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秦韬玉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唐京兆人,字中明。出身寒素,累举不第。因其父为左神策军将,遂出入宦官田令孜之门,交游中贵。又曾为神策军判官。为芳林十哲。广明中,随僖宗入蜀。中和二年,特赐进士及第,编入春榜。四年,官至工部侍郎、判度支,为田令孜十军司马。工诗。有《投知小录》,佚。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年不详。字中明,一作仲明,京兆(今陕西西安)人,或云合阳(今陕西合阳)人。出身寒素,累举不第。因其父为左军军将,遂出入宦官田令孜之门,交游中贵,为“芳林十哲”之一。尝为神策军判官。随僖宗入蜀,中和二年(882)特赐进士及第,编入春榜。四年,官至工部侍郎、判度支,为田令孜十军司马。生平散见《唐摭言》卷九、《唐语林》卷七、《唐诗纪事》卷六三、《唐才子传》卷九。“工歌吟,恬和浏亮。”(《唐才子传》卷九)有《投知小录》3卷,已佚。今人李之亮有《秦韬玉诗注》。《全唐诗》存诗1卷。《全唐诗续拾》补1首,断句2。
唐诗汇评
秦韬玉,生卒年不详,字中明,一作仲明,京兆(今陕西西安)人。或云合阳(今陕西合阳)人。出身寒素,累举不第。因其父为左军军将,遂出入宦官田令孜门,交游中贵,为神策军判官。随僖宗入蜀。中和二年(882),特赐进士及第,编入春榜。四年,官至工部侍郎、判度支,为田令孜十军司马。韬玉工歌吟,有《孜知小录》三卷,已佚。《全唐诗》存诗一卷。

作品评论

《唐摭言》
韬玉有词,亦工长短歌……然慕柏耆为人,至于躁进,驾幸西蜀,为田令孜擢用,未期岁,官至丞郎,判盐铁,特赐及第。
《唐才子传》
韬玉少有同藻,工歌吟,恬和浏亮……每作人必传诵。《贵公子行》云:“阶前莎毯绿未卷,银龟喷香挽不断。乱花织锦柳撚线,妆点池台画屏展。主人功(公)业传闻初,六亲联络驰朝车。斗鸡走狗家世事,抱来皆佩黄金鱼。却笑书生把书卷,学得颜回忍饥面。”又潇水出道州九疑山中,湘水出桂林海阳山中,经灵渠,至零陵,与潇水合,谓之“潇湘”,为永州二水也,清泚一色,高秋八九月,才丈馀,浅碧见底,过衡阳,抵长沙,入洞庭。韬玉赋诗云:“女娲罗裙长百尺,搭在湘江作山色。”又云:“岚光楚岫和空碧,秋染湘江到底清。”由是大知名,号为绝吧。
《唐音癸签》
秦韬玉,调似李山甫,咏手押“髯”字诗,尤矫痴可真。

 

共39,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七言律诗
长安书怀(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凉风吹雨滴寒更,乡思欺人拨不平。长有归心悬马首,可堪无寐枕蛩声。

岚收楚岫和空碧,秋染湘江到底清。早晚身闲著蓑去,橘香深处钓船横。


桧树(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云交干瘦轮囷,啸雨吟风几百春。深盖屈盘青麈尾,老皮张展黑龙鳞。

唯堆寒色资琴兴,不放秋声染俗尘。岁月如波事如梦,竟留苍翠待何人。


读五侯传(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金镜 

汉亡金镜道将衰,便有奸臣竞佐时。专国祗誇兄弟贵,举家谁念子孙危。

后宫得宠人争附,前殿陈诚帝不疑。朱紫盈门自称贵,可嗟区宇尽疮痍。


春雪(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云重寒空思寂寥,玉尘如糁满春朝。片才著地轻轻陷,力不禁风旋旋销。

惹砌任他香粉妒,萦丛自学小梅娇。谁家醉卷珠帘看,弦管堂深暖易调。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三四颇切于春雪,似诗格稍弱。
《优古堂诗话》
韩退之《春霄》诗:“拂花轻尚起,落地暖初消,秦韬玉《雪》诗:“片才落地轻轻陷,力不禁风旋旋消:王定民《雷》诗:“天边密势来犹湿,地上微和积易消。”
《载酒园诗话又编》
《春雪》诗:“惹砌任教香粉妒,萦丛自学小梅娇:弄姿处亦有小翮试风之态。
《瀛奎律髓汇评》
何义门:首句反呼结。又云:深刺童埃无识,以灾为瑞,非徒致叹于苦乐不均也。纪昀:五六俗格。
《宋石斋笔谈》
韬玉晚唐作手,其咏《贫女》、《春雪》二律脍炙人口。

贫女(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誇偏巧,不把双眉斗画长。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鉴诫录》
李山甫有《咏贫女》,天下称奇,秦韬玉之诗意转殊妙。
《瀛奎律髓》
此诗世人盛传诵之。
《唐诗鼓吹注解大全》
此韬玉伤时未遇,托贫女以自况也。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晋罗友好学,醒温虽以才遇之,许而不用。人有得郡者,温为席送别,罗友后至。温问之,对曰:“旦出,逢一鬼揶揄云:‘我见汝送人,不见人送汝。’惭怖却回,不觉淹缓。”温心愧,遂以为襄阳守。罗之语,其即“为他人作嫁衣裳”之谓乎?衡文者闻是诗,亦有淹没贤才之愧否?此伤时未遇,而托“贫女”以自况也。首联喻己素贫贱,不托荐以求进。次联喻有才德者,见弃于世。二句一气读下,若谓此俱好修容者,谁人能怜取俭饰之士也。第五句见不以才夸人。六句见不以德自骄。末伤己少有著述措置,徒供藉人作进阶耳。
《唐律偶评》
有人画眉,则已嫁之妇也,反醒“女”字,诗律精密,上句亦用纤纤女手也。此即所谓贫女难嫁也,却不便自说要嫁人,结句借他人说,极巧。
《载酒园诗话又编》
秦韬玉诗无足言,独《贫女》篇遂为古今口古。“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读之辄为短气,不减江州夜月、商妇琵琶也。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此盖自伤不遇而托言也。贫士贫女,古今一辙,仕路无媒,何由自拔,所从来久矣。
《唐诗成法》
格调既高,所以不遇良媒;梳妆之俭,以其生长蓬门:(三四)分承一二。五六自伤。七结五,八结六。六句皆平头,是一病。有托而言,通首灵动,结好,遂成故事。
《唐诗别裁》
语语为贫士写照。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托兴可哀。何义门:高髻险妆,见《唐书•车服志》。此句就他人一面说。纪昀:格调太卑。
《诗境浅说》
此篇语语皆贫女自伤,而实为贫士不遇者,写牢愁抑塞之怀。首二句言生长蓬门,青裙椎髻,从不知罗绮之妍华,以待字之年,将托良媒以通辞,料无嘉耦,只益伤心。三四谓自抱高世之格,甘弃铅华,不知者翻怜我梳妆之俭陋也。五六谓以艺而论,则十指神针,未输薛女;以色而论,则双眉远翠,不让文君,而藐姑独处,从不向采芳女伴夸绝艺而竞新妆。末句言季女斯饥,固自安命薄。所恨者年年辛苦徒为新嫁娘费金线之功,人孰无情,谁能遣此耶!孟郊诗“坐甘冰抱晚,永谢酒怀春”,“冰抱”为难堪之境,而栖迟至晚,枯坐自甘;“酒怀”喻声利之场,乃春色虽多,孤踪永谢。与《贫女》诗意境相似,而以五言隽永出之,弥觉有味。老友章霜根翁最喜诵之。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俭梳妆:此处“俭”作“险”解;俭梳妆意为奇形怪状的打扮。
《唐诗鉴赏辞典》
这首诗,以语意双关、含蕴丰富而为人传诵。全篇都是一个未嫁贫女的独白,倾诉她抑郁惆怅的心情,而字里行间却流露出诗人怀才不遇、寄人篱下的感恨。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主人公的独白从姑娘们的家常──衣着谈起,说自己生在蓬门陋户,自幼粗衣布裳,从未有绫罗绸缎沾身。开口第一句,便令人感到这是一位纯洁朴实的女子。因为贫穷,虽然早已是待嫁之年,却总不见媒人前来问津。抛开女儿家的羞怯矜持请人去作媒吧,可是每生此念头,便不由加倍地伤感。这又是为什么呢?

从客观上看:“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如今,人们竞相追求时髦的奇装异服,有谁来欣赏我不同流俗的高尚情操?

就主观而论:“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我所自恃的是,凭一双巧手针黹出众,敢在人前夸口;决不迎合流俗,把两条眉毛画得长长的去同别人争妍斗丽。

这样的世态人情,这样的操守格调,调愈高,和愈寡。纵使良媒能托,亦知佳偶难觅啊。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个人的亲事茫然无望,却要每天每天压线刺绣,不停息地为别人做出嫁的衣裳!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一针针刺痛着自家伤痕累累的心灵!……

独白到此戛然而止,女主人公忧郁神伤的形象默然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诗人刻画贫女形象,既没有凭借景物气氛和居室陈设的衬托,也没有进行相貌衣物和神态举止的描摹,而是把她放在与社会环境的矛盾冲突中,通过独白揭示她内心深处的苦痛。语言没有典故,不用比拟,全是出自贫家女儿的又细腻又爽利、富有个性的口语,毫无遮掩地倾诉心底的衷曲。从家庭景况谈到自己的亲事,从社会风气谈到个人的志趣,有自伤自叹,也有自矜自持,如春蚕吐丝,作茧自缚,一缕缕,一层层,将自己愈缠愈紧,使自己愈陷愈深,最后终于突破抑郁和窒息的重压,呼出那“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慨叹。这最后一呼,以其广泛深刻的内涵,浓厚的生活哲理,使全诗蕴有更大的社会意义。

沈德潜说这首诗“语语为贫士写照”(《唐诗别裁》卷十六),近人俞陛云指出:“此篇语语皆贫女自伤,而实为贫士不遇者写牢愁抑塞之怀。”(《诗境浅说》)沈、俞二氏都很重视本诗的比兴意义,并且说出了诗的真谛。良媒不问蓬门之女,寄托着寒士出身贫贱、举荐无人的苦闷哀怨;夸指巧而不斗眉长,隐喻着寒士内美修能、超凡脱俗的孤高情调;“谁爱风流高格调”,俨然是封建文人独清独醒的寂寞口吻;“为他人作嫁衣裳”,则令人想到那些终年为上司捉刀献策,自己却久屈下僚的读书人──或许就是诗人的自叹吧?诗情哀怨沉痛,反映了封建社会贫寒士人不为世用的愤懑和不平

(赵庆培

题竹(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削玉森森幽思清,院家高兴尚分明。捲帘阴薄漏山色,欹枕韵寒宜雨声。

斜对酒缸偏觉好,静笼棋局最多情。却惊九陌轮蹄外,独有溪烟数十茎。


鹦鹉(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祢衡 

每闻别雁竞悲鸣,却叹金笼寄此生。早是翠襟争爱惜,可堪丹觜彊分明。

云漫陇树魂应断,歌接秦楼梦不成。幸自祢衡人未识,赚他作赋被时轻。


寄李处士(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封侯骨 

吕望甘罗道已彰,只凭时数为门张。世涂必竟皆应定,人事都来不在忙。

要路强干情本薄,旧山归去意偏长。因君指似封侯骨,渐拟回头别醉乡


对花(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长与韶光暗有期,可怜蜂蝶却先知。谁家促席临低树,何处横钗戴小枝?

丽日多情疑曲照,和风得路合偏吹。向人虽道浑无语,笑劝王孙到醉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律偶评》
二四人对花,落句花对人,两层变换。“带小枝”是钗挂花上,作“戴”便是折花矣。
《唐诗鼓吹笺注》
花当春而开,似与春光暗期,而曰蜂蝶先知者,言花各有候,物各有情,借以兴起下意耳。“席临低树”、“钗横小枝”,言人知而爱之也。“丽日”来临,“和风”轻拂,言风日知而爱之也;彼虽寂然无语,实与人意相关,正与首句“暗有期”相应。

寄怀(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哭涂穷 佩印 

总藏心剑事儒风,大道如今已浑同。会致名津搜俊彦,是张愁网绊英雄。

苏公有国皆悬印,楚将无官可赏功。若使重生太平日,也应回首哭涂穷


题刑部李郎中山亭(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青眼 

侬家云水本相知,每到高斋强展眉。瘦竹亸烟遮板阁,卷荷擎雨出盆池。

笑吟山色同欹枕,闲背庭阴对覆棋。不是主人多野兴,肯开青眼重渔师。


八月十五日夜同卫谏议看月(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凤凰城 

常时月好赖新晴,不似年年此夜生。初出海涛疑尚湿,渐来云路觉偏清。

寒光入水蛟龙起,静色当天鬼魅惊。岂独座中堪仰望,孤高应到凤凰城


亭台(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画地成沼 

雕楹累栋架崔嵬,院宇生烟次第开。为向西窗添月色,岂辞南海取花栽。

意将画地成幽沼,势拟驱山近小台。清境渐深官转重,春时长是别人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体馀编》
二语(按指“意将画地”二句)作势,落出结句冷然。

边将(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刻燕然石 

剑光如电马如风,百捷长轻是掌中。无定河边蕃将死,受降城外虏尘空。

旗缝雁翅如竿袅,箭撚雕翎逐隼雄。自指燕山最高石,不知谁为勒殊功。


塞下(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豪韵  显示自动注释

到处人皆著战袍,麾旗风紧马蹄劳。黑山霜重弓添硬,青冢沙平月更高。

大野几重开雪岭,长河无限旧云涛。凤林关外皆唐土,何日陈兵戍不毛


织锦妇(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桃花日日觅新奇,有镜何曾及画眉。祗恐轻梭难作匹,岂辞纤手遍生胝。

合蝉巧间双盘带,联雁斜衔小折枝。豪贵大堆酬曲彻,可怜辛苦一丝丝。


钓翁(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竿青竹老江隈,荷叶衣裳可自裁。潭定静悬丝影直,风高斜飐浪纹开。

朝携轻棹穿云去,暮背寒塘戴月回。世上无穷崄巇事,算应难入钓船来。


曲江(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曲沼深塘跃锦鳞,槐烟径里碧波新。此中境既无佳境,他处春应不是春。

金榜真仙开乐席,银鞍公子醉花尘。明年二月重来看,好共东风作主人。


隋堤(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兔苑 

种柳开河为胜游,堤前常使路人愁。阴埋野色万条思,翠束寒声千里秋。

西日至今悲兔苑,东波终不反龙舟。远山应见繁华事,不语青青对水流。


天街(唐·秦韬玉)
  七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九衢风景尽争新,独占天门近紫宸。宝马竞随朝暮客,香车争碾古今尘。

烟光正入南山色,气势遥连北阙春。莫见繁华祗如此,暗中还换往来人。



共39,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