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王维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01—761
【介绍】: 唐河东人,祖籍太原祁县,字摩诘。玄宗开元进士擢第。历右拾遗、监察御史,又曾为河西节度判官。天宝时,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安禄山陷长安,被俘获,押解洛阳,迫受伪职,曾赋诗明志。乱平,责授太子中允。肃宗乾元中迁尚书右丞,故世称王右丞。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尤长五言,多咏山水田园,与孟浩然并称王孟。书画特臻其妙,后人推其为南宗山水画之祖。与弟缙俱奉佛,居常蔬食,晚年长斋,不衣文彩。得宋之问蓝田别墅,沿辋水,弹琴赋诗,啸咏终日,所为诗号《辋川集》。妻亡不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绝尘累。有《王右丞集》、《画学秘诀》。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00—761
字摩诘。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后徙家于蒲州(今山西永济西),遂为蒲州人,称河东王氏。排行十三。官终尚书右丞,称王右丞。父处廉,官终汾州司马。维早慧,工诗善文,博学多艺。十五宦游两京,居嵩山东溪。以才艺知名,博得豪贵青睐。玄宗开元九年(721)中进士。释褐为太乐丞。秋,因伶人舞黄狮子舞坐罪,贬济州司仓参军。开元十四年春秩满,游宦淇上,遂隐于淇。开元十七年前后回长安闲居,学佛于荐福寺道光禅师。张九龄为相,作《上张令公》诗。二十三年,擢右拾遗。二十五年,张九龄被李林甫排挤谪荆州长史,王维作《寄荆州张丞相》,抒发其黯然思退之情绪。同年秋,奉命出使凉州,以监察御史兼节度使判官。二十八年,迁殿中侍御史,以选补副使赴桂州,知南选。过襄阳,作《哭孟浩然》诗。明年春夏回长安,寻隐终南山。天宝元年(742),复出为左补阙。天宝三载始营蓝田辋川别业。天宝四载暮春,以侍御史出使榆林、新秦二郡。后迁库部郎中。天宝九载后,丁母忧,十一载服除,拜吏部郎中(后改文部)。在辋川期间实亦官亦隐。十四载,迁给事中。十五载陷贼,安禄山委任给事中。王维服药取痢,伪疾将遁,被囚洛阳凝碧池,作诗曰:“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以明己心向唐室。肃宗至德二载(757),王师收复两京,陷贼官六等定罪,王维以有《凝碧池诗》及弟缙请削己官为兄赎罪,获免。乾元元年(758)二月,授太子中允,加集贤学士,迁中书舍人,改给事中。上元元年(760),官尚书右丞。上元二年七月卒,葬蓝田辋川别业之西。生平事迹见两《唐书》本传,张清华、陈铁民两《王维年谱》。王维奉佛,学顿教。受禅宗思想影响极深,以禅悟诗,独得任运自然之趣,故人称“高人”、“诗佛”。清徐增《而庵说唐诗》云:“吾于天才得李太白,于地才得杜子美,于人才得王摩诘。太白以气韵胜,子美以格律胜,摩诘以理趣胜。太白千秋逸调,子美一代规模,摩诘精大雄氏之学。”《许彦周诗话》认为:王维“自李杜而下,当为第一。”顾起经亦云:“玄、肃以下诗人,其数什百,语盛唐者,唯高、王、岑、孟四家为最。语四家者,唯右丞公为最。”(《题王右丞诗笺小引》)王维与孟浩然并称“王孟”,乃盛唐山水田园诗派之杰出代表。王维早期怀“致君光帝典”、“动为苍生谋”之大志,颇欲“忘身辞凤阙,报国取龙廷”,作《少年行》、《夷门歌》、《老将行》、《燕支行》、《献始兴公》、《上张令公》、《送赵都督赴代州得青字》等诗言志抒怀。早期边塞诗如《凉州赛神》、《使至塞上》、《送刘司直赴安西》、《送平淡然判官》、《从军行》、《陇西行》,山水诗如《终南山》、《汉江临泛》、《华岳》等,皆表现出开阔胸怀与雄浑博大之风格。玄宗后期政事腐败,王维乃日益信禅笃佛,追求超脱尘世之境界。后期之诗艺虽不断提高,已臻“诗中有画”(苏轼《书摩诘蓝田烟雨图》),“在泉为珠,著壁成绘”(《河岳英灵集》)之境界,然内容较狭,思想亦较消极。前人以为“右丞妙于诗,故画意有余;右丞精于画,故诗体转工”(刘士鏻《文至》引晁补之语)。如《皇甫岳云溪杂题》、《辋川集》、《山中》、《山居秋暝》、《渭川田家》等,皆脍炙人口。维虽不以文称,其“文格华整超逸”(《王右丞集笺注序》),今存文赋69篇,颇有娟丽可观者。长于山水画,为南宗之祖,世传有《辋川图》等。《王集》最早版本为宋蜀本与建昌本,校注则有刘须溪《王右丞集》、顾起经《类笺王右丞全集》、赵殿成《王右丞集笺注》及今人陈铁民《王维集校注》。《全唐诗》存诗4卷,《拾遗》补2句。
唐诗汇评
王维(701—761),字摩诘,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迁居蒲州(今山西永济)。开元九年(721),登进士第,调太乐丞,因伶人违制舞黄狮子受累,谪济州司仓参军。张九龄执政,擢为右拾遗。二十五年秋,入河西节度使崔希逸幕,为监察御史兼节度判官。天宝初,入为左补阙。十一载,拜吏部郎中,迁给事中。安史叛军陷京,被迫受伪职。复京后论罪,因曾作诗抒写对唐室的忠心,仅降为太子中允。迁左庶子、中书舍人,复拜给事中,转尚书右丞,卒。维多才艺,诗、书、画、乐无不精通。其诗众体兼擅,尤工五律、五绝。与孟浩然同为盛唐山水田园诗派代表诗人。有《王维集》十卷(宋明刊本作《王摩诘文集》、《王右丞集》或《王右泰文集》),今存。《全唐诗》编诗四卷。

词学图录

王维(701-761) 字摩诘,太原祁人,后其父迁家于蒲(今永济),遂为河东人。天宝末,为给事中。四十岁隐居蓝田辋川,妻亡,无子,笃信佛,不衣文彩,不茹荤腥。精诗词,善书画,通音律。有《阳关曲》等词。

作品评论

《河岳英灵集》
维诗词秀调雅,意新理惬,在泉为珠,着壁成绘,一句一字,皆出常境。
司空图《与李生论诗书》
王右丞、韦苏州澄澹精致,格在其中,岂妨于遒举哉!
《东坡题跋·书摩诘蓝田烟雨图》
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后山诗话》
右丞、苏州皆学于陶,王得其自在。
《臞翁诗评》
王右丞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
《岁寒堂诗话》
世以王摩诘律诗配子美,古诗配太白,盖摩诘古诗能道人心中事而不露筋骨,律诗至佳丽而老成。……虽才气不若李、杜之雄杰,而意味工夫,是其匹亚也。摩诘心淡泊,本学佛而善画,出则陪岐、薛诸王及贵主游,归则餍饫辋川山水,故其诗于富贵山林,两得其趣。
《岁寒堂诗话》
韦苏州诗,韵高而气清。王右丞诗,格老而味长。虽皆五言之宗匠,然互有得失,不无优劣。以标韵观之,右丞远不逮苏州,至于词不迫切,而味甚长,虽苏州亦所不及。
《蔡百衲诗评》
王摩诘诗,浑厚一段,覆盖古今。但如久隐山林之人,徒成旷淡。
《唐诗品》
右丞诗发秀自天,感言成韵,词华新朗,意象幽闲。上登清庙,则情近圭璋;幽彻丘林,则理同泉石。言其风骨,固尽扫微波;采其流调,亦高跨来代。于《三百篇》求之,盖《小雅》之流也。而颂声之微,夫亦风气所临,不能洗濯而高视也。
《震泽长语》
摩诘以淳古澹泊之音,写山林闲适之趣,如辋川诸诗,真一片水墨不着色画。及其铺张国家之盛,如“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云里帝城双凤阚,雨中春树万人家”,又何其伟丽也!
《诗薮》
右丞五言,工丽闲澹,自有二派,殊不相蒙。“建礼高秋夜”、“楚塞二江接”、“风劲角弓鸣”、“扬子谈经处”等篇,绮丽精工,沈、宋合调者也。“寒山转苍翠”、“一从归白社”、“寂寞掩柴扉”、“晚年惟好静”等篇,幽闲古澹,储、孟同声者也。
《诗薮》
盛唐七言律称王、李。王才甚藻秀,而篇法多重。“绛帻鸡人”,不免服色之讥;“春树万家”,亦多花木之累。“汉主离宫”、“洞门高阁”,和平闲丽,而斤两微劣。“居延城外”甚有古意,与“卢家少妇”同,而音节太促,语句伤直,非沈比也。
《诗薮》
太白五言绝自是天仙口语,右丞却入禅宗。如“人闲桂花落,夜静深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读之身世两忘,万念皆寂,不谓声律之中,有此妙诠。
《唐音癸签》
仲默云:右丞他诗甚长,独古作不逮。读其集,大篇句语俊拔,殊乏完章;小言结构清新,所少风骨。
《诗镜总论》
摩诘写色清微,已望陶、谢之藩矣,第律诗有馀,古诗不足耳。离象得神,披情著性,后之作者谁能之?世之言诗者,好大好高,好奇好异,此此俗之魔见,非诗道之正传也。体物著情,寄怀感兴,诗之为用,如此已矣。
《诗源辨体》
王摩诘、孟浩然才力不逮高、岑,而造诣实深,兴趣实远,故其古诗虽不足,律诗体多浑圆,语多活泼,而气象风格自在,多入于圣矣。
《诗源辨体》
摩诘才力虽不逮高、岑,而五七言律风体不一。五言律有一种整栗雄丽者,有一种一气浑成者,有一种澄谈精致者,有一种闲远自在者。如“天官动将星”、“单车普出塞”、“横吹杂繁笳”、“不识阳关路”等篇,皆整栗雄厚者也。如“风劲角弓鸣”、“绝域阳关道”、“建礼高秋夜”、“怜君不得意”等篇,皆一气浑成者也。如“独坐悲双鬓”、“寂寞掩柴扉”、“松菊荒三径”、“言从石菌阁”、“岩壑转微径”等篇,皆澄淡精致者也。如“清川带长薄”、“寒山积苍翠”、“晚年惟好静”、“主人能爱客”、“重门朝已启”等篇,皆闲远自在者也。至如“楚塞三湘接”既甚雄浑,“新妆可怜色”则又娇嫩。若高、岑才力虽大,终不免一律耳。
《诗源辨体》
摩诘七言律亦有三种:有一种宏赡雄丽者,有一种华藻秀雅者,有一种淘洗澄净者。如“欲笑周文”、“居延城外”、“绛帻鸡人”等篇,皆宏赡雄丽者也。如“渭水自萦”、“汉主离宫”、“明到衡山”等篇,皆华藻秀雅者也。如“帝子远辞”、“洞门高阁”、“积雨空林”等篇,皆淘洗澄净者也。是亦高、岑之所不及也。
《诗源辨体》
摩诘五言绝,意趣幽玄,妙在文字之外。摩诘《与裴迪书》略云:“夜登华子冈,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寒犬,吠声如豹;村墟夜春,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僮仆静默,每思曩昔携手赋诗,倘能从我游乎?”摩诘胸中滓秽净尽,而境与趣合,故其诗妙至此耳。
《载酒园诗话又编》
唐无李、杜,摩诘便应首推,昔人谓“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殊未尽厥美,庶几“咳唾落九天,随风生殊玉”耳。三人相较,正犹留侯无收城转饱之功,襟袖带烟霞之气、自非平阳、曲逆可伍。
《唐音审体》
少陵绝句多不甚着意,太白七言独步,五言其稍次也。味淡声希,言近指远,乍观不觉其奇,按之非复人间笔墨,唯有丞也。昔人谓读之可以启道心、淀尘虑。
《唐诗观澜集》
右丞五排,秀色外腴,颡气内充,由其天才敏妙,尽得风流,气骨遂为所掩。一变而入郎、秀丽胜而沉厚之气亦减,此风气之一关也。
《唐诗观澜集》
右丞诗荣光外映,秀色内含,端凝而不露骨,超逸而不使气,神味绵渺,为诗之极则,故当时号为“诗圣”。
《唐诗别裁》
意太深、气太浑、色太浓,诗家一病,故曰“穆如清风”。右丞诗每从不着力处得之。
《唐诗别裁》
右丞五言律有二种:一种以清远胜,如“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也;一种以雄浑胜,如“天官动将星,汉地柳条青”是也。当分别观之。
《昭昧詹言》
辋川干诗,亦称一祖。然比之杜公,真如维摩之于如来,确然别为一派。寻其所至,只是以兴象超远,浑然元气,为后人所莫及;高华精警,极声色之宗,而不落人间声色,所以可贵。然愚乃不喜之,以其无血气无性情也。譬如绛阙仙宫,非不尊贵,而于世无益;又如画工,图写逼肖,终非实物,何以用之?称诗而无当于兴、观、群、怨,失《风》、《骚》之旨,远圣人之教,亦何取乎?政如同马相如之文,使世间无此,殊无所但以资于馆阁词人,酝酿句法,以为应制之用,诚为好手耳。
《昭昧詹言》
辋川叙题细密不漏,又能设色取景,虚实布置,一一如画,如今科举作墨卷相似,诚万选之技也。
《岘佣说诗》
摩诘五言古,雅淡之中,别饶华气,故其人清贵;盖山泽间仪态,非山泽间性情也。
《岘佣说诗》
摩诘七古,格整而气敛,虽纵横变化不及李、杜,然使事典雅,属对工稳,极可为后人学步。
《岘佣说诗》
摩诘七律,有高华一体,有清远一体,皆可效法。
《三唐诗品》
其源出于应德琏、陶渊明。五言短篇尤劲,《寓言二首》直是脱胎《百一》。“楚国狂夫”诸咏,则《咏贫士》之流;“田舍”诸篇,《闲屈》之亚也。七言矩式初唐,独深排宕;律诗神超,发端亦远。夫其炼虚入秀,琢淡成腴,变六代之深浑,发三唐之明艳,而古芳不落,夕秀方新,司空表圣云:“如将不尽,与古为新”,诚斯人之品目,唐贤之高轨也。
《唐宋诗举要》
赵铁岩曰:右丞通于禅理,故语无背触,甜澈中边。空外之音也,水中之影也,香之于沉实也,果之于木瓜也,酒之于建康也,使人索之于离即之间,骤欲去之而不可得,盖空诸所有而独契其宗。
《唐宋诗举要》
姚曰:盛唐人诗固无体不妙,而尤以五言律为最。此体中又当以王、孟为最,以禅家妙悟论诗者正在此耳。吴曰:王、孟诗专以自然兴象为佳,而有真气贯注其间,斯其所以为大家也。
《唐宋诗举要》
姚曰:右丞七律能备三十二相似,而意兴超远,有虽对荣观燕处超然之意,宜独冠盛唐。

 

共382,分2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送张五归山(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送君尽惆怅,复送何人归。几日同携手,一朝先拂衣

东山有茅屋,幸为埽荆扉。当亦谢官去,岂令心事违。


济上四贤咏 崔录事(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三首,济州官舍作。

引用典故:东山 

解印归田里,贤哉此丈夫。少年曾任侠,晚节更为儒。

遁迹东山下,因家沧海隅。已闻能狎鸟,余欲共乘桴


济上四贤咏 成文学(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三首,济州官舍作。

引用典故:平原客 游梁 

宝剑千金装,登君白玉堂。身为平原客,家有邯郸娼。

使气公卿坐,论心游侠场。中年不得意,谢病客游梁


奉和圣制赐史供奉曲江宴应制(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柏梁宴 邹枚 

侍从有邹枚,琼筵就水开。言陪柏梁宴,新下建章来。

对酒山河满,移舟草树回。天文同丽日,驻景惜行杯。


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杨子谈经所,淮王载酒过。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

径转回银烛,林开散玉珂。严城时未启,前路拥笙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批点唐音》
三四句内生意,若更细,便浅促。
《唐诗镜》
“坐久落花多”意景适会。
《唐诗解》
起联用事妥,次“缓”字佳。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以子云况杨氏、淮南比岐王,起语已尽题情。中联酒阑客散之景。夜深始归,见王兴之尽,与从过之幸也。章法之妙,真有笙歌一派、峦巘千回。吴山民曰:摩诘善作丽语。此是其得意者。“回”跟“转”,“散”跟“开”,下字有法。陆钿曰:结句妙得规讽,含而不露。周明辅曰:此诗绝有步骤,兴致不薄。
《唐风怀》
胡元瑞曰:绮丽精工,沈、宋合调。
《唐诗评选》
“坐久落花多”自是佳句。末四语巧心得现前之景。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曰:王五律能胜嘉州。嘉州虽秀,百首一概;王则苍浑绣秀,真淡生幽,无所不具。
《唐诗别裁》
杨子云比杨氏,淮王比岐王。三四言赏玩之久也。后言深夜始归,馀情无尽。

从岐王夜宴卫家山池应教(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座客香貂满,宫娃绮幔张。涧花轻粉色,山月少灯光。

积翠纱窗暗,飞泉绣户凉。还将歌舞出,归路莫愁长。


早朝(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班姬 吏隐 访蓬瀛 

柳暗百花明,春深五凤城城乌睥睨晓,宫井辘轳声。

方朔金门侍班姬玉辇迎。仍闻遣方士,东海访蓬瀛


同崔员外秋宵寓直(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建礼高秋夜,承明候晓过。九门寒漏彻,万井曙钟多。

月迥藏珠斗,云消出绛河。更惭衰朽质,南陌共鸣珂。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王孟诗评》
顾云:“藏”、“出”字有趣。
《瀛奎律髓》
了无深意,而气体自然高洁。“藏”字、“出”字炼得自然,不似晚唐、宋人之尖巧。末二句入崔员外却突兀。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三联句琢,“藏”“出”二字眼有趣。杨慎曰:大概宏敞,“九门”二句雄丽卓绝。吴山民曰:三、四整而暇,五、六语丽。
《唐诗矩》
尾联见意格。一“更”字便唤醒前面,寓直之景皆与崔所同也。味结语便知崔在壮年,壮年之人立朝可以有为,今己方衰朽,展效无力,犹然窃位苟禄,对之能不怀惭,无限语意只以“惭”字见出,盛唐人笔力不可及者以此。右丞诗分艳、淡二种,艳在初年,淡归晚岁,所谓“绚烂之极,乃造平淡”者也。
《唐诗成法》
“建礼”、“秋夜”承以“漏彻”、“曙钟”,似不写夜景矣,直到五、六方转笔写夜景,此倒叙法,唐人多有。“更惭”接上,简妙,言同直己惭矣。“更”字、“共”字相呼应。
《唐诗观澜集》
自然好(“万井”句下)。清华秀丽,十字画出禁中秋宵(“月迥”二句下)。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曰:三、四迥亮,殆是名句。五、六彩丽,仍饶隽姿。王得四句眼字力,“藏”字更出意,“珠”、“绛”是作意色泽字,经隽笔俱增生致,故当不俗,鲍觉庭曰:结缴“同崔员外”,意无漏绪。
《唐贤清雅集》
右丞多解语,襄阳多苦词,固是性情,亦由境遇不同也。右丞五律诗苍浑秀逸,气体甚大。襄阳清秀足相尚,而微偏峻厉,似当逊一筹。丽而逸,无士宦气。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接舆醉 五柳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品汇》
刘云:类以无情之景述无情之意,复非作者所有。
《唐诗归》
钟云:“转”字妙,于“寒山”有情(首句下钟云:“上”字好(“墟里”句下)。
《唐诗镜》
三四意态犹夷。五六佳在布景,不在属词。彼“时倚檐前树,远看原上村”,语似逊此。
《唐风定》
起语高远空旷,然与嘉州不同。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淡宕闲适,绝类渊明。
《唐诗评选》
通首都有“赠”意在言句文身之外,不可徒以结用两古人为赠也。楚狂、陶令俱凑手偶然,非著意处,以高洁写清幽,故胜。
《唐诗矩》
虚实相间格。一二五六用实,三四七八用虚,相间成篇。
《唐贤三昧集笺注》
对起,上句尤妙,此从陶出。“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景色可想。顾云:一时情景,真率古淡。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曰:此篇声格与上诸作迥别,淡逸清高,自然绝俗。右丞有此二致,朝殿则绅黻雍容,山林则瓢衲自得,惟其称也。评:三四绝不作意,品高气逸,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正同一格。五六亦是直置语,淡然高老,无假胭脂。绮隽之外,又须知有此种,盖关乎性情,本之元亮,不从沈、宋袭得,独为千古。
《唐贤清雅集》
神韵止可意会,才拟议便非。
《唐诗三百首》
又从上“暮”字生出(“墟里”句下)。
《唐宋诗举要》
自然流转,时气象又极阔大。
《唐诗鉴赏辞典》
《新唐书·王维传》:“别墅在辋川,地奇胜……与裴迪游其中,赋诗相酬为乐。”这首诗即与裴迪相酬为乐之作。
这是一首诗、画、音乐完美结合的五律。首联和颈联写景,描绘辋川附近山水田园的深秋暮色;颔联和尾联写人,刻画诗人和裴迪两个隐士的形象。风光人物,交替行文,相映成趣,形成物我一体、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抒写诗人的闲居之乐和对友人的真切情谊。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首联写山中秋景。时在水落石出的寒秋,山间泉水不停歇地潺潺作响;随着天色向晚,山色也变得更加苍翠。不待颔联说出“暮”字,已给人以时近黄昏的印象。“转”和“日”用得巧妙。转苍翠,表示山色愈来愈深,愈来愈浓;山是静止的,着一“转”字,便凭借颜色的渐变而写出它的动态。日潺湲,就是日日潺湲,每日每时都在喧响;水是流动的,用一“日”字,却令人感觉它始终如一的守恒。寥寥十字,勾勒出一幅有色彩,有音响,动静结合的画面。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颈联写原野暮色。夕阳欲落,炊烟初升,这是田野黄昏的典型景象。渡头在水,墟里在陆;落日属自然,炊烟属人事:景物的选取是很见匠心的。“墟里上孤烟”,显系从陶潜“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归田园居之一》)点化而来。但陶句是拟人化的表现远处村落上方炊烟萦绕、不忍离去的情味,王句却是用白描手法表现黄昏第一缕炊烟袅袅升到半空的景象,各有各的形象,各有各的意境。这一联是王维修辞的名句,历来被人称道。“渡头余落日”,精确地剪取落日行将与水面相切的一瞬间,富有包孕地显示了落日的动态和趋向,在时间和空间上都为读者留下想象的余地。“墟里上孤烟”,写的也是富有包孕的片刻。“上”字,不仅写出炊烟悠然上升的动态,而且显示已经升到相当的高度。
首、颈两联,以寒山、秋水、落日、孤烟等富有季节和时间特征的景物,构成一幅和谐静谧的山水田园风景画。但这风景并非单纯的孤立的客观存在,而是画在人眼里,人在画图中,一景一物都经过诗人主观的过滤而带上了感情色彩。那么,诗人的形象是怎样的呢?请看颔联: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这就是诗人的形象。柴门,表现隐居生活和田园风味;倚杖,表现年事已高和意态安闲。柴门之外,倚杖临风,听晚树鸣蝉、寒山泉水,看渡头落日、墟里孤烟,那安逸的神态,潇洒的闲情,和“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归去来辞》)的陶渊明不是有几分相似吗?事实上,王维对那位“古今隐逸诗人之宗”,也是十分仰慕的,就在这首诗中,不仅仿效了陶的诗句,而且在尾联引用了陶的典故: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陶文《五柳先生传》的主人公,是一位忘怀得失、诗酒自娱的隐者,“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实则,这位先生正是陶潜的自我写照;而王维自称五柳,就是以陶潜自况的。接舆,是春秋时代“凤歌笑孔丘”的楚国狂士,诗人把沉醉狂歌的裴迪与楚狂接舆相比,乃是对这位年轻朋友的赞许。陶潜与接舆──王维与裴迪,个性虽大不一样,但那超然物外的心迹却是相近相亲的。所以,“复值接舆醉”的复字,不表示又一次遇见裴迪,而是表示诗人情感的加倍和进层:既赏佳景,更遇良朋,辋川闲居之乐,至于此极啊!末联生动地刻画了裴迪的狂士形象,表明了诗人对他的由衷的好感和欢迎,诗题中的赠字,也便有了着落。
颔联和尾联,对两个人物形象的刻画,也不是孤立进行,而是和景物描写密切结合的。柴门、暮蝉、晚风、五柳,有形无形,有声无声,都是写景。五柳,虽是典故,但对王维说来,模仿陶渊明笔下的人物,植五柳于柴门之外,不也是自然而然的吗?
(赵庆培)

寄荆州张丞相(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所思竟何在,怅望深荆门举世无相识,终身思旧恩。

方将与农圃,艺植老丘园。目尽南飞雁,何由寄一言。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悠然、渊然(“怅望”句下)。钟云:悲甚!厚甚!非过时人不知(“终身”句下)。钟云:此二句不说思旧,其意更深(“方将”二句下)。钟云:直朴,深致(末句下)。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八语一直说下,使人读不断。
《唐诗成法》
本为浮沉宦海,今将决计归田,回思旧恩举世无二,文义极顺,然不成作法矣。今先写丞相,接写感恩,决计归田反写在五、六,文势意味方陡健深厚。
《唐贤三昧集笺注》
顾云:清深质直,写情冲淡。

冬晚对雪忆胡居(一作处)士家(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王劭诗,非)。(一作王邵诗)

引用典故:扃门卧 

寒更传晓箭,清镜览衰颜。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

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借问袁安舍,翛然尚闭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成法》
五六写雪不着迹象,妙句。此首逐次写去,直到结句。
《唐诗别裁》
写“对雪”意,不削而合,不绘而工。“忆胡居士”只末一见。
《唐贤三昧集笺注》
雪诗如此,甚大雅,恰好。开后人咏物之门。
《网师园唐诗笺》
不假追琢,自然名贵(“隔牖”句下)。
《唐贤清雅集》
写得清朗照人,末收到居士家,气浑而语切。

和尹谏议史馆山池(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开元二十年,道士尹愔为谏议大夫,知史馆事,故诗有莫上空虚之句。

引用典故:上空虚 

馆接天居,霓裳侍玉除。春池百子外,芳树万年馀。

洞有仙人箓,山藏太史书。君恩深汉帝,且莫上空虚。


奉和杨驸马六郎秋夜即事(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卢女 平阳骑 

高楼月似霜,秋夜郁金堂。对坐弹卢女,同看舞凤凰。

少儿多送酒,小玉更焚香。结束平阳骑,明朝入建章。


酬虞部苏员外过蓝田别业不见留之作(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贫居依谷口,乔木带荒村。石路枉回驾,山家谁候门。

渔舟胶冻浦,猎火烧寒原。唯有白云外,疏钟闻夜猿。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在归路寥落上看出主人不留意,妙!妙(“石路”二句下)!钟云:后四句似不沾题,映带蕴籍,妙在言外,此法人不能知。
《唐诗矩》
前后两截格。结若周旋,意实高傲,言外见山中之景,清寂如此,自无俗人坐处。
《此木轩论诗汇编》
“石路柱回驾,山家谁候门”,如闻阿哟之声。“惟有”者,无一有也,此诗家三昧也。
《唐贤三昧集笺注》
顾云:起二句,此别业景可想见。第四应“贫居”。五六善叙冬日之景。
《唐贤清雅集》
通首用缩笔藏锋法,古韵铿然,起四句俱活对。

酬比部杨员外暮宿琴台朝跻书阁率尔见赠之作(一作卢照邻诗)(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秦官 

旧简拂尘看,鸣琴候月弹。桃源迷汉姓,松树有秦官。

空谷归人少,青山背日寒。羡君栖隐处,遥望白云端。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镜》
三、四意境之妙。大略意境既成,则神色自传,声调即不欲而合矣,此第一上流。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三、四工而婉。第六尤替,作对更如不意。赵横山曰:看简、弹琴着“拂尘”、“候月”字,便增多许情致。三、四亦止言桃与松耳,使典工琢,遂成绝隽名联。

酬严少尹徐舍人见过不遇(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篮舆 

公门暇日少,穷巷故人稀。偶值乘篮舆,非关避白衣。

不知炊黍谷,谁解埽荆扉。君但倾茶碗,无妨骑马归。


酬张少府(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援》
意思闲畅,笔端高妙,此是右丞第一等诗,不当于一字一句求之。
《唐诗归》
钟云:妙在酬答,只似一首闲居诗,然右丞庙堂诗亦皆是闲居。潭云:妙绝(尾联下)。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庙堂酬答亦多不切闲居者,钟自不采耳。
《此木轩论诗汇编》
“自顾无长策,空自返旧林”,无一毫作伪,无一毫诡秘。
《唐诗成法》
一二后即当接“松风”、“山月”,却横插“自顾”二句,意遂深厚。
《唐贤三昧集笺注》
宕开收,言不尽意,此亦一法(“渔歌”句下)。顾云:末酬张少府用《离骚·渔父》篇意,俊逸。
《唐诗别裁》
结意以不答答之。
《网师园唐诗笺》
悠然神远(“松风”句下)。
《唐贤清雅集》
起接四句一气,下承“旧林”,转结到“酬”字意,兴趣最远。理会了彻,随口都成灵籁。
《唐诗近体》
句句是酬却,末用“君问”一语倒转,去路转更悠然,所以末妙。
《唐诗鉴赏辞典》
这是一首赠友诗。题目冠以“酬”字,当是张少府先有诗相赠,王维再写此诗为酬。
这首诗,一上来就说,自己人到晚年,惟好清静,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了,乍一看,生活态度消极之至,但这是表面现象。仔细推求起来,这“惟好静”的“惟”字大有文章。是确实“只”好静呢,还是“动”不了才“只得”好静呢?既云“晚年”,那么中年呢?早年呢?为什么到了晚年变得“惟好静”起来呢?底下三、四两句,透露了个中消息。
王维早年,原也有过政治抱负,在张九龄任相时,他对现实充满希望。然而,没过多久,张九龄罢相贬官,朝政大权落到奸相李林甫手中,忠贞正直之士一个个受到排斥、打击,政治局面日趋黑暗,王维的理想随之破灭。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他既不愿意同流合污,又感到自己无能为力,“自顾无长策”,就是他思想上矛盾、苦闷的反映。他表面上说自己无能,骨子里隐含着牢骚。尽管在李林甫当政时,王维并未受到迫害,实际上还升了官,但他内心的矛盾和苦闷却越来越加深了。出路何在?对于这个正直而又软弱、再加上长期接受佛教影响的封建知识分子来说,自然就只剩下跳出是非圈子、返回旧时的园林归隐这一途了。“空知返旧林”的“空”字,含有“徒然”的意思。理想落空,归隐何益?然而又不得不如此。在他那恬淡好静的外表下,内心深处的隐痛和感慨,还是依稀可辨的。
那么,王维接下来为什么又肯定、赞赏那种“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的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趣呢?联系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体会到,这实际上是他在苦闷之中追求精神解脱的一种表现。既含有消极因素,又含有与官场生活相对照、隐示厌恶与否定官场生活的意味。摆脱了现实政治的种种压力,迎着松林吹来的清风解带敞怀,在山间明月的伴照下独坐弹琴,自由自在,悠然自得,这是多么令人舒心惬意啊!“松风”、“山月”均含有高洁之意。王维追求这种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趣,说他逃避现实也罢,自我麻醉也罢,无论如何,总比同流合污、随波逐流好吧?在前面四句抒写胸臆之后,抓住隐逸生活的两个典型细节加以描绘,展现了一幅鲜明生动的形象画面,将松风、山月都写得似通人意,情与景相生,意和境相谐,主客观融为一体,这就大大增强了诗的形象性。从写诗的艺术技巧上来说,也是很高明的。
最后,“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回到题目上来,用一问一答的形式,照应了“酬”字;同时,又妙在以不答作答:您要问有关穷通的道理吗?我可要唱着渔歌向河浦的深处逝去了。末句五字,又淡淡地勾出一幅画面,用它来结束全诗,可真有点“韵外之致”、“味外之旨”(司空图《与李生论诗书》)的“神韵”呢!这里的“渔歌”,又暗用《楚辞·渔父》的典故:“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王逸《楚辞章句》注曰:水清“喻世昭明,沐浴升朝廷也”;水浊“喻世昏暗,宜隐遁也”。也就是“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论语·泰伯》)的意思。王维避免对当世发表议论,隐约其词,似乎在说:通则显,穷则隐,豁达者无可无不可,何必以穷通为怀呢?而联系上文来看,又似乎在说:世事如此,还问什么穷通之理,不如跟我一块归隐去吧!这就又多少带有一些与现实不合作的意味了。诗的末句,含蓄而富有韵味,耐人咀嚼,发人深思,正是这样一种妙结。
(刘德重)

酬贺四赠葛巾之作(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野巾传惠好,兹贶重兼金嘉此幽栖物,能齐隐吏心。

早朝方暂挂,晚沐复来簪。坐觉嚣尘远,思君共入林


送丘为落第归江东(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怜君不得意,况复柳条春。为客黄金尽,还家白发新。

五湖三亩宅,万里一归人。知尔不能荐,羞称献纳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镜》
稍近销削,开中唐之渐。
《王孟诗评》
顾云:起缓语妙。
《唐诗归》
钟云:似刘长卿句(“万里”句下)。又云:此二语出先达口,则为自责;出贫士口,则为尤人。易地则失之矣(末联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陈继儒曰:完气足,即盛唐亦不多得。徐充曰:八句皆佳。魏庆之曰:五六连珠句法。
《唐诗矩》
尾联转换格。三怜其困,四怜其老,五怜其穷,六怜其贱,如此写不得意,尽情尽状。则凡在相知不能效吹嘘之力者,对之自当抱愧,故结处不能再作他语,惟有痛自引咎而已。
《历代诗法》
“黄金”、“白发”,如此用便新脱。后来“黄金”、“白发”雪尘积乾坤,本不关字面也。
《唐贤三昧集笺注》
追深好。三四善道不得意客情。五六最重。
《唐诗意》
慰人失意,而己反为之下泪,爱其情至,意其为变风矣。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评:第二用第四微映增年之感,章法方成。五六如是直置省力语,觉自爽亮。末对法又错落自放,故当未落中唐。
《唐宋诗举要》
吴曰:句中转折(“况复”句下)。吴曰:凄婉(“还家”句下)。

送李判官赴东江(一作江东)(唐·王维)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泣珠 

闻道皇华使,方随皂盖臣。封章通左语,冠冕化文身。

树色分扬子,潮声满富春遥知辨璧吏,恩到泣珠人。



共382,分2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