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881
【介绍】: 唐长洲人,字鲁望,号江湖散人、天随子、甫里先生。少高放,通《六经》大义,尤明《春秋》。举进士,不中,往从湖州刺史张抟游,抟历湖、苏二州,辟以自佐。后退隐松江甫里,多所论撰,讲论不倦。与皮日休齐名,时称皮陆。有《甫里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881?
字鲁望,吴郡(今江苏苏州)人。举进士,不第。隐居松江甫里,自称江湖散人,又号天随子、甫里先生。懿宗咸通十年(869),崔璞以谏议大夫出为苏州刺史,陆以所业谒崔,得识皮日休,相与唱和。后自编其唱和诗为《松陵唱和集》。咸通后期至僖宗乾符中期,张抟为湖、苏州刺史,辟以自佐。乾符六年(879)春卧病笠泽(松江之别名),隐居著书,自编其诗文为《笠泽丛书》。约于中和初(881)疾卒。生平见《新唐书》本传。其诗近体受温李影响,皮日休云:“近代称温飞卿、李义山为之最,俾生参之,未知其孰为之后先也”(《松陵唱和集序》)。古体则多承韩愈一路,以铺张奇崛为主。沈德潜则以为其唱和诗“另开僻涩一体”(《唐诗别裁集》卷四)。南宋叶茵尝合《笠泽丛书》《松陵集》编成《甫里先生文集》,常见者有《四部丛刊》本20卷。《全唐诗》存诗14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诗3首,断句10。
唐诗汇评
陆龟蒙(?-约881),字鲁望,自号甫里先生、天随子、江湖散人,苏州吴(今江苏吴县)人。幼聪颖,善属文,通《六经》大义,尤明《春秋》。举进士不第。从湖、苏二州刺史张搏游,引为从事。后隐居松江甫里,多所论撰。与皮日休为友,世称“皮陆”。后以高士召,不至。与李蔚、卢携交厚,二人为相,召拜左拾遗,诏下,已卒。有《笠泽丛书》三卷、与皮日休唱和诗《松陵唱和集》十卷,今存;又《诗编》十卷、《赋》六卷,己佚。宋人辑有《甫里先生集》二十卷行世。《全唐诗》编诗十四卷。

作品评论

皮日休《松陵集序》
有进士陆龟蒙字鲁望者,以其业见造凡数编。其才之变,真天地之气也。近代称温飞卿、李义山为之最,俾生参之,未知其孰为之后先也。
陆龟蒙《甫里先生传》
少攻歌诗,欲与造物者争柄,遇事辄变化,不一其体裁。始则凌轹波涛,穿穴险固,四锁怪异,破碎阵敌,卒造平淡而后已。
《唐摭言》
陆龟蒙,字鲁望,三关人也。幼而聪悟,文学之外,尤善谈笑,常体江、谢赋事,名振江左。居于姑苏,藏书万馀卷,诗篇清丽,与皮日休为唱和之友。……吴子华奠文千馀言,略云:“大风吹海,海波沧涟;涵为子文,无隅无边。长松倚雪,枯枝半折,挺为子文,直上巅绝。风下霜时,寒钟自声,发为子文,铿锵杳清。武陵深阒,川长昼白,间为子文,渺芒岑寂。豕突鲸狂,其来莫当;云沈鸟没,其去倏忽。腻若凝脂,软于无骨。霏漠漠,澹涓涓,春融冶,秋鲜妍。触即碎,潭下月;拭不灭,玉上烟。”
《诗林广记》
冷斋序《鲁訔注杜工部诗》云:“陆龟蒙得杜诗之赡博,尚轩然自号一家,吓世喧俗。”
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
万古幽人在涧阿,百年孤愤竟如何?无人说与天随子,春草输赢较几多。
《唐音癸签》
陆鲁望江湖自放,诗兴宜饶,而墨彩反复黯钝者,当由多学为累,苦欲以赋料入诗耳。陶潜诗胸中若不著一字者。弘景识字多,吮毫弥拙矣。参三隐君得失,可证林吟功。
《诗源辨体》
陆龟蒙、皮日休唱和多次韵之作,七言律《鼓吹》所选仅得一二可观,其他多怪恶奇丑矣。
《唐诗品汇删•七言律》
陆龟蒙另具清逸之慨,开宋人通衢也。
《唐诗别裁》
龟蒙与皮日休倡和,另开僻涩一体,不能多采。
《贞一斋诗说》
七言律古今所尚……陆鲁望自出变态,觉苍翠逼人。
《唐诗笺注》
鲁望诗最多,时有佳句,而率笔亦甚,晚唐习气如此。
《唐七律隽》
鲁望行芳品洁,为吾邑诗人之最。其《松陵倡和集》多脍炙之句,但芜音累气亦所不免,实开宋人粗□一派,故甄汰颇严,不敢阿所好也。
《养一斋诗话》
陆鲁望古风律体,不散漫则凑帖,佳诗甚寥寥;每览其诗,仓卒惟恐不尽。然有二绝句可喜,皮袭美不能为也。“陵阳佳地昔年游,谢朓青山李白楼。惟有日斜溪上思,酒旗风影落春流。”“且将丝䋏系兰舟,醉下烟汀减去愁。江上有楼君莫上,落花随水正东流。”“素蘤多蒙别艳欺,此花端合住瑶池。无情有恨何人见?月晓风清欲堕时。”而人以皮、陆为晚唐高手,且谓皮、陆为唱和劲敌。
《通斋诗话》
陆甫里之风致,似较袭美为优。五言如“分野垦多蹇、连山卦少亭”、“匹夫能曲踊,万骑可横行”、“砚拔萍根洗,舟冲蓼穗撑”、“短床编翠竹,低几凭红柽”……七言如“清樽林下看香印,远岫窗中挂钵囊”、“庭前有蝶争烟蕊,帘外无人报水筒”、“繁弦似玉纷纷碎,佳使如鸿一一惊”、“登山凡著几纲屐,破浪欲乘千里船”……凡此诸联,澹冶之间,仍寓冲融之态,不似袭美一味幽奇也。
《三唐诗品》
其源出于杜子美、韩退之,极力驰骋,排比为多,精意为文,时发深抱,然如祜树生秋,已无风采。夫其散漫渔樵,流连酒茗,天情自朗,故发语犹超。《五歌》、《二遗》,独深寄托,开后来之体。《自遣》二十咏,雅怀深致,妙有遗音。
《诗学渊源》
(龟蒙)诗与袭美同体,而琢削过之,盖效退之而未至者也。而近体或似温、李,而清丽则逊前人矣。

共607,分31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篷棹两三事,天然相与闲。
朝随稚子去,暮唱菱歌还。
倚石迟后侣,徐桡供远山。
君看万斛载,沈溺须臾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山斋酝方熟,野童编近成。
持来欢伯内,坐使贤人清。
不待盎中满,旋供花下倾。
汪汪日可挹,未羡黄金籯。
百尺江上起,东风吹酒香。
行人落帆上,远树涵残阳。
凝睇复凝睇,一觞还一觞。
须知凭栏客,不醉难为肠。
铜雀羽仪丽,金龙光彩奇。
潜倾邺宫酒,忽作商庭漦。
若怒鳞甲赤,如酣头角垂。
君臣坐相灭,安用骄奢为。
其五 酒鎗
五言律诗
引用典故:中圣人
景山实名士,所玩垂清尘。
尝作酒家语,自言中圣人
奇器质含古,挫糟未应醇。
唯怀魏公子,即此飞觞频。
其六 酒杯
五言律诗
引用典故:广陵散
叔夜傲天壤,不将琴酒疏。
制为酒中物,恐是琴之馀。
一弄广陵散,又裁绝交书。
颓然掷林下,身世俱何如。
天赋识灵草,自然钟野姿
闲来北山下,似与东风期。
雨后探芳去,云间幽路危。
唯应报春鸟,得共斯人知(顾渚山有报春鸟)
肖翘虽振羽,戚促尽疑冰。
风助流还急,烟遮点渐(一作暂)凝。
不须轻列(一作别)宿,才可拟(一作乱)孤灯。
莫倚隋家事,曾烦下诏徵。
唐·陆龟蒙
五言律诗
祗凭风作使,全仰柳为都。
一腹清何甚,双翎薄更无。
伴貂金换酒(一作置影),并雀画成图。
恐是千年恨,偏令落日呼。
引用典故:婕妤
自惜秋捐扇,今来意未衰。
慇勤付柔握,淅沥待清吹。
午气朱崖近,宵声白羽随。
总如南国候,无复婕妤悲。
抱杖柴门立,江村日易斜。
雁寒犹忆侣,人病更离家。
短鬓看成雪,双眸旧有花。
何须万(一作千)里外,即此是天涯。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石窗何处见,万仞倚晴虚
积霭迷青璅,残霞动绮疏。
山应列圆峤,宫便接方诸。
祗有三奔客,时来教隐书。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相访一程云,云深路仅分。
啸台随日辨,樵斧带风闻。
晓著衣全湿,寒冲酒不醺。
几回归思静,髣髴见苏君。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云南更有溪,丹砾尽无泥。
药有巴賨卖,枝多越鸟啼。
夜清先月午,秋近少岚迷。
若得山颜住,芝𥰭手自携。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云北是阳川,人家洞壑连。
坛当星斗下,楼拶翠微边。
一半遥峰雨,三条古井烟。
金庭如有路,应到左神天。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鹿亭岩下置(一作坐),时领白麛过。
草细眠应久,泉香饮自多。
认声来月坞,寻迹到烟萝。
早晚吞金液,骑将上绛河。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樊榭何年筑,人应白日飞。
至今山客说,时驾玉麟归。
乳蒂缘松嫩,芝台出石微。
凭栏虚目断,不见羽华衣。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石浅洞门深,潺潺万古音。
似吹双羽管,如奏落霞琴。
倒穴漂龙沫,穿松溅鹤襟。
何人乘月弄,应作上清吟。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山实青棂,环冈次第生。
外形坚绿壳,中味敌璚英。
堕石樵儿拾,敲林宿鸟惊。
亦应仙吏守,时取荐层城。
谢遗尘者,有道之士也,尝隐于四明之南雷。一旦访予来,语不及世务,且曰:「吾得于玉泉生,知子性诞逸,乐神仙中书,探海岳遗事,以期方外之交。虽铜墙鬼炊,虎狱剑饵,无不窥也(案:已上八言谢语,不知所谓者何。一云出《隐中书》。)。」今为子语吾山之奇者,有峰最高,四穴在峰上,每天地澄霁,望之如牖户,相传谓之石窗,即四明之目也;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从,谓之过云;有鹿亭、有樊榭、有潺湲洞;木实有青棂子,味极甘而坚不可卒破;有猿,山家谓之鞠侯,其他在图籍,不足道也。凡此佳处,各为我赋诗,予因作九题,
何事鞠侯名,先封在四明。
但为连臂饮,不作断肠声。
野蔓垂缨细,寒泉佩玉清。
满林游宦子,谁为作君卿。

共607,分31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