昌黎豪杰自命,欲以学间才力跨越李、杜之上,然恢张处多,变化处少,力有涂而巧不足也。独四言大篇,如《元和圣德》、《平淮西碑》之类,义山所谓句奇语重、点窜涂改者,虽司马长卿亦当敛手。
《唐诗别裁》
善使才音当留其不尽,昌黎诗不免好尽。要之,意归于正,规模宏阔,骨格整顿,原本雅颂,而不规规于风人也。品为大家,谁曰不宜?
《一瓢诗话》
韩昌黎学力正大,俯视群蒙;匡君之心,一饭不忘;救时之念,一刻不懈;惟是疾恶太严,进不获用,而爱才若渴,退不独善,尝谓直接孔孟薪传,信不诬也。
《瓯北诗话》
韩昌黎生平所心摹力追者,惟李杜二公。顾李杜之前,未有李杜,故二公才气横恣,各开生面,遂独有千古。至昌黎时,李杜已在前,纵极力变化,终不能再辟一径。惟少陵奇险处,尚有可推扩,故一眼觑定,欲从此辟山开道,自成一家。此昌黎注意所在也。然奇险处亦自有得失。盖少陵才思所到,偶然得之;而昌黎则专以此求胜,故时见斧凿痕迹。有心与无心,异也。其实昌黎自有本色,仍在“文从字顺”中,自然雄厚博大,不可捉摸,不专以奇险见长。恐昌黎亦不自知,后人平心读之自见。若徒以奇险求昌黎,转失之矣。
《瓯北诗话》
昌黎诗中律诗最少,五律尚有长篇及与同人唱和之作,七律则全集仅十二首,盖才力雄厚,惟古诗足以恣其驰骤。一束于格式声病,即难展其所长,故不肯多作。然五律中如《咏月》、《咏雪》诸诗,极体物之工,措词之雅;七律更无一不完善稳妥,与古诗之奇崛判若两手,则又极随物赋形、不拘一格之能事。
马允刚《唐诗正声》
韩昌黎在唐之中叶,不屑趋时,独追踪李杜。今其诗五七言古,直逼少陵,余体亦皆硬笔屈盘,力大气雄,而用意一归于正,得雅颂之遗,有典诰之质,非同时柳子厚、刘梦得所能及,鼎足李杜,非过论也。
《昭昧詹言》
韩公当知其“如潮”处,非但义理层见叠出,其笔势涌出,读之拦不住,望之不可极,测之来去无端涯,不可穷,不可竭。当思其肠胃绕万象,精神驱五岳,奇崛战斗鬼神,而又无不文从字顺,各识其职,所谓“妥贴力排奡”也。
《昭昧詹言》
韩公诗,文体多,而造境造言,精神兀傲,气韵沈酣,笔势弛骤,波澜老成,意象旷达,句字奇警,独步千古,与元气侔。
《昭昧詹言》
韩公笔力强,造语奇,取境阔,蓄势远,用法变化而深严,横跨古今,奄有百家,但间有长语漫势,伤多成习气。
《昭昧詹言》
韩诗无一句犹人,又恢张处多,顿挫处多。韩诗虽纵横变化不逮李杜,而规摩堂庑,弥见阔大。
《诗比兴笺》
谓昌黎以文为诗者,此不知韩者也。谓昌黎无近文之诗者,此不知诗者也。《谢自然》、送灵惠,则《原道》之支澜;《荐孟郊》、《调张籍》,乃谭诗之标帜。以此属词,不如作论。世迷珠椟,俗駴骆驼。语以周情孔思之篇,翻同《折杨》、《皇荂》之笑。岂知排比铺陈,乃少陵之赋玞;联句效体,宁吏部之《韶濩》?以此而议其诗,亦将以谀墓而概其文乎?当知昌黎不特约六经以为文,亦直约风骚以成诗。
《艺概》
诗文一源。昌黎诗有正有奇,正者所谓“约六经之旨而成文”,奇者即所谓“时有感激怨怼奇怪之辞”。
《艺概》
昌黎诗陈言务去,故有倚天拔地之意。
《艺概》
昌黎七古出于《招隐士》,当于意思刻画、音节遒劲处求之。使第谓出于《桕梁》,犹未之尽。
《艺概》
昌黎诗往往以丑为美,然此但宜施之古体,若用之近体则不受矣。是以言各有当也。
《岘佣说诗》
退之五古,横空硬语,妥帖排奡,开张处过于少陵,而变化不及。中唐以后,渐近薄弱,得退之而中兴。
《岘佣说诗》
韩孟联句,字字生造,为古来所未有,学者不可不穷其变。
《岘佣说诗》
七古盛唐以后,继少陵而霸者,唯有韩公。韩公七古,殊有雄强奇杰之气,微嫌少变化耳。
《岘佣说诗》
少陵七古,多用对偶;退之七古,多用单行。退之笔力雄劲,单行亦不嫌弱,终觉钤刺处太少。
《岘佣说诗》
少陵七古,间用比兴;退之则纯是赋。
《三唐诗品》
其源出于陆士衡,而隳其体貌。盘空硬语,抉奥险词,雅音璆然,独造雄占。郊、岛、卢同,相与并作。五言长篇,嫌见排比之迹耳。
《诗学渊源》
其诗格律严密,精于古韵。全集所载,《琴操》最佳。古诗硬语盘空,奇崛可喜,唯以才气自雄,排阖过甚,转觉为累,又善押强韵,故时伤于粗险。诗至汉魏以降,属文叙事,或取一端,以简为资,颇不尚奇。及盛唐诸人开拓意境,始为铺张,然亦略工点缀,未以此为能事也。至愈而务其极,虚实互用,类以文法为诗,反复驰骋,以多为胜,篇什过长,辞旨繁冗,或失之粗率。其律诗典雅,则仍大历之旧,较之古诗,而目全非矣。绝句以五言为胜,七言质实,故少风致,综其敝则务在必胜,故时有过火语。令人莫耐。《潼关》之作,格尤凡下。赵宋诗人,每宗师之,取法乎中,则斯下矣。

 

共424,分22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落叶送陈羽(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落叶不更息,断蓬无复归。飘飖终自异,邂逅暂相依。

悄悄深夜语,悠悠寒月辉。谁云少年别,流泪各沾衣。


从仕(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居闲食不足,从仕力难任。两事皆害性,一生恒苦心。

黄昏归私室,惆怅起叹音。弃置人间世,古来非独今。


奉和武相公镇蜀时咏使宅韦太尉所养孔雀(武元衡、韦皋也)(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穆穆鸾凤友,何年来止兹。飘零失故态,隔绝抱长思。

翠角高独耸,金华焕相差。坐蒙恩顾重,毕命守阶墀。


早赴街西行香赠卢李二中舍人(卢汀、李逢吉也)(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天街东西异,祗命遂成游。月明御沟晓,蝉吟堤树秋。

老僧情不薄,僻寺境还幽。寂寥二三子,归骑得相收。


题张十八所居(籍)(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问奇字 

君居泥沟上,沟浊萍青青。蛙欢桥未扫,蝉嘒门长扃。

名秩千品,诗文齐六经。端来问奇字,为我讲声形。


宿龙宫滩(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浩浩复汤汤,滩声抑更扬。奔流疑激电,惊浪似浮霜。

梦觉灯生晕,宵残雨送凉。如何连晓语,一半是思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
《西清诗话》云:退之《宿龙宫滩》诗云:“浩浩复汤汤,滩声抑更扬。”黄鲁直曰:“退之裁听水句尤见工,所谓‘浩浩汤汤’、‘抑更扬’者,非谙客里夜卧,饱闻此声,安能周旋妙处如此邪?”
《诚斋诗话》
退之云:“如何连晓语,只是说家乡?”吕居仁云:“如何今夜雨,只是滴芭蕉?”此皆用古人句律,而不用其句意,以故为新,夺胎换骨。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首四句,咏滩水之声势,摩拟极物态之尽;后四句,咏旅宿之情景,伤感得客况之真。
《批韩诗》
朱彝尊曰:幽意胜(末句下)。何焯曰:下半首竞与上半首不照应,然以思乡语,正谓意到而笔不到也。
《评注韩昌黎诗集》
写滩固妙,“宿”字亦不抛荒。何义门谓上下两半不相照应,真是罔论。

次同(一作弄,又作巫)冠峡(赴阳山作)(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今日是何朝,天晴物色饶。落英千尺堕,游丝百丈飘。

泄乳交岩脉,悬流揭浪标。无心思岭北,猿鸟莫相撩。


郴州祈雨(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随轩 五马 

乞雨女郎魂,炰羞洁且繁。庙开鼯鼠叫,神降越巫言。

旱气期销荡阴官骏奔行看五马入,萧飒已随轩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不见昌黎本领。大抵高才须一泻下里,乃见所长。小诗多窘缩不尽意。六句对法活变,亦烘染有神。
《评注韩昌黎诗集》
此咏刺史祈雨也,非公自祈之也。写目前景物,无一语不亲而切。
《韩诗臆说》
公于此等,实不能工,索性还他不工,正见高处。

晚泊江口(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竹上泪 水底魂 

郡城朝解缆,江岸暮依村。二女竹上泪,孤臣水底魂

双双归蜇燕,一一叫群猿。回首那闻语,空看别袖翻。


木芙蓉(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新开寒露丛,远比水间红。艳色宁相妒,嘉名偶自同。

采江官渡晚,搴木古祠空。愿得勤来看,无令便逐风。


梁国惠康公主挽歌二首 其一(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公主,宪宗长女,下嫁于頔之子季友,元和中薨。诏令百官进诗。

引用典故:半死心 河汉 

定谥芳声远,移封大国新。巽宫尊长女,台室属良人。

河汉重泉夜,梧桐半树春。龙轜非厌翟,还辗禁城尘。


  其二(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公主,宪宗长女,下嫁于頔之子季友,元和中薨。诏令百官进诗。

引用典故:奔月 鼓瑟 吹箫女 佩兰应梦 沁园 

秦地吹箫女,湘波鼓瑟妃。佩兰初应梦,奔月竟沦辉。

夫族迎魂去,宫官会葬归。从今沁园草,无复更芳菲


寒食直归遇雨(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寒食时看度,春游事已违。风光连日直,阴雨半朝归。

不见红毬上,那论綵索飞。惟将新赐火向曙著朝衣。


送李六协律归荆南(翱)(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早日羁游所,春风送客归。柳花还漠漠,江燕正飞飞。

歌舞知谁在,宾僚逐使非。宋亭池水绿,莫忘蹋芳菲。


游城南十六首 其十 题韦氏庄(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昔者谁能比,今来事不同。寂寥青草曲,散漫白榆风。

架倒藤全落,篱崩竹半空。宁须惆怅立,翻覆本无穷。


大行皇太后挽歌词三首(宪宗母庄宪皇后也) 其一(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三时孝养 武帐 

一纪尊名正,三时孝养荣。高居朝圣主,厚德载群生。

武帐虚中禁,玄堂掩太平。秋天笳鼓歇,松柏遍山鸣。


  其二(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冬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剑化 长乐 丹凤城 

威仪备吉凶,文物杂军容。配地行新祭,因山托故封。

凤飞终不返,剑化会相从。无复临长乐,空闻报晓钟。


  其三(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妆奁暂开 

追攀万国来,警卫百神陪。画翣登秋殿,容衣入夜台。

云随仙驭远,风助圣情哀。只有朝陵日,妆奁一暂开。


同李二十八夜次襄城(李正封也)(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周楚仍连接,川原乍屈盘。云垂天不暖,尘涨雪犹乾。

印绶归台室,旌旗别将坛。欲知迎候盛,骑火万星攒。


送李员外院长分司东都(唐·韩愈)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去年秋露下,羁旅逐东征。今岁春光动,驱驰别上京。

饮中相顾色,送后独归情。两地无千里,因风数寄声。



共424,分22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