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1046,分53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五言律诗(续上)
至鸭栏驿上白马矶赠裴侍御(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绣衣 

侧叠万古石,横为白马矶。乱流若电转,举棹扬珠辉。

临驿卷缇幕,升堂接绣衣情亲不避马,为我解霜威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漂母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四溟诗话》
太白夜宿荀媪家,闻比邻舂臼之声以起兴,遂得“邻女夜春寒”之句。然本韵“盘”、“餐”二宇,应用以“夜宿五松下”发端,下句意重同拙,使无后六句,必不押“欢”韵,此太白近体,先得联者,岂得顺流直下哉?
《石园诗话》
太白《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诗末云:“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夫荀媪一雕胡饭之进,素盘之供,而太白感之如是,且诗以传之,寿于其集。当世之贤媛淑女多矣,而独传荀媪,荀媪亦贤矣。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曰:是胜语,非怯语,不可错会。村家苦况,写出如耳闻目见。
《唐诗鉴赏辞典》
五松山,在今安徽铜陵县南。山下住着一位姓荀的农民老妈妈。一天晚上李白借宿在她家,受到主人诚挚的款待,这首诗就是写当时的心情。
开头两句“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写出自己寂寞的情怀。这偏僻的山村里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他欢乐的事情,他所接触的都是农民的艰辛和困苦。这就是三四句所写的:“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秋作,是秋天的劳作。“田家秋作苦”的“苦”字,不仅指劳动的辛苦,还指心中的悲苦。秋收季节,本来应该是欢乐的,可是在繁重赋税压迫下的农民竟没有一点欢笑。农民白天收割,晚上舂米,邻家妇女舂米的声音,从墙外传来,一声一声,显得多么凄凉啊!
这个“寒”字,十分耐人寻味。它既是形容舂米声音的凄凉,也是推想邻女身上的寒冷。
五六句写到主人荀媪:“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古人席地而坐,屈膝坐在脚跟上,上半身挺直,叫跪坐。因为李白吃饭时是跪坐在那里,所以荀媪将饭端来时也跪下身子呈进给他。“雕胡”,就是“菰”,俗称茭白,生在水中,秋天结实,叫菰米,可以做饭,古人当做美餐。姓荀的老妈妈特地做了雕胡饭,是对诗人的热情款待。“月光明素盘”,是对荀媪手中盛饭的盘子突出地加以描写。盘子是白的,菰米也是白的,在月光的照射下,这盘菰米饭就象一盘珍珠一样地耀目。在那样艰苦的山村里,老人端出这盘雕胡饭,诗人深深地感动了,最后两句说:“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漂母”用《史记·淮阴侯列传》的典故:韩信年轻时很穷困,在淮阴城下钓鱼,一个正在漂洗丝絮的老妈妈见他饥饿,便拿饭给他吃,后来韩信被封为楚王,送给漂母千金表示感谢。这诗里的漂母指荀媪,荀媪这样诚恳地款待李白,使他很过意不去,又无法报答她,更感到受之有愧。李白再三地推辞致谢,实在不忍心享用她的这一顿美餐。
李白的性格本来是很高傲的,他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常常“一醉累月轻王侯”,在王公大人面前是那样地桀傲不驯。可是,对一个普通的山村老妈妈却是如此谦恭,如此诚挚,充分显示了李白的可贵品质。
李白的诗以豪迈飘逸著称,但这首诗却没有一点纵放。风格极为朴素自然。诗人用平铺直叙的写法,象在叙述他夜宿山村的过程,谈他的亲切感受,语言清淡,不露雕琢痕迹而颇有情韵,是李白诗中别具一格之作。
(袁行霈)

金陵三首 其一(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晋家南渡日,此地旧长安地即帝王宅,山为龙虎盘

金陵空壮观,天堑净波澜。醉客回桡去,吴歌且自欢


  其二(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地拥金陵势,城回江水流。当时百万户,夹道起朱楼。

亡国生春草,离宫没古丘。空馀后湖月,波上对江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广选》
蒋春甫曰:如此来又好。接得奇陡(“当时”二句下)。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起便有不羁之态。五、六直注向结,笔酣神舞。
《唐宋诗举要》
雄迈悲凉。
《李太白诗醇》
多少悲慨!

  其三(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六代兴亡国,三杯为尔歌。苑方秦地少,山似洛阳多。

古殿吴花草,深宫晋绮罗。并随人事灭,东逝与沧波。


陪宋中丞武昌夜饮怀古(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坐胡床 玉龙吹怨 

清景南楼夜,风流在武昌。庾公爱秋月,乘兴坐胡床

龙笛吟寒水,天河落晓霜。我心还不浅,怀古醉馀觞。


宿巫山下(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宋玉 

昨夜巫山下,猿声梦里长。桃花飞绿水,三月下瞿塘。

雨色风吹去,南行拂楚王。高丘怀宋玉,访古一沾裳。


谢公亭(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盖谢朓、范云之所游

谢公离别处,风景每生愁。客散青天月,山空碧水流。

池花春映日,窗竹夜鸣秋。今古一相接,长歌怀旧游。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评选》
五、六不似怀古,乃以怀古,觉杜陵“宝靥”、“罗裙”之句犹为貌取。“今古一相接”五字,尽古今人道不得,神理、意致、手腕,三绝也。
《唐宋诗醇》
吴昌祺曰:通体完浑。
《唐诗鉴赏辞典》
谢公亭位居宣城城北,谢朓任宣城太守时,曾在这里送别诗人范云。
“谢亭离别处,风景每生愁。”谢朓、范云当年离别之处犹在,今天每睹此处景物则不免生愁。“愁”字内涵很广,思古人而恨不见,度今日而觉孤独,乃至由谢朓的才华、交游、遭遇,想到自己的受谗遭妒,都可能蕴含其中。
“客散青天月,山空碧水流。”两句紧承上联“离别”、“生愁”,写谢公亭的风景。由于“离别”,当年诗人欢聚的场面不见了,此地显得天旷山空,谢公亭上唯见一轮孤月,空山寂静,碧水长流。这两句写的是眼前令人“生愁”的寂寞。李白把他那种怀斯人而不见的怅惘情绪涂抹在景物上,就使得这种寂寞而美好的环境,似乎仍在期待着久已离去的前代诗人,从而能够引起人们对于当年客散之前景况的遐想。这不仅是怀古,同时包含李白自己的生活感受。李白的诗,也经常为自己生活中故交云散、盛会难再而深致惋惜,这表现了李白对于人间友情的珍视,并且也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客散”两句似乎已经括尽古今了,但意犹未足,接着两句“池花春映日,窗竹夜鸣秋”,不再用孤月、空山之类景物来写“生愁”,而是描绘谢公亭春秋两季佳节良宵的景物。池花映着春日自开自落,窗外修竹在静谧的秋夜中窣窣地发出清响,则风景虽佳,人事依然不免寂寞。两句看上去似乎只是描写今日的风光,而由于上联已交代了“客散”、“山空”,读者却不难从这秀丽的景色中,感受到诗人言外的寂寞,以及他面对谢公亭风光追思遐想,欲与古人神游的情态。
“今古一相接,长歌怀旧游。”诗人在缅怀遐想中,似是依稀想见了古人的风貌,沟通了古今的界限,乃至在精神上产生了共鸣。这里所谓“一相接”,是由于心往神驰而与古人在精神上的契合,是写在精神上对于谢公旧游的追踪。这是一首缅怀谢朓的诗,但读者却从中感受到李白的精神性格。他的怀念,表现了他美好的精神追求,高超的志趣情怀。
李白的五律,具有律而近古的特点。这,一方面体现在往往不受声律的约束,在体制上近古;而更主要地则是他的五律绝无初唐的浮艳气息,深情超迈而又自然秀丽。象这首《谢公亭》,从对仗声律上看,与唐代一般律诗并无多大区别,但从精神和情致上看,说它在唐律中带点古意却是不错的。李白有意要矫正初唐律诗讲究词藻着意刻画的弊病,这首《谢公亭》就是信笔写去而不着力的。“客散青天月,山空碧水流”,浑括地写出了谢公没后亭边的景象,并没有细致的描绘,但青天、明月、空山、碧水所构成的开阔而又带有寂寞意味的境界,却显得高远。至于诗的后四句,王夫之说得更为精辟:“五六不似怀古,乃以怀古。‘今古一相接’五字,尽古今人道不得。神理、意致、手腕,三绝也。”(《唐诗评选》)盖谓“池花春映日,窗竹夜鸣秋”二句,写得悠远飘逸,看似描绘风光,而怀古的情思已寓于其中。“今古一相接”五字,一笔排除了古今在时间上的障碍,雄健无比。尤其是“一相接”三字,言外有谢公亡后,别无他人,亦即“古来相接眼中稀”(《金陵城西月下吟》)之意。这样就使得李白的怀念谢公,与一般人偶而发一点思古之幽情区别开了,格外显得超远。象这种风神气概,就逼近古诗,而和一般初唐律诗面貌迥异。
(余恕诚)

夜泊牛渚怀古(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此地即谢尚闻袁宏咏史处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沧浪诗话》
有律诗彻首尾不对者。盛唐诸公有此体,如孟浩然诗“挂席东南望……”之篇,又太白“牛渚西江夜”之篇,音韵铿锵,八句皆无对偶者。
《带经堂诗话》
或问“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之说,答曰:太白诗“牛渚西江夜……”,诗至此,色相俱空,正如羚羊拌角,无迹可求,画家所谓逸品是也。
《古唐诗合解》
此诗以古行律,不拘对偶,盖情胜于词者。
《唐诗成法》
先写“无片云”为月明地,正写夜泊兼客怀。望月月愈明,人愈不寐,为怀古地,谢将军“牛渚”事还本题,只一句,却用二句自叹不遇,正写“怀”字。结落叶纷纷,止写秋景,有馀味。三句一解,六句两解,五律中奇格,与“卢橘为秦树”、少陵《送裴二虬尉永嘉》同法。诗格了然,而人以为怪,不可解。
《唐宋诗醇》
白天才超迈,绝去町畦,其论诗以兴寄为主,而不屑于排偶、声调,当其意合,真能化尽笔墨之迹,迥出尘埃之外。司空图云:“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严羽云:“镜中之花,水中之月,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论者以此诗及孟浩然《望庐山》一篇当之,盖有以窥其妙矣。羽又云:“味在酸咸之外。”吟此数过,知其善于名状矣。吴昌棋曰:《长信》犹用对起、此篇全散,如海鹤凌空、不必鸾凤之苞彩。田雯曰:青莲作近体,如作古风,一气呵成,无对待之迹,有流行之乐,境地高绝。
《唐诗笺注》
不粘不脱,历落情深。
《诗法易简录》
通首单行,一气旋折,有神无迹。
《精选五七言律耐吟集》
举头千古,独往独来,此为佳作,一清如水,无迹可寻。
《竹林答问》
盛唐人古律有两种:其一纯乎律调而通体不对者,如太白“牛渚西江月”、孟浩然“挂席东南望”是也。其一为变律调而通体有对有不对者,如崔国辅“松雨时复滴”、岑参“昨日山有信”是也。虽古诗仍归律体。故以古诗为律,惟太白能之,岑、王其辅车也;以占文为诗,唯昌黎能之,少陵其少路也。
《唐诗三百首》
陈婉俊补注:以谪仙之笔作律,如豢神龙于池沼中。虽勺水无波,而屈伸盘拿,出没变化,自不可遏。须从空灵一气处求之。
《唐宋诗举要》
吴曰:挺起清健。王孟无此笔(“余亦”句下)。
《李太白诗醇》
严云:一结凄然。
《唐诗鉴赏辞典》
牛渚:牛渚山,在今安徽省当涂县西北。谢将军:谢尚,东晋人,镇守牛渚时,秋夜泛舟赏月,听到袁宏在船上吟哦自己的作品,大力赞赏。袁从此名声大振,后官至东阳太守。

【简析】:
这首诗当是诗人失意后在当涂之作,那时诗人对未来已经不抱希望,但自负才华而怨艾无人赏识的情绪仍溢满诗中。

牛渚,是安徽当涂西北紧靠长江的一座山,北端突入江中,即著名的采石矶。诗题下有原注说:“此地即谢尚闻袁宏咏史处。”据《晋书·文苑传》记载:袁宏少时孤贫,以运租为业。镇西将军谢尚镇守牛渚,秋夜乘月泛江,听到袁宏在运租船上讽咏他自己的咏史诗,非常赞赏,于是邀宏过船谈论,直到天明。袁宏得到谢尚的赞誉,从此声名大著。题中所谓“怀古”,就是指这件事。
从南京以西到江西境内的一段长江,古代称西江。首句开门见山,点明“牛渚夜泊”。次句写牛渚夜景,大处落墨,展现出一片碧海青天、万里无云的境界。寥廓空明的天宇,和苍茫浩渺的西江,在夜色中溶为一体,越显出境界的空阔渺远,而诗人置身其间时那种悠然神远的感受也就自然融合在里面了。
三、四句由牛渚“望月”过渡到“怀古”。谢尚牛渚乘月泛江遇见袁宏月下朗吟这一富于诗意的故事,和诗人眼前所在之地(牛渚西江)、所接之景(青天朗月)的巧合,固然是使诗人由“望月”而“怀古”的主要凭藉,但之所以如此,还由于这种空阔渺远的境界本身就很容易触发对于古今的联想。空间的无垠和时间的永恒之间,在人们的意念活动中往往可以相互引发和转化,陈子昂登幽州台,面对北国苍莽辽阔的大地而涌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感,便是显例。而今古长存的明月,更常常成为由今溯古的桥梁,“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金陵城西月下吟》),正可说明这一点。因此,“望”、“忆”之间,虽有很大跳跃,读来却感到非常自然合理。“望”字当中就含有诗人由今及古的联想和没有明言的意念活动。“空忆”的“空”字,暗逗下文。
如果所谓“怀古”,只是对几百年前发生在此地的“谢尚闻袁宏咏史”情事的泛泛追忆,诗意便不免平庸而落套。诗人别有会心,从这桩历史陈迹中发现了一种令人向往追慕的美好关系—贵贱的悬隔,丝毫没有妨碍心灵的相通;对文学的爱好和对才能的尊重,可以打破身份地位的壁障。而这,正是诗人在当时现实中求之而不可得的。诗人的思绪,由眼前的牛渚秋夜景色联想到往古,又由往古回到现实,情不自禁地发出“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的感慨。尽管自己也象当年的袁宏那样,富于文学才华,而象谢尚那样的人物却不可复遇了。“不可闻”回应“空忆”,寓含着世无知音的深沉感喟。
“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末联宕开写景,想象明朝挂帆离去的情景。在飒飒秋风中,片帆高挂,客舟即将离开江渚;枫叶纷纷飘落,象是无言地送着寂寞离去的行舟。秋色秋声,进一步烘托出因不遇知音而引起的寂寞凄清情怀。
诗意明朗而单纯,并没有什么深刻复杂的内容,但却具有一种令人神远的韵味。清代主神韵的王士禛甚至把这首诗和孟浩然的《晚泊浔阳望香炉峰》作为“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典型,认为“诗至于此,色相俱空,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画家所谓逸品是也。”这说法不免有些玄虚。其实,神韵的形成,离不开具体的文字语言和特定的表现手法,并非无迹可求。象这首诗,写景的疏朗有致,不主刻画,迹近写意;写情的含蓄不露,不道破说尽;用语的自然清新,虚涵概括,力避雕琢;以及寓情于景,以景结情的手法等等,都有助于造成一种悠然不尽的神韵。
李白的五律,不以锤炼凝重见长,而以自然明丽为主要特色。本篇“无一句属对,而调则无一字不律”(王琦注引赵宧光评),行云流水,纯任天然。这本身就构成一种萧散自然、风流自赏的意趣,适合表现抒情主人公那种飘逸不群的性格。诗的富于情韵,与这一点也不无关系。

(刘学锴)

对酒醉题屈突明府厅(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陶令八十日,长歌归去来。故人建昌宰,借问几时回。

风落吴江雪,纷纷入酒杯。山翁今已醉,舞袖为君开。


月夜听卢子顺弹琴(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伯牙弦 

闲坐夜明月,幽人弹素琴。忽闻悲风调,宛若寒松吟。

白雪乱纤手,绿水清虚心。钟期久已没,世上无知音。


寻雍尊师隐居(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群峭碧摩天,逍遥不记年。拨云寻古道,倚石听流泉。

花暖青牛卧,松高白鹤眠。语来江色暮,独自下寒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八句清浅,事称。
《唐诗评选》
乃尔沉远,杜陵所谓“往往似阴铿”者也,非皮相供奉人得知。
《唐宋诗醇》
一结擅胜,神韵悠然。吴昌棋曰:此种甚与襄阳相似。
《精选五七言律耐吟集》
仙云满纸,太白往往写仙是仙。
《唐诗评注读本》
首句属地说,次句属人说,三、四句正写“寻”字;既得其处,则先写“青牛”、“白鹤”,用映村法;末以语罢下山作结,层次井然。先以拨云而上,后乃冲烟而下,用字俱有照应。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曰:不必深,不必琢,但觉其应尔。翼云云:起句写隐居。三、四以“寻”字意承,见尊师之居,起然物外也。五、六既至隐居,而以物性之自然为映衬也。七、八以回去为合,先以拨云时上者,令乃冲烟而下,用字俱有照应。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冬韵  显示自动注释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雨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全首幽适。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起联仙境。三、四极幽野之致。通为秀骨玉映,丰神绝胜。
《唐诗评选》
全不添入情事,下拈死“不遇”二字作,愈死愈活。
《唐律消夏录》
从水次有人家起,渐渐走到深林绝壑之间,而道士竟不知在何处也。仙乎仙乎!此等诗随手写出,看他层次之妙。
《增订唐诗摘钞》
写幽意固其所长,更喜其无丹鼎气,不用其所短。
《诗筏》
无一字说“道士”,无一字说“不遇”、却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访道士不遇”、何物戴天山道士,自太白写来,便觉无烟火气,此皆不必以切题为妙者。
《古唐诗合解》
前解访道士不遇,后解则对景而怅然,倚树望竹泉而已。
《唐诗成法》
不起不承,顺笔直写六句,以不遇结。唐人每有此格。“水声”、“溪午”、“飞泉”、“桃花”、“树”、“钟”、“竹”、“松”等字,重出叠见,不觉其累者,逸气横空故也,然终不可为法。
《唐宋诗醇》
自然深秀,似王维集中高作,视孟浩然《寻梅道士》诗,华实俱胜。
《李太白全集》
王琦注:唐仲言曰:今人作诗多忌重叠。右丞《早朝》,妙绝古今,犹未免五用衣冠之议。如此诗,水声、飞泉、树、松、桃、竹,语皆犯重。吁!古人于言外求佳,今人于句中求隙,失之远矣。
《网师园唐诗笺》
入画,画且莫到(首二句下)。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生妍婉隽,殊似右丞。惟首句出韵耳。
《唐宋诗举要》
吴曰:此四句写深山幽丽之景,设色其鲜采(“犬吠”四句下)。
《李太白诗醇》
翼云云:用桃源事起,以“不遇”意承,以山中所见为转句。合句仍写不遇。又云:“两三松”,见倚不一处,不一时。
《唐诗鉴赏辞典》
戴天山,又名大康山或大匡山,在今四川省江油县。李白早年曾在山中大明寺读书,这首诗大约是这一时期的作品。
全诗八句,前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景色优美;末两句写“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转。
诗的开头两句展现出一派桃源景象。首句写所闻,泉水淙淙,犬吠隐隐;次句写所见,桃花带露,浓艳耀目。诗人正是缘溪而行,穿林进山的。这是入山的第一程,宜人景色,使人留连忘返,且让人联想到道士居住此中,如处世外桃源,超尘拔俗。第二句中“带露浓”三字,除了为桃花增色外,还点出了入山的时间是在早晨,与下一联中的“溪午”相映照。
颔联“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是诗人进山的第二程。诗人在林间小道上行进,常常见到出没的麋鹿;林深路长,来到溪边时,已是正午,是道院该打钟的时候了,却听不到钟声。这两句极写山中之幽静,暗示道士已经外出。鹿性喜静,常在林木深处活动。既然“时见鹿”,可见其幽静。正午时分,钟声杳然,唯有溪声清晰可闻,这就更显出周围的宁静。环境清幽,原是方外本色,与首联所写的桃源景象正好衔接。这两句景语又含蓄地叙事:以“时见鹿”反衬不见人;以“不闻钟”暗示道院无人。
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是诗人进山的第三程。从上一联“不闻钟”,可以想见诗人距离道院尚有一段距离。这一联写来到道院前所见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见融入青苍山色的绿竹与挂上碧峰的飞瀑而已。诗人用笔巧妙而又细腻:“野竹”句用一个“分”字,描画野竹青霭两种近似的色调汇成一片绿色;“飞泉”句用一个“挂”字,显示白色飞泉与青碧山峰相映成趣。显然,由于道士不在,诗人百无聊赖,才游目四顾,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所以,这两句写景,既可以看出道院这一片净土的淡泊与高洁,又可以体味到诗人造访不遇爽然若失的情怀。
结尾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通过问讯的方式,从侧面写出“不遇”的事实,又以倚松再三的动作寄写“不遇”的惆怅,用笔略带迂回,感情亦随势流转,久久不绝。
前人评论这首诗时说:“全不添入情事,只拈死‘不遇’二字作,愈死愈活。”(王夫之《唐诗评选》)“无一字说道士,无一句说不遇,却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访道士不遇。”(吴大受《诗筏》)道出了此诗妙处。
(陈志明)

对酒忆贺监二首 其一(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序: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呼余为谪仙人,因解金龟换酒为乐。殁后对酒,怅然有怀,而作是诗。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松下尘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笺要》
“谪仙”之目,季真为青莲第一知己,故青莲此诗倍觉淋漓捐快。
《李太白诗醇》
严云:以“狂客”答其呼,易地皆然,又不过誉,真率可法。

感遇四首 其二(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可叹东篱菊,茎疏叶且微。虽言异兰蕙,亦自有芳菲。

未泛盈樽酒,徒沾清露辉。当荣君不采,飘落欲何依。


听蜀僧浚弹琴(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冬韵  显示自动注释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宋诗醇》
累累如贯珠,冷泠如叩玉,斯为雅奏清音。
《网师园唐诗笺》
逸韵铿然、是能得弦外之音者。
《唐宋诗举要》
一气挥洒,中有凝炼之笔,便不流入轻滑。
《诗境浅说》
此诗前半首,质言之,惟蜀僧为弹琴一语耳。学作诗者,仅此一语,欲化作四句好诗,几不知从何下笔。试观其起句,言蜀僧抱古琴自峨嵋时下,已有“入门下马气如虹”之概,紧接三、四句,如河出龙门,一泻千里,以松涛喻琴声之清越,以“万壑松”喻琴声之宏远,句法动荡有势。五句言琴之高妙,闻者如流水洗心,乃赋听琴之正面。六句以“霜钟”喻琴,同此清迥,不以俗物为譬,乃赋听琴之尾声。收句听琴心醉,不觉山暮云深,如闻韶忘肉味矣。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曰:一味清响,真如松风。
《唐诗鉴赏辞典》
这首五律写的是听琴,听蜀地一位法名叫浚的和尚弹琴。开头两句:“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说明这位琴师是从四川峨眉山下来的。李白是在四川长大的,四川奇丽的山水培育了他的壮阔胸怀,激发了他的艺术想象。峨眉山月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的诗里。他对故乡一直很怀恋,对于来自故乡的琴师当然也格外感到亲切。所以诗一开头就说明弹琴的人是自己的同乡。“绿绮”本是琴名,汉代司马相如有一张琴,名叫绿绮,这里用来泛指名贵的琴。“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简短的十个字,把这位音乐家写得很有气派,表达了诗人对他的倾慕。
三四句正面描写蜀僧弹琴。“挥手”是弹琴的动作。嵇康《琴赋》说:“伯牙挥手,钟期听声。”“挥手”二字就是出自这里的。“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这两句用大自然宏伟的音响比喻琴声,使人感到这琴声一定是极其铿锵有力的。
“客心洗流水”,这一句就字面讲,是说听了蜀僧的琴声,自己的心好象被流水洗过一般地畅快、愉悦。但它还有更深的含义,其中包涵着一个古老的典故。《列子·汤问》:“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这就是“高山流水”的典故,借它,表现蜀僧和自己通过音乐的媒介所建立的知己之感。“客心洗流水”五个字,很含蓄,又很自然,虽然用典,却毫不艰涩,显示了李白卓越的语言技巧。
下面一句“馀响入霜钟”也是用了典的。“霜钟”关于《山海经·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霜钟”二字点明时令,与下面“秋云暗几重”照应。“馀响入霜钟”,意思是说,音乐终止以后,馀音久久不绝,和薄暮时分寺庙的钟声融合在一起。《列子·汤问》里有“馀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话。宋代苏东坡在《前赤壁赋》里用“馀音袅袅,不绝如缕”,形容洞箫的馀音。这都是乐曲终止以后,入迷的听者沉浸在艺术享受之中所产生的想象。“馀响入霜钟”也是如此。清脆、流畅的琴声渐远渐弱,和薄暮的钟声共鸣着,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晚了:“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诗人听完蜀僧弹琴,举目四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青山已罩上一层暮色,灰暗的秋云重重叠叠,布满天空。时间过得真快啊!
唐诗里有不少描写音乐的佳作。白居易的《琵琶行》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忽高忽低、忽清忽浊的琵琶声,把琵琶所特有的繁密多变的音响效果表现了出来。唐代另一位诗人李颀有一首《听安万善吹觱篥歌》,用不同季节的不同景物,形容音乐曲调的变化,把听觉的感受诉诸视觉的形象,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李白这首诗描写音乐的独到之处是,除了“万壑松”之外,没有别的比喻形容琴声,而是着重表现听琴时的感受,表现弹者、听者之间感情的交流。其实,“如听万壑松”这一句也不是纯客观的描写,诗人从琴声联想到万壑松声,联想到深山大谷,是结合自己的主观感受来写的。
律诗讲究平仄、对仗,格律比较严。而李白的这首五律却写得极其清新、明快,似乎一点也不费力。其实,无论立意、构思、起结、承转,或是对仗、用典,都经过一番巧妙的安排,只是不着痕迹罢了。这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的艺术美,比一切雕饰更能打动人的心灵。
(袁行霈)

咏山樽二首 其一(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蟠木不彫饰,且将斤斧疏。樽成山岳势,材是栋梁馀。

外与金罍并,中涵玉醴虚。惭君垂拂拭,遂忝玳筵居


见野草中有曰白头翁者(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醉入田家去,行歌荒野中。如何青草里,亦有白头翁

折取对明镜,宛将衰鬓同。微芳似相诮,留恨向东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分类绳尺》
咏物体,李、杜自是一格,与唐人不同,众人不免尖巧,而晚唐又失之。
《唐诗归》
谭云:此则径似高、岑。
《唐诗援》
题虽小,然一气呵成。天然浑雅,自是大家风度。
《唐诗观澜集》
偶然落笔,自有绛云在霄之致。词直而意曲(“如何”二句下)。
《唐宋诗醇》
结意刻深,却有风致。

题江夏修静寺(此寺是李北海旧宅)(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我家北海宅,作寺南江滨。空庭无玉树,高殿坐幽人。

书带留青草,琴堂幂素尘。平生种桃李,寂灭不成春。


题宛溪馆(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吾怜宛溪好,百尺照心明何谢新安水,千寻见底清。

白沙留月色,绿竹助秋声。却笑严湍上,于今独擅名。



共1046,分53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