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孟浩然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689或691—约740
【介绍】: 唐襄州襄阳人,字浩然,世称孟襄阳。早年隐居鹿门山。年四十,游京师,应进士不第。曾于太学赋诗,一座倾服。玄宗开元二十五年,张九龄出为荆州长史,辟为从事,未几,返乡。后王昌龄过襄阳,访之,相见甚欢,食鲜疽发而卒。工诗,善写山水景色,与王维齐名,并称王孟。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689—740
或谓字浩然(《新唐书》本传),排行六,襄州襄阳(今湖北襄樊)人。后世故称孟襄阳。曾一度隐居鹿门山,后又隐居其祖居园庐。玄宗开元十六年(728)赴长安,应进士举,不第,还襄阳。《新唐书》《唐才子传》均载有孟浩然在长安会见玄宗事,盖来自《唐摭言》卷二。历代诗话往往引用,流传颇广,然经考證,颇不可信。二十二年至二十四年间,韩朝宗任山南东道采访使,曾荐孟浩然面君,但因孟浩然与友人饮酒未赴而未果(王士源《孟浩然诗集序》)。二十五年,张九龄贬荆州长史,署孟浩然为从事,曾随张九龄往各地巡视,或祭山川,或游览从猎,与之唱和。二十八年,王昌龄来游襄阳,相与饮酒甚欢。时浩然疾疹发背且愈,食鲜疾动,终于冶城南园。孟浩然终生布衣,经历单纯,除在襄阳隐居外,喜漫游,东至于海,西至巴蜀(陶翰《送孟大[六]入蜀序》),南至吴越,漫游中大都留有诗作。孟浩然虽以隐逸闻名,然从未忘情仕进,在若干诗中,反映强烈。此种情绪,到晚年方趋淡漠。生平详见新、旧《唐书》本传与王士源《孟浩然诗集序》。今人刘文刚有《孟浩然年谱》。孟浩然为唐代山水诗派之先行者,诗以清幽、平易见长,与王维诗风近似,故历来王孟并称。孟诗在唐代即获好评:杜甫称其“赋诗何必多,往往凌鲍谢”(《遣兴五首》之五);又称其“清诗句句尽堪传”(《解闷十二首》之六);皮日休则称其“遇景入咏,不拘奇抉异,令龌龊束人口者,涵涵然有干霄之兴,若公输氏当巧而不巧者也”(《郢州孟亭记》)。诗集有宋蜀刻本,为今日所存之最早版本。《四部丛刊》据明刊本影印,《四部备要》据明刊本排印,最为通行。校注本有李景白《孟浩然诗集校注》、徐鹏《孟浩然集校注》、佟培基《孟浩然诗集笺注》等。《全唐诗》存诗2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2首,断句6。
唐诗汇评
孟浩然(689—740),襄阳(今湖北襄樊)人。早年隐居鹿门山。开元间游长安,应进士试不第。自洛之越,漫游江、淮、吴、越、湘、赣等地。归襄阳。二十五年,张九龄出任荆州长史,引为幕宾。次年归里。二十八年,王昌龄自岭南北归,经襄阳,相得甚欢。寻病卒。浩然以诗名重当世,与王维齐名,为盛唐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诗人。天宝四载,王士源编次其诗为《孟浩然诗集》三卷,今存。《全唐诗》编诗二卷。

作品评论

《河岳英灵集》
浩然诗,文彩茸,经纬绵密,半遵雅调,全削凡体。至如“众山遥对酒,孤屿共题诗”,无论兴象,兼复故实。又“气蒸云梦泽,波动岳阳城”亦为高唱。
王士源《孟浩然集序》
(浩然)骨貌淑清,风神散朗。……学不为儒,务掇菁藻;文不按古,匠心独妙。五言诗天下称其尽美矣。
皮日休《郢州孟亭记》
明皇世,章句之风大得建安体,沦者推李翰林、杜工部为尤。介其间能不愧者,惟吾乡之孟先生也。先生之作,遇景入咏,不钩奇抉异,令龌龊束人口者,涵涵然有干霄之兴,若公输氏当巧而不巧者也。北齐美萧悫“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先生则有“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乐府美王融“日霁沙屿明,风动甘泉浊”,先生则有“气蒸云梦泽,波动岳阳城”;谢眺之诗句,精者有“露湿寒塘草,月映清淮流”,先生则有“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声”。此与古人争胜于毫厘间也。他称是者众,不可悉数。
《后山诗话》
子瞻谓孟浩然之诗,韵高而才短,如造内法酒手,而无材料尔。
《臞翁诗评》
孟浩然如洞庭始波,木叶微落。
《沧浪诗话》
孟襄阳学力下韩退之远甚,而其诗独出退之之上者,一味妙悟而已。
《沧浪诗话》
孟浩然之诗,讽咏之久,有金石宫商之声。
刘辰翁《孟浩然诗集跋》
生成语难得。浩然诗高处不刻画,只似乘兴,苏州远在其后,而澹复过之。
《唐诗品》
襄阳气象清远,心悰孤寂,故其出语洒落,洗脱凡近,读之浑然省净,而采秀内映,虽悲感谢绝,而兴致有馀。藻思不及李翰林,秀调不及王右丞,而闲澹疏豁、翛翛自得之趣,亦非二公之长也。世代下流,崇慕冠绂,孟君沦落江海,遂阻声华,传之后世,悠然隐意更高。孟君之节,夫亦久而后定者耶!
《批点唐诗正声》
浩然体本自冲澹中有趣味,故所作若不经思,而盛丽幽闲之思时在言外,盖天降殊才,非偶然也。
《四溟诗话》
浩然五言古诗近体,清新高妙,不下李、杜。但七言长篇,语平气缓,若曲涧流泉,而无风卷江河之势。
《艺圃撷馀》
诗有必不能废者,虽众体未备,而独擅一家之如孟浩然洮洮易尽,止以五言隽永,千载并称“王孟”。
《诗薮》
孟五言不甚拘偶者,自是六朝短古,加以声律,便觉神韵超然,此其占便宜处。英雄欺人,要领未易勘也。
《诗薮》
孟诗淡而不幽,时杂流丽;闲而匪远,颇觉轻扬。可取者,一味自然。
《唐诗镜》
孟浩然诗材虽浅窘,然语气清亮,诵之有泉流石上、风来松下之音。
《唐诗归》
钟云:浩然诗当于清浅中寻其静远之趣,岂可故作清态,饰其寒窘,为不读书、不深思人便门?若右丞诗,虽欲窃其似以自文,不可得矣。此王、孟之别也。
《唐音癸签》
引何景明语:孟五言秀雅不及王,时闲澹颇自成局。
《唐音癸签》
引王世贞语:孟襄阳才不足半摩诘,特善用短耳。其景色恒傅情而发,故小胜也;其气先志而索,故大不胜也。然偏师而出者,犹轻当于众志而脍炙艺林。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凡读孟诗,真若水石潺湲,风竹相吞,炉烟方袅,草木自馨,自有一种天然清旷之致。
《诗源辨体》
孟浩然古律之诗,五言为胜:五言则短篇为胜。
《诗源辨体》
唐人律诗以兴象为主,风神为宗。浩然五言律兴象玲珑,风神超迈,即元瑞所谓“大本先立”,乃盛唐最上乘,不得偏于闲淡幽远求之也。
《诗源辨体》
古人为诗,有语语琢磨者,有一气浑成者。语语琢磨者称工,一气浑成者为圣。语语琢磨者,一有相类,疑为盗袭;一气浑成者,兴趣所到,忽然而来,浑然而就,不当以形似求之。试观浩然五言律入录者,无一句人不能道,然未有一篇人易道也。后人才小者辄慕浩然,然但得其浅易耳。
《诗源辨体》
李、杜二公诗甚多,而浩然诗甚少。盖二公才力甚大,思无不获。浩然造思极深,必待自得。故其五言律皆忽然而来,浑然而就,而圆转超绝,多入于圣矣。须溪谓“浩然不刻画,只似乘兴”,沧浪谓“浩然一味妙悟”,皆得之矣。
《载酒园诗话又编》
五言律,摩诘风体不一,浩然机局善变。然摩诘可学,而浩然不易学也。浩然如“云海访瓯闽”、“沿溯非便习”、“士有不得志”、“拂衣去何处”、“府寮能枉驾”、“敝庐在郭外”、“闻君息阴地”、“与君园庐并”、“去国已如昨”、“少小学书剑”、“挂席东南望”、“遑遑三十载”、“南国辛居士”、“旧国余归楚”、“二月湖水清”等篇,格虽稍放而入小变,然皆神会兴到,随地化生,未可以智力求之。至如“欣逢柏台旧”、“义公习禅寂”、“支遁初求道”、“龙象经行处”等篇,则皆幽远清旷,以丘壑胜者也。
《载酒园诗话又编》
诗忌闹,孟独静;诗忌板,孟最圆,然律诗有一篇如一句者,又有上句即有下句者,往往稍涉于轻,乃知有所避必有所犯。笔力强弱,实由性生,不复可强,智者善藏其短耳。
《骚坛秘语》
(浩然诗)祖建安,宗渊明,冲澹中有壮逸之气。
《蠖斋诗话》
襄阳五言律、绝句,清空自在,淡然有馀,衍作五言排律,转觉易尽,大逊右丞。盖长篇中须警策语耐看,不得专以气体取胜也,故必推老杜擅场。
《唐诗归折衷》
孟诗以清胜,其入悟处,非学可及,吴敬夫云:浩然清姿淑质,风神掩映,乃在淡若无意之中。
《唐诗归折衷》
孟诗佳处只一“真”字,初读无奇,寻绎则齿颊间有馀味。
《古欢堂集杂著》
襄阳(五律)佳处亦整亦暇,结构别有生趣,辋川、太白,殆能兼之。
《原诗》
孟浩然诸体似乎澹远,然无缥缈幽深思致,如画家写意,墨气都无。苏轼谓“浩然韵高而才短,如造内法酒手,而无材料”,诚为知言。后人胸无才思,易于冲口而出,孟开其端也。
《唐诗别裁》
襄阳诗从静悟得之,故语淡而味终不薄,此诗品也。然比右丞之浑厚,尚非鲁、卫。
《唐诗别裁》
孟诗胜人处,每无意求工,而清超越俗,正复出人意表。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孟公五律,笔洁气逸,为品最高;较之储生,尤为神足。故能指作自如,不窘边幅。自是一代家数,未易轩轾也。
《三唐诗品》
其源出于谢惠连,挹彼清音,谢其密藻。五律含华洗骨,超然远神,如初日芙蕖,亭亭秀映。《唐书》称其方驾李、杜,固知名下无虚。
《唐宋诗举要》
姚曰:孟公高华精警,不逮右丞,而自然奇逸处则过之。
《历代五言诗评选》
传言浩然为诗,伫兴而作,造意极苦。篇什既成,洗湔凡近,超然独妙。虽气象请远,而采秀内映,藻思所不及。

 

共266,分14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送吴悦游韶阳(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韶阳:疑即韶州,治所在曲江。

引用典故:巢梧 斥鴳 凤雏 

五色怜凤雏,南飞适鹧鸪。楚人不相识,何处求椅梧

去去日千里,茫茫天一隅。安能与斥鴳,决起但枪榆。


与王昌龄宴王道士房(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与王昌龄宴黄十一

引用典故:傲吏 

归来卧青山,常梦游清都。漆园有傲吏,惠好在招呼。

书幌神仙箓,画屏山海图。酌霞复对此,宛似入蓬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清都:《列子·周穆王》:“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即天帝所居之处。
箓:道教秘文。
霞:即流霞,仙酒名。

岘潭(一作山)作(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人生贵适意 

石潭傍隈隩,沙岸晓夤缘。试垂竹竿钓,果得槎头鳊。

美人骋金错,纤手脍红鲜。因谢陆内史,莼羹何足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王孟诗评》
刘云:其诗风味讨爱如此,以致遂为少陵拈出。
《唐贤三昧集笺注》
六朝人语。
《此木轩论诗汇编》
别无深意,时有深味。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① 潭:又作“山”。
② 晓:一作“榜”。夤缘,攀附。
③ 查头鳊:又作“槎头鳊”,色青,味道鲜美。
④ 金错:张衡《四愁诗》:“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⑤ 陆内史:指陆机,曾任平原内史。莼羹:典出《晋书·张翰传》张翰为家乡的莼羹弃官的故事,诗人在此用在陆机身上系误记。

万山潭作(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垂钓坐盘石,水清心亦闲。鱼行潭树下,猿挂岛藤间。

游女昔解佩,传闻于此山。求之不可得,沿月棹歌还。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王孟诗评》
蜕出风露,古始未有。古意淡韵,终不可以众作律之,而众作愈不可及。
《唐诗归》
谭云:澹而永。钟云:宜入律。
《此木轩论诗汇编》
读至“求之不可得”,试掩下句,看他如何发放。须知才有意,便失之“吾与点也”之意。
《历代诗法》
襄阳山水间诗,境象兴趣,不必追摹谢客,而超谐处往往神契。至于灵襟萧旷,洒然孤行,方诸俳骈,尤为挺出矣。
《唐诗别裁》
不必刻深,风骨自异。
《五七言今体诗钞》
空逸澹宕。
《唐宋诗举要》
吴曰:后半超妙无匹,笔墨之迹俱化烟云,浩渺无际。

和张丞相春朝对雪(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和羹梅 

迎气当春至,承恩喜雪来。润从河汉下,花逼艳阳开。

不睹丰年瑞,焉燮理才。撒盐如可拟,愿糁和羹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善用事者化死事为活事,“撒盐”本非俊语,却引为宰相和羹糁梅之事则新矣。
《唐诗成法》
前半春朝对雪,后半和丞相,法亦犹人。惟结自用典切甚,又化俗为雅。“盐”、“梅”既切丞相,切雪,梅又切春朝。切雪、切丞相易,并切春难矣。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襄阳诗格清逸,而合观全集,俗浅处实不能免。五、六二句太浅俗。

和张明府登鹿门作(一作山)(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巴里 弦歌 

忽示登高作,能宽旅寓情。弦歌既多暇,山水思微清。

草得风光动,虹因雨气成。谬承巴里和,非敢应同声。


和张二自穰县还途中遇雪(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下里 洛川神 

风吹沙海雪,渐作柳园春。宛转随香骑,轻盈伴玉人。

歌疑郢中客,态比洛川神今日南归楚,双飞似入秦。


和贾主簿弁九日登岘山(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洛阳才 

楚万重阳日,群公赏宴来。共乘休沐暇,同醉菊花杯

逸思高秋发,欢情落景催。国人咸寡和,遥愧洛阳才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一作临洞庭)(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羡鱼情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圣明坐观垂钓,空有羡鱼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西清诗话》
洞庭天下壮观,骚人墨客题者众矣,终未若此诗颔联一语气象。
《王孟诗评》
刘云:托兴可伤。又云:起得浑浑,称题。“蒸”、“撼”偶然,不是下字,而气概横绝,朴不可易。“端居”兴感深厚。末语意长。
《升庵诗话》
孟浩然“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虽律也,而含古意,皆起句之妙,可以为法。
《唐诗镜》
浑浑不落边际。三、四惬当,浑若天成。
《唐诗归》
钟云:此诗,人知其雄大,不知其温厚。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起便别。三、四典重,句法最为高唱。后托兴可伤。
《诗源辨体》
浩然“八月湖水平”一篇,前四句甚雄壮、后稍不称;且“舟楫”、“圣明”以赋对比,亦不工。或以此为孟诗压卷,故表明之。
《唐诗从绳》
此篇望人援手,不直露本意,但微以比兴出之,幽婉可法。 此前后两切格。前叙望洞庭,后半赠张,故名两切,五、六呼应句,又是正呼反应法。
《唐诗归折衷》
唐云:气势在“蒸”、“撼”二宇。
《唐风定》
孟诗本自清澹,独此联气胜,与少陵敌,胸中几不可测(“气蒸”一联下)。
《唐诗评选》
襄阳律其可取者在一致,而气局拘迫,十九沦于酸馅,又往往于情景分界处为格法所束,安排无生趣,于盛唐诸子,品居中下,犹齐梁之有沈约,取合于浅人,非风雅之遗音也。此作力自振拔,乃貌为高,而格亦未免卑下。宋人之鼻祖,开、天之下驷,有心目中当共知之。
《姜斋诗话》
孟浩然以“舟辑”、“垂钓”钩锁含题,却自全无干涉。
《诗辩坻》
襄阳《洞庭》之篇,皆称绝唱,至欲取压唐律卷。余谓起句平平,三四雄,而“蒸”、“撼”语势太矜,句无馀力;“欲济无舟楫”二语感怀已尽,更增结语,居然蛇足,无复深味。又上截过壮,下截不称。世目同赏,予不敢谓之然也。襄阳五言律体无他长,只清苍酝藉,遂自名家,佳什亦多。《洞庭》一章,反见索露,古人以此作孟公声价,良不解也。
《唐风怀》
南村曰:起得最高。当时皆惊“云梦”二语为名句,其气概故自横绝,不知“涵虚”句尤为雄浑,下二语皆从此生。
《然灯记闻》
为诗须有章法、句法、字法……如“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蒸”字、“撼”、字,何等响,何等确,何等警拔也!
《唐诗成法》
前半何等气势,后半何其卑弱!
《唐诗别裁》
起法高深,三、四雄阔,足与题称。读此诗知襄阳非甘于隐遁者。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此诗脍炙止在三、四,未尝锤炼,自然雄警,故是不易名句。后半述意正得稳婉。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通篇出“临”字(按诗题一作《临洞庭湖》),无起炉造灶之烦,但见雄浑而兼潇洒,后四句似但言情,却是实做“临”字。此诗家之浅深虚实法。冯班:次联毕竟妙,与寻常作壮语者不同。纪昀:前半望洞庭湖,后半赠张相公,只以望洞庭托意,不露干乞之痕。无名氏:三、四雄奇,五、六道浑又过之。起结都含象外之意景,当与杜诗俱为有唐五律之冠。
《唐宋诗举要》
吴曰:唐人上达官诗文,多干乞之意,此诗收句亦然,而同意则超绝矣。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唐玄宗开元二十五年(737 ),张九龄被李林甫排挤,由右丞相贬为荆州长史。这首诗是张九龄在荆州任上诗人写给他的。
前四句是写洞庭湖的名句。八月水涨,湖水几乎与岸平。向湖中看,水天相接,水跟天混合一体,分不清彼此,所以称“混太清”,“太清”指天。但洞庭湖上的水天相混,与一般的水天相接不一样。水天相接,还是水是水、天是天,只是人的视力造成的错觉,这里的水天相混,是水与天混而不分,在水与天之间的一段虚空已包含在湖水里,所以是水和天相混了。“气蒸云梦泽 ”,水面上有蒸发出来的水气,把虚空包含了,这个水气也把整个云梦泽都笼罩了。古代的云梦泽 ,在湖北省大江南北,江南为梦,江北为云,方圆八九百里,这里泛指围绕着洞庭湖一带。接着第四句写洞庭湖波浪的声势。宋范致明《岳阳风土记》,称洞庭“夏秋水涨,涛声喧如万鼓 ”,故称“波撼岳阳城 ”。岳阳城在洞庭湖东北岸,那儿的岳阳楼是望洞庭湖的胜地。这四句勾勒出了洞庭湖的壮阔景象和湖波的声势。
后四句是感怀。“欲济无舟楫”,《书·说命上》:“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 。”面对洞庭湖,要渡过去却没有舟楫,暗喻自己想出仕建功,没有人引荐。“端居耻圣明 ”,端居指平居闲处 ,在圣明时即太平时,闲着不做事是可耻的。《淮南子·说林训》:“临河而羡鱼 ,不如归家结网 。”末联表示空有羡鱼的感情,希望对方推荐。这首诗的感怀部分,写得含蓄,不直白求荐。所用典故,与望洞庭湖密切结合,极为自然,而融化无迹。
这首诗仅用四句话就概括出洞庭湖的浩渺气势,写出洞庭湖波涛汹涌的声势 ,抒怀里又要结合写景,含蓄不露,虽有所求,但不露求乞相。在写景上,诗人抓住洞庭湖水势大的季节,用“八月”来点明,用“湖水平”说明水势的浩大,开头朴实而有力。第二句就奇峰突起,概括出洞庭湖的气魄。洞庭湖的浩渺,不同一般的水天相接 ,原来是“含虚混太清”,湖上的水气把天和空都包含进去了。这才捕捉住了它的特点 ,写出了它的浩渺的气势 。如此还不够,再加上“气蒸云梦泽 ”,水气的蒸腾把江南江北的云梦泽都笼罩了。这样写,还没有写足洞庭湖波涛汹涌的声势,于是再加上“波撼岳阳城 ”,使人感到波涛的声势使岳阳城都受到震动似的,这才把洞庭湖的特点写足了。在抒怀方面,明明是求人引荐,却没有一句求荐的话,而是结合洞庭湖的描写,用“欲济无舟楫 ”来暗示,并说自己不出来做事对不起这个时代。对方原是宰相,“舟楫”这个典用得极为得体。

赠道士参寥(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伯牙弦 

蜀琴久不弄,玉匣细尘生。丝脆弦将断,金徽色尚荣。

知音徒自惜,聋俗本相轻。不遇钟期听,谁知鸾凤声。


京还赠张(一作王)维(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覃韵  显示自动注释

拂衣何处去,高枕南山南。欲徇五斗禄,其如七不堪

早朝非晚起,束带异抽簪。因向智者说,游鱼思旧潭。


题李十四庄兼赠綦毋校书(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寻源 

闻君息阴地,东郭柳林间。左右瀍涧水,门庭缑氏山。

抱琴来取醉,垂钓坐乘闲。归客莫相待,源殊未还。


九日龙沙作寄刘大慎虚(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龙沙豫章北,九日挂帆过。风俗因时见,湖山发兴多。

客中谁送酒,棹里自成歌。歌竟乘流去,滔滔任夕波。


寄赵正字(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触藩 

正字芸香阁,幽人竹素园。经过宛如昨,归卧寂无喧。

高鸟能择木,羚羊漫触藩。物情今已见,从此言。


洞庭湖寄阎九(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济巨川 

洞庭秋正阔,余欲泛归船。莫辨荆吴地,唯馀水共天。

渺瀰江树没,合沓海潮连。迟尔为舟楫,相将济巨川


秦中感秋寄远上人(一作崔国辅诗)(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三径 

一丘常欲卧,三径苦无资。北土非吾愿,东林怀我师。

黄金然桂尽,壮志逐年衰。夕凉风至,闻蝉但益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鉴赏辞典》
从这首诗的内容看,当为孟浩然在长安落第之后的作品。诗中充满了失意、悲哀与追求归隐的情绪,是一首坦率的抒情诗。
第一联从正面写“所欲”。作者的所欲,本为隐逸;但诗中不用隐逸而用“一丘”、“三径”的典故。“一丘”颇具山野形象,“三径”自有园林风光。用形象以表明隐逸思想,是颇为自然的。然而“苦无资”三字却又和所欲发生了矛盾,透露出作者穷困潦倒的景况。
“北土非吾愿”,是从反面写“不欲”。“北土”指“秦中”,亦即京城长安,是士子追求功名之地,这里用以代替做官,此句表明了不愿做官的思想。因而,诗人身在长安,不由怀念起庐山东林寺的高僧来了。“东林怀我师”是虚写,一个“怀”字,表明了对“我师”的尊敬与爱戴,暗示追求隐逸的思想,并紧扣诗题中的“寄远上人”。这二句,用“北士”以对“东林”,用“非吾愿”以对“怀我师”,对偶相当工稳。同时正反相对,相得益彰,更能突出作者的思想感情。
诗人进而抒写自己滞留帝京的景况和遭遇。“黄金燃桂尽”,表现了旅况的穷困;“壮志逐年衰”,表现了心意的灰懒。对偶不求工稳,流畅自然,意似顺流而下,这正是所谓“上下相须,自然成对”(《文心雕龙·丽辞》)。
七句写“凉风”,八句写“蝉鸣”。这些景物,表现出秋天的景象,恰好扣住题目的“感秋”。凉风瑟瑟,蝉鸣嘶嘶,很容易使人产生哀伤的情绪。再加以作者身居北土,旅况艰难,官场失意,呼吁无门,怎能不“益悲”呢?
这首诗最显著的特点,在于直抒胸臆。情之难抒,在于抽象。诗人常借用具体事物的形象描写以抒发感情;表达感情的词语,往往一字不用。而此诗却一反这种通常的写法。对“一丘”称“欲”,对“无资”称“苦”;对“北土”则表示“非吾愿”,思“东林”自然“怀我师”;求仕进而不能,遂使壮志衰颓;流落秦中,穷愁潦倒;感凉风、闻蝉声而“益悲”。这种写法,有如画中白描,不加润色,直写心中的哀愁苦闷。而读来并不感到抽象,反而觉得诗人的率真,诗风的明朗。
(李景白)

上巳洛中寄王九迥(一作王迥十九)(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逸少 

卜洛成周地,浮杯上巳筵。斗鸡寒食下,走马射堂前。

垂柳金堤合,平沙翠幕连。不知王逸少,何处会群贤。


闻裴侍御朏自襄州司户除豫州司户因以投寄(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柏台 

故人荆府掾,尚有柏台威。移职自樊衍,芳声闻帝畿。

昔余卧林巷,载酒过柴扉。松菊无时赏,乡园欲懒


江上寄山阴崔少府国辅(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兰亭会 

春堤杨柳发,忆与故人期。草木本无意,荣枯自有时。

山阴定远近,江上日相思。不及兰亭会,空吟祓禊诗。


夜泊庐江闻故人在东(一有林字)寺以诗寄之(唐·孟浩然)
  五言律诗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路经庐阜,松门入虎溪。闻君寻寂乐,清夜宿招提。

石镜山精怯,禅枝怖鸽栖。一灯如悟道,为照客心迷。



共266,分14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