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戎昱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唐荆南人,一说扶风人。登进士第。一说举进士不第。代宗大历中,卫伯玉镇荆南,辟为从事。后又入湖南观察使崔瓘、桂管观察使李昌夔幕府。历辰、虔二州刺史。工诗,多感伤身世之作。又工书。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44?—800?
荆南(今湖北荆州)人。肃宗上元至代宗永泰(760—766)间,来往于长安、洛阳、齐、赵、泾州、陇西等地。大历元年(766)入蜀,见岑参于成都。次年东下至江陵,荆南节度使卫伯玉辟为从事。五年后十数年间,先后依附于潭州刺史崔瓘、桂州刺史李昌巙。德宗建中三年(782)曾任侍御史。次年出为辰州刺史。贞元七年(791)前后为虔州刺史。晚年似曾任永州刺史。生平见《新唐书·艺文志四》《唐才子传》卷三。今人傅璇琮有《戎昱考》、谭优学有《戎昱行年考》。戎昱诗风沉郁,多伤乱、述怀之作,胡震亨谓与杜甫相接(《唐音癸签》卷二六)。严羽称“戎昱之诗,有绝似晚唐者”(《沧浪诗话》),则谓与聂夷中、杜荀鹤相通。《全唐诗》存诗1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诗2首,断句2。
唐诗汇评
戎昱,生卒年不详,荆南(今湖北江陵)人,或云扶风(今陕西兴平东南)人。曾佐颜真卿幕。宝应元年,经滑州、洛阳赴长安,遇王季友,同作《苦哉行》。卫伯玉镇荆南,辟为从事。大历中,入湖南崔瓘幕,后又佐桂管李昌巙幕。建中中,返长安,供职御史台。贬为辰州刺史,后又官虔州刺史,贞元十三年左右在任,卒。有《戎昱集》五卷,已佚。《全唐诗》存诗一卷。

作品评论

《沧浪诗话》
戎昱在盛唐为最下,已滥觞晚唐矣。戎昱之诗有绝似晚唐者。
时天彝《唐百家诗选评》
戎昱稍为后辈,多军旅离别之思,造语益巧,用意益浅矣。
《唐才子传》
昱诗在盛唐,格气稍劣,中间有绝似晚作。然风流绮丽,不亏政化,当时赏音,暄传翰苑,固不诬矣。
《唐诗品》
戎使君诗,锐情古作,力洗时波。当时作者类以质木自胜,君独远扬风力,近郁天藻,词既流美,复协声调。《苦哉行》、《泾州出师》等作,铿然金石之奏,虽越石感乱,明远戍边,何以过之?后之论者,多采列新声而忽古意,混称于建中以后作者,不几听乐而卧诸鸿蒙者乎?
《十三唐人诗》
戎昱诗在中唐,矫矫拔俗……诸篇靡不深情远致,清丽芊眠。
《大历诗略》
戎昱,戴叔伦诗,品既不高,体又不健,只以指事陈词婉切动人,不可谓非唐音之夙好者。
《石洲诗话》
戎昱诗亦卑弱,《沧浪诗话》谓“昱在盛唐为最下,已滥觞晚唐”是也。然戎昱赴卫伯玉之辟,当是大历初年,其为刺史,仍在建中时,应入中唐,不应入盛唐。
《三唐诗品》
其源出于邱希范、庾子山,倩骨清言,达情婉至。律绝清新,自是中唐本色,而天然韵骨,含态生恣,大历之常词,乃晚唐之极思也。
《诗学渊源》
其诗辞旨清拔,多感慨之作。乐府尤以气质胜;七律则承子美之遗规,开白傅之先河矣。

 

共120,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塞下(一作上)曲 其六(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北风凋白草,胡马日骎骎。夜后戍楼月,秋来边将心。

铁衣霜露重,战马岁年深。自有卢龙塞,烟尘飞至今。


罗江客舍(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山县秋云闇,茅亭暮雨寒。自伤庭叶下,谁问客衣单。

有兴时添酒,无聊懒整冠。近来乡国梦,夜夜到长安。


汉上题韦氏庄(一作岑参诗)(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结茅同楚客,卜筑汉江边。日落数归鸟,夜深闻扣舷。

水痕侵岸柳,山翠借厨烟。调笑提筐妇,春来蚕几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六句以后,皆以幽事写出闲情。
《唐诗评选》
不可谓弱者必俗也,中晚诗如此类者,去《国风》不远。

闺情(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长门 

侧听宫官说,知君宠尚存。未能开笑颊,先欲换愁魂。

宝镜窥妆影,红衫裛泪痕。昭阳今再入,宁敢恨长门


玉台体题湖上亭(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湖入县西边,湖头胜事偏。绿竿初长笋,红颗未开莲。

蔽日高高树,迎人小小船。清风长入坐,夏月似秋天。


古意(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女伴朝来说,知君欲弃捐。懒梳明镜下,羞到画堂前。

有泪沾脂粉,无情理管弦。不知将巧笑,更遣向谁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载酒园诗话又编》
宛然如见伍举辞荆,廉颇去赵,真使逋臣羁客闻之泣下。

咏史(一作和蕃)(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

岂能将玉貌,便拟静胡尘。地下千年骨,谁为辅佐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云溪友议》
宪宗皇帝朝,以北狄频侵边境,大臣奏议:古者和亲之有五利,而日无千金之费。上曰:“比闻有一卿能为诗,而姓氏稍僻,是谁?”……(侍臣答是戎昱)上悦曰:“朕又记得《咏史》一篇,此人若在,便与朗州刺史。武陵桃源,足称诗人之兴咏。”圣旨如此稠叠,士林之荣也。其《咏史》诗云:“汉家青史内,计拙是和亲……”。上笑曰:“魏绛之功,何其懦也!”大臣公卿遂息和戎之论矣。
《诗镜总论》
叙事议论,绝非诗家所需,以叙事则伤体,议论则费词也。然总贵不烦而至,如《棠棣》不废议论,《公刘》不无叙事,如后人以文体行之,则非也。戎昱“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过因谗后重,恩合死前酬”,此亦议论之佳者矣。
《唐诗近体》
议论正而不迂,锤炼工而不滞。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名篇。亦是议论耳,气味自然不同。意气激昂,不专作板论,所以为唐人。查慎行:与崔涂《过昭君故宅》寄慨略同。五、六太浅。纪昀:太直太尽,殊乘一唱三叹之旨。
《小清华园诗谈》
贤愚不分,不足以论人;是非不辨,不足以论事;取舍不明,木足以御事变而服人心。是故太冲《咏史》,其是非颇不乖人心所同然;嗣宗《咏怀》,其予夺几可继《春秋》之笔削。他如陶题甲子,见受禅之非宜;谢过庐陵,雪沉冤于既死。此后唯杜工部……等作,读之可见其经济之实学,笔削之微权焉。他如“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数诗亦其后劲者矣。
《唐诗鉴赏辞典》
中唐诗人戎昱这首《咏史》,题又作《和蕃》,最早见于晚唐范摅的笔记小说《云溪友议》“和戎讽”条。据说,唐宪宗召集大臣廷议边塞政策,大臣们多持和亲之论。于是唐宪宗背诵了戎昱这首《咏史》,并说:“此人若在,便与朗州刺史。”还笑着说:“魏绛(春秋时晋国大夫,力主和戎)之功,何其懦也!”大臣们领会圣意,就不再提和亲了。这则轶闻美谈,足以说明这首诗的流传,主要由于它的议论尖锐,讽刺辛辣。
这是一首借古讽今的政治讽刺诗。唐代从安史乱后。朝政紊乱,国力削弱,藩镇割据,边患十分严重,而朝廷一味求和,使边境各族人民备罹祸害。所以诗人对朝廷执行屈辱的和亲政策,视为国耻,痛心疾首。这首讽喻诗,写得激愤痛切,直截了当,一针见血。
在中唐,咏汉讽唐这类以古讽今手法已属习见,点明“汉家”,等于直斥唐朝。所以首联是开门见山,直截说和亲乃是有唐历史上最为拙劣的政策。实际上是把国家的安危托付给妇女。三联更鞭辟入里,透彻揭露和亲的实质就是妄图将女色乞取国家的安全。诗人愤激地用一个“岂”字,把和亲的荒谬和可耻,暴露无遗。然而是谁制订执行这种政策?这种人难道算得辅佐皇帝的忠臣吗?末联即以这样斩钉截铁的严峻责问结束。诗人以历史的名义提出责问,使诗意更为严峻深广,更加发人思索。此诗无情揭露和亲政策,愤激指责朝廷执政,而主旨却在讽谕皇帝作出英明决策和任用贤臣。从这个角度看,这首诗虽然尖锐辛辣,仍不免稍用曲笔,为皇帝留点面子。
对于历史上和亲政策的是非得失要作具体分析,诗人极力反对的是以屈辱的和亲条件以图苟安于一时。由于“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一联,击中了时政的要害,遂成为时人传诵的名句。
(倪其心)

桂州腊夜(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坐到三更尽,归仍万里赊。雪声偏傍竹,寒梦不离家。

晓角分残漏,孤灯落碎花。二年随骠骑,辛苦向天涯。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鉴赏辞典》
戎昱在广德至大历年间,先后在荆南卫伯玉、湖南崔瓘幕下任职,大历后期宦游到桂州(州治今广西桂林),任桂管防御观察使李昌巙的幕宾。此诗是他到了桂州第二年的岁暮写的,抒发腊夜怀乡思归之情。
开头两句写除夕守岁,直坐到三更已尽。这是在离乡万里,思归无计的处境中独坐到半夜的。一个“尽”字,一个“赊”字,对照写出了乡思的绵长,故乡的遥远。一个“仍”字,又露透出不得已而滞留他乡的凄凉心境。
三四两句写三更以后诗人凄然入睡,可是睡不安稳,进入了一种时梦时醒的蒙眬境地。前句说醒,后句说睡。“雪声偏傍竹”,雪飘落在竹林上,借着风传进一阵阵飒飒的声响,在不能成眠的人听来,就特别感到孤方凄清。这把南寂寒夜的环境气氛渲染得很足。那个“偏”字,更细致地刻画出愁人对这种声响所特有的心灵感受,似有怨恼而又无可奈何。“寒梦不离家”,在断断续续的梦中,总是梦到家里的情景。在“梦”之前冠一“寒”字,不仅说明是寒夜做的梦,而且反映了诗人心理上的“寒”,就使“梦”带上了悄怆的感情色彩。
五六句叙时断时续的梦大醒以后再不能入睡时的情形。“晓角分残漏”。写所闻。古代用滴漏计时,夜间凭漏刻传更,残漏指夜将残尽时的更鼓声。天亮后号角一响,更鼓声歇,表明长夜过去,清晨来临。“分”,是以听觉上的不同,反映时间上的划分,透露了诗人梦断以后闻角声以前,一直眼睁睁地躺在床上耳闻更声,其凄苦之情可知。“孤灯落碎花”写所见,青灯照壁,诗人长时间地望着那盏孤零零的昏暗油灯掉落着断碎的灯花。“孤”字既表现了诗人环境的冷清,也反映了他主观感受上的寂寞。此联通过一闻一见,把作者的乡思表现得含而不露,情在词外。
“二年随骠骑,辛苦向天涯。”最后一联和首联相呼应,点出离家万里,岁暮不归的原因,收结全诗。骠骑,是骠骑将军的简称,汉代名将霍去病曾官至骠骑将军,此处借指戎昱的主帅桂管防御观察使李昌巙。这首诗写了除夕之夜由坐至睡、由睡至梦、由梦至醒的过程,对诗中所表现的乡愁并没有说破,可是不点自明。特别是中间两联,以渲染环境气氛,来衬托诗人的心境,艺术效果很强。那雪落竹林的凄清音响,回归故里的断续寒梦,清晓号角的悲凉声音,以及昏黄孤灯的断碎余烬,都暗示出主人公长夜难眠、悲凉落寞、为思乡情怀所困的情景,表现了此诗含蓄隽永、深情绵邈的艺术风格。
(吴小林)

再赴桂州先寄(一作上)李大夫(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玷玉甘长弃,朱门喜再游。过因才后重,恩合死前酬。

养骥须怜瘦,栽松莫厌秋。今朝两行泪,一半血和流。


题招提寺(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招提精舍好,石壁向江开。山影水中尽,鸟声天上来。

一灯传岁月,深院长莓苔。日暮双林磬,泠泠送客回。


入剑门(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剑门兵革后,万事尽堪悲。鸟鼠无巢穴,儿童话别离。

山川同昔日,荆棘是今时。征战何年定,家家有画旗。


闰春宴花溪严侍御庄(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白华 子陵 巾漉酒 

一团翠色,云是子陵家。山带新晴雨,溪留闰月花。

瓶开巾漉酒,地坼笋抽芽。綵缛承颜面,朝朝赋白华。


岁暮客怀(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异乡三十口,亲老复家贫。无事乾坤内,虚为翰墨人。

岁华南去后,愁梦北来频。惆怅江边柳,依依又欲春。


秋望兴庆宫(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桑海 

先皇歌舞地,今日未游巡。幽咽龙池水,凄凉御榻尘。

随风秋树弃,对月老宫人。万事如桑海,悲来欲恸神。


送郑鍊师贬辰州(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泽畔吟 

辰州万里外,想得逐臣心。谪去刑名枉,人间痛惜深。

误将瑕指玉,遂使谩消金。计日西归在,休为泽畔吟


云梦故城秋望(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故国遗墟在,登临想旧游。一朝人事变,千载水空流。

梦渚鸿声,荆门树色秋。片云凝不散,遥挂望乡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近体秋阳》
浩洁高老,古致蔚尔,末联更感怆摇曳,自是登临至作。
《历代诗法》
句句感伤。

送王明府入道(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何事陶彭泽,明时又挂冠。为耽泉石趣,不惮薜萝寒。

轻雪笼纱帽,孤猿傍醮坛。悬悬老松下,金灶夜烧丹。


赋得铁马鞭(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成器虽因匠,怀刚本自天。为怜持寸节,长拟静三边。

未入英髦用,空存铁石坚。希君剖腹取,还解抱龙泉。


闻颜尚书陷贼中(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苏武节 马超勋 

闻说征南没,那堪故吏闻。能持苏武节,不受马超勋

国破无家信,天秋有雁群。同荣不同辱,今日负将军。


送陆秀才归觐省(唐·戎昱)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武陵何处在,南指楚云阴。花萼连枝近,桃源去路深。

啼莺徒寂寂,征马已骎骎。堤上千年柳,条条挂我心。



共120,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