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113,分6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五言绝句(续上)
夜兴(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野烟含夕渚,山月照秋林。还将中散兴,来偶步兵琴。


临江二首 其一(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泛泛东流水,飞飞北上尘。归骖别棹,俱是倦游人。


  其二(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去骖嘶别路,归棹隐寒洲。江皋木叶下,应想故城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分类绳尺》
羁况转怜。
《唐诗解》
稳妥。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感慨沉汲,不纤不诡。

江亭夜月送别二首 其一(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送巴南水,山横塞北云。津亭秋月夜,谁见泣离群。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鉴赏辞典》
在王勃的《王子安文集》中,可以与上面这首诗参证的江边送别诗,有《别人四首》、《秋江送别二首》等,都是他旅居巴蜀期间所写的客中送客之作。与这首诗同题的第一首诗是:

江送巴南水,山横塞北云。津亭秋月夜,谁见泣离群?

两诗合看,大致可知写诗的背景,即送客之地是巴南,话别之所是津亭,启行之时是秋夜,分手之处是江边,而行人所去之地则可能是塞北,此一去将有巴南、塞北之隔。

沈德潜在《唐诗别裁》中选录了两首中的第一首,但就两诗比较而言,其实以第二首为胜。第一首诗最后用“谁见泣离群”一句来表达离情,写得比较平实浅露,缺乏含蓄深婉、一唱三叹的韵味,沈德潜也不得不指出其用意“未深”;而在写景方面,“山横塞北云”一句写的是千里外的虚拟景,没有做到与上下两句所写的当前实景水乳交融,形成一个完美和谐的特定境界,因而也不能与诗篇所要表达的离情互为表里,收到景与情会的艺术效果。而在艺术上达到了这一要求的,应当推第二首。在这诗中,诗人的离情不是用“泣离群”之类的话来直接表达的,而是通过对景物的描绘来间接表达。诗人在江边送走行人后,环顾离亭,仰望明月,远眺江山,感怀此夜,就身边眼前的景色描绘出一幅画面优美、富有情味的冮干月夜图。通首诗看来都是写景,而诗人送别后的留连顾望之状、凄凉寂寞之情,自然浮现纸上,是一首寓情于景、景中见情的佳作,兼有耐人寻味的深度和美感。

诗的前两句“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以烟笼月移,显示送别后夜色的深沉;后两句“寂寞离亭掩,江山此夜寒”,以亭掩夜寒,显示人去后周围的冷寂。这四句诗,分别来看,首句写的是地面景,次句写的是天空景,第三句写的是近处景,末句写的是远方景,看似各自独立的四个画面,而又相互关连,融合为一。黄叔灿在《唐诗笺注》中指出这首诗的“‘寂寞’句跟首句,‘江山’句顶次句”。这是说,一三两句都是写离亭,而门户深掩之景是与烟笼碧砌之景相照应的;二四两句都是写从离亭眺望所见,而江山夜寒之景又是与中天月驰之景相绾合的。这是一三两句之间与二四两句之间的承接关系。其实,一二两句之间与三四两句之间也有其内在联系。对月夜景色有体验的读者会知道,地面的烟雾往往随夜深月转而加浓。杜牧《泊秦淮》诗中的“烟笼寒水月笼纱”句和李存勖《忆仙姿》词中的“残月落花烟重”句,都是如实地写出了烟雾与夜月的关系。同时,对送别有体验的读者也知道,当行人未去、匆匆话别之际,是无暇远眺周围景色的,只有在行人已去、惘惘若失之时,才会从凝望中产生这种江山夜寒之感。谢逸《千秋岁》词中的“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句,所写的感受也与此相似。

黄叔灿在《唐诗笺注》中还称赞这首诗末句中的“寒”字之妙,指出:“一片离情,俱从此字托出。”这个“寒”字的确是一个画龙点睛的字,正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说,着此一字而“境界全出”。但诗中的任何一个字,都不可能离开句和篇而孤立地起作用。这个“寒”字在本句内还因“此夜”两字而注入离情,说明这不是通常因夜深感觉到的肤体寒冷,而是在这个特定的离别之夜独有的内心感受。而且,这首诗中可以拈出的透露离情的字眼,还不止一个“寒”字。首句写烟而曰“乱”烟,既是形容夜烟弥漫,也表达了诗人心情的迷乱。次句写月而曰“飞”月,既是说明时间的推移,也暗示诗人伫立凝望时产生的聚散匆匆之感。第三句写离亭掩而加了“寂寞”二字,既是写外界的景象,也是写内心的情怀。从整首诗看,诗人就是运用这样一些字眼把画面点活,把送别后的孤寂怅惘之情融化入景色的描写之中。而这首诗的妙处更在于这融化的手法运用得浑然无迹;从而使诗篇见空灵蕴藉之美。

(陈邦炎)

  其二(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寂寂离亭掩,江山此夜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解》
烟升月转,见话别之久;亭掩夜寒,觉悄然无人。
《唐诗别裁》
意虽未深,却为正声之始。
《唐诗笺注》
“寂寞”句根首句,“江山”句顶次句。“寒”字妙,一片离情,俱从此字托出。
《诗式》
首句,夜静无人,惟行者与送行者相坐于此亭中。二句,月色已上,正入夜深,见相坐话别,为时已久。三句、四句,行者、送行者均已去,故离亭寂寂而掩矣。人骤散去,江山如故,只增寒景,系从题后著笔。[品]凄清。

别人四首 其一(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久客逢馀闰,他乡别故人。自然堪下泪,谁忍望征尘


  其二(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上风烟积,山幽云雾多。送君南浦外,还望将如何。


  其三(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桂轺虽不驻,兰筵幸未开。林塘风月赏,还待故人来。


  其四(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霁韵  显示自动注释

霜华净天末,雾色笼江际。客子常畏人,何为久留滞。


赠李十四四首 其一(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野客思茅宇,山人爱竹林。琴尊唯待处,风月自相寻。


  其二(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小径偏宜草,空庭不厌花。平生诗与酒,自得会仙家。


  其三(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开三径 尚玄 扬子宅 

乱竹开三径,飞花满四邻。从来扬子宅,别有尚玄人。


  其四(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风筵调桂轸月径引藤杯。直当花院里,书斋望晓开。


早春野望(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旷春潮白,山长晓岫青。他乡临睨极,花柳映边亭。


山中(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
顾云:“况属”字有情。
《唐诗笺注》
上二句悲路远,下二句伤时晚,分两层写,更觉萦纡。
《网师园唐诗笺》
末二句,邈然。
《唐人万首绝句选评》
寄兴高远,情景俱足。
《全唐诗佳句赏析》
①滞:留滞。 ②念将归:有归乡之愿,但不能成行。 ③况属:何况是。 ④高风:秋风,指高风送秋的季节。
这是写旅愁归思的一首五言绝句,大约作于王勃被贬斥后在巴蜀作客时,客中逢秋,因见万木凋零,因起思家之念——长江滚滚东去,而自己却留滞在这里不能归家,身在万里之外,虽有归家的愿望,但是不能成行;何况现正逢高风送秋的季节,黄叶纷飞,万木凋零,更增加了思乡的愁绪。诗中情景互为作用,彼此渗透,将久客异乡之悲,思归之情,与眼前所见之典型环境融合为一。寥寥二十字,将江山寥廓,风木萧瑟,苍茫悠远,气象雄奇尽情道出。末句以景结情,向来称妙。
《唐诗鉴赏辞典》
这是一首抒写旅愁归思的诗,大概作于王勃被废斥后在巴蜀作客期间。

诗的前半首是一联对句。诗人以“万里”对“长江”,是从地理概念上写远在异乡、归路迢迢的处境;以“将归”对“已滞”,是从时间概念上写客旅久滞、思归未归的状况。两句中的“悲”和“念”二字,则是用来点出因上述境况而产生的感慨和意愿。诗的后半首,即景点染,用眼前“高风晚”、“黄叶飞”的深秋景色,进一步烘托出这个“悲”和“念”的心情。

首句“长江悲已滞”,在字面上也许应解释为因长期滞留在长江边而悲叹。可以参证的有他的《羁游饯别》诗中的“游子倦江干”及《别人四首》之四中的“雾色笼江际”、“何为久留滞”诸句。但如果与下面“万里”句合看,可能诗人还想到长江万里、路途遥远而引起羁旅之悲。这首诗的题目是《山中》,也可能是诗人在山上望到长江而起兴,是以日夜滚滚东流的江水来对照自己长期滞留的旅况而产生悲思。与这句诗相似的有杜甫《成都府》诗中的“大江东流去,游子日月长”,以及谢朓的名句“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这里,“长江”与“已滞”以及“大江”与“游子”、“客心”的关系,诗人自己可以有各种联想,也任读者作各种联想。在一定范围内,理解可以因人而异,即所谓“诗无达诂”。

次句“万里念将归”,似出自宋玉《九辩》“登山临水兮送将归”句,而《九辩》的“送将归”,至少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为送别将归之人;一为送别将尽之岁。至于这句诗里的“将归”,如果从前面提到的《羁游饯别》、《别人四首》以及《王子安文集》中另外一些客中送别的诗看,可以采前一解释;如果从本诗后半首的内容看,也可以取后一解释。但联系本句中的“念”字,则以解释为思归之念较好,也就是说,这句的“将归”和上句的“已滞”一样,都指望远怀乡之人,即诗人自己。但另有一说,把上句的“已滞”看作在异乡的客子之“悲”,把这句的“将归”看作万里外的家人之“念”,似也可通。这又是一个“诗无达诂”的例子。

三四两句“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写诗人在山中望见的实景,也含有从《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遥落而变衰”两句化出的意境。就整首诗来说,这两句所写之景是对一二两句所写之情起衬映作用的,而又有以景喻情的成分。这里,秋风萧瑟、黄叶飘零的景象,既用来衬映旅思乡愁,也可以说是用来比拟诗人的萧瑟心境、飘零旅况。当然,这个比拟是若即若离的。同时,把“山山黄叶飞”这样一个纯景色描写的句子安排在篇末,在写法上又是以景结情。南宋沈义父在《乐府指迷》中说:“结句须要放开,含有余不尽之意,以景结情最好。”这首诗的结句就有宕出远神、耐人寻味之妙。

诗歌在艺术上常常是抒情与写景两相结合、交织成篇的。明代谢榛在《四溟诗话》中说:“作诗本乎情、景。……景乃诗之媒,情乃诗之胚,合而为诗。”这首诗,前半抒情,后半写景。但诗人在山中、江边望见的高风送秋、黄叶纷飞之景,正是产生久客之悲、思归之念的触媒;而他登山临水之际又不能不是以我观物,执笔运思之时也不能不是缘情写景,因此,后半首所写之景又必然以前半首所怀之情为胚胎。诗中的情与景是互相作用、彼此渗透、融合为一的。前半首的久客思归之情,正因深秋景色的点染而加浓了它的悲怆色彩;后半首的风吹叶落之景,也因旅思乡情的注入而加强了它的感染力量。

王勃还有一首《羁春》诗:“客心千里倦,春事一朝归。还伤北园里,重见落花飞。”诗的韵脚与这首《山中》诗完全相同,抒写的也是羁旅之思,只是一首写于暮春,一首写于晚秋,季节不同,用来衬托情意的景物就有“落花飞”与“黄叶飞”之异。两诗参读,有助于进一步了解诗人的感情并领会诗笔的运用和变化。

(陈邦炎)

冬郊行望(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桂密岩花白,梨疏林叶红。江皋寒望尽,归念断征篷。


寒夜思友三首 其一(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职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久别侵怀抱,他乡变容色。月下调鸣琴,相思此何极。


  其二(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屑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云间征思断,月下归愁切。鸿雁西南飞,如何故人别。


  其三(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沃韵  显示自动注释

朝朝翠山下,夜夜苍江曲。复此遥相思,清尊湛芳绿。


始平晚(一作晓)息(唐·王勃)
  五言绝句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长安近 

观阙长安近,江山蜀路赊。客行朝复夕,无处是乡家。



共113,分6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