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129,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七言绝句
魏宫词二首 其一(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晚长秋帘外报,望陵歌舞在明朝。添炉欲爇熏衣麝,忆得分时不忍烧。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稍为铜雀事觅一好收场。
《唐诗镜》
中晚绝句多以意胜。刘禹锡长于寄怨,七言绝最其所优,可分昌龄半席。
《唐诗归折衷》
唐云:嘲笑铜台多矣,此作翻案却厚。

  其二(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映西陵松柏枝,下台相顾一相思。朝来乐府长歌曲,唱著君王自作词。


堤上行三首 其一(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大堤曲)。(一作李善夷诗)

酒旗相望大堤头,堤下连樯堤上楼。日暮行人争渡急,桨声幽轧满中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批点唐诗正声》
或问盛唐与中唐气象何以别?曰:孟浩然曰“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刘禹锡曰“日暮行人争渡急”,如此看便异。
《诗境浅说续编》
《堤上行》与《踏歌讨》音节相似,但《踏歌》每言情思,此则写其景耳。首二句言酒楼临水,帆影排樯,写堤上所见。后二句言薄晚渡头之景。孟浩然《鹿门》诗以“渡头争渡啃”五字状之,此则衍为绝句,赋其景并状其声,较“野渡无人舟白横”句,喧寂迥殊矣。
《唐诗鉴赏辞典》
《堤上行》三首大约写于任夔州刺史到和州刺史时,即长庆二年(822)到长庆四年。

第一首活象一幅江边码头的写生画:堤头酒旗相望,堤下船只密集,樯橹相连。可以想见这个江边码头是个人烟稠密、估客云集的热闹所在。前两句诗为我们展示了江南水乡风俗画的完整背景。三、四两句,描绘近景,增强了画面感,画出了一幅生动逼真的江边晚渡图。“日暮行人争渡急”中的“争”字和“急”字,不仅点出了晚渡的特点,而且把江边居民忙于渡江的神情和急切的心理以洗炼的语言描绘出来。诗人写黄昏渡口场面时,还兼用了音响效果,他不写人声的嘈杂,只用象声词“幽轧”两字,来突出桨声,写出了船只往来之多和船工的紧张劳动,使人如有身临其境之感。

这首诗将诗情与画意揉在一起,把诗当作有声画来描绘。诗人很善于捕捉生活形象:酒旗、楼台、樯橹、争渡的人群、幽轧的桨声,动静相映,气象氤氲,通过优美的艺术语言把生活诗化了。含思宛转,朴素优美,而又别具一格。

《堤上行》的第二首重在描写长江两岸的风俗人情,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诗写入夜时堤上见闻。夜色中隔江相望,烟波渺茫。“烟波”二字,把迷蒙的夜色和入夜时的江景写得很美。在静态的景色描绘之后,继而写出江边堤上歌声四起,相和相应,打破了静夜的沉寂。他们唱的是什么歌呢?诗人用一句诗作了概括:“《桃叶》传情《竹枝》怨”,都是巴山楚水人民爱唱的民歌。句中的“情”和“怨”,很值得体味,可以想见,这歌声对遭贬谪、受打击的诗人来说,自然会牵动自身的“情”与“怨”的,这也是“含思宛转”之处。诗的结句高妙,有意境。“水流无限月明多”是写眼前所见之景,切合江边和夜色。同时也是比喻,以流水和月光的无限来比喻歌中“情”与“怨”的无限。这句诗是以视觉来写听觉的,流水与月光,既含飞动之势,又具明丽之性,这是用眼可以看到的,是视觉的感受;但是优美、动人的歌曲也能给人飞动、流丽的艺术感受,两者(指视觉与听觉)能引起“通感”。这种描写创造了优美的艺术境界,能取得良好的美学效果,手法是高超的。

总之,这两首诗,形象鲜明,音调婉谐,清新隽永,写景如画;有浓厚的乡土味和浓郁的生活气息,代表了刘禹锡学习民歌所取得的新成就。

(刘文忠)

  其二(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南江北望烟波,入夜行人相应歌。桃叶传情竹枝怨,水流无限月明多。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苏子由晚年多令人学刘禹锡诗,以为用意深远,有曲折处。余读其绝句,如“桃叶传情”二语,何等婉转含蓄。陆时雍曰:末句剩一“多”字。周珽曰:第三句根次句“相应歌”来,末句应首句,亦承第二句说。
《唐人万首绝句选评》
景象深,意致远,婉转流丽,真名作也。落句情语,尤堪叫绝。
《葚原诗说》
刘禹锡“江南江北望烟波,入夜行人相应歌。桃叶传情竹枝怨,水流无限月明多”,一呼四应,二呼三应,此错应法。

  其三(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春堤缭绕水徘徊,酒舍旗亭次第开。日晚上楼招估客,轲峨大艑落帆来。


踏歌词(一作行)四首 其一(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春江月出大堤平,堤上女郎连袂行。唱尽新词不见,红霞映树鹧鸪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品汇》
谢叠山云:“女郎连袂,色必有可观,声必有可听。唱尽新词,而欢爱之情不见,但见红霞映树,闻鹧鸪之声,其思想当何如也?”按古乐府《常林欢》解题云:江南人谓情人为“欢”,故荆州有长林县,盖乐工误以“长”为“常”。谢说为欢爱之情,非也。
《唐诗镜》
语带风骚。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杨惧曰:《竹枝》遗旨,未必佳妙。唐汝询曰:此景是其难为情处。陆时雍曰:语带风骚。
《删订唐诗解》
唐汝询曰:新词歌竟,而不见情人,徒见红霞而闻鹧鸪,其怅望何如?
《唐人万首绝句选评》
惘然自失,悠然不尽。
《唐诗鉴赏辞典》
踏歌,是古代长江流域民间的一种歌调,一边走,一边唱。唱歌时以脚踏地为节拍。《踏歌词四首》是刘禹锡在夔州时所作。此为第一首。

“春江月出大堤平,堤上女郎连袂行。”第一句末尾的“平”字值得细细体会。“平”应该是指春江涨满,与江岸齐平。但“大堤平”三字紧紧相连,就使它似乎还有堤岸宽平的意思。故这“平”字包涵着比较丰富的意象,令人想到:明月升起,清辉洒向人间,涨满河床的春水,月光下似与岸边的沙土溶成一片,使大堤也显得格外宽平。就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人物登场了──“堤上女朗连袂行”。既然可以手挽手连袂而行,也可见大堤确实宽平。在大堤上连袂出游,边走边唱,是少女的情思在胸中荡漾,不能自抑的表现,也反映了巴渝一带的民间风气习俗。

“唱尽新词欢不见,红霞映树鹧鸪鸣。”“欢”,古时女子对所爱男子的爱称。女郎们唱新词,意在招引小伙子一同歌舞。这是一个多么欢乐的季节,一个多么动人的夜晚啊!只不过这一夜却有点蹊跷,未见热情的应和,对方毫无反响。“唱尽新词欢不见”,不说“唱罢”,而说“唱尽”,一个“尽”字,似可见女郎们停歌罢唱时的不堪情态。同时,“尽”字也暗示了时间过程。新词唱尽之时,已经不是月照大堤的夜色溶溶的环境,而是“红霞映树鹧鸪鸣”的早晨景象了。鲜丽耀眼的红霞碧树,固然会引起女郎们的怔悸,而鹧鸪声也免不了要使她们受到刺激。鹧鸪喜爱雌雄对啼,当新词唱尽,四周悄然,代之而起的竟是绿树丛中的鹧鸪和鸣,女郎们心里究竟是一种什么滋味呢?

刘禹锡用民歌体写的爱情诗,常常有一种似愁似怨、似失望又似期待的复杂情绪。诗中女子月出时还兴致勃勃地走上大堤去唱歌,仅仅一夜未能觅见情郎,这种失望毕竟是有限的。小伙子是否真的无动于衷呢?谁也捉摸不透。说不定“道是无情却有情”,他们在有意作弄这些多情的女郎呢。那鹧鸪声固然反衬女郎的寂寞,甚至好象带点嘲弄,但也不是认真地要引起女子失恋的痛苦。

诗的开篇和收尾都是写景,叙事只中间两句,但如果仅有“堤上女郎连袂行”、“唱尽新词欢不见”,则几乎让人不知所云。而有了两句写景前后配合,提供带有典型性的环境,人物在这种环境中的活动,就无须多言,自然可以想见了。并且,由于前后两种环境的气氛和色彩不同,则又自然暗示了时间的推移,情感的变化。刘禹锡的民歌体诗,有时看似被写景占了较大的篇幅,实际上笔墨还是很经济的,尤其是象这首诗最后以景结情,如果换成一般性的叙述,就无论如何很难表达这样丰富复杂的内容。

(余恕诚)

  其三(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新词宛转递相传,振袖倾鬟风露前。月落乌啼云雨散,游童陌上拾花钿。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鉴赏辞典》
《踏歌词》四首,是刘禹锡学习民歌体写作的一组小诗,此是四首中的第三首。诗的内容是记写当时四川民俗,每当春季,民间男女相聚会,联翩起舞,相互对歌的热烈场景。全诗四句,主要在勾勒一种狂欢的场面和气氛。第一句写歌,第二句写舞,第三句写歌停舞散,第四句却从侧面含蓄地补足写出歌舞场面的热烈。

首句的“新词”,表示当时那些歌男舞女所唱的歌子,都是即兴抒怀、脱口而出的新曲,悠扬宛转,十分悦耳动听,并一递一句接连不歇。这句虽用平述记叙的语气,却寄寓着作者对民间男女的无上智慧和艺术才能的赞赏与称颂。第二句用“振袖倾鬟”来写他们的舞姿情态,活现出当时那些跳舞者热烈的情绪和狂欢的情景。“月落乌啼云雨散”是说他们歌舞竟夜,直至天明。从意思上讲,狂欢之夜的情景已经写完,但作者又用“游童陌上拾花钿”一语,对狂欢之夜做了无声的渲染。次日,游童们沿路去拾取女郎遗落的花钿(女子的首饰),花钿遗落满地而不觉,可知当时歌舞女子是如何沉浸在歌舞狂欢之中。这种从侧面的、启人想象的写法,其含意的丰富和情味的悠长,更胜于正面的描写。这使我们联想到画家齐白石在艺术构思上的一个故事,一次,齐白石画“蛙声十里出山泉”诗意,但画家在画面上并没有画蛙,而是用一股山泉,几个蝌蚪来表现,从而调动人们的想象,使人联想到“蛙声十里”的喧嚣情景。艺术巨匠们的构思,常常是出人意表的。

(褚斌杰)

  其四(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暮江头闻竹枝,南人行乐北人悲。自从雪里唱新曲,直到三春花尽时。


阿娇怨(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相和歌辞 阿娇怨

望见葳蕤举翠华,试开金屋扫庭花。须臾宫女传来信,言幸平阳公主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鉴赏辞典》
刘禹锡的诗歌以精炼含蓄著称。《阿娇怨》在体现这一艺术特色方面,比较典型。据《汉武故事》记载,武帝幼年为胶东王时,就喜欢阿娇,曾对阿娇之母长公主说:“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阿娇当了武帝的皇后(称陈皇后)以后,擅宠骄贵,但十余年无子。平阳公主进歌伎卫子夫得幸生子,阿娇见疏,恚愤欲死。刘禹锡这首诗,追寻前事,摹写阿娇当日望幸不至的哀怨情状,并寄予深切的同情。

全诗很短。劈头就以“望”字领起:“望见葳蕤举翠华”。阿娇望幸心切,遣宫女时刻伺察武帝动静。宫女不能接近武帝近卫,只能机灵地守候遥望。她深知皇后心情,所以一见皇帝的仪仗──装着羽饰(即葳蕤)的翠华之旗举动,便赶紧回来报信。

“试开金屋扫庭花”,集中写阿娇听到消息后的反应。她吩咐宫女打开金屋,扫除庭前落花。“开”、“扫”两字下得精妙,可以使人想象到誓贮阿娇的金屋之门虽设而常关以及满庭落花堆积的情景,显示出一个失宠皇后的典型环境。“试”字尤妙。清代诗论家徐增细加品味后指出:“是言不开殿扫花,恐其即来;开殿扫花,又恐其不来。且试开一开,试扫一扫看。此一字摹写骤然景况如见,当呕血十年,勿轻读去也。”(《而庵说唐诗》卷十一)

“须臾宫女传来信”为全诗最紧张语。“须臾”两字应理解为从阿娇心中道出方觉味浓。阿娇正在暗自思忖,宫女忽又第二次来报。“须臾”之间,会有什么变化呢?阿娇此时思想上急于想听,却又十分怕听;十分怕听,却又不能不听。这种复杂的心理变化,都包含在“须臾”两字之中。

末句“言幸平阳公主家”,以宫女的妙对作结,不正面写阿娇之怨,而怨字已深入骨髓。徐增认为“言”字中“有无限意思烦难在”(引同上)。细绎诗意,确实如此。对于宫女来说,帝来幸,好说;帝不来幸,不好说。帝幸别处,犹好说;帝幸卫子夫家,便不好说。不好说而又不能不说,煞是难对。聪明的宫女经过思考以后,决定说帝幸平阳公主家,而不说幸卫子夫处。这是因为平阳公主虽为阿娇不喜之人,但她与武帝毕竟是姊弟关系,说出来不致过份刺痛阿娇怨妒之心;且卫子夫因平阳公主而得幸,故借平阳公主为说,阿娇心中也已有数,即使明知是谎,也不致追究。一个“言”字,充分突出了宫女的随机应变和善于圆转。而宫女这样做,正说明了阿娇的怨怅和恚愤,已经到了不堪承受的地步。至于阿娇怨怅的具体情状,前人描写已多,如相传为司马相如所作的《长门赋》云:“日黄昏而望绝兮,怅独托于空堂。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援雅琴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与本诗并读,愈能见出本诗“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韵致。

(吴汝煜)

秋词二首 其一(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其二(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试上高楼清入骨,岂如春色嗾人狂。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鉴赏辞典》
这两首诗的可贵,在于诗人对秋天和秋色的感受与众不同,一反过去文人悲秋的传统,唱出了昂扬的励志高歌。

诗人深深懂得古来悲秋的实质是志士失志,对现实失望,对前途悲观,因而在秋天只看到萧条,感到寂寥,死气沉沉。诗人同情他们的遭遇和处境,但不同意他们的悲观失望的情感。他针对这种寂寥之感,偏说秋天比那万物萌生、欣欣向荣的春天要好,强调秋天并不死气沉沉,而是很有生气。他指引人们看那振翅高举的鹤,在秋日晴空中,排云直上,矫健凌厉,奋发有为,大展鸿图。显然,这只鹤是独特的、孤单的。但正是这只鹤的顽强奋斗,冲破了秋天的肃杀氛围,为大自然别开生面,使志士们精神为之抖擞。这只鹤是不屈志士的化身,奋斗精神的体现。所以诗人说,“便引诗情到碧霄”。“诗言志”,“诗情”即志气。人果真有志气,便有奋斗精神,便不会感到寂寥。这就是第一首的主题思想。

这两首《秋词》主题相同,但各写一面,既可独立成章,又是互为补充。其一赞秋气,其二咏秋色。气以励志,色以冶情。所以赞秋气以美志向高尚,咏秋色以颂情操清白。景随人移,色由情化。景色如容妆,见性情,显品德。春色以艳丽取悦,秋景以风骨见长。第二首的前二句写秋天景色,诗人只是如实地勾勒其本色,显示其特色,明净清白,有红有黄,略有色彩,流露出高雅闲淡的情韵,泠然如文质彬彬的君子风度,令人敬肃。谓予不信,试上高楼一望,便使你感到清澈入骨,思想澄净,心情肃然深沉,不会象那繁华浓艳的春色,教人轻浮若狂。末句用“春色嗾人狂”反比衬托出诗旨,点出全诗暗用拟人手法,生动形象,运用巧妙。

这是两首抒发议论的即兴诗。诗人通过鲜明的艺术形象表达深刻的思想,既有哲理意蕴,也有艺术魅力,发人思索,耐人吟咏。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说过,艺术是思想的结晶,“艺术作品就是用最小的面积惊人的地集中了最大量的思想”,因而能唤起人们的想象、形象和深刻的美感。刘禹锡这两首《秋词》给予人们的不只是秋天的生气和素色,更唤醒人们为理想而奋斗的英雄气概和高尚情操,获得深刻的美感和乐趣。

(倪其心)

秋扇词(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莫道恩情无重来,人间荣谢递相催。当时初入君怀袖,岂念寒炉有死灰。


洛中送韩七中丞之吴兴口号五首 其一(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昔年意气结群英,几度朝回一字行。海北江南零落尽,两人相见洛阳城。


  其二(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自从云散各东西,每日欢娱却惨悽。离别苦多相见少,一生心事在书题。


  其三(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今朝无意诉离杯,何况清弦急管催。本欲醉中轻远别,不知翻引酒悲来。


  其四(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骆驼桥上蘋风急,鹦鹉杯中箬下春水碧山青知好处,开颜一笑向何人。


  其五(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溪中士女出笆篱,溪上鸳鸯避画旗何处人间似仙境,春山携妓采茶时。


洛中春末送杜录事赴蕲州(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樽前花下长相见,明日忽为千里人。君过午桥回首望,洛城犹自有残春。


夜燕福建卢侍郎(一作常侍)宅因送之镇(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暂驻旌旗洛水堤,绮筵红烛醉兰闺。美人美酒长相逐,莫怕猿声发建溪。


重送鸿举师赴江陵谒马逢侍御(唐·刘禹锡)
  七言绝句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西北秋风凋蕙兰,洞庭波上碧云寒。茂陵才子江陵住,乞取新诗合掌看。



共129,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