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1046,分53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五言律诗(续上)
送别得书字(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绛灌谗陷 紫泥书 

水色南天远,舟行若在虚。迁人发佳兴,吾子访闲居。

日落看归鸟,潭澄羡跃鱼。圣朝思贾谊,应降紫泥书


送曲十少府(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陆贾金 

试发清秋兴,因为吴会吟。碧云敛海色,流水折江心。

我有延陵剑,君无陆贾金艰难此为别,惆怅一何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笺注》
如此送别,语意深挚。
《李太白诗醇》
严云:用“延陵剑”,古人亦太不忌。严沧浪曰:颔联写云水卷舒之状,必须“敛”、“折”二字方合,他字不能待也。当知句中自有正法眼,只求其是;好新作怪,皆为野狐。

送王孝廉觐省(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彭蠡将天合,姑苏在日边。宁亲候海色,欲动孝廉船

窈窕晴江转,参差远岫连。相思无昼夜,东泣似长川。


送梁四归东平(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东山卧 负鼎 

玉壶挈美酒,送别强为欢。大火南星月,长郊北路难。

殷王期负鼎,汶水起垂竿。莫学东山卧参差老谢安。


江夏送张丞(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欲别心不忍,临行情更亲。酒倾无限月,客醉几重春。

藉草依流水,攀花赠远人。送君从此去,回首泣迷津。


秋夜与刘砀山泛宴喜亭池(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梁苑客 

明宰试舟楫,张灯宴华池。文招梁苑客,歌动郢中儿。

月色望不尽,空天交相宜。令人欲泛海,只待长风吹。


侍从游宿温泉宫作(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羽林十二将,罗列应星文。霜仗悬秋月,霓旌卷夜云。

严更千户肃,清乐九天闻。日出瞻佳气,葱葱绕圣君。


春日游罗敷潭(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行歌入谷口,路尽无人跻。攀崖度绝壑,弄水寻回溪。

云从石上起,客到花间迷。淹留未尽兴,日落群峰西。


同族侄评事黯游昌禅师山池二首 其一(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康乐 

远公爱康乐,为我开禅关。萧然松石下,何异清凉山。

花将色不染,水与心俱闲。一坐度小劫,观空天地间。


  其二(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客来花雨际,秋水落金池。片石寒青锦,疏杨挂绿丝。

高僧拂玉柄,童子献霜梨。惜去爱佳景,烟萝欲暝时。


宴陶家亭子(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曲巷幽人宅,高门大士家。池开照胆镜,林吐破颜花。

绿水藏春日,青轩秘晚霞。若闻弦管妙,金谷不能誇。


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七人班 

绀殿横江上,青山落镜中。岸回沙不尽,日映水成空。

天乐流香阁,莲舟飏晚风。恭陪竹林宴,留醉与陶公


登新平楼(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去国登兹楼,怀归伤暮秋。天长落日远,水净寒波流。

秦云起岭树,胡雁飞沙洲。苍苍几万里,目极令人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
郭云:暮秋之景,悄然在目。
《升庵诗话》
高柄选《唐诗正声》首以五言古诗,而其所取,如……李太白“去国登兹楼,怀归伤暮秋”……皆律也,而谓之古诗,可乎?譬之新寡之文君、屡醮之夏姬,美则美矣,谓之初笄室女,则不可。
《李杜二家诗钞评林》
高柄《唐诗品汇》、《正声》并作五言古,谬,杨慎有驳。
《唐诗分类绳尺》
雄健横出,非强硬语也。
《李太白诗醇》
谢云:写景感怀,无不曲尽其妙。结亦有跌宕之意。严沧浪曰:“天长落日远,水净寒波流”,太白多有此悠涵气象。

谒老君庙(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过老子庙)。(一作明皇帝诗)

先君怀圣德,灵庙肃神心。草合人踪断,尘浓鸟迹深。

流沙丹灶灭,关路紫烟沈。独伤千载后,空馀松柏林。


与夏十二登岳阳楼(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品汇》
刘须溪云:甚为不俗。
《唐诗分类绳尺》
情中含情,飘飘欲举。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起句大是警语。通首俊爽,五六写高意,不刻时警。结亦有致。
《唐诗鉴赏辞典》
乾元二年(759),李白流放途中遇赦,回舟江陵,南游岳阳,秋季作这首诗。夏十二,李白朋友,排行十二。岳阳楼座落在今湖南岳阳市西北高丘上,“西面洞庭,左顾君山”,与黄鹤楼、滕王阁同为南方三大名楼,于开元四年(716)扩建,楼高三层,建筑精美。历代迁客骚人,登临游览,莫不抒怀写志。李白登楼赋诗,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篇章,使岳阳楼更添一层迷人的色彩。诗人首先描写岳阳楼四周的宏丽景色:“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岳阳,这里是指天岳山之南一带。天岳山又名巴陵山,在岳阳县西南。登上岳阳楼,远望天岳山南面一带,无边景色尽收眼底。江水流向茫茫远方,洞庭湖面浩荡开阔,汪洋无际。这是从楼的高处俯瞰周围的远景。站得高,望得远,“岳阳尽”、“川迥”、“洞庭开”,这一“尽”、一“迥”、一“开”的渺远辽阔的景色,形象地表明诗人立足点之高。这是一种旁敲侧击的衬托手法,不正面写楼高而楼高已自见。
李白这时候正遇赦,心情轻快,眼前景物也显得有情有意,和诗人分享着欢乐和喜悦:
“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诗人笔下的自然万物好象被赋予生命,你看,雁儿高飞,带走了诗人忧愁苦闷之心;月出山口,仿佛是君山衔来了团圆美好之月。“雁引愁心去”,《文苑英华》作“雁别秋江去”。后者只是写雁儿冷漠地离别秋江飞去,缺乏感情色彩,远不如前者用拟人化手法写雁儿懂得人情,带走愁心,并与下句君山有意“衔好月来”互相对仗、映衬,从而使形象显得生动活泼,情趣盎然。“山衔好月来”一句,想象新颖,有独创性,着一“衔”字而境界全出,写得诡谲纵逸,诙谐风趣。
诗人兴致勃勃,幻想联翩,恍如置身仙境:“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在岳阳楼上住宿、饮酒,仿佛在天上云间一般。这里又用衬托手法写楼高,夸张地形容其高耸入云的状态。这似乎是醉眼蒙眬中的幻景。诚然,诗人是有些醉意了:
“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楼高风急,高处不胜寒。醉后凉风四起,着笔仍在写楼高。凉风习习吹人,衣袖翩翩飘舞,仪表何等潇洒自如,情调何等舒展流畅,态度又何其超脱豁达,豪情逸志,溢于言表。收笔写得气韵生动,蕴藏着浓厚的生活情趣。
整首诗运用陪衬、烘托和夸张的手法,没有一句正面直接描写楼高,句句从俯视纵观岳阳楼周围景物的渺远、开阔、高耸等情状落笔,却无处不显出楼高,不露斧凿痕迹,可谓自然浑成,巧夺天功。


(何国治)

与贾至舍人于龙兴寺剪落梧桐枝望灉湖(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剪落青梧枝,灉湖坐可窥。雨洗秋山净,林光澹碧滋。

水闲明镜转,云绕画屏移。千古风流事,名贤共此时。


秋登宣城谢朓北楼(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谢公 

江城如画里,山晓望晴空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艇斋诗话》
李白云:“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老杜云:“荒庭垂橘柚,古屋画龙蛇。”气焰盖相敌。陈无己云:“寒心生蟋蟀,秋色上梧桐。”盖出于李白也。
《瀛奎律髓》
太白亦有《登岳阳楼》句,未及孟、杜。此诗起句似晚唐,中二联合景而京壮,则晚唐所无也;宣州有双溪、叠嶂,乃此州胜景也,所以云“两水”;惟有“两水”,所以有“双桥”。王荆公《虎图行》“目光夹镜坐当隅”,虎两目如夹两镜,得非仿谪仙“两水夹明镜”之意乎?此联妙绝。起句所谓“江城如画里”者,即指此三、四一联之景,与五、六皆是也。
《唐诗广选》
王元美曰:太白“人烟”二语,黄鲁直更之曰:“人家围橘柚,秋色老梧桐。”只易两字,而丑态毕具,直点金作铁手耳。句法(“山晓”句下)。
《唐诗直解》
“寒”、“老”二字孤清。
《唐诗镜》
五、六清老秀出,是天际人语。
《唐律消夏录》
“明镜”、“彩虹”、“寒”字、“老”字,皆在秋天晴空中看出,所以为妙。乃知古人好句,必与上下文关合。若后人就句论句,不知埋没古人多少好处。
《唐诗成法》
三、四人多赏之,余嫌近俗。五、六佳甚,山谷改“烟”为“家”,评者嗤为点金成铁手,然亦不言“烟”之不为“家”者何在。
《唐诗别裁》
一联俱是如画(“两水”四句下)。人家在橘柚林,故“寒”;梧桐早凋,故“老”。
《唐宋诗醇》
风神散朗。五、六写出秋意,郁然苍秀。吴昌祺曰:此种自堪把臂元晖。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三、四高华,非止骈丽;五、六句老成,复以自然,成其名句。方霞城曰:中四写景如画,正从起句生情。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看第二联,何尝分景与情?直作宣城语,几不可辨。冯班:谢句也。太白酷学谢。何义门:中二联是秋霖新霁绝景。落句以谢脁惊人语自负耳。纪昀:五、六佳句,人所共知。结在当时不妨,在后来则为窠臼语,为浅率语,为太现成语,故论诗者当论其世。无名氏(乙):襄阳“微云”、“疏雨”一联澹逸,此苍深,并千古名句。
《唐诗近体》
“寒”字、“老”宇,实字活用,是炼宇法。
《唐宋诗举要》
吴曰:刻划鲜丽,千古常新(“两水”二句下)。吴曰:苍老峭远(“人烟”二句下)。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曰:五、六入画品中,极平淡,极绚烂。岂必王摩诘?
《唐诗鉴赏辞典》
(1)谢朓北楼:在安徽省宣城县阳陵山顶。谢朓是南齐诗人,此楼是他任宣城太守时所建。(2)江城:指宣城。(3)两水:指宛溪、句溪。宛溪上下有凤凰、济川两桥。明镜:指拱桥桥洞和它在水中的倒影合成的圆形,像明亮的镜子一样。(4)彩虹:指水中的桥影。(5)人烟:炊烟。(6)谢公:谢朓。

谢朓北楼是南齐诗人谢朓任宣城太守时所建,又名谢公楼,唐时改名叠嶂楼,是宣城的登览胜地。宣城处于山环水抱之中,陵阳山冈峦盘屈,三峰挺秀;句溪和宛溪的溪水,萦回映带着整个城郊,真是“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阁下宛溪夹溪居人》)。这诗作于天宝十三载(754),这年中秋节后,李白从金陵再度来到宣城。
一个晴朗的秋天的傍晚,诗人独自登上了谢公楼。岚光山影,是如此的明净!凭高俯瞰,这“江城”简直是在画图中似的。开头两句,诗人把他登览时所见景色概括地写了出来,总摄全篇,一下子就把读者深深吸引住,一同进入诗的意境中去了。严羽《沧浪诗话》云:“太白发句,谓之开门见山。”指的就是这种表现手法。
中间四句是具体的描写。这四句诗里所塑造的艺术形象,都是从上面的一个“望”字生发出来的。从结构的关系来说,上两句写“江城如画”,下两句写“山晚晴空”;四句是一个完整的统一体,而又是有层次的。“两水”指句溪和宛溪。宛溪源出峄山,在宣城的东北与句溪相会,绕城合流,所以说“夹”。因为是秋天,溪水更加澄清,它平静地流着,波面上泛出晶莹的光。用“明镜”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双桥”指横跨溪水的上、下两桥。上桥叫做凤凰桥,在城的东南泰和门外;下桥叫做济川桥,在城东阳德门外,都是隋文帝开皇年间(581-600)的建筑。这两条长长的大桥架在溪上,倒影水中,从高楼上远远望去,缥青的溪水,鲜红的夕阳,在明灭照射之中,桥影幻映出无限奇异的璀灿色彩。这哪里是桥呢?简直是天上两道彩虹,而这“彩虹”的影子落入“明镜”之中去了。读了这两句,我们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诗人另一名作《望庐山瀑布》中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两者同样是用比拟的手法来塑造形象,同样用一个“落”字把地下和天上联系起来;然而同中有异,异曲同工:一个是以银河比拟瀑布的飞流,一个是用彩虹写夕阳明灭的波光中双桥的倒影;一个着重在描绘其奔腾直下的气势,一个着重在显示其瑰丽变幻的色彩,两者所给予人们的美感也不一样,而诗人想象的丰富奇妙,笔致的活泼空灵,则同样使人惊叹。
秋天的傍晚,原野是静寂的,山冈一带的丛林里冒出人家一缕缕的炊烟,橘柚的深碧,梧桐的微黄,呈现出一片苍寒景色,使人感到是秋光渐老的时候了。
我们不难想象,当时诗人的心情是完全沉浸在他的视野里,他的观察是深刻的,细致的;而他的描写又是毫不粘滞的。他站得高,望得远,抓住了一刹那间的感受,用极端凝炼的形象语言,在随意点染中勾勒出一个深秋的轮廓,深深地透漏出季节和环境的气氛。他不仅写出秋景,而且写出了秋意。如果我们细心领会一下,就会发现他在高度概括之中,用笔是丝丝入扣的。
这结尾两句,从表面看来很简单,只不过和开头二句一呼一应,点明登览的地点是在“北楼上”;这北楼是谢朓所建的,从登临到怀古,似乎是照例的公式,因而李白就不免顺便说一句怀念古人的话罢了。这里值得注意是“谁念”两个字。“怀谢公”的“怀”,是李白自指,“谁念”的“念”,是指别人。两句的意思,是慨叹自己“临风怀谢公”的心情没有谁能够理解。这就不是一般的怀古了。
李白在长安为权贵所排挤、弃官而去之后,政治上一直处于失意之中,过着飘荡四方的流浪生活。客中的抑郁和感伤,特别当摇落秋风的时节,他那寂寞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宣城是他旧游之地,现在他又重来这里。一到宣城,他就会怀念到谢朓,这不仅因为谢朓在宣城遗留下象叠嶂楼这样的名胜古迹,更重要的是因为谢朓对宣城有着和自己相同的情感。当李白独自在谢朓楼上临风眺望的时候,面对着谢朓所吟赏的山川,缅怀他平素所仰慕的这位前代诗人,虽然古今世隔,然而他们的精神却是遥遥相接的。这种渺茫的心情,反映了他政治上苦闷彷徨的孤独之感;正因为政治上受到压抑,找不到出路,所以只得寄情山水,尚友古人;他当时复杂的情怀,又有谁能够理解呢?
(马茂元)

过崔八丈水亭(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高阁横秀气,清幽并在君。檐飞宛溪水,窗落敬亭云。

猿啸风中断,渔歌月里闻。闲随白鸥去,沙上自为群。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广选》
刘会孟曰:此老原无俗气。
《唐诗分类绳尺》
太白于事情景象夙兴,意兴契合,故信口道来,皆入妙品。
《近体秋阳》
上句奇于下句,然下句较妙。盖诗之奇则在于情,诗之妙要在于虚,尤在于虚实相生。上句虚矣,下句虚中却有实理在(“檐飞”二句下)。
《唐宋诗举要》
吴曰:雄阔奇肆(“檐飞”二句下)。
《李太白诗醇》
翼云云:前解崔八丈水亭,后解写亭外之景,合“过”字意。严沧浪曰:取景甚夷,不求高,亦不堕下一格,此正太白以浅近胜人之处。

太原早秋(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岁落众芳歇,时当大火流。霜威出塞早,云色渡河秋。

梦绕边城月,心飞故国楼。思归若汾水,无日不悠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广选》
只是一个直捷(末二句下)。
《唐诗评选》
两折诗,以平叙,故不损。李、杜五言近体,其格局随风会而降者,往往多有。供奉于此体似不著意,乃有入高、岑一派诗;既以备古今众制,亦若曰:非吾不能为之也。此自是才人一累,若曹孟德之啖冶葛,示无畏以欺人。其本色诗,则自在景云、神龙之上,非天宝诸公可至,能栋者当自知之。
《唐宋诗醇》
健举之至,行气如虹。唐汝洵曰:唐人汾上作必用《秋风辞》,太白曰:“云色渡河秋”,便无蹊径。
《唐宋诗举要》
格调高逸。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曰:“出塞”字,更用得好。

奔亡道中五首 其四(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依墙哭楚 

函谷如玉关,几时可生还。洛阳为易水,嵩岳是燕山。

俗变羌胡语,人多沙塞颜。申包惟恸哭,七日鬓毛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李太白全集》
王琦注:太白意谓函谷之地,已为禄山所据,未知何日平定,得能生入此关?洛川、嵩岳之间,不但有同边界,而风俗人民,亦且渐异华风。己之所以从永王者,欲效申包恸哭乞师,以救国家之难耳。自明不敢有他志也,其心亦可哀矣。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评:偬迫情词,正见老厉,李公乃亦有此。


共1046,分53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