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659—700,一作661—702
【介绍】: 唐梓州射洪人,字伯玉。陈元敬子。少任侠,后苦节读书。举光宅进士。以上书论政,为武则天所赞赏,拜麟台正字,转右拾遗。随武攸宜击契丹,表掌书记,军中文翰皆委之。圣历元年以父老解职归乡,旋居父丧。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将其下狱,冤死狱中。论诗标举“风骨”、“兴寄”,反对柔靡之风,为唐诗革新先驱。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659—700,一说661—702
字伯玉,排行大,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人。曾任右拾遗,后人因称“陈拾遗”。陈子昂出身豪族,少任侠,成年后始发愤攻读。睿宗文明元年(684)登进士第(此据赵儋《故右拾遗陈公旌德碑》。按《唐才子传》云子昂登第在高宗开耀二年,误),任麟台正字。武周代唐,陈子昂上表称颂,后升任右拾遗。曾两度从军至北方边塞。武后圣历元年(698),因父老解官回乡。后为县令段简陷害,死于狱中。沈亚之以为段简乃受武三思指使(见《上九江郑使君书》)。生平见卢藏用《陈氏别传》,新、旧《唐书》本传。陈子昂于沿袭六朝余波之初唐诗坛深表不满,慨叹“汉魏风骨,晋宋莫传”,故欲革除“采丽竞繁”之齐梁诗风,以继承建安、正始之诗重比兴寄托之传统(见《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陈子昂之诗与其诗论相合,代表作为《感遇》38首,反映武周时代之社会现实甚为广泛,抨击时弊亦较深刻,抒写胸臆之作则慷慨深沉,风格近于阮籍《咏怀》。另有《登幽州台歌》虽仅4句,然为历来传诵之名篇。陈子昂于唐诗有开启之功,甚得李、杜等人之推崇,韩愈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荐士》)金元好问云:“论功若准平吴例,合著黄金铸子昂。”(《论诗绝句》)其诗文集以四部丛刊本《陈伯玉文集》为通行,今人徐鹏校点之《陈子昂集》最完备。诗注本有彭庆生《陈子昂诗注》。《全唐诗》存诗2卷。《全唐诗外编》补诗1首。
唐诗汇评
陈子昂(661-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睿宗文明元年(684)登进士第,诣阙上书,拜麟台正字。武后垂拱二年从军北征,归朝,补右卫胄曹参军,迁右拾遗。万岁通天元年,以参谋从武攸宜北讨契丹,立志许国,然不为所用,眨暑军曹,军回,辞官还乡。为县令段简构陷系狱,忧愤而卒。子昂为诗提倡“汉魏风骨”,所为书疏,亦全用散体,为唐代文学风气转变之先驱。有《陈伯玉文集》十卷行世。《全唐诗》编诗二卷。今人彭庆生有《陈子昂诗注》。

作品评论

《后村诗话》
唐初王、杨、沈、宋擅名,然不脱齐、梁之体。独陈拾遗首唱高雅冲淡之音,一扫六代之纤弱,趋于黄初、建安矣!太白、韦、柳继出,皆自子昂发之。
《瀛奎律髓》
陈拾遗子昂,唐之诗祖也。不但《感遇诗》三十八首为古体之祖,其律诗亦近体之祖也。
周履靖《骚坛秘语》
陈子昂初变齐梁之弊,以理胜情,以气胜辞。祖《十九首》、郭景纯、陶渊明,故立意玄远而造语精圆。
《唐诗品》
唐初律体声华并隆,音节兼美,属梁、陈之艳藻,铲末路之靡薄,可谓盛矣,而古诗之流,尚阻蹊径。拾遗洗濯浮华,斫新雕朴,《感遇》诸作,挺然自树,虽颇峭径,而兴寄远矣。自馀七言诸体乃非所长,《春台》之作纯有楚声,此意寥寥,几乎尺有所短,竟使沈、宋扬波,宗称百代,慷慨瑰奇之气,尚诡于风人之度耶?
李攀龙《唐诗选序》
唐无五言古诗,而有其古诗。陈子昂以其古诗为古诗,弗取也。
《艺苑卮言》
陈正字陶洗六朝铅华都尽,托寄大阮,微加断裁,而天韵不及;律体时时入古,亦是矫枉之过。
《诗薮·内编》
唐初承袭梁、隋,陈子昂独开古雅之源,张子寿首创清淡之派。盛唐继起,孟浩然、王维、储光羲、常建、韦应物,本曲江之清淡,而益以风神者也;高适、岑参、王昌龄、李颀、孟云卿,本子昂之古雅,而加以气骨者也。
《诗薮·内编》
五言律体,极盛于唐,要其大端,亦有二格:陈、杜、沈、宋,典丽精工;王、孟、储、韦,清空闲远,此其概也。
《唐诗归》
唐至陈子昂,治觉诗中有一世界。无论一洗偏安之陋,并开创草昧之意亦无之矣。以至沈、宋、燕公、曲江诸家,所至不同,皆有一片广大清明气象,真正风雅。
《唐音癸签》
唐人推重子昂,自卢黄门后,不一而足。如杜子美则云:“有才继骚雅”、“名与日月悬,韩退之则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独颜真卿有异论,僧皎然采而著之《诗式》。近代李于麟,加贬尤剧,余谓诸贤轩轾,各有深意,子昂自以复古反正,于有唐一代诗,功为大耳。正如夥涉为王,殿屋非必沉沉,但大泽一呼,为群雄驱先,自不得不取冠汉史,王弇州云:“陈正字淘洗六朝铅华都尽,托寄大阮,微加断裁,第天韵不及。”胡元瑞云:“子昂削浮靡而振古雅,虽不能远追魏晋,然在唐初,自是杰出。”斯两言良为折衷矣。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陈、杜诗体浑大,非若中晚下细小工夫,作小结果。
《诗源辨体》
子昂五言近体,律虽未成,而语甚雄伟,武德以还,绮靡之习,一洗顿尽。
《诗辩坻》
陈伯玉律诗,清雄为骨,绵秀为姿,设色妍丽,寓意苍远。由初入盛,此公变之。沈、宋堂皇,悉皆祖构于此。
《原诗·内篇》
盛唐诸诗人,惟能不为建安之古诗,吾乃谓唐有古诗。若必慕汉魏之声调字句,此汉魏有诗而唐无古诗矣。旦彼所谓陈子昂“以其古诗为古诗”,正惟子昂能自为古诗,所以为子昂之诗耳。
《唐诗别裁》
唐初五言古、渐趋于律,风格未遒。陈正字起衰而诗品始正,张曲江继续而诗品乃醇,
《茧斋诗谈》
子昂胸中被古诗膏液熏蒸十分透彻,才下笔时,便有一段元气,浑颢驱遣,奔赴而来。其转换吞吐,有掩映无尽之致,使人寻味不置,愈入愈深,非上口便晓者比。但是他见得理浅,到感慨极深处,不过逃世远去,学佛学仙耳,此便是没奈何计较。
《石洲诗话》
子昂、太白皆疾梁、陈之艳薄,而思复古道者。然子昂以精深复古,太白以豪放复古,必如此乃能复古耳。若其揣摩于形迹以求合,奚足言复古乎?
《援鹑堂笔记》
射洪风骨矫拔,而才韵犹有未充,讽诵之次,风调似未极跌荡洋溢之致。
《三唐诗品》
骨格清凝,苍苍入汉,源于《小雅》,故有怨诽之音。《感遇》诸篇,璆然冠代,称物既芳,寄托遥远,固当仰驾阮公,俯陵左相。《幽州》豪唱,述为名言,如《河梁赠答》,语似常谈,而脱口天成,适如人意。海内文宗,非虚誉也。

共129,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微月生(一作出)西海,幽阳始代(一作化)升。
圆光正(一作恰)东满,阴魄已朝凝。
太极生天地,三元更废兴。
至精谅斯在,三五谁能徵。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
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
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
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
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
如何此时恨,噭噭夜猿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钟梵经行罢,香林坐入禅。
岩庭交杂树,石濑泻鸣泉。
水月心方寂,云霞思独玄。
宁知人世里,疲病得(一作苦)攀缘。
引用典故:系虏
平生白云意,疲薾愧为雄。
君王谬殊宠,旌节此从戎。
挼绳当系虏,单马岂邀功。
孤剑将何托,长谣塞上风。
古壁仙人画,丹青尚有文。
独舞纷如雪,孤飞暧似云。
自矜彩色重,宁忆故池群。
江海联翩翼,长鸣谁复闻。
引用典故:蔡女没胡 明妃
边地无芳树,莺声忽听新。
间关如有意,愁绝若怀人。
明妃失汉宠,蔡女没胡尘。
坐闻应落泪,况忆故园春。
引用典故:金庭 玉书征
灼灼青春仲,悠悠白日升。
声容何足恃,荣吝坐相矜。
愿与金庭会,将待玉书徵。
还丹应有术,烟驾共君乘。
引用典故:刻燕然石 魏绛
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
怅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
雁山代北狐塞接云中。
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一作独有汉臣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一作蜀)金碧路,此地饶英灵。
送君一为别,悽断故乡情。
(一作夏)云生极浦,斜日隐离亭。
坐看征骑没,惟见远山青。
别馆分周国,归骖入汉京。
地连函谷塞,川接广阳城。
望迥楼台出,途遥烟雾生。
莫言长落羽,贫贱一交情。
引用典故:东陂田 惊弦
转蓬方不定,落羽自惊弦
山水一为别,欢娱复几年。
离亭暗风雨,征路入云烟。
还因北山径(一作返),归守东陂田
故人洞庭去,杨柳春风生。
相送河洲晚,苍茫别思盈。
白蘋已堪把,绿芷复含荣
江南多桂树,归客赠生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楚江复为客,征棹方悠悠。
故人悯追送,置酒此南洲。
平生亦何恨,夙昔在林丘。
违此乡山别,长谣去国愁。
宝剑千金买,平生未许人
怀君万里别,持赠结交亲。
孤松宜晚岁,众木爱芳春
已矣将何道,无令白首(一作发)新。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引用典故:下机人 双凫 负书
负书犹在汉,怀策未闻秦。
复此穷秋日,芳樽别故人。
黄金装屡尽,白首契逾新。
空羡双凫舄,俱飞向玉轮。
引用典故:九折
阳山淫雾雨,之子慎攀登。
羌笮多珍宝,人言有爱憎。
欲酬明主惠,当尽使臣能。
勿以王阳道(一作叹),迢递(一作邛道)畏崚嶒。
序:古者凉风至,白露下,天子命将帅,训甲兵,将以外威荒戎,内辑中夏,时义远矣。自我大君受命,百蛮蚁伏,匈奴舍蒲萄之宫,越尝重翡翠之贡,虎符不发,象译攸同,实欲高议灵台,偃兵天下(偃伯天下),而林胡遗孽,渎乱边氓,驱蚊蚋之师,忽雷霆之伐,乃窃海裔,弄燕陲,皇帝哀北鄙之人,罹齐辛螫,以东征之义,降彼偏裨,犹恐威令未孚,亭塞仍梗,乃谋元帅,命佐军,得朱邸之天人,乃黄阁之元老。庙堂授钺,凿门申命,建梁国之旌旗,吟汉庭之箫鼓,东向而拜,北道长驱,蜺旄羽骑之殿,戈翻落日,突鬓蒙轮之勇,剑决浮云。方且猎九都,穷踏顿,存肃慎,吊姑馀,彷徨赤山,巡御日域,以昭我王师,恭天讨也。岁七月,军出国门,天晶无云,朔风清海,时比部郎中唐奉一、考功员外郎李回秀、著作佐郎崔融并参帷幕之宾,掌书记之任,燕南怅别,洛北思欢,顿旌节而少留,倾朝廷而出饯,永昌丞房思玄,衣冠之秀,乃张蕙圃,席兰堂,环曲榭,罗羽觞,写中京之望。纵候庭之赏,尔乃投壶习射,博弈观兵,镗金铙,忧瑶琴,歌易水之慷慨,奏关山以徘徊,颓阳半林,微阴出座,思长风以破浪,恐白日之蹉跎,酒中乐酣,拔剑起舞,则以气横辽碣,志扫獯戎,赋诗以赠。
引用典故:不卖卢龙 麟阁
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
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
海气侵南部,边风扫北平。
莫卖卢龙塞,归邀麟阁名。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序:蜀江分袂,巴山望别,南津坐恨,叹仙帆之方遥,北渚长怀,见离庭之欲晚,白云去矣。□□□□□□□,黄鹤何之,杨柳青而三春暮,我之怀矣,能无赠乎,同赋一诗,俱题四韵。
引用典故:沟水东西
黄鹤烟云(一作霞)去,青江琴酒同。
离帆方楚越,沟水复西东。
芙蓉生夏浦,杨柳送春风。
明日相思处,应对菊花丛。
序:仆尝倦游,伤别久矣,况登楼远国,衔酒故人,愤胡孽之侵边,从王师之出塞,元戎按甲,方刈鲜卑之垒,天子赐书,且有君相之召,而崔侯佩剑,即谒承明;群公负戈,方绝大漠;燕山北望,辽海东浮。云台与碣馆天殊,亭障共衣冠地隔,抚剑何道,长谣增叹,以身许国,我则当仁,论道匡君,子思报主,仲冬寒苦,幽朔初平。苍茫天兵之气,冥灭戎云之色,白羽一指,可扫九都。赤墀九重,伫观献凯,心期我愿斯遂。君恩共有(遂君之恩共有),策勋饮至,方同廊庙之欢;偃武櫜弓,借尔文儒之首。蓟丘故事,可以赠言,同赋登蓟楼送崔子云尔。
引用典故:西南失朋
蓟楼望燕国,负剑喜兹登。
清规子方奏,单戟我无能。
仲冬边风急,云汉复霜棱
慷慨竟何道,西南恨失朋。

共129,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