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219,分11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五言律诗(续上)
春江晚景(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林多秀发,云日复相鲜。征路那逢此,春心益渺然。

兴来秪自得,佳气莫能传。薄暮津亭下,馀花满客船。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笺注》
写景只在首二句,一一四却用虚笔。征行逢此,自觉舂思渺然,赏心自得,莫可言传,只写情而景在其中。落句再补写春江景色,时渺然意自见。

与王六履震广州津亭晓望(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明发临前渚,寒来净远空。水纹天上碧,日气海边红。

景物纷为异,人情赖此同。乘槎自有适,非欲破长风。


初发曲江溪中(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溪流清且深,松石复阴临。正尔可嘉处,胡为无赏心。

我由不忍别,物亦有缘侵。自匪常行迈,谁能知此音。


旅宿淮阳亭口号(一作宋之问诗)(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劳者歌 

日暮荒亭上,悠悠旅思多。故乡临桂水,今夜渺星河。

暗草霜华发,空亭雁影过。兴来谁与晤,劳者自为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解》
三、四走马对。五句秀于六句。
《唐诗镜》
气格独饶。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吴山民曰:通篇清秀,诵之悠然。郭浚曰:三、四流水较弱,“暗草”句妙。徐充曰:末联“谁”字、“自”字自相呼唤。周珽曰:因羁旅淮阴,自伤寡匹,有序有情,气爽调宛,与孙逖《淮阴夜宿》诗相似。

望月怀远(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
郭云:清浑不著,又不佻薄,较杜审言《望月》更有馀味。
《唐诗镜》
起结圆满,五、六语有姿态,八为踯躅彷徨。
《唐诗归》
钟云:虚者难于厚,此及上作(按指《初发曲江溪中》)得之,浑是一片元气,莫作清松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通篇全以骨力胜,即“灭烛”、“光满”四字,正尽月之神。用一“怜”字,便含下结意,可思不可言。
《唐诗成法》
“共”字逗起情人,“怨”字逗起相思。五、六亦是人月合写,而“怜”、“觉”“滋”、“满”大有痕迹。七、八仍是说月,说相思,不能超脱,不过挨次说出而已,较射洪、必简去天渊矣。
《唐诗笺注》
首二句领得妙。“情人”一联,先就远人怀念言之,少陵“今夜鄜州月”诗同此笔墨。
《闻鹤轩唐诗读本》
陈德公先生曰:五、六生凄,极是作意。结意尤为婉曲。三、四一意递下,又复紧承起二情绪。落句更与三、四相映。
《五七言今体诗钞》
是五律中《离骚》。
《唐诗鉴赏辞典》
这是一首月夜怀念远人的诗。起句“海上生明月”意境雄浑阔大,是千古佳句。它和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鲍照的“明月照积雪”,谢朓的“大江流日夜”以及作者自己的“孤鸿海上来”等名句一样,看起来平淡无奇,没有一个奇特的字眼,没有一分点染的色彩,脱口而出,却自然具有一种高华浑融的气象。这一句完全是景,点明题中的“望月”。第二句“天涯共此时”,即由景入情,转入“怀远”。前乎此的有谢庄《月赋》中的“隔千里兮共明月”,后乎此的有苏轼《水调歌头》词中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都是写月的名句,其旨意也大抵相同,但由于各人以不同的表现方法,表现在不同的体裁中,谢庄是赋,苏轼是词,张九龄是诗,相体裁衣,各极其妙。这两句把诗题的情景,一起就全部收摄,却又毫不费力,仍是张九龄作古诗时浑成自然的风格。

从月出东斗直到月落鸟啼,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诗中说是“竟夕”,亦即通宵。这通宵的月色对一般人来说,可以说是漠不相关的,而远隔天涯的一对情人,因为对月相思而久不能寐,只觉得长夜漫漫,故而落出一个“怨”字。三四两句,就以怨字为中心,以“情人”与“相思”呼应,以“遥夜”与“竟夕”呼应,上承起首两句,一气呵成。这两句采用流水对,自然流畅,具有古诗气韵。

竟夕相思不能入睡,怪谁呢?是屋里烛光太耀眼吗?于是灭烛,披衣步出门庭,光线还是那么明亮。这天涯共对的一轮明月竟是这样撩人心绪,使人见到它那姣好圆满的光华,更难以入睡。夜已深了,气候更凉一些了,露水也沾湿了身上的衣裳。这里的“滋”字不仅是润湿,而且含滋生不已的意思。“露滋”二字写尽了“遥夜”、“竟夕”的精神。“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两句细巧地写出了深夜对月不眠的实情实景。

相思不眠之际,有什么可以相赠呢?一无所有,只有满手的月光。这月光饱含我满腔的心意,可是又怎么赠送给你呢?还是睡罢!睡了也许能在梦中与你欢聚。“不堪”两句,构思奇妙,意境幽清,没有深挚情感和切身体会,恐怕是写不出来的。这里诗人暗用晋陆机“照之有余辉,揽之不盈手”两句诗意,翻古为新,悠悠托出不尽情思。诗至此戛然而止,只觉余韵袅袅,令人回味不已。

(沈熙乾)

秋夕望月(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清迥江城月,流光万里同。所思如梦里,相望在庭中。

皎洁青苔露,萧条黄叶风。含情不得语,频使桂华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汇编唐诗十集》
前篇(按指《望月怀远》)幽,此篇响,并望月妙作。
《唐律消夏录》
结语稍浅,然亦再深不得矣。此诗止就此间摹写,又有如许景象。可见诗无定局,亦无常法,止要想得进去,说得出来,则局法无不随之也。
《闻鹤轩唐诗读本》
陈德公先生曰:第六极有生气,通首亦是迥章。评:轻幽别趣,曲江本色。此及上章骤阅似觉淡率,顾笔流韵致,咀味不穷,此乃清迥家所长。三四对而不对,妙在言外。

咏燕(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海燕何微眇,乘春亦暂来。岂知泥滓贱,秪见玉堂开。

绣户时双入,华轩日几回。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明皇杂录》
(李林甫)屡陈九龄颇怀诽谤,尸时方秋,帝命高力士持白羽扇以赐,将寄意焉,九龄惶恐,因作赋以献,又为《归燕》诗以贻林甫。……林甫览之,知其必退,恚怒稍解。
《本事诗》
张曲江与李林甫同列,玄宗以文字精识深器之,林甫嫉之若仇。曲江度其巧谲,虑终不免,为《海燕》诗以致意……亦终退斥。
《唐诗分类绳尺》
通篇沉重,结语忠恕。竟用免衬,可谓善赋矣。
《唐诗绪笺》
张曲江尝语人曰:学者常想胸次吞云梦,笔头涌若耶溪,量既并包,文亦浩瀚。今观其诗信然。
《石园诗话》
《咏燕》云:“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审用舍,明进退,是何等怀抱,何等识力!彼“良金美玉,无施不可”(张说评李峤语)者,未知有此种议论否?
《唐诗鉴赏辞典》
这是一首咏物诗。所咏的是将要归去的燕子,却并没有工细地描绘燕子的体态和风神,而是叙述和议论多于精工细雕的刻画,如不解其寄托的深意,便觉质木无文。然而,它确是一首妙用比兴、寓意深长的咏物诗。

阮阅《诗话总龟》卷十七引《明皇杂录》,说张九龄在相,有謇谔匪躬之诚。明皇怠于政事,李林甫阴中伤之。方秋,明皇令高力士持白羽扇赐焉。九龄作《归燕诗》贻林甫。从上面所记本事推知,这首诗应写于张九龄被罢相的前夕。作者是唐玄宗开元年间的名相,以直言敢谏著称。由于李林甫等毁谤,玄宗渐渐疏远张九龄。开元二十四年,张被罢相,《归燕诗》大约写于这年秋天。

诗从海燕“微眇”写起,隐寓诗人自己出身微贱,是从民间来的,不象李林甫那样出身华贵。“乘春亦暂来”句,表明自己在圣明的时代暂时来朝廷做官,如燕子春来秋去,是不会久留的。中间四句,以燕子不知“泥滓”之贱,只见“玉堂”开着,便一日数次出入其间,衔泥作窠,来隐寓自己在朝廷为相,日夜辛劳,惨淡经营。“绣户”、“华堂”和“玉堂”,都是隐喻朝廷。末句是告诫李林甫:我无心与你争权夺利,你不必猜忌、中伤我,我要退隐了。当时大权已经落在李林甫手中,张九龄自知不可能有所作为,他不得不退让,实则并非没有牢骚和感慨。刘禹锡《吊张曲江序》说张被贬之后,“有拘囚之思,托讽禽鸟,寄词草树,郁郁然与骚人同风。”这是知人之言。用这段话来评《归燕诗》同样是适合的,《归燕诗》就是“托讽禽鸟”之作。

这首律诗对仗工整,语言朴素,风格清淡,如“轻缣素练”(张说评张九龄语)一般。它名为咏物,实乃抒怀,既写燕,又写人,句句不离燕子,却又是张九龄的自我写照。作者的艺术匠心,主要就表现在他选择了最能模写自己的形象的外物──燕子。句句诗不离燕子,但又不黏于燕子,达到不即不离的艺术境界。

(刘文忠)

故刑部李尚书荆谷山集会(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覃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老聃 

尝闻继老聃,身退道弥耽。结宇倚青壁,疏泉喷碧潭。

苔石随人古,烟花寄酒酣。山光纷向夕,归兴杜城南。


戏题春意(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朱丝直 

一作江南守,江林三四春。相鸣不及鸟,相乐喜关人。

日守朱丝直,年催华发新。淮阳秪有卧,持此度芳辰。


庭梅咏(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芳意何能早,孤荣亦自危。更怜花蒂弱,不受岁寒移。

朝雪那相妒,阴风已屡吹。馨香虽尚尔,飘荡复谁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详味诗思,盖为李林甫所陷,先罢相,又坐举周子谅为御史,贬荆州长史。此荆州诗也。
《唐诗归》
钟云:难于不作情态。谭云:梅诗如此,无声无臭矣。“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肤不可言。
《唐律消夏录》
二诗想系曲江罢相后作,其慨世嗟生、忧谗畏讥之念,见于言表。既不诡随以求免,又不讦直以撄患,生平学问得力处,亦自然露出。
《载酒园诗话》
余观此诗,字字危栗,起结皆自占地步,正是寄托之词。亦犹《咏燕》,特稍深耳,若只作梅花诗看,更谓梅花诗必当如此作,岂惟作者之意河汉,诗道亦隔万重!

听筝(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端居正无绪,那复发秦筝。纤指传新意,繁弦起怨情

悠扬思欲绝,掩抑态还生。岂是声能感,人心自不平。


初秋忆金均两弟(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白头吟 

江渚秋风至,他乡离别心。孤云愁自远,一叶感何深。

忧喜尝同域,飞鸣忽异林。青山西北望,堪作白头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一叶”字如此用,觉寥落。
《历代诗法》
字字沉郁。

秋怀(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感惜芳时换,谁知客思悬。忆随鸿向煖,愁学马思边。

留滞机还息,纷拿网自牵。东南起归望,何处是江天。


故刑部李尚书挽词三首 其一(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仙宗出赵北,相业起山东。明德尝为礼,嘉谋屡作忠。

论经白虎殿,献赋甘泉宫。与善今何在?苍生望已空。


  其二(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宿昔三台践,荣华驷马归。印从青琐拜,翰入紫宸挥。

题剑恩方重,藏舟事已非。龙门不可望,感激涕沾衣。


  其三(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永叹常山宝,沈埋京兆阡。同盟会五月,华表记千年。

渺漫野中草,微茫空里烟。共悲人事绝,唯对杜陵田。


故徐州刺史赠吏部侍郎苏公挽歌词三首 其一(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荀爽 

韦玄方继相,荀爽复齐名。在贵兼天爵,能贤出世卿。

学闻金马诏,神见玉人清。藏壑今如此,为山遂不成。


  其二(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相如 公才山吏部 人琴俱亡 

相如只谢病,子敬忽云亡。岂悟瑶台雪,分彫玉树行。

清规留草议,故事在封章。本谓山公启,而今殁始扬。


  其三(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返葬长安陌,秋风箫鼓悲。奈何相送者,不是平生时。

寒影催年急,哀歌助晚迟。宁知建旟罢,丹旐向京师。


眉州康司马挽歌词(唐·张九龄)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管辂无年 刘桢有气 

家受专门学,人称入室贤。刘桢徒有气,管辂独无年。

谪去长沙国,魂归京兆阡。从兹匣中剑,埋没罢冲天。



共219,分11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