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陈子昂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659—700,一作661—702
【介绍】: 唐梓州射洪人,字伯玉。陈元敬子。少任侠,后苦节读书。举光宅进士。以上书论政,为武则天所赞赏,拜麟台正字,转右拾遗。随武攸宜击契丹,表掌书记,军中文翰皆委之。圣历元年以父老解职归乡,旋居父丧。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将其下狱,冤死狱中。论诗标举“风骨”、“兴寄”,反对柔靡之风,为唐诗革新先驱。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659—700,一说661—702
字伯玉,排行大,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人。曾任右拾遗,后人因称“陈拾遗”。陈子昂出身豪族,少任侠,成年后始发愤攻读。睿宗文明元年(684)登进士第(此据赵儋《故右拾遗陈公旌德碑》。按《唐才子传》云子昂登第在高宗开耀二年,误),任麟台正字。武周代唐,陈子昂上表称颂,后升任右拾遗。曾两度从军至北方边塞。武后圣历元年(698),因父老解官回乡。后为县令段简陷害,死于狱中。沈亚之以为段简乃受武三思指使(见《上九江郑使君书》)。生平见卢藏用《陈氏别传》,新、旧《唐书》本传。陈子昂于沿袭六朝余波之初唐诗坛深表不满,慨叹“汉魏风骨,晋宋莫传”,故欲革除“采丽竞繁”之齐梁诗风,以继承建安、正始之诗重比兴寄托之传统(见《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陈子昂之诗与其诗论相合,代表作为《感遇》38首,反映武周时代之社会现实甚为广泛,抨击时弊亦较深刻,抒写胸臆之作则慷慨深沉,风格近于阮籍《咏怀》。另有《登幽州台歌》虽仅4句,然为历来传诵之名篇。陈子昂于唐诗有开启之功,甚得李、杜等人之推崇,韩愈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荐士》)金元好问云:“论功若准平吴例,合著黄金铸子昂。”(《论诗绝句》)其诗文集以四部丛刊本《陈伯玉文集》为通行,今人徐鹏校点之《陈子昂集》最完备。诗注本有彭庆生《陈子昂诗注》。《全唐诗》存诗2卷。《全唐诗外编》补诗1首。
唐诗汇评
陈子昂(661-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睿宗文明元年(684)登进士第,诣阙上书,拜麟台正字。武后垂拱二年从军北征,归朝,补右卫胄曹参军,迁右拾遗。万岁通天元年,以参谋从武攸宜北讨契丹,立志许国,然不为所用,眨暑军曹,军回,辞官还乡。为县令段简构陷系狱,忧愤而卒。子昂为诗提倡“汉魏风骨”,所为书疏,亦全用散体,为唐代文学风气转变之先驱。有《陈伯玉文集》十卷行世。《全唐诗》编诗二卷。今人彭庆生有《陈子昂诗注》。

作品评论

《后村诗话》
唐初王、杨、沈、宋擅名,然不脱齐、梁之体。独陈拾遗首唱高雅冲淡之音,一扫六代之纤弱,趋于黄初、建安矣!太白、韦、柳继出,皆自子昂发之。
《瀛奎律髓》
陈拾遗子昂,唐之诗祖也。不但《感遇诗》三十八首为古体之祖,其律诗亦近体之祖也。
周履靖《骚坛秘语》
陈子昂初变齐梁之弊,以理胜情,以气胜辞。祖《十九首》、郭景纯、陶渊明,故立意玄远而造语精圆。
《唐诗品》
唐初律体声华并隆,音节兼美,属梁、陈之艳藻,铲末路之靡薄,可谓盛矣,而古诗之流,尚阻蹊径。拾遗洗濯浮华,斫新雕朴,《感遇》诸作,挺然自树,虽颇峭径,而兴寄远矣。自馀七言诸体乃非所长,《春台》之作纯有楚声,此意寥寥,几乎尺有所短,竟使沈、宋扬波,宗称百代,慷慨瑰奇之气,尚诡于风人之度耶?
李攀龙《唐诗选序》
唐无五言古诗,而有其古诗。陈子昂以其古诗为古诗,弗取也。
《艺苑卮言》
陈正字陶洗六朝铅华都尽,托寄大阮,微加断裁,而天韵不及;律体时时入古,亦是矫枉之过。
《诗薮·内编》
唐初承袭梁、隋,陈子昂独开古雅之源,张子寿首创清淡之派。盛唐继起,孟浩然、王维、储光羲、常建、韦应物,本曲江之清淡,而益以风神者也;高适、岑参、王昌龄、李颀、孟云卿,本子昂之古雅,而加以气骨者也。
《诗薮·内编》
五言律体,极盛于唐,要其大端,亦有二格:陈、杜、沈、宋,典丽精工;王、孟、储、韦,清空闲远,此其概也。
《唐诗归》
唐至陈子昂,治觉诗中有一世界。无论一洗偏安之陋,并开创草昧之意亦无之矣。以至沈、宋、燕公、曲江诸家,所至不同,皆有一片广大清明气象,真正风雅。
《唐音癸签》
唐人推重子昂,自卢黄门后,不一而足。如杜子美则云:“有才继骚雅”、“名与日月悬,韩退之则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独颜真卿有异论,僧皎然采而著之《诗式》。近代李于麟,加贬尤剧,余谓诸贤轩轾,各有深意,子昂自以复古反正,于有唐一代诗,功为大耳。正如夥涉为王,殿屋非必沉沉,但大泽一呼,为群雄驱先,自不得不取冠汉史,王弇州云:“陈正字淘洗六朝铅华都尽,托寄大阮,微加断裁,第天韵不及。”胡元瑞云:“子昂削浮靡而振古雅,虽不能远追魏晋,然在唐初,自是杰出。”斯两言良为折衷矣。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陈、杜诗体浑大,非若中晚下细小工夫,作小结果。
《诗源辨体》
子昂五言近体,律虽未成,而语甚雄伟,武德以还,绮靡之习,一洗顿尽。
《诗辩坻》
陈伯玉律诗,清雄为骨,绵秀为姿,设色妍丽,寓意苍远。由初入盛,此公变之。沈、宋堂皇,悉皆祖构于此。
《原诗·内篇》
盛唐诸诗人,惟能不为建安之古诗,吾乃谓唐有古诗。若必慕汉魏之声调字句,此汉魏有诗而唐无古诗矣。旦彼所谓陈子昂“以其古诗为古诗”,正惟子昂能自为古诗,所以为子昂之诗耳。
《唐诗别裁》
唐初五言古、渐趋于律,风格未遒。陈正字起衰而诗品始正,张曲江继续而诗品乃醇,
《茧斋诗谈》
子昂胸中被古诗膏液熏蒸十分透彻,才下笔时,便有一段元气,浑颢驱遣,奔赴而来。其转换吞吐,有掩映无尽之致,使人寻味不置,愈入愈深,非上口便晓者比。但是他见得理浅,到感慨极深处,不过逃世远去,学佛学仙耳,此便是没奈何计较。
《石洲诗话》
子昂、太白皆疾梁、陈之艳薄,而思复古道者。然子昂以精深复古,太白以豪放复古,必如此乃能复古耳。若其揣摩于形迹以求合,奚足言复古乎?
《援鹑堂笔记》
射洪风骨矫拔,而才韵犹有未充,讽诵之次,风调似未极跌荡洋溢之致。
《三唐诗品》
骨格清凝,苍苍入汉,源于《小雅》,故有怨诽之音。《感遇》诸篇,璆然冠代,称物既芳,寄托遥远,固当仰驾阮公,俯陵左相。《幽州》豪唱,述为名言,如《河梁赠答》,语似常谈,而脱口天成,适如人意。海内文宗,非虚誉也。

 

共129,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感遇诗三十八首 其一(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微月生西海,幽阳始代升。圆光正东满,阴魄已朝凝。

太极生天地,三元更废兴。至精谅斯在,三五谁能徵。


度荆门望楚(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分类绳尺》
平淡中亦有一种清味。
《诗薮》
子昂“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等句,平淡简远,王、孟二家之祖。
《唐风定》
每于结句情深,酷似摩诘。
《唐诗选评》
平大苍直,正字之以变古者,然蕴藉自在,未入促露。一结巧句雅成。
《唐律消夏录》
“遥遥”、“望望”,行役者实有此苦。“尽”字、“开”字,行役者实有此喜。“城分”、“树断”,行役者实有此景。“今日”、“谁知”,行役者实有此快活。“狂歌客”二字添得恰好。
《增订唐诗摘钞》
末借楚狂完题。……以楚狂自喻,二字拆开,运化得妙。
《唐诗矩》
起联总冒。中二联写景,分一详一略。
《唐诗意》
虽适异国,有喜其得所意,当是正风。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先生曰:体节高浑,独辟成家,初唐气雾扫尽矣。三、四分画地界,甚苍亮。五承四、六承三,居然可寻。结是使事出新法。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如此出题,如此贴题,后人高不到此。冯班:如此方是《度荆门望楚》,一团元气成文。陆贻典:蒋西谷云:首句是“度荆门”,二句是“望楚”。然“遥遥”二字即带“望”宇,“下”字回顾“度”字,古人法律之细如此。落句挽合“度”字有力。纪昀:连用四地名不觉堆垛,得力在以“度”字、“望”字分出次第,使境界有虚有实,有远有近,故虽排而不板。五、六写足“望”字。以上六句写得山川形胜满眼,已伏“狂歌”之根。结二句借“狂歌”逗出“楚”字,用笔变化。再一挨叙正点,则通体板滞矣。无名氏:峻整遒劲,看去仍生动。

晚次乐乡县(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

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如何此时恨,噭噭夜猿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盛唐律,诗体浑大,格高语壮。晚唐下细工夫,作小结裹,所以异也。学者详之。起两句言题,中四句言景,末两句摆开言意,盛唐诗多如此。全篇浑雄整齐,有古味。
《唐诗广选》
胡元瑞曰:五言律仄起高古者,此等苦不多得。又曰:“野戍”二语,平淡简远,王、孟二家之祖。
《唐诗直解》
“古木平”便奇,若云“山平,“路平”则不成语。
《唐诗选》
当此境才有此语。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通篇纯雅,无字可摘,独“古木平”三字自经语化出,更见精炼。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子昂《次乐乡》《度荆门》二诗,古淡雅远,超绝古今。
《唐风定》
顾云:有句法,有字法,天然之妙。
《唐律消夏录》
将行役之苦说得一层深似一层,至第七句一齐顿住,跌起结句,究竟此苦仍说不了。故乡杳然矣,日暮矣,且孤征矣,迷旧闻矣,入边城矣,野戍荒烟亦断矣,深山古木且平矣,此时之恨无可如何矣,时夜猿又嗷嗷鸣矣。[增]读原评是诚然矣。第末句似当云:而独复嗷嗷哀鸣,暮情旅思尚何言哉!如是方得此结之意。
《唐诗矩》
全篇直叙格。五、六写景平淡而极天然之趣,后来王、孟之祖也。七句用“如何”二字振起,章法警动。次乐乡则去故乡益远,此时未免有恨,如何更有夜猿嗷嗷、增我断肠乎?“如何”二字略断,以下句五字续之,“此时恨”三字另读,谓之断续句。
《唐诗意》
自述旅情,此诗气骨苍古。
《初白庵诗评》
“故乡”、“旧国”犯重,唐初律诗不甚检点,以后讲究渐精细,乃免此病。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评:拔起自杰。中联是其高浑正调。结欲稍开,亦复琅琅在耳。徐中崖曰:1、四亦是分承一、二,此时恨系根上,六复作开展,笔更矫岸。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此种诗当于神骨气脉之间得其雄厚气味。若逐句拆看,即不得其佳处。如但摹其声调,亦落空腔。晚唐法亦如此,但气格卑弱耳。盖诗之工拙,全在根柢之浅深,诣力之高下,而不在某句言情、某句言景之板法,亦不在某句当景而情,某句当情而景,及通首全不言景,通首全不言情之变法。虚谷不讥晚唐之用意猥琐,而但诋其中联之言景,遇此等中联言景之诗,既不敢诋,又不欲自反其说,遂不能更置一语,但以“多如此”三字浑之。盖不究古法,而私用僻见,宜其自相窒碍也。
《唐诗鉴赏辞典》
陈子昂的诗,大多以素淡的笔墨抒写真情实感,质朴明朗,苍凉激越。而这首五律,无论从结构的严谨或情韵的悠长上说,都在陈诗中别具一格,值得重视。

诗题中的乐乡县,唐时属山南道襄州,故城在今湖北荆门北九十里。从诗中所写情况看来,本篇是诗人从故乡蜀地东行,途经乐乡县时所作。“次”是停留的意思。

首联说,故乡早已在远方消失,暮色苍茫之中自己还在孤独地行进着。“杳”,遥远。诗人从“故乡”落笔,以“日暮”相承,为全诗定下了抒写“日暮乡关何处是”(崔颢《黄鹤楼》)的伤感情调。首句中的“杳无际”,联系着回头望的动作,虽用赋体,却出于深情。次句以“孤征”承“日暮”,日暮时还在赶路,本已够凄苦的了,何况又是独自一人,更是倍觉凄凉。以下各联层层剥进,用淡笔写出极浓的乡愁。

第三句承第一句,第四句承第二句,把异乡孤征的感觉写得更具体。三句中的“旧国”,即首句中的“故乡”。故乡看不到了,眼前所见河流、平原无不是陌生的景象,因而行之若迷。四句中的“边城”,意为边远之城。乐乡县在先秦时属楚,对中原说来是边远之地。“道路”即二句中的“孤征”之路,暮霭之中终于来到了乐乡城内。

接着,诗人又放眼四围:入城前见到过的野外戍楼上的缕缕荒烟,这时已在视野中消失;深山上参差不齐的林木,看上去也模糊一片。以“烟断”、“木平”写夜色的浓重,极为逼真。烟非自断,而是被夜色遮断;木非真平,而是被夜色荡平。尤其是一个“平”字,用得出神入化。萧梁时钟嵘论诗,有所谓“自然英旨”的说法(见《诗品序》)。“平”字用得既巧密又浑成,可以说是深得自然英旨的诗家妙笔。颈联这两句的精彩处还在于,在写景的同时,又将诗人的乡愁剥进了一层。“野戍荒烟”与“深山古木”,原是孤征道路上的一点可怜的安慰,这时就要全部被夜色所吞没,不用说,随着夜的降临,诗人的乡情也愈来愈浓重了。

写完以上六句,诗人还一直没有明白说出自己的感情。但当他面对寂寥夜幕时,隐忍已久的感情再也无法控制。一个抒情性的设问句“如何此时恨”,便在感情波涛的推掀下,从满溢着的心湖中自然地汩汩流出。诗人觉得,最使他动情的,无过于深山密林中传来的一声又一声猿鸣的“噭噭(jiào叫)”声了。诗人自问自答,将荡开的笔墨收拢,泻情入景,以景写情,写出了情景交融的末一句。入暮以后渐入静境,啼声必然清亮而凄婉,这就使诗意更为深长悠远,抒发了无尽的乡思之愁。从全诗艺术形象来看,前面六句诉诸视觉,最后这一句则诉诸听觉,在画面之外复又响起声音,从而使质朴的形象蕴有无穷的意味。前面说到,这首诗情韵悠长,正是表现在这寓情于景、以声音作结的末一句中。需要顺便指出的是,末一句诗出于南朝沈约的《石塘濑听猿》诗,字面全同,而所写情景各异。由于陈子昂用人若己,妙过前人,因而这一诗句得以广为流传,沈约的原诗反倒少为人知了。

纵观全诗结构,是以时间为线索串连起来的。第二句的“日暮”,是时间的开始;中间“烟断”“木平”的描写,说明夜色渐浓;至末句,直接拈出“夜”字结束全诗。通篇又可以分成写景与抒情两个部分,前六句写景,末两句抒情。诗人根据抒情的需要取景入诗,又在写景的基础上进行抒情,所以彼此衔接,自然密合。再次,第七句插入一个设问句式,使诗作结构获得了开合动荡之美,严谨之中又有流动变化之趣。最后,以答句作结,粗粗看来,只是近承上一问句,再加推敲,又可发现,句中的“噭噭”“猿鸣”远应前一句的“深山古木”,“夜”字关合篇首“日暮”,“夜猿鸣”的意境又与篇首的日暮乡情遥相呼应。句句沟通,字字关联,严而不死,活而不乱。

综上可见,此诗笔法细腻,结构完整,由于采用寓情于景的手法,又有含而不露的特点。这些,与笔法粗犷并与直抒见长的《登幽州台歌》比较起来,自然是大相径庭的。但也由此使我们能够比较全面地窥见诗人丰富的个性与多方面的艺术才能。

(陈志明)

同王员外雨后登开元寺南楼因酬晖上人独坐山亭有赠(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钟梵经行罢,香林坐入禅。岩庭交杂树,石濑泻鸣泉。

水月心方寂,云霞思独玄。宁知人世里,疲病得攀缘。


东征答朝臣(一作达)相送(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系虏 

平生白云意,疲薾愧为雄。君王谬殊宠,旌节此从戎。

挼绳当系虏,单马岂邀功。孤剑将何托,长谣塞上风。


咏主人壁上画鹤寄乔主簿崔著作(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古壁仙人画,丹青尚有文。独舞纷如雪,孤飞暧似云。

自矜彩色重,宁忆故池群。江海联翩翼,长鸣谁复闻。


居延海树闻莺同作(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蔡女没胡 明妃 

边地无芳树,莺声忽听新。间关如有意,愁绝若怀人。

明妃失汉宠,蔡女没胡尘。坐闻应落泪,况忆故园春。


题李三书斋(崇嗣)(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金庭 玉书征 

灼灼青春仲,悠悠白日升。声容何足恃,荣吝坐相矜。

愿与金庭会,将待玉书徵。还丹应有术,烟驾共君乘。


送魏大从军(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刻燕然石 魏绛 

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怅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

雁山代北狐塞接云中。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唐之方盛,律诗皆务雄浑。尾句虽拗平仄,以前六句未用意立论,只说行色形势,末乃勉励之。此一体。
《唐诗别裁》
绛本和戎,今日“从戎”,此活用之法,一结雄浑。
《网师园唐诗笺》
末四句勉以立功,义正词雄。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先生曰:五、六自然雄句,不假怒张。陈律纯以音格标胜,绝不刻划,索之无异,上口便觉其高。于鳞尚格取音,故选陈诗无遗美。评:陈诗虽胜在音格,然生气跃然,中饶骨力,故能诣极浅。夫袭其皮毛,虚枵直率之弊,所必不免。
《唐诗鉴赏辞典》
这是一首赠别诗,出征者是陈子昂的友人魏大(姓魏,在兄弟中排行第一,故称)。此诗不落一般送别诗缠绵于儿女情长、凄苦悲切的窠臼,从大处着眼,激励出征者立功沙场,并抒发了作者的慷慨壮志。

首二句“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读来震撼人心。借此,我们可以清楚地意识到边境上军情的紧急,也可以感觉到诗人激烈跳动的脉搏。首句暗用汉代威镇敌胆的骠骑将军霍去病“匈奴未灭,无以家为”的典故,抒发了以天下为己任的豪情。此处“匈奴”二字,是以汉代唐,借指当时进犯边境的少数民族统治集团。诗人又把春秋时曾以和戎政策消除了晋国边患的魏绛比作魏大,变“和戎”为“从戎”,典故活用,鲜明地表示出诗人对这次战争的看法,同时也从侧面说明,魏大从戎,是御边保国的壮举。

三四两句中,“三河道”点出送别的地点。古称河东、河内、河南为三河,大致指黄河流域中段平原地区。《史记·货殖列传》说:“夫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王者所更居也”,此处概指在都城长安送客的地方。“六郡”,指金城、陇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六郡雄”,原指上述地方的豪杰,这里专指西汉时在边地立过功的赵充国。两句的旨意是:与友人分别于繁华皇都,彼此心里总不免有些怅惘;但为国效力,责无旁贷,两人执手相约:要象汉代名将、号称六郡雄杰的赵充国那样去驰骋沙场,杀敌立功。此二句虽有惆怅之感,而气概却是十分雄壮的。

“雁山横代北,狐塞接云中。”这两句是写魏大从军所往之地。一个“横”字,写出雁门山地理位置之重要,它横亘在代州北面;一个“接”字,既逼真地描绘出飞狐塞的险峻,又点明飞狐塞是遥接云中郡,连成一片的。它们组成了中原地区(三河道)的天然屏障。此处的景物并不在眼前,而是在诗人的想象之中,它可以是实写,也可以是虚写。地理位置的重要,山隘的险峻,暗示魏大此行责任之重大。这就为结句作了铺垫。

因此,“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二句作结,便如瓜熟蒂落,极其自然。此处运用的典故,说的是东汉时的车骑将军窦宪,他曾经以卓越的战功,大破匈奴北单于,又乘胜追击,登上燕然山(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杭爱山),刻石纪功而还。作者又一次激励友人希望他扬名塞外,不要使燕然山上只留汉将功绩,也要有我大唐将士的赫赫战功。这在语意上,又和开头二句遥相呼应。

全诗一气呵成,充满了奋发向上的精神,表现出诗人“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感遇》诗之三十五)的思想情操。感情豪放激扬,语气慷慨悲壮,英气逼人,读来如闻战鼓,有气壮山河之势。

(施绍文)

送殷大入蜀(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显示自动注释

金碧路,此地饶英灵。送君一为别,悽断故乡情。

云生极浦,斜日隐离亭。坐看征骑没,惟见远山青。


落第西还别刘祭酒高明府(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别馆分周国,归骖入汉京。地连函谷塞,川接广阳城。

望迥楼台出,途遥烟雾生。莫言长落羽,贫贱一交情。


落第西还别魏四懔(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东陂田 惊弦 

转蓬方不定,落羽自惊弦山水一为别,欢娱复几年。

离亭暗风雨,征路入云烟。还因北山径,归守东陂田


送客(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故人洞庭去,杨柳春风生。相送河洲晚,苍茫别思盈。

白蘋已堪把,绿芷复含荣江南多桂树,归客赠生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批点唐诗正声》
第二句风致,“生”字尤佳。全首可诵。
《唐诗归》
钟云:语直自然多情,尤妙在无着落。谭云:此三字(按指“赠生平”)有分两。
《唐律消夏录》
题曰送客,志不忘也。此因秋日怀思,追想春日送别。妙在平分两半,并不另用跌落之法,止以“已”字、“复”字暗暗转接下来,章法古奥,旨趣隽永,俱从《骚》《雅》中得来也。《诗》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是此诗章法,但换用耳。

遂州南江别乡曲故人(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楚江复为客,征棹方悠悠。故人悯追送,置酒此南洲。

平生亦何恨,夙昔在林丘。违此乡山别,长谣去国愁。


送东莱王学士无竞(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宝剑千金买,平生未许人怀君万里别,持赠结交亲。

孤松宜晚岁,众木爱芳春已矣将何道,无令白首新。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绪笺》
子昂送以此诗,剑以喻其坚刚,松以喻其贞操,众人竞趋艳阳,独卓立寒苦,今虽谪去,尤当及时有为,愿望之情何其谆切,而惜贤之意深矣。徐用吾曰:刊落铅华,远去六朝。

送梁李二明府(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下机人 双凫 负书 

负书犹在汉,怀策未闻秦。复此穷秋日,芳樽别故人。

黄金装屡尽,白首契逾新。空羡双凫舄,俱飞向玉轮。


送魏兵曹使巂州得登字(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九折 

阳山淫雾雨,之子慎攀登。羌笮多珍宝,人言有爱憎。

欲酬明主惠,当尽使臣能。勿以王阳道,迢递畏崚嶒。


送著作佐郎崔融等从梁王东征(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序:古者凉风至,白露下,天子命将帅,训甲兵,将以外威荒戎,内辑中夏,时义远矣。自我大君受命,百蛮蚁伏,匈奴舍蒲萄之宫,越尝重翡翠之贡,虎符不发,象译攸同,实欲高议灵台,偃兵天下(偃伯天下),而林胡遗孽,渎乱边氓,驱蚊蚋之师,忽雷霆之伐,乃窃海裔,弄燕陲,皇帝哀北鄙之人,罹齐辛螫,以东征之义,降彼偏裨,犹恐威令未孚,亭塞仍梗,乃谋元帅,命佐军,得朱邸之天人,乃黄阁之元老。庙堂授钺,凿门申命,建梁国之旌旗,吟汉庭之箫鼓,东向而拜,北道长驱,蜺旄羽骑之殿,戈翻落日,突鬓蒙轮之勇,剑决浮云。方且猎九都,穷踏顿,存肃慎,吊姑馀,彷徨赤山,巡御日域,以昭我王师,恭天讨也。岁七月,军出国门,天晶无云,朔风清海,时比部郎中唐奉一、考功员外郎李回秀、著作佐郎崔融并参帷幕之宾,掌书记之任,燕南怅别,洛北思欢,顿旌节而少留,倾朝廷而出饯,永昌丞房思玄,衣冠之秀,乃张蕙圃,席兰堂,环曲榭,罗羽觞,写中京之望。纵候庭之赏,尔乃投壶习射,博弈观兵,镗金铙,忧瑶琴,歌易水之慷慨,奏关山以徘徊,颓阳半林,微阴出座,思长风以破浪,恐白日之蹉跎,酒中乐酣,拔剑起舞,则以气横辽碣,志扫獯戎,赋诗以赠。

引用典故:不卖卢龙 麟阁 

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

海气侵南部,边风扫北平。莫卖卢龙塞,归邀麟阁名。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广选》
蒋春甫曰:杜审言亦有送崔诗。杜诗庄,此诗活;杜诗祝,此诗规。
《唐诗直解》
“方”、“始”二字,引下有力。
《唐诗成法》
首句时,次句东征,三承首句,四承次句,言王者顺时而征,之子宜体此意,立言得体。五、六言是应敌,非穷兵者比。以讽结。通首俱好。正字立意极高,题是送著作,诗是讽主将,大家手笔。如此勿谓与书记无涉也。
《唐诗意》
唐云:赏不期要,名当勉立,谆谆以好杀为戒,而勉之以威望服远,可作大雅。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评:三、四直语,佻笔出之,爽节仍尔,高亮复得。五、六开振,遂成合构,不归腐拙,杨芝三曰:起二意流语对,下六承递而下,同一笔法,结则寓规于勉,弥得风人忠厚之旨。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末二句用田畴事,无理。况三、四已含此意,必说破,亦嫌太尽,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1)著作佐郎:官名。梁王:武三思,武则天异母兄之子,封为梁王。东征:指征讨契丹。(2)金天:秋天。肃杀:严酷萧瑟。(3)白露:二十四节气之一。专征:全权主持征伐。此处指出征。(4)之子:此子,指崔融等人。慎佳兵:慎重对待用兵之事。(5)卢龙塞:今河北省喜峰品附近,是古代通往东北的交通要道,军事要塞。(6)麟阁:即麒麟阁,汉宣帝时立,给十一个功臣画像于其上。

春晦饯陶七于江南同用风字(并序。序内缺七字)(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序:蜀江分袂,巴山望别,南津坐恨,叹仙帆之方遥,北渚长怀,见离庭之欲晚,白云去矣。□□□□□□□,黄鹤何之,杨柳青而三春暮,我之怀矣,能无赠乎,同赋一诗,俱题四韵。

引用典故:沟水东西 

黄鹤烟云去,青江琴酒同。离帆方楚越,沟水复西东。

芙蓉生夏浦,杨柳送春风。明日相思处,应对菊花丛。


登蓟城西北楼送崔著作融入都(唐·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序:仆尝倦游,伤别久矣,况登楼远国,衔酒故人,愤胡孽之侵边,从王师之出塞,元戎按甲,方刈鲜卑之垒,天子赐书,且有君相之召,而崔侯佩剑,即谒承明;群公负戈,方绝大漠;燕山北望,辽海东浮。云台与碣馆天殊,亭障共衣冠地隔,抚剑何道,长谣增叹,以身许国,我则当仁,论道匡君,子思报主,仲冬寒苦,幽朔初平。苍茫天兵之气,冥灭戎云之色,白羽一指,可扫九都。赤墀九重,伫观献凯,心期我愿斯遂。君恩共有(遂君之恩共有),策勋饮至,方同廊庙之欢;偃武櫜弓,借尔文儒之首。蓟丘故事,可以赠言,同赋登蓟楼送崔子云尔。

引用典故:西南失朋 

蓟楼望燕国,负剑喜兹登。清规子方奏,单戟我无能。

仲冬边风急,云汉复霜棱慷慨竟何道,西南恨失朋。



共129,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