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词学图录》:段成式《酉阳杂俎》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863
【介绍】: 唐齐州临淄人,世居荆州,字柯古。段文昌子。以荫为校书郎。研精苦学,秘阁书籍,披阅皆遍,尤深于佛书。累迁尚书郎。历吉州刺史、太常少卿。懿宗咸通初,出为江州刺史。解印,寓居襄阳,以闲放自适。与李商隐、温庭筠均长于以四六文撰写奏章公文,三人皆行十六,时号“三十六体”。又撰有笔记小说集《酉阳杂俎》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863
字柯古,排行十六,其先临淄邹平(今山东邹平)人,后家居荆州(今属湖北)。宰相段文昌之子。以父荫入仕,任职集贤院。武宗会昌三年(843)为秘书省校书郎。宣宗大中初出为吉州刺史。七年(853)返京,后出为处州刺史。十三年罢任,寓居襄阳,以闲放自适。懿宗咸通初,出为江州刺史,后入为太常卿。四年(863)卒于长安。生平见《旧唐书·段文昌传》《新唐书·段志玄传》附、《金华子》卷上、《唐诗纪事》卷五七等。今人方南生有《段成式年谱》。成式研精苦学,秘阁书籍披阅殆遍,故文章冠于一时。尤长于骈文,与李商隐、温庭筠齐名,三人排行皆为十六,故时人称为“三十六体”。退居襄阳时,与温庭筠、余知古、元繇、韦蟾诸人同游徐商幕,赋诗唱和,编为《汉上题襟集》。亦擅文,著书颇多,尤以《酉阳杂俎》最为知名,今传。《新唐书·艺文志四》著录《汉上题襟集》10卷,《宋史·艺文志七》记有《段成式集》7卷等,今皆佚。《全唐诗》存诗1卷,与张希复、郑符等游长安诸寺联句若干、词1首。
唐诗汇评
段成式(约803-863),字柯古,祖籍临淄邹平(今山东邹平),后徙荆州(今湖北江陵)。段文昌之子。以门荫入仕,官秘书省校书郎。开成五年,为秘书省著作郎、集贤殿修撰,累迁尚书省郎中。大中和,出为吉、处二州刺史。大中末,居襄阳,与温庭筠、韦蟾等唱和。咸通初,出为江州刺史。官终太常少卿。成式博览群书,猎奇好异,撰《酉阳杂俎》二十卷、《续集》十卷,今存。其与温庭筠等襄阳唱和之作编为《汉上题襟集》十卷,已佚。《全唐诗》存诗一卷。

词学图录

段成式(约803-863年) 字柯古。临淄人。唐开国功臣段志玄裔孙。与温飞卿、余知古、韦蟾、周繇等相唱和,与李商隐、温庭筠齐名,因三人均排行十六,故时人号其诗为"三十六体"。多著述,其《酉阳杂俎》为唐人笔记名著,后世誉为"小说之翘楚"。父段文昌,穆宗宰相,子段安节,音乐家。

作品评论

《唐音癸签》
段成式与温、李同号“三十六体”,思庞而貌瘠,故厥声不扬。
《石园诗话》
段柯古,宰相文昌子,研精苦学,秘阁书籍,披阅皆遍,与义山、飞卿齐名,时号“三十六体”。然其诗长于用典,较之温、李,固曹、郐也。
《卧雪诗话》
段酉阳与温、李并称“三十六体”,非唯不及李,亦不及温。僻典涩体,至不可解,与所著《酉阳杂俎》类书相似。其奇丽似长吉,实非长吉;其沉厚似昌黎,实非昌黎;其纤密似武功,实非武功。当为唐诗别派,后人亦鲜效之者。

共75,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五言律诗
尚书东苑公镇襄之三年,四维具举,而仍岁谷熟。及上元日,百姓请事山灯,以报穰祈祉也。时从事及上客从公登城南楼观之,初烁空焮谷,漫若朝炬。忽惊狂烧卷风,扑缘一峰,如尘烘旆色,如波残鲸鬣,如霞駮,如珊瑚露,如丹蛇虫友离,如朱草丛丛,如芝之曲,如莲之擎,布字而疾抵电书,写塔而争同蜃搆,亦天下一绝也。成式辞多嗤累,学未该悉,策山灯事,唯记陈后主宴光壁殿,遥咏山灯诗云:「杂桂还如月,依柳更疑星。」辄成三首,以纪壮观。
引用典故:扶桑九日 仙掌
风杪影凌乱,露轻光陆离。
如霞散仙掌,似烧上峨嵋。
道树千花发,扶桑九日移。
因山成众像,不复藉蟠螭。
其二
五言律诗
引用典故:庆云
涌出多宝塔,往来飞锡僧。
分明三五月,传照百千灯。
驯狖移高柱(一作炷)庆云遮半层。
夜深寒焰白,犹自缀金绳。
其三
五言律诗
引用典故:烛龙 假馀光
磊落风初定,轻明云乍妨。
疏中摇月彩,繁处杂星芒。
火树枝柯密,烛龙鳞甲张。
穷愁读书者,应得假馀光
① 寺取大兴两字坊名一字为名。《新记》云:“优填像,总章初为火所烧。据梁时西域优填在荆州,言隋自台城移来此寺,非也。今又有栴檀像,开目,其工颇拙,尤差谬矣。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岁旱则官伐其枝为龙骨以祈雨,盖三藏役龙,意其木必有灵也。东廊之南素和尚院庭,有青桐四株,素之手植。元和中,卿相多游此院,桐至夏有汗,污人衣如輠脂,不可浣。昭国东门郑相尝与丞郎数人避暑,恶其汗,谓素曰:弟子为和尚伐此木,各植一松也。及暮,素戏祝木曰:我植汝二十馀年,汝以汗为人所恶,来岁若复有汗,我必薪汝,自是无汗。宝历末,予见说已十五年无汗矣。素公不出院,转法华经三万七千部,夜常有貉子中经,斋时鸟鹊就掌取食。长庆初,庭前牡丹一朵合欢,有僧玄幽题此院诗。警句云:三万莲经三十春,半生不蹋院门尘。左顾蛤像,旧传云:隋帝嗜蛤,所食必兼蛤味,数逾千万矣。忽有一蛤,椎击如旧,帝异之,寘诸几上,一夜有光,及明,肉自脱,中有一佛二菩萨像,帝悲悔,誓不食蛤,非陈宣帝。”
武宗癸亥三年夏,予与张君希复善继同官秘书,郑君符梦复连职仙局。会假日,游大兴善寺。因问《两京新记》及《游目记》【因问《两京杂记》及《游目记》】,多所遗略。及约一旬寻两街寺,以街东兴善为首,二记所不具,则别录之。游及慈恩,初知官将并寺,僧众草草。乃泛问一二上人及记塔下画迹,游于此遂绝。后三年,予职于京洛,及刺安成,至大中七年归京。在外六甲子,所留书籍,揃坏居半。于故简中睹与二亡友游寺,沥血泪交。当时造适乐事,邈不可追。复方刊整,才足续穿蠹,然十亡五六矣。
天心惟助善,圣迹此开阳(成式)
载恐雷轮重,絙疑电索长(希复)
上冲挟螮蝀,不动束锒铛(成式)
饥鸟未曾啄,乖龙宁敢藏(希复)
① 红楼,睿宗在藩时舞榭。东禅院亦曰木塔院,院门西北廊五壁,吴道子弟子释思道画释梵八部,不施彩色,尚有典刑。禅师法空影堂,世号吉州空者,久养一骡,将终,鸣走而死。有弟子允嵩患风,常于空室埋一柱锁之,僧难辄愈。佛殿,开元初明皇拆寝室施之,当阳弥勒像法空自光明寺移来建都时,此像在村兰若中,往往放光,因号光明寺。寺在怀远坊,后为延火所烧,唯像独存。法空初移像时,索大如虎口,数十牛曳之,索断不动。法空执炉,依法作礼九拜,泣涕发誓,像身忽嚗嚗作声,身迸分为数十段,不终日移至寺焉。利涉塑堂,元和中取其处为圣容院,迁像庑下。上忽梦一僧,形容奇伟,诉曰:暴露数日,岂圣君意耶?及明,驾幸,验问如梦,即令移就堂中,侧施帷帐。光明寺中鬼子母及文惠太子塑像,举止态度如生,工名李岫。山庭院,古木崇阜,幽若山谷,当时辇土营之。上座璘公院,有穗柏一株,衢柯偃覆,下坐十馀人。
武宗癸亥三年夏,予与张君希复善继同官秘书,郑君符梦复连职仙局。会假日,游大兴善寺。因问《两京新记》及《游目记》【因问《两京杂记》及《游目记》】,多所遗略。及约一旬寻两街寺,以街东兴善为首,二记所不具,则别录之。游及慈恩,初知官将并寺,僧众草草。乃泛问一二上人及记塔下画迹,游于此遂绝。后三年,予职于京洛,及刺安成,至大中七年归京。在外六甲子,所留书籍,揃坏居半。于故简中睹与二亡友游寺,沥血泪交。当时造适乐事,邈不可追。复方刊整,才足续穿蠹,然十亡五六矣。
重叠碎晴空,馀霞更照红。
蝉踪近鳷鹊,鸟道接相风(希复)
苔静金轮路,云轻白日宫(元和中,帝幸此宫)
壁诗传谢客门榜占休公
⑴ 词人陈至题此院诗云:藻井尚寒龙迹在,红楼初起日光通
⑵ 广宣上人住此院,有诗名,时号红楼集。成式
① 红楼,睿宗在藩时舞榭。东禅院亦曰木塔院,院门西北廊五壁,吴道子弟子释思道画释梵八部,不施彩色,尚有典刑。禅师法空影堂,世号吉州空者,久养一骡,将终,鸣走而死。有弟子允嵩患风,常于空室埋一柱锁之,僧难辄愈。佛殿,开元初明皇拆寝室施之,当阳弥勒像法空自光明寺移来建都时,此像在村兰若中,往往放光,因号光明寺。寺在怀远坊,后为延火所烧,唯像独存。法空初移像时,索大如虎口,数十牛曳之,索断不动。法空执炉,依法作礼九拜,泣涕发誓,像身忽嚗嚗作声,身迸分为数十段,不终日移至寺焉。利涉塑堂,元和中取其处为圣容院,迁像庑下。上忽梦一僧,形容奇伟,诉曰:暴露数日,岂圣君意耶?及明,驾幸,验问如梦,即令移就堂中,侧施帷帐。光明寺中鬼子母及文惠太子塑像,举止态度如生,工名李岫。山庭院,古木崇阜,幽若山谷,当时辇土营之。上座璘公院,有穗柏一株,衢柯偃覆,下坐十馀人。
武宗癸亥三年夏,予与张君希复善继同官秘书,郑君符梦复连职仙局。会假日,游大兴善寺。因问《两京新记》及《游目记》【因问《两京杂记》及《游目记》】,多所遗略。及约一旬寻两街寺,以街东兴善为首,二记所不具,则别录之。游及慈恩,初知官将并寺,僧众草草。乃泛问一二上人及记塔下画迹,游于此遂绝。后三年,予职于京洛,及刺安成,至大中七年归京。在外六甲子,所留书籍,揃坏居半。于故简中睹与二亡友游寺,沥血泪交。当时造适乐事,邈不可追。复方刊整,才足续穿蠹,然十亡五六矣。
一院暑难侵,莓苔共影深。
标枝争息鸟,馀吹正开襟(成式)
宿雨香添色,残阳石在阴。
乘闲动诗意,助静入禅心(希复)
① 韩干,蓝田人,少时常为酒家送酒。王右丞兄弟未遇,每贳酒漫游,干常徵债于王家,乃戏画地为人马。右丞精思丹青,奇其意趣,乃岁与钱二万,令学画十馀年。今寺中释梵天女,悉齐公妓小小等写真也。寺有韩干画下生弥勒,衣紫袈裟,右边仰面菩萨及二师子,尤入神。又有王家旧铁石及齐公所丧一岁子,漆之如罗睺罗,每盆供日出之。寺中弥勒殿,齐公寝堂也。东廊北面杨岫之画鬼神,齐公嫌其笔迹不工,故止一堵。
武宗癸亥三年夏,予与张君希复善继同官秘书,郑君符梦复连职仙局。会假日,游大兴善寺。因问《两京新记》及《游目记》【因问《两京杂记》及《游目记》】,多所遗略。及约一旬寻两街寺,以街东兴善为首,二记所不具,则别录之。游及慈恩,初知官将并寺,僧众草草。乃泛问一二上人及记塔下画迹,游于此遂绝。后三年,予职于京洛,及刺安成,至大中七年归京。在外六甲子,所留书籍,揃坏居半。于故简中睹与二亡友游寺,沥血泪交。当时造适乐事,邈不可追。复方刊整,才足续穿蠹,然十亡五六矣。
古画思匡岭,上方疑傅岩。
蝶闲移忍草,蝉晓揭高杉(成式)
香字消芝印,金经发茝函。
井通松底脉,书坼洞中缄(希复)
七言律诗
引用典故:连璧 吐茵 倒载 东山 贯珠歌 金紫 银黄
云雨轩悬莺语新,一篇佳句占阳春。
银黄年少偏欺酒,金紫风流不让人。
连璧座中斜日满,贯珠歌里落花频。
莫辞倒载吟归去,看欲东山吐茵
五言绝句
曾话黄陵事,今为白日摧。
老无儿女累,谁哭到泉台。
① 寺取大兴两字坊名一字为名。《新记》云:“优填像,总章初为火所烧。据梁时西域优填在荆州,言隋自台城移来此寺,非也。今又有栴檀像,开目,其工颇拙,尤差谬矣。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岁旱则官伐其枝为龙骨以祈雨,盖三藏役龙,意其木必有灵也。东廊之南素和尚院庭,有青桐四株,素之手植。元和中,卿相多游此院,桐至夏有汗,污人衣如輠脂,不可浣。昭国东门郑相尝与丞郎数人避暑,恶其汗,谓素曰:弟子为和尚伐此木,各植一松也。及暮,素戏祝木曰:我植汝二十馀年,汝以汗为人所恶,来岁若复有汗,我必薪汝,自是无汗。宝历末,予见说已十五年无汗矣。素公不出院,转法华经三万七千部,夜常有貉子中经,斋时鸟鹊就掌取食。长庆初,庭前牡丹一朵合欢,有僧玄幽题此院诗。警句云:三万莲经三十春,半生不蹋院门尘。左顾蛤像,旧传云:隋帝嗜蛤,所食必兼蛤味,数逾千万矣。忽有一蛤,椎击如旧,帝异之,寘诸几上,一夜有光,及明,肉自脱,中有一佛二菩萨像,帝悲悔,誓不食蛤,非陈宣帝。”
武宗癸亥三年夏,予与张君希复善继同官秘书,郑君符梦复连职仙局。会假日,游大兴善寺。因问《两京新记》及《游目记》【因问《两京杂记》及《游目记》】,多所遗略。及约一旬寻两街寺,以街东兴善为首,二记所不具,则别录之。游及慈恩,初知官将并寺,僧众草草。乃泛问一二上人及记塔下画迹,游于此遂绝。后三年,予职于京洛,及刺安成,至大中七年归京。在外六甲子,所留书籍,揃坏居半。于故简中睹与二亡友游寺,沥血泪交。当时造适乐事,邈不可追。复方刊整,才足续穿蠹,然十亡五六矣。
有松堪系马,遇钵更投针。
记得汤师句,高禅助朗吟(成式)
乘晴入精舍,语默想东林。
尽是忘机侣,谁惊息影禽(希复)
一雨微尘尽,支郎许数过。
方同嗅薝卜,不用算多罗(符)
① 寺取大兴两字坊名一字为名。《新记》云:“优填像,总章初为火所烧。据梁时西域优填在荆州,言隋自台城移来此寺,非也。今又有栴檀像,开目,其工颇拙,尤差谬矣。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岁旱则官伐其枝为龙骨以祈雨,盖三藏役龙,意其木必有灵也。东廊之南素和尚院庭,有青桐四株,素之手植。元和中,卿相多游此院,桐至夏有汗,污人衣如輠脂,不可浣。昭国东门郑相尝与丞郎数人避暑,恶其汗,谓素曰:弟子为和尚伐此木,各植一松也。及暮,素戏祝木曰:我植汝二十馀年,汝以汗为人所恶,来岁若复有汗,我必薪汝,自是无汗。宝历末,予见说已十五年无汗矣。素公不出院,转法华经三万七千部,夜常有貉子中经,斋时鸟鹊就掌取食。长庆初,庭前牡丹一朵合欢,有僧玄幽题此院诗。警句云:三万莲经三十春,半生不蹋院门尘。左顾蛤像,旧传云:隋帝嗜蛤,所食必兼蛤味,数逾千万矣。忽有一蛤,椎击如旧,帝异之,寘诸几上,一夜有光,及明,肉自脱,中有一佛二菩萨像,帝悲悔,誓不食蛤,非陈宣帝。”
武宗癸亥三年夏,予与张君希复善继同官秘书,郑君符梦复连职仙局。会假日,游大兴善寺。因问《两京新记》及《游目记》【因问《两京杂记》及《游目记》】,多所遗略。及约一旬寻两街寺,以街东兴善为首,二记所不具,则别录之。游及慈恩,初知官将并寺,僧众草草。乃泛问一二上人及记塔下画迹,游于此遂绝。后三年,予职于京洛,及刺安成,至大中七年归京。在外六甲子,所留书籍,揃坏居半。于故简中睹与二亡友游寺,沥血泪交。当时造适乐事,邈不可追。复方刊整,才足续穿蠹,然十亡五六矣。
相好全如梵,端倪祗为隋。
宁同蚌顽恶,但与鹬相持(成式)
虽因雀变化,不逐月亏盈。
纵有天中匠,神工讵可成(希复)
① 寺内有天后织成蛟龙披袄子及绣衣六事,东廊从南第二院,有宣律师制袈裟堂,曼殊堂有松数株甚奇。
杉松何相疏,榆柳方迥屑。
无人擅谈柄,一枝不敢折(成式)
中庭苔藓深,吹馀鸣佛禽。
至于摧折枝,凡草犹避阴(希复)
僻径根从露,闲房枝任侵。
一株风正好,来助碧云吟(符)
时时埽窗声,重露滴寒砌。
风飐一枝遒,闲窥别生势(升上人)
偃盖入楼妨,盘根侵井窄。
高僧独惆怅,为与澄岚隔(成式)
七言绝句
① (一作题谷隐兰若三首 三)。(一作温庭筠诗)
风带巢熊拗树声,老僧相引入云行。
半坡新路畬才了,一谷寒烟烧不成。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一日辱飞卿九寸小纸,两行亲书,云要采笺十番,录少诗稿为。予有杂笺数角,多抽拣与人,既玩之轻明,复用殊麻滑。尚愧大庾所得,犹至四百枚,岂及右军不节,尽付九万幅。因知碧云棋上,重翻懊恼之辞,红叶沟中,更拟相思之曲。固应桑根作本,藤角为封,古拙不重蔡侯,新样偏饶桓氏。何啻奔墨驰骋,有贵长帘,下笔纵横,偏求侧理。所恨无色如鸭卵,状如马肝,称写《璇玑》,且题裂帛者。予在九江,出意造云蓝纸。既乏左伯之法,全无张永之功。辄分五十枚,并绝句一首,或得閒中暂当药饵也。(原注:今《飞卿集》中有《播掿词》○苏易简《文房四谱》四《纸谱》。)
引用典故:三十六鳞
三十六鳞充使时,数番犹得裹相思。
待将袍袄重抄了,尽写襄阳播掿(一作掘拓)词。
引用典故:平叔
矗竹为篱松作门,石楠阴底藉芳荪。
方袍近日少平叔,注得逍遥无处论。
引用典故:索郎
大白东西飞正狂,新刍石冻杂梅香。
诗中反语常回避,尤怯花前唤索郎
引用典故:萧史
洞里仙春日更长,翠丛风剪紫霞芳。
若为萧史通家客,情愿扛壶入醉乡。
引用典故:赌宣城
闲对弈楸倾一壶,黄羊枰上几成都。
他时谒帝铜池晓(一作晚),便赌宣城太守无。
引用典故:九牛毛
有僧支颊撚眉毫,起就夕阳磨剃刀。
到此既知闲最(一作处)乐,俗心何啻九牛毛
引用典故:叔夜
独上黄坛几度盟,印开龙渥喜丹成。
岂同叔夜终无分,空向人间著养生。

共75,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