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贾岛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79—843
【介绍】: 唐范阳人,字阆仙,一作浪仙,自称碣石山人。初为僧,名无本。工诗。与孟郊齐名,并称“郊岛”。尝于京师骑驴苦吟,炼“推”“敲”二字未定,引手作势,不觉冲京兆尹韩愈舆。愈诘之,岛以实对。愈驻久之,言“敲”字佳,遂并辔论诗,因教以为文。后岛还俗,屡举进士不第。文宗时,为长江县主簿,世称贾长江。武宗会昌中,以普州司仓参军迁司户,未受命卒。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79—843
字浪仙,一作阆仙,自称碣石山人,范阳(今北京西南)人。先世名爵不详。早年曾为僧,法名无本。宪宗元和年间在洛阳以诗文投谒韩愈,后随愈入长安,返俗应举,然终生未第(按后蜀何光远《鉴戒录》谓其先应举后为僧,或误)。文宗开成二年(837),坐飞谤责授遂州长江(今四川蓬溪西)主簿,世称贾长江。3年秩满,迁普州司仓参军,武宗会昌三年(843)卒于任所。生平概见苏绛《贾司仓墓志铭》、何光远《鉴戒录》卷八及《新唐书》本传。今人李嘉言有《贾岛年谱》。贾岛诗以苦吟著名,曾有吟诗冲犯韩愈之“推敲”故事流传。其五古宗法韩、孟,喜为咏怀述志,刻琢穷苦之言(如《古意》、《剑客》、《朝饥》、《客喜》)。生新瘦硬,后人有“郊塞岛瘦”之称(苏轼《祭柳子玉文》)。元和后则专攻五律,独树一帜,上承大历诸子而变格入僻,多吟咏情性,刻画景物之作,尤喜写“萤火”、“蚁穴”、“行蛇”、“怪禽”等狭小暗僻之事物,诗风清奇僻苦,峭直刻深,如《送无可上人》、《暮过山村》、《题李凝幽居》等篇,尤见其格。苏绛称其“孤绝之句,记在人口”。贾岛诗杰出于贞元、元和诗歌极盛之后,且开晚唐尖新狭僻一派之诗风,然贾诗以寄情偏僻,铸字炼句取胜,故往往缺乏情思,有句无篇,后人之褒贬亦大多著眼于此,如唐司空图称其“时有警句,视其全篇,意思殊馁”(《与李生论诗书》)。晚唐诗人则多有效其体者,南宋四灵等更奉之为“唐宗”(见严羽《沧浪诗话》)。清许印芳论贾岛之诗歌创作曰:“生李杜之后,避千门万户之广衢,走羊肠鸟道之仄径,志在独开生面,遂成僻涩一体。”(《诗法萃编》卷六)贾诗通行者,有四部丛刊本《长江集》,今人李嘉言《长江集新校》。注本有今人陈延杰《贾岛诗注》,齐文榜《贾岛集校注》。《全唐诗》存诗4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诗2首,断句14。
唐诗汇评
贾岛(779-843),字浪仙,一作阆仙,范阳(今河北涿县)人。初为僧,法名无本,后还俗。元和中,南游京洛,投谒名公,累举进士不第。长庆中,因以《病蝉》诗讥刺公卿,与平曾等被并称“举场十恶”。开成初,坐飞谤贬授遂州长江主簿。秩满,迁普州司仓参军。会昌三年,改司户参军,未受命而卒。人称贾长江。岛工诗,长于五律,与韩愈、孟郊、张籍、王建、姚合、无可等交游酬唱,为著名苦吟诗人。有《长江集》十卷、《小集》三卷。今有《贾长江集》十卷行世。《全唐诗》编诗四卷。

全唐诗补逸

贾岛字浪仙,范阳人。初为僧,法名无本。韩愈重其才,劝之还俗。文宗时为长江(属剑南道遂州)主簿,后改普州(亦属剑南道)司仓参军。武宗会昌三年七月卒,年六十四(据苏绛撰《唐故司仓参军贾公墓志铭》)。补诗一首。

作品评论

苏绛《贾司仓墓志铭》
妙之尤者,属思五言,孤绝之句,泛在人口……所著之篇,不以新句倚靡为意,淡然蹑陶、谢之踪。片云独鹤,高步尘表。
《诗人主客图》
清奇雅正主:李益……升堂七人:方干、马戴、任蕃、贾岛、厉玄、项斯。
司空图《与李生论诗书》
贾浪仙诚有警句,视其全篇,意思殊馁,大抵附于蹇涩,方可致才,亦为体之不备也。
《唐摭言》
元和中,元、白尚轻浅,岛独变格入僻,以矫浮艳,虽行坐寝食,吟味不辍。
吕居仁《书长江集后》
岛之诗,约而覃,明而深,杰健而闲易,故为不可多得。韩退之称岛为文“身大不及胆”,又云“奸穷怪变得,往往造平淡”者,予考于集,信然。
《诗林广记》
欧阳公云:岛尝为衲子,故枯寂气味,形之于诗句中。
方岳《深雪偶谈》
贾阆仙,燕人,生寒苦地,故立心亦然。诚不欲以才力气势,掩夺情性,特于事物理态,毫忽体认。深者寂入仙源,峻者迥出灵岳。古今人口数联,固于劫灰之上泠然独存矣。至以其全集,经岁逾纪咀绎,如芊葱佳气,瘦隐啸吟,徐露其妙,令人首肯,无一可以厌致。
《瀛奎律髓》
贾浪仙五言诗律高古,平生用力之至者;七言律诗不逮也。
《诗镜总论》
贾岛衲气终身不除,语虽佳,其气韵自枯寂耳。
《骚坛秘语》
炼景情真,太拘声病。
《批点唐音》
浪仙诗清新沉实,自足为一家,但少从容敦厚耳。温飞卿辈同伦,当侪之长吉、元、白间可也。
《诗源辨体》
贾岛与孟郊齐名,故称“郊岛”,郊称五言古,岛称五言律……岛五言律气味清苦,声韵峭急,在唐体尚为小偏,而句多奇僻,在元和则为大变。东坡云“郊寒岛瘦”,唐人诗论气象,此正言气象耳。
《唐诗归折衷》
自有诗以来,无如浪仙之刻削者,宜其自苦吟得之也……特其守气过矜,取途太逼,故止长于五律,而长篇散体病未遑焉。
《唐诗鼓吹笺注》
先生诗亦只是寻常律格,只为揣摩心苦,不肯轻易下笔,读去自觉别出尖新。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浪仙诗无七古,其五古、五七言律以及绝句,皆生峭险僻,锤炼之功不遗馀力。……尤好为五言律,存遗二百涂篇,较别体为多,东野所谓燕本越淡,五言宝刀也。沿流而下,李洞之外,又有周贺、曹松、喻凫,皆宗派之可考者。其他诸贤,虽古无闻,体格不殊,可推而得之。……尊为“清奇僻苦主”,与张水部分坛领袖。
《东目馆诗见》
贾长江刻意无凡语,五律尤妙。
《三唐诗品》
不知其源所出,却是后来黄山谷、陈无己诸家所祖。精于用意,拙在修词,佳处能戛然独造,一空浮响。浮筋害体,无蕴藉之容,虽与东野齐名,然固不逮也。
许印芳《诗法萃编》
浪仙在元和中,元、白诗体尚轻浅,乃独变格入僻,以矫艳俗,较诸颓靡波流者相去远矣……孙仅叙少陵诗云:“郊得其气焰,岛得其奇僻。”可谓知言。

 

共409,分21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赠庄上人(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题庄上人房)。(一作耿湋诗)

不语焚香坐,心知道已成。流年衰此世,定力见他生。

暮雪馀春冷,寒灯续昼明。寻常五侯至,敢望下阶迎。


哭柏岩和尚(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苔覆石床新,师曾占几春。写留行道影,焚却坐禅身。

塔院关松雪,经房锁隙尘。自嫌双泪下,不是解空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六一诗话》
诗人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语病也。如贾岛《哭僧》云:“写留行道影,焚却坐禅身。”时谓烧杀活和尚,此尤可笑也。
《瀛奎律髓》
欧公谓第四句似烧杀活和尚,诚亦可议,然诗格自好。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长江奇句错落,然门面亦一例如此。末联“哭”。查慎行:末联哭僧,诗必如此方切题,又是现身说法。纪昀:结得有意。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后来作哭僧诗,皆法此刻苦,然于禅理之空妙处不能及也。

山中道士(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冬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仙煮白石 

头发梳千下,休粮瘦容养雏成大鹤,种子作高松。

白石通宵煮,寒泉尽日舂。不曾离隐处,那得世人逢。


就可公宿(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十里寻幽寺,寒流数派分。僧同雪夜坐,雁向草堂闻。

静语终灯焰,馀生许峤云。由来多抱疾,声不达明君。


旅游(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此心非一事,书札若为传。旧国别多日,故人无少年。

空巢霜叶落,疏牖水萤穿。留得林僧宿,中宵坐默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纪事》
《酉阳杂俎》云:……故相牛公扬州赏秀才蒯希逸诗云:“蟾蜍醉里破,蛱蝶梦中残。”每坐吟之。余因请坐客各吟近日为诗者佳句。有吟贾岛“旧国别多日,故人无少年”。
《对床夜语》
张籍有绝句云:“山东二十馀年别,今日相逢在上都。说尽向来无限事,相看摩捋白髭须。”句不同而意极长,使后人能于其中易以一字,则不足以为绝句。贾岛亦有“旧国别多日,故人无少年”,与张意同。
《瀛奎律髓》
起句十字谓心绪甚多,乡书难写。颔联十字谓别乡之久,故人皆老成,真奇语也。景联言萧索之味。结句谓之有僧为伴,深夜无言。其酸苦至矣,诗法却自整峭。如第五句“空巢霜叶落”,谓鸟巢既空,叶落于巢之中,其深僻如此。
《唐诗品汇》
刘须溪云:短语不可复道(“旧国”一联下)。方云:三四语奇,五六言萧索之味。
《围炉诗话》
《旅游》之“此心非一事,书札若为传。旧国别多日,故人无少年”,子美也。
《载酒园诗话又编》
阆仙五字诗实为清绝,如“空巢霜叶落,疏牖水萤穿”,即孟襄阳“鸟过烟树宿,萤傍水轩飞”不能远过。
《瀛奎律髓汇评》
查慎行:三四颇似张司业,纪昀:五句不佳,虚谷媚其初祖,曲为之词。又云:极用意而不自然;起句尤太突,若作“寄人”则可。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少”字去声,然以对“多”字却妙。若依袁子才传某论诗,必谓是差半个字也(“旧国”二句下)。结得平淡。
《诗式》
冲淡。

送邹明府游灵武(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曾宰西畿县,三年马不肥。债多平剑与,官满载书归。

边雪藏行径,林风透卧衣。灵州听晓角,客馆未开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中四句佳,前联尤胜。三四极佳。今宰邑者能如此,何患世之不治耶?第二句“三年马不肥”亦好。
《唐诗镜》
“三年马不肥”一语,写作特异。“债多凭剑与”,落想亦特。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第二句便异。查慎行:第二句,“官清马骨高”本此。纪昀:起得别致,妙于不涩不纤。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止说到此,妙(末二句下)。

题皇甫荀蓝田厅(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任官经一年,县与玉峰连。竹笼拾山果,瓦瓶担石泉。

客归秋雨后,印锁暮钟前。久别丹阳浦,时时梦钓船。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六一诗话》
(梅)圣俞尝语余曰:诗家虽率意,而造语亦难。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贾岛云:“竹笼拾山果,瓦瓶担石泉。”姚合云:“马随山鹿放,鸡逐野禽栖。”等是山邑荒僻,官况萧条,不如“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为工也。
《瀛奎律髓》
前辈欧、梅论诗,颇不然此三四,然贾岛、姚合非如此不能奇,不可弃也。
《寒瘦集》
赞皇甫之清高处,俱在言外,才不落套。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三四细玩终不好。纪昀:此非奇语,乃太僻、太碎、太狭小、太寒俭耳。

赠王将军(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宿卫炉烟近,除书墨未乾。马曾金镞中,身有宝刀瘢。

父子同时捷,君王画阵看。何当为外帅,白日出长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中四句似不作对而对,所以为妙。
《唐诗别裁》
中晚五律亦多佳制,然苍莽之气不存,所以难与前人分道。此篇庶几近之。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虚谷不喜“四灵”,却尚知长江。冯班:次联二句一意,何以为佳?第四句未炼,“宝刀”字有病。查慎行:五六出色精神,如读《周盘龙传》。纪昀:浪仙亦有此应酬之作。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倒衬有力,却是虚笔,故妙。镞必是金,刀必是宝;偏于人、马受伤处,写出名将身分(“马曾”二句下)。唐贤用史之妙,此等平常,对处着眼(“父子”二句下)。

下第(一本有别人二字)(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下第只空囊,如何住帝乡。杏园啼百舌,谁醉在花傍

泪落故山远,病来春草长。知音逢岂易,孤棹负三湘。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围炉诗话》
沈括《笔谈》以次联不对者为蜂腰,引贾岛《下第》诗为证云:“下第唯空囊,如何住帝乡?杏园啼百舌,谁醉在花旁……”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三四全不对,昔人谓之“偷春格”(“杏园”二句下)。

忆吴处士(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半夜长安雨,灯前越客吟。孤舟行一月,万水与千岑。

岛屿夏云起,汀洲芳草深。何当折松叶,拂石剡溪阴。


哭孟郊(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身死声名在,多应万古传。寡妻无子息,破宅带林泉。

冢近登山道,诗随过海船。故人相吊后,斜日下寒天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后村诗话》
贾岛《哭孟郊》云:“冢近登山道,诗随过海船。”此为郊写真也。及《哭张籍》云:“即日是前古,何人耕此坟。”施之他人皆可,何必籍也?
《瀛奎律髓》
凡哭友诗,当极其哀。彼生而荣者,虽哀不宜过也。如孟郊之死,三四所道,人忍闻乎?并尾句味之至矣。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看来此与《哭孟协律》本是一诗,此初脱稿,后乃再三改炼,以成奇绝。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尾句颇平。纪昀:结得不尽。

送崔定(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未知游子意,何不避炎蒸?几日到汉水,新蝉鸣杜陵。

秋江待得月,夜语恨无僧。巴峡吟过否,连天十二层。


寄白阁默公(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已知归白阁,山远晚晴看。石室人心静,冰潭月影残。

微云分片灭,古木落薪乾。夜谁闻磬,西峰绝顶寒。


雨后宿刘司马池上(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蓝溪秋漱玉,此地涨清澄。芦苇声兼雨,芰荷香绕灯。

岸头秦古道,亭面汉荒陵。静想泉根本,幽崖落几层。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重订中晚唐诗人主客图》
此意想到,此景写不到(“芦苇”二句下)。贾生面目如见(末二句下)。

送朱可久归越中(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石头城下泊,北固暝钟初。汀鹭潮冲起,船窗月过虚。

吴山侵越众,隋柳入唐疏。日欲躬调膳,辟来何府书。


送田卓入华山(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幽深足暮蝉,惊觉石床眠。瀑布五千仞,草堂瀑布边。

坛松涓滴露,岳月泬寥天。鹤过君须看,上头应有仙。


送董正字常州觐省(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相逐一行鸿,何时出碛中?江流翻白浪,木叶落青枫。

轻楫浮吴国,繁霜下楚空。春来欢侍阻,正字在东宫


酬姚少府(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树与山木,俱应摇落初。柴门掩寒雨,虫响出秋蔬。

枯槁彰清镜,孱愚友道书。刊文非不朽,君子自相于。


送无可上人(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

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临汉隐居诗话》
贾岛云:“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其自注云:“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丘。”不知此二句有何难道,至于“三年”始成,而“一吟”泪下也?
《瀛奎律髓》
五六绝唱。
《四溟诗话》
逊轩子曰:凡作诗,贵识锋犯,而最忌偏执;偏执不唯有焦劳之想,且失诗人优柔之旨。如贾岛“独行潭底影”,其词意闲雅,必偶然得之而难以句匹,当入五言古体,或入仄韵绝句,方见作手。而岛积思三年,局于声律,卒以“数息树边身”为对,不知反为前句之累。其所为“二句三年得,吟成双泪流”,虽曰自惜,实自许也。不识锋犯,偏执不回,至于如此!
《蠖斋诗话》
贾阆仙尝得句云:“独行潭底影”,苦难属对;久之,联以“数息树边身”。自注云:“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后续成一律,送无可上人……余谓此语宜是山行野望,心目间偶得之,不作送人诗当更胜。诵老杜“力稀经树歌,老困拨书眠”,气象全别矣。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腹联奇句。冯班:长江用思极苦,然出语自远。纪昀:第四句太费解。又云:五六句盖生平得意之语,初读似率易,细玩之,果有幽致。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对法妙(“麈尾”二句下)。此等李洞诸人皆不能道,非不及其诗,不及其精于禅也。此为师生平得意语,须思其得意处安在(“独行”二句下)。

送李骑曹(一作胄)(唐·贾岛)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归骑双旌远,欢生此别中。萧关分碛路,嘶马背寒鸿。

朔色晴天北,河源落日东。贺兰山顶草,时动捲帆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此诗谓“嘶马背寒鸿”,则雁南向而人北去。又谓“河源落日东”,河源当在西,今返在落日之东,则身过河源又远矣。所谓贺兰山,盖回纥之地也。
《唐诗成法》
中四皆写边塞寒苦。今日归骑所见之风,犹吹贺兰之草,反言结一二也,格甚奇。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帆”字当是“旗”字。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
无此奇笔,如何匠得塞垣景出?此与王右丞“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有正变之分,而发难显则同(“朔色”二句下)。


共409,分21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