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杜审言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646—708
【介绍】: 唐河南巩县人,祖籍襄阳,字必简。高宗咸亨元年进士。善五言诗,工书翰,有能名。与李峤、崔融、苏味道为“文章四友”,世号崔、李、苏、杜。历迁隰城尉、洛阳丞。坐事,贬吉州司户参军。武则天时,累擢膳部员外郎。中宗神龙初,坐与张易之兄弟交往,配流岭外。寻召授国子主簿,加修文馆直学士。卒年六十余。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645?—708
字必简。排行五。祖籍襄阳(今湖北襄樊),父迁居洛州巩县(今河南巩义)。高宗咸亨元年(670)登进士第,其后任隰城尉,累转洛阳丞。武后圣历元年(698),坐事贬吉州司户参军。与同僚不睦,为州司马周季重等所构陷,系狱,将被杀。审言子杜并年方十六,刺杀季重,当即杜并亦被杀。武后闻此,甚加叹异,召见审言,授著作佐郎,俄迁膳部员外郎。神龙元年(705),因谄附张易之兄弟,为中宗流放峰州。不久召还,授国子监主簿,加修文馆直学士。景龙二年(708)卒。生平见新、旧《唐书》本传,今人傅璇琮《唐代诗人丛考·杜审言考》对其生平事迹多所考證。审言为杜甫祖父,杜甫诗法深受其影响。审言少时与李峤、崔融、苏味道齐名,称“文章四友”;晚年与沈佺期、宋之问唱和,对近体诗之形成颇有贡献。审言今存诗43首,仅两首古体,五律、五排、七律、七绝诸体有佳作,其中五律尤为量多质高,庄严典丽。有宋本《杜审言集》1卷。今人徐定祥有《杜审言诗注》。《全唐诗》存诗1卷。
唐诗汇评
杜审言(648?—708),字必简,祖籍襄阳(今湖北襄类),父迁居巩县(今属河南)。高宗咸亨元年(670)擢进士第,授隰城尉,迁江阴尉,转洛阳丞。武后圣历元年,坐事贬吉州司户参军,寻免归,武则天召见,拜著作佐郎,迁膳部员外部。中宗神龙初,坐与张易之兄弟交往,流峰州。不久召还,授国子监主簿,加修文馆直学士,卒。审言善五言诗,工书翰,与李峤、崔融、苏味道并称“文章四友”。有《杜审言集》十卷,已佚。今《杜审言诗集》三卷乃后人所辑。《全唐诗》编诗一卷。今人徐定祥有《杜审言诗注》。

作品评论

《唐诗品》
学士高才命世,凌轹同等,律调琅然,极其华茂。然其心灵流畅,不烦构结,而自出雅致。旷代高之,以为家祖。少陵雄生后代,威凤之丸,不离苞素者也。《守岁》篇云:“宫阙星河低拂树,殿庭灯烛上薰天”,气色高华,罕得其比。
《艺苑卮言》
杜审言华藻整栗,小让沈、宋,而气度高逸,神情圆畅,白是中兴之祖,宜其矜率乃尔。
《艺圃撷馀》
杜必简性好矜诞,至欲“衙官屈、宋”。然诗自佳,华于子昂,质丁沈、宋,一代作家也。乃有杜陵鬯其家风,盛哉!
《诗薮》
初唐无七言,五言亦未超然。二体之妙,杜审言实为首倡。五言则“行止皆无地”、“独有宦游人”,排律则“六位乾坤动”、“北地寒应苦”,七言则“季冬除夜”、“毗陵震泽”,皆极高华雄整。少陵继起,百代模楷,有自来矣。
《诗镜总论》
杜审言浑厚有馀。
《唐诗归》
钟云:初唐诗至必简,整矣,畅矣。吾尤畏其少。古人作诗不肯多,意其不善。又云:必简数诗,开诗家齐整平密一派门户,在初唐实亦创作。
《诗源辨体》
杜审言五言律体巳成,所未成者,长短两篇而已。今观沈、宋集中,亦尚有四、五篇未成者。然则五言律体实成于杜、沈、宋,而后人但言成于沈、宋,何也?审言较沈、宋复称俊逸,而体自整栗,语自雄丽,其气象风格自在,亦是律诗正宗。
《唐诗绪笺》
五言律诗贵乎沉实温丽,雅正清远。含蓄深厚,有言外之意;制作平易,无艰难之患。最不宜轻浮俗浊,则成小人对属矣。似易而实难。又须风格峻整,音律雅浑,字字精密,乃为得体。初唐惟杜审言创造工致,最为可法。
《唐律消夏录》
必简诗用意深老,措辞缜密,虽极平常句中,一字皆不虚设。其于射洪,犹班之于史也。后来尽得其法者,唯文孙工部一人。
《载酒园诗话又编》
杜必简散朗轩豁,其用笔如风发漪生,有遇方成圭、遇圆成璧之妙。即作磊砢语,亦犹苏子瞻坐桄榔林下食芋饮水,略无攒眉蹙额之态。此僻涩苦寒之对剂也。但上苑芳菲,止于明媚之观。
《石洲诗话》
杜必简于初唐流丽中,别具沉挚,此家学所有启也。
《三唐诗品》
承流散藻,词非一骨,间有六代遗音,而律诗清柔,无复陈隋健响,于初唐最为晚派。自诞“衙官屈宋”,殊太过情。乃如“云霞出海”、“草绿长门”,亦自独辟生蹊,发为孤秀,以罕见长耳。

 

共43,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五言律诗
蓬莱三殿侍宴奉敕咏终南山应制(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尧天 

北斗挂城边,南山倚殿前。云标金阙迥,树杪玉堂悬。

半岭通佳气,中峰绕瑞烟小臣持献寿,长此戴尧天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蓬莱三殿:唐人皇宫里的大明宫内有紫宸、蓬莱、合元三殿,统称蓬莱三殿。奉敕:奉皇帝之命。(2)云标:云端。(3)玉堂:指终南山上精美的建筑。(4)尧天:尧舜时代的太平盛世。

望春亭侍游应诏(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帝出明光殿,天临太液池。尧樽随步辇,舜乐绕行麾。

万寿祯祥献,三春景物滋。小臣同酌海,歌颂荅无为。


宿羽亭侍宴应制(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步辇千门出,离宫二月开。风光新柳报,宴赏落花催。

碧水摇空阁,青山绕吹台。圣情留晚兴,歌管送馀杯。


岁夜安乐公主满月侍宴应制(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戚里生昌胤天杯宴重臣。画楼初满月,香殿早迎春。

睿作尧君宝,孙谋梁国珍。明朝元会日,万寿乐章陈。


奉和七夕侍宴两仪殿应制(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年衔别怨,七夕始言归。敛泪星靥,微步动云衣。

天回兔欲落,河旷鹊停飞。那堪尽此夜,复往弄残机


大酺(永昌元年)(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圣后乘乾日,皇明御历辰。紫宫初启坐,苍璧正临春。

雷雨垂膏泽,金钱赠下人。诏酺欢赏遍,交泰睹惟新。


和韦承庆过义阳公主山池五首 其一(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野兴城中发,朝英物外求。情悬朱绂望,契动赤泉游。

海燕巢书阁,山鸡舞画楼。雨馀清晚夏,共坐北岩幽。


  其二(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径转危峰逼,桥回缺岸妨。玉泉移酒味,石髓换粳香。

绾雾青丝弱,牵风紫蔓长。犹言宴乐少,别向后池塘。


  其三(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携琴绕碧沙,摇笔弄青霞。杜若幽庭草,芙蓉曲沼花。

宴游成野客,形胜得仙家。往往留仙步,登攀日易斜。


  其四(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攒石当轩倚,悬泉度牖飞。鹿麛冲妓席,鹤子曳童衣。

园果尝难遍,池莲摘未稀。卷帘唯待月,应在醉中归。


  其五(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赏玩期他日,高深爱此时。池分八水背,峰作九山疑。

地静鱼偏逸,人闲鸟欲欺。青溪留别兴,更与白云期。


秋夜宴临津郑明府宅(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行止皆无地,招寻独有君。酒中堪累月,身外即浮云。

白宵钟彻,风清晓漏闻。坐携馀兴往,还似未离群。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温缓而细,工部源流。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此篇工妙,与《过郑七》篇相类……,二诗真所谓平中露奇、峻中带雅者也。
《唐风定》
顾云:与盛唐立极。
《唐诗评选》
一气始终,自是活底物事。
《唐律消夏录》
言情、写景、叙事、述怀,错杂而出。四十字抵一篇记序读。
《唐诗矩》
全篇直叙格。感人见招,无非寓己无聊之况,然语脉深浑。读子美诸律,便见初、盛之别。
《唐音审体》
“云”、“月”虚用,“风”、“露”实用,不嫌其犯。
《唐诗成法》
从自己起,次明府,三宴,四开,得作法。五、六写秋夜,七、八言即饮毕而别,亦犹未别,以见今夜之饮,情深最极。若作归后解,便非。起突兀之甚,目空一世,方有此气象。
《唐诗别裁》
“累月”、“浮云”,妙用活对。“月”与“云”皆活用也。故下有“霜”、“风”字而不嫌其复。

和康五庭芝望月有怀(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明月高秋迥,愁人独夜看。暂将弓并曲,翻与扇俱团。

濯清辉苦,风飘素影寒。罗衣一此鉴,顿使别离难。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起句似与其孙子美一同,以终篇味之,乃少陵翁家法也。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
郭云:语迭起四意,却又自然。五六联尽出,光景奇幻。
《卶庵重订李于麟唐诗选》
于无情中生出有情。
《唐诗镜》
五、六思苦,不借影衬,独披本相,意境最老。结语矜重,韵亦沉老。
《唐律消夏录》
(增)“弓”、“扇”二喻,并从情痴中想出。盖弓本屈,配以弦,便有圆满之时;扇本团,今既秋,不免弃捐之候。玩“暂”字、“翻”字自得。佳人才人不获其所,对景抒情,往往如是。
《唐诗矩》
全篇直叙格。三、四以“暂”字“翻”字寓意,言光景之速也。五、六折腰句,上四下一。五、六细腻,可救三、四粗率。今人必欲责备三、四,此不知章法救应之妙耳。“罗衣”指所怀之人,曰“一此”,曰“顿使”,与王昌龄“闺中少妇”一绝同意。只一“难”字,包尽无限情事,自是初唐人手法。“愁人”指康五,“罗衣”指五所怀者。只写所怀者,而五之有怀自不必说,用笔较深一层。
《唐诗成法》
因明月之迥,想其照到愁人;以下便句句从愁人口中说出,眼中看出。才睹新月如弯弓之曲,旋看月满如纨扇之团,确是愁人口吻。“清辉苦”、“素影寒”确是独夜景况。若罗衣之人以此为鉴,则将来断不教人容易别离也。诗法之妙在炼格、炼句、炼字。炼格、句易知,炼字难知。如此诗首句炼一“迥”字,言明月无处不照。次句炼“愁”、“独”二字,又著“看”字,言无时不想。其精神意思俱在言外。三、四人止知其以“弓”、“扇”比拟明月而已,不知“暂将”、“翻与”言外有岁月如流之意。五、六炼“苦”、“寒”二字,人月并见,全无痕迹。七、八只言将来离别之难,则愁人看月,一片深情,言外无穷。
《瀛奎律髓汇评》
查慎行:中联犹未脱六朝馀习。纪昀:起调最高,犹是初体。三、四太拙,是陈、隋旧调。五、六亦好。结平平。

登襄阳城(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习池 

旅客三秋至,层城四望开。楚山横地出,汉水接天回。

冠盖非新里,章华即旧台。习池风景异,归路满尘埃。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楚山”、“汉水”一联,子美家法。中四句似皆言景,然后联寓感愤慨,不但张大形势,举里、台二名,而错以“新”、“旧”二字,无刻削痕。末句又伤时俗不古,无习池山公之事,尤有味也。晚唐家多不肯如此作,必搜索细碎以求新。然审言诗有工密处……则晚唐所无。
《唐诗分类绳尺》
气象雄伟,词语感慨,实为子美之法。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真浑涵深沉、锻炼精奇之作。
《唐诗评选》
起联即自然,是登襄阳城语,不景之景,非情之情,知者希矣。五六养局入化,近日谈诗者好言元气,乃不识何者为气,何者为元,必不得已,且从此等证入。
《唐诗别裁》
冠盖里、章华台、习郁池,皆在襄阳。吊古诗不应空写,即此可悟。
《唐诗意》
极形楚地之美,即《硕人》“河水洋洋”意。然彼是变风,此是正风。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云:子美《登兖州城》诗,与此如一版印出。此种初出本佳,至今日转辗相承,已成窠臼,但随处改换地名,即可题遍天下,殊属捷便法门。学盛唐者,先须破此一关,方不入空腔滑调。

旅寓安南(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交趾殊风候,寒迟暖复催。仲冬山果熟,正月野花开。

积雨生昏雾,轻霜下震雷。故乡踰万里,客思倍从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六句记异,只是一个“热”字,“轻霜”句却是妙语(“轻霜”句下)。又云:“倍从来”三字,新在无着落(末句下)。谭云:岁时记(“仲冬”二句下)。
《唐诗镜》
即景自成,入手轻快。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徐充曰:以首一句提其纲,二句承其故。中二联实言其事。子美云“吾祖诗冠古”,家法如此。
《近体秋阳》
俊朗倩逸(“积雨”一联下)。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平平八句,大历以还不可得。陆贻典:平平八句,却字字不可动摇,大历以前诗多如此。纪昀;中四句皆申首二句意。

春日怀归(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心是伤归望,春归异往年。河山鉴魏阙,桑梓忆秦川。

花杂芳园鸟,风和绿野烟。更怀欢赏地,车马洛桥边。


代张侍御伤美人(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二八泉扉掩,帷屏宠爱空。泪痕消夜烛,愁绪乱春风。

巧笑人疑在,新妆曲未终。应怜脂粉气,留著舞衣中。


送高郎中北使(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和戎赏魏 

北狄愿和亲,东京发使臣。马衔边地雪,衣染异方尘。

岁月催行旅,恩荣变苦辛。歌钟期重锡,拜手落花春。


都尉山亭(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紫藤萦葛藟,绿刺罥蔷薇。下钓看鱼跃,探巢畏鸟飞。

叶疏荷已晚,枝亚果新肥。胜迹都无限,只应伴月归。


夏日过郑七山斋(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寻谷口 

共有樽中好,言寻谷口来。薜萝山径入,荷芰水亭开。

日气含残雨,云阴送晚雷。洛阳钟鼓至,车马系迟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首述来过之由,次叙相对所历,三记山斋时景,末致留恋之意。惟其有尊中嗜好,故致钟鼓已动,尚迟留忘别。开合结构,照应有情,曲尽幽思。
《唐诗评选》
晚唐即极雕琢,必不能及初唐之体物,如“日气含残雨”,尽贾岛推敲,何曾道得!三、四工妙,尤在“日气含残雨”之上。
《唐诗别裁》
写日中之雨,雨后之雷,有情有景。
《诗式》
通首先写过山斋,后写夏日。起是初过,结是不忍回,一气相应,可悟章法之妙。[品]清婉。


共43,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