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薛逢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唐蒲州河东人,字陶臣。武宗会昌进士。初任秘书省校书郎,累迁侍御史、尚书郎。逢文词俊拔,然恃才褊忿,为人所鄙。累迁秘书监卒。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年不详。字陶臣,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西)人。武宗会昌元年(841)登进士第,释褐秘书省校书郎。宣宗大中三年(849)擢为万年尉,历侍御史、尚书郎。以持论鲠切,为刘瑑所排,出为巴州(一云嘉州)刺史。懿宗咸通时,复斥为蓬、绵二州刺史。召为太常少卿、历给事中,官终秘书监。生平见新、旧《唐书》本传、《旧五代史》卷六八、《唐诗纪事》卷五九、《唐才子传》卷七。今人谭优学有《薛逢行年考》。逢工诗善赋,以才名著于时。所作《凿混沌》、《真珠帘》等赋大为时人所称。尤工七律。胡震亨称其“殊有写才,不虚俊拔之目。长歌似学白氏,虽以此得名,未如七律多警”(《唐音癸签》卷八)。辛文房则谓其“天资本高,学力亦赡,故不甚苦思。豪逸之态,长短皆卒然而成,未免失浅露俗”(《唐才子传》卷七)。亦擅法书,陶宗仪称其“书法浑厚奇秀”(《书史会要》卷五)。《新唐书·艺文志四》著录《薛逢诗集》10卷,《别纸》13卷。《郡斋读书志》卷四中著录《薛逢歌诗》2卷,《直斋书录解题》卷一六、卷一九则记其《四六集》1卷、《薛逢集》1卷,诸书皆已散佚。《全唐诗》存薛逢诗1卷。《全唐诗续拾》补收诗2首,断句1。
唐诗汇评
薛逢,生卒年不详,字陶臣,河东(今山西永济)人。会昌元年(841),登进士第,授校书郎,佐崔铉河中幕。大中中,历万年尉、秘书郎,直弘文馆,预修《续会要》。迁侍御史、尚书郎、分司东都。咸通初,出为成都少沪,历嘉、绵二州刺史,又曾更巴、蓬二州刺史。以太常少卿召还,后历给事中、秘书监,卒。逢工诗,有《薛逢诗集》十卷、《别纸》十三卷、《赋集》十四卷,均佚。《全唐诗》存诗一卷。

作品评论

《沧浪诗话》
薛逢最浅俗。
《唐才子传》
逢天资本高,学力亦赡,故不甚苦思,而自有豪逸之态。第长短皆率然而成,未免失浅露俗,盖亦当时所尚,非离群绝俗之诣也。
《唐音癸签》
薛陶臣殊有写才,不虚俊拔之目。长歌似学白氏,虽以此得名,未如七律多警。
《诗源辨体》
薛逢七言律《老听笙歌》一篇,声气亦胜……其他人录者,声多宣朗,语多秾丽,亦有渐入纤巧者。
《唐诗笺要》
薛秘书诗看核典籍,略伤浑雅之气,然初学于此籍手,亦登堂斋胾之一助也。

 

共83,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酬牛秀才登楼见示(唐·薛逢)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旅馆再经秋,心烦懒上楼。年光同过隙,人事且随流

骨肉凭书问,乡关托梦游。所嗟山郡酒,倾尽只添忧。


夏夜宴明月湖(唐·薛逢)
  五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夏夜宴南湖,琴觞兴不孤。月摇天上桂,星泛浦中珠。

助照萤随舫,添盘笋迸厨。圣朝思静默,堪守谷中愚。


大水(唐·薛逢)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二仪 

暴雨逐惊雷,从风忽骤来。浪驱三岛至,江拆二仪开。

势恐圆枢折,声疑厚轴摧。冥心问元化,天眼几时回。


席上酬东川严中丞叙旧见赠(唐·薛逢)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昔记披云日,今逾二十年。声名俱是梦,恩旧半归泉。

朱绂惭衰齿,红妆惨别筵。离歌正凄切,休更促危弦。


七言律诗
咏柳(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弱植惊风急自伤,暮来翻遣思悠扬。曾飘紫陌随高下,敢拂朱阑竞短长。

萦砌乍飞还乍舞,扑池如雪又如霜。莫令歧路频攀折,渐拟垂阴到画堂。


宫词(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裤宫人扫御床。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鼓吹注解》
近侍有人,御床方扫,我反不得如袍裤宫人一侍左右也。长门玉阶之怨,亦宁有穷乎?
《唐诗鼓吹笺注》
只一起“望君王”三字,写尽士人抑郁无聊、痴痴想望神理。结句有含讽意。
《唐诗鼓吹评注》
三四是叙可望而不可亲,五六则不敢怨而益自修饰也。
《五朝诗善鸣集》
谩立远视而望幸焉,情态毕出。
《此木轩唐七言律诗读本》
通首是比。虽是唐人陋态,亦庶几怨而不怒者矣。
《唐诗贯珠》
通首直赋,虽无玲珑之致,亦取华润。
《精选评注五朝诗学津梁》
信手拈来,而深怨之情,寓乎其内。
《唐诗笺注》
通首只写“望君王”三字,
《精选七律耐吟集》
意经千锤,语经百炼。
《唐诗鉴赏辞典》
十二楼,指仙人所居,见前《同题仙游观》注,这里是泛指宫中许多华丽的宫殿。下句的望仙楼,唐武宗会昌五年建,也不是实指,意在说妃嫔盼望皇帝犹如望仙。铜龙,古代一种以滴水来计时的器皿。

【简析】:
本诗没有正面去抒发宫人的痛苦,但无声的哀怨流露其间。

宫怨是唐诗中屡见的题材。薛逢的这首《宫词》,从望幸着笔,刻画了宫妃企望君王恩幸而不可得的怨恨心理,情致委婉,有其独特风格。

诗的首联,即点明人物身份和全诗主旨:“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十二楼”、“望仙楼”皆指宫妃的住处。《史记·封禅书》记,方士言“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又,《旧唐书·武宗本纪》记,“会昌五年作望仙楼于神策军”。诗中用“十二楼”、“望仙楼”代指宫妃的住所,非实指,是取其“候神”、“望仙”的涵义。这两句是说,宫妃们在宫楼之上,一大早就着意梳妆打扮,象盼望神仙降临一样企首翘望着君王的恩幸。

颔联通过对周围环境的渲染,烘托望幸之人内心的清冷、寂寞:“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这两句说,宫门上那兽形门环被紧紧锁住,那龙纹漏壶水滴声声。上句“冷”字,既写出铜质门环之冰凉,又显出深宫紧闭之冷寂,映衬出宫妃心情的凄冷。下句“长”字,通过宫妃对漏壶中没完没了的滴水声的独特感受,刻画出她昼长难耐的孤寂无聊的心境。

颈联通过宫妃的着意装饰打扮,进一步刻画她百无聊赖的心理。“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是说刚刚梳罢那浓密如云的发髻,又对着镜子端详,惟恐有什么不妥贴之处;想再换一件新艳的罗衣,又给它加熏一些香气。这一联将宫妃那盼望中叫人失望、失望中又怀着希望的心理状态,刻画得十分逼真。“望”的时间越长,越叫人心情难堪,说是没指望吧,又怀着某种期待;说是有希望吧,望眼欲穿,实在渺茫。罢梳复又对镜,换衣重又添香,不过是心情烦乱无聊和想望之极的写照。

末联写宫妃“望”极而怨的心情,不过这种怨恨表达得极其曲折隐晦:“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裤宫人扫御床”。“袍裤”,指穿短袍绣裤的宫女。“遥窥”二字,表现了妃子复杂微妙的心理:我这尊贵的妃子成日价翘首空望,还倒不如那洒扫的宫女能接近皇帝!又表明,君王即将临幸正殿,不会再来的了。似乎有一种近乎绝望的哀怨隐隐地透露出来。

这首诗对人物心理状态的描写极其细腻、逼真。自首联总起望幸之意后,下三联即把这种“望”的心情融于对周围环境的描画、对人物动作的状写和对人物间的处境的反衬之中,生动地反映了宫妃们的空虚、寂寞、苦闷、伤怨的精神生活。

(李敬一)

长安春日(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穷途日日困泥沙,上苑年年好物华。荆棘不当车马道,管弦长奏绮罗家。

王孙草上悠扬蝶,少女风前烂熳花。懒出任从游子笑,入门还是旧生涯。


潼关河亭(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重冈如抱岳如蹲,屈曲秦川势自尊。天地并功开帝宅,山河相凑束龙门。

橹声呕轧中流渡,柳色微茫远岸村。满眼波涛终古事,年来惆怅与谁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鼓吹注解》
山冈重叠,既如环抱,后如蹲踞,气象蹙近于秦州帝京,因形势亦自尊大。乃天地并功而开帝王之宅。
《五朝诗善鸣集》
黄钟大吕之音,晚唐中间有数之作。
《唐诗贯珠》
上四句是赋潼关形势,构语雄伟,三四更佳。……可惜五六所写者小,寻常水面皆可通用,失黄河之神,与上不称。且河亭无正面不可为法也。
《唐诗成法》
前四写潼关“并功”“相凑”,赞美极切,亦是至理……写大山川既要不浮,又须雄壮相称。此首亦《广陵散》也。
《唐贤小三昧集续集》
极有气象,与地形相称。
《唐诗近体》
写潼关有气势(首二句下)。
《唐诗笺要》
颔联长吉囊中语。

送衢州崔员外(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笑分铜虎别京师,岭下山川想到时。红树暗藏殷浩宅,绿萝深覆偃王祠。

风茅向暖抽书带,露竹迎风舞钓丝。休指岩西数归日,知君已负白云期。


开元后乐(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莫奏开元旧乐章,乐中歌曲断人肠。郐王玉笛三更咽,虢国金车十里香。

一自犬戎生蓟北,便从征战老汾阳。中原骏马搜求尽,沙苑年来草又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鼓吹注解》
此诗因闻开元末世之乐,感明皇亡国而作也。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言开元后乐乃玄宗亡国之乐,故戒旁人莫奏也。夫玄宗至于亡国之日,则未闻其有乐也,玄宗有乐,皆其国方全盛正未得亡之日,如妃子方吹宁哥之笛,三姨正斗五家之车。然不知者,则谓开元之盛,莫盛于此,殊不悟开元之亡,固实亡于此也(首四句下)。夫开元妃子之盛,此所谓女祸者也。乃女祸未几,而遂成戎祸。“一自”字,妙!言从此兵连事结,遂见连年累岁。盖直至今日,而汾阳苦战,曾无休息。嗟乎,嗟乎!其间所有罄人之地,竭人之庐,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皆不具论,止就搜求骏马一事,而至今沙苑一空,此岂犹不肠断,而尚能听其所奏也哉(末四句下)。”
《唐诗贯珠》
言莫奏开元旧乐章,闻其歌曲,盖全盛之时,而忽天下大乱,至今未靖,真可令人肠断也。
《一瓢诗话》
三四写全盛之时,五六接写既衰之后,则旧乐断肠,更为贴切。一结又微同可念,草草读之不觉。
《诗法易简录》
三四语极写开元盛时,第五句转到禄山之乱,笔法流宕可喜。

汉武宫辞(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汉武清斋夜筑坛,自斟明水醮仙官殿前玉女移香案,云际金人捧露盘。

绛节几时还入梦,碧桃何处骖鸾茂陵烟雨埋弓剑,石马无声蔓草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此为不便指斥先皇,而远借汉武为言。前解写汉武之事仙人也。“清斋”写其身心精虔;“夜上”写其对越秘密;斟水自醮,写其屏息登降,百拜长跪,真如呼吸之间,便当遇之也者。三四承之,玉女移案者,言一一上章,皆手署御名;金人捧盘者,言时时望空,欲立候昭隐也(首四句下)。后解,写仙人之答汉武也。几时入梦,言不见入梦;何处骖鸾,言不见骖鸾。至于俟之俟之,既久既久,而汉武方且倦勤,汉武方且晏驾,汉武方且山陵,而所谓绛节、碧桃,亦终杳然不见。夫时后始悟石马蔓草,已非升仙之状也。嗟乎,又何愚哉(末四句下)。
《唐诗摘钞》
通首具文见意,所以讥汉武之愚也……吴融云:“赚得汉武心力尽,忍看烟草茂陵秋。”语虽透快,不及此诗浑浑有味也。
《唐诗快》
何其酷似曹尧宾也。若置尧宾集中,虽娄、旷恐亦难辨。
《唐诗成法》
辞最华赡,刺武帝求仙之谬,论亦甚正。
《唐诗别裁》
独举求仙一事言之。
《一瓢诗话》
通体含讽。
《唐七律隽》
唐之诸君俱好神仙,故诗人托汉武事以讥之。结言尊尚神仙如此。

潼关驿亭(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终军 

河上关门日日开,古今名利旋堪哀。终军壮节埋黄土,杨震丰碑翳绿苔。

寸禄应知沾有分,一官常惧处非才。犹惊往岁同袍者,尚逐江东计吏来。


五峰隐者(唐·薛逢)
  七言律诗   显示自动注释

烟霞壁立水溶溶,路转崖回旦暮中。鸂鶒畏人沈涧月,山羊投石挂岩松。

高斋既许陪云宿,晚稻何妨为客舂。今日见君嘉遁处,悔将名利役疏慵。


上吏部崔相公(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王生结袜 

龙门曾共战惊澜,雷电浮云出浚湍。紫府有名同羽化,碧霄无路却泥蟠。

公车未结王生袜,客路虚弹贡禹冠。今日垆锤任真宰,暂回风水不应难。


送刘郎中牧杭州(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州横制浙江湾,台榭参差积翠间。楼下潮回沧海浪,枕边云起剡溪山。

吴江水色连堤阔,越俗舂声隔岸还。圣代牧人无远近,好将能事济清闲。


贫女吟(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残妆满面泪阑干,几许幽情欲话难。云髻懒梳愁拆凤,翠蛾羞照恐惊鸾。

南邻送女初鸣佩,北里迎妻已梦兰。惟有深闺憔悴质,年年长凭绣床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鼓吹笺注》
朱东岩曰:此等诗,俱唐人借以自况,与前《宫词》俱是一意。
《唐诗贯珠》
五六一联,上下相串;“初”字、“已”字似呼应。此诗托言比体,未达之词也。上四句谓己,五六羡他人,结又伤己。然取材皆是闺中幽语,仍入闺情。
《唐七律隽》
敖子发谓唐人作宫词,或赋事,或抒怨,或寓讽刺,或其人负才赍志,不得于君,流落无聊,托以自况。余谓负才而不见用,犹负色而不见怜,此其旨也。其赋贫女者,借贫女以比己之不遇耳。

夜宴观妓(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豪韵  显示自动注释

灯火荧煌醉客豪,捲帘罗绮艳仙桃。纤腰怕束金蝉断,鬓发宜簪白燕高。

愁傍翠蛾深八字,笑回丹脸利双刀无因得荐阳台梦,愿拂馀香到缊袍。


送西川杜司空赴镇(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黑眉玄发尚依然,紫绶金章五十年。三入凤池操国柄,八分龙节付兵权。

东周城阙中天外,西蜀楼台落日边。莫遣洪垆旷真宰,九流人物待陶甄


长安夜雨(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滞雨通宵又彻明,百忧如草雨中生。心关桂玉天难晓,运落风波梦亦惊。

压树早鸦飞不散,到窗寒鼓湿无声。当年志气俱消尽,白发新添四五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写滞雨,既云“通宵”,再云“又彻明”者,通宵是从初更至五更,又彻明是从五更至天明。此自是窗中一人,从初更至五更,从五更至天明,求睡更不得睡,因而写雨,遂不自觉,亦便成二句也。“如草雨中生”五字,写忧已最确,然写此夜忧又最确。三四承之,言忧之绪甚多,至于更不得睡;忧之来甚重,至于才睡又即醒也(首四句下)。鸦飞不散,写出“压树”二字,鼓湿无声,写出“到窗”二字,妙,妙!便画尽一片昏沉,无数钝置,梦生醉死,抬头不起,异样荒忽神理。更不必说志气销尽,而先已了无生气已(末四句下)。
《唐诗鼓吹笺注》
写尽一夜不寐、忧从中来神理。
《唐诗鼓吹评注》
“通宵彻明”四字,乃一篇之主。“天难晓”、“梦亦惊”,是“通宵”;“鸦不散”、“鼓无声”,是“彻明”也。末二句足“百忧”意。
《五朝诗善鸣集》
“鼓无声”、“鸦不散”,将雨意说得沉郁。

猎骑(唐·薛逢)
  七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兵印对封入卫稀,碧空云尽早霜微。浐川桑落雕初下,渭曲禾收兔正肥。

陌上管弦清似语,草头弓马疾如飞。岂知万里黄云戍,血迸金疮卧铁衣。



共83,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