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刘沧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唐汶阳人,字蕴灵。体貌魁梧,善饮酒,尚气节,好论古今事。工诗,尤长七律。屡举进士,宣宗八年方及第,时发已白。调华原尉,迁龙门令。有《刘沧诗》一卷。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年不详。字蕴灵,汶阳(今山东宁阳北)人。沧体貌魁梧,尚气节,善饮酒,好论古今之事,令人终日不厌。屡举进士不第,宣宗大中八年(854)方登进士第,时已白发。调华原县尉,迁龙门县令。生平散见《新唐书·艺文志四》、王安石《唐百家诗选》卷一九、《唐诗纪事》卷五八、《唐才子传》卷八。沧善七律,诗作拗峭,诚为晚唐律体之变。其诗多怀古之作,《长洲怀古》、《咸阳怀古》等诗颇为人所称道。范晞文谓其“序怀感之意,得讽兴之体”(《对床夜语》卷二)。辛文房亦称其“诗极清丽,句法绝同赵嘏、许浑”(《唐才子传》)。《新唐书·艺文志四》《郡斋读书志》卷四中均著录《刘沧诗》1卷。《全唐诗》存诗1卷。
唐诗汇评
刘沧,生卒年不详,字蕴灵,河南(今河南洛阳)人。初,屡应进士举不第,曾漫游齐鲁、吴越、荆楚、巴蜀等地。大中八年(854),登进士第,授华原尉,时已白发苍苍。后官龙门令。工七律,风格与许浑、赵嘏相近。有《刘沧诗》一卷。《全唐诗》编诗一卷。

作品评论

《郡斋读书志》
(刘沧)诗颇清丽,句法绝类赵嘏。
《对床夜语》
赵嘏、刘沧七言,间类许浑,但不得其全耳。
《沧浪诗话》
马戴在晚唐诸人之上,刘沧、吕温亦胜诸人。
《瀛奎律髓》
刘蕴灵大中八年进士,其诗乃尚有大历以前风味。所以高于许浑者无他,浑太工而贪对偶,刘却自然顿挫耳。
《唐才子传》
(沧)体貌魁梧,尚气节,善饮酒,谈古今令人终日喜听。慷慨怀古,率见于篇……诗极清丽,句法绝同赵嘏、许浑,若出一综综然。
《唐诗品汇》
元和后律体屡变,其间有卓然成家者,皆自鸣所长,若李商隐之长于咏史,许浑、刘沧之长于怀古,此其著也。……(许)用晦之《凌歊台》、《洛阳城》、《骊山》、《金陵》诸篇,与乎蕴灵之《长洲》、《咸阳》、《邺都》等作,至今古废兴,山河陈迹,凄凉感慨之意,读之可为一唱而三叹矣。三子者,虽不足以鸣乎大雅之音,亦变风之得其正者矣。
《唐诗品》
刘沧一卷止七言律,音节促促,无远大语。唐至大中间,国体伤变,气候改色,人多商声,亦愁思之感也。
《诗薮》
唐七律……许浑、刘沧角猎俳偶,时作拗体,又一变也。
《唐音癸签》
刘沧诗长于怀古,悲而不壮,语带秋意,衰世之音也欤?
《诗源辨体》
刘沧集,七言律之外,惟五言律一篇。其诗气格声韵与于武陵五言相类,而意亦多露,亦晚唐一家,严沧浪云“刘沧亦胜诸人”是也。然以二集观,虽调多一律,却少斧凿痕。
《载酒园诗话又编》
刘龙门极有高调,且终卷无败群者,但精出处亦少。高柄置之于“正变”,与义山、用晦并列,便是唐玄宗之重萧蒿。
《古欢堂杂著》
刘沧、许浑琢句之秀,拗字之工,亦称杰作。
《漫堂说诗》
七言律……中、晚之钱、刘、李义山、刘沧,亦悠扬婉丽,沨沨乎雅人之致。
《全唐刘氏诗》
刘沧、刘威独多七言律,崇尚景物,为后世写景者所宗。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高廷礼盛许刘沧,今观怀古诸篇,全不争工,起讫殆无一篇完善。
《唐诗五七言近体五七言绝句选评》
(刘沧)诗品在许用晦下。
《石园诗话》
谓“刘沧七言律,音节促促,无远大语”,则非也……“半壁楼台秋月过,一川烟水夕阳平”,“霜落雁声来紫寒,月明人梦在青楼”,语亦远大。

 

共102,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秋日旅途即事(唐·刘沧)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驱羸多自感,烟草远郊平。乡路几时尽,旅人终日行。

渡边寒水驿,山下夕阳城。萧索更何有,秋风两鬓生。


早行(唐·刘沧)
  五言律诗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旅途乘早景,策马独凄凄。残影郡楼月,一声关树鸡。

听钟烟柳外,问渡水云西。当自勉行役,终期功业齐。


七言律诗
长洲怀古(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野烧原空尽荻灰,吴王此地有楼台。千年事往人何在,半夜月明潮自来。

白鸟影从江树没,清猿声入楚云哀。停车日晚荐蘋藻,风静寒塘花正开。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弼列为前虚后实体。周珽曰:世称蕴灵善于怀古、与许用晦并驱。余观其《咸阳》、《邺都》等什,虽极伤感用情,而气调不免粗拙,短促处实成晚唐下乘。惟此篇与《炀帝行宫》差得凭吊之致,而声律不失为名手矣。“自来”二字妙,与“芳草自生宫殿处”同意。五六即景,以见王业不复存,吴事为可恨也。结纪游览之时,以致感怀之意。
《诗源辨体》
刘七言如“干年事往人何在,半夜月明潮自来。白鸟影从江树没,清猿声入楚云哀”、“青山空出禁城日,黄叶自飞宫树霜。御路几年香辇去,天津终日水声役”、“花开忽忆故山树,月上自登临水楼。浩浩晴原人独去,依依春草水分流”、“秋风汉水旅愁起,寒木楚山归思遥。独夜猿声和落叶,晴江月色带回潮”、“风生寒渚白蘋动,霜落秋山黄叶深。云尽独看晴塞雁,月明遥听远村砧”等句,虽气格遒紧,而实出于矫,非若盛唐诸公以古为律者,出于才力之自然也。
《五朝诗善鸣集》
蕴灵诗得力总在对处能变。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此落手七字最奇,意欲先写空原直空到尽情,便只荒荒一点芦获亦不存留,都付野烧尽烧作灰。夫而后翻手掉笔,焕然点出“吴王楼台”四字,使人读之,别自心眼闪烁,不复作通套沧桑语过目也。三四“人何在”、“潮自来”,此二句在讲家谓之有问无答法,言问者自是不得不问,而答者实是更无能答,妙绝,妙绝!
《唐诗鼓吹笺注》
五六虽即景而言,已具无限伤今吊古之意。眼望寒塘日晚,风犹昔日之风,花犹昔日之花,而楼台终归无有,惟有“野烧空原”而已。
《唐三体诗评》
五六说得旷远,方是极荒寒也。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一二非是倒句,从今日溯当年,吊古之体宜然也。三言骄主之声灵销亡已久,四言忠臣之精魂激烈犹初;盖“人何在”明指吴王,“潮自来”暗伏子胥也:作如是观,则题中“怀古”二字方不落空。五六换笔重写现景:五是见之远,六是听之高。七,蘋藻之荐,殆为何人?恐非伍大夫无足以当之者。八,寒塘之上适见花开,此不过是从闲处着想,淡中取致,所谓馀情也。
《唐诗成法》
刘沧怀古俱耐人读,虽不其切,而跳掷凄宛,较许浑之工切却胜十倍。可见诗之好处又不尽在工切也。
《一瓢诗话》
《长洲怀古》用“清猿”,人议其背题,不知楚为吴破,正可借以形喻。
《瀛奎律髓汇评》
何义门:首联倒出,有力。纪昀:如夫差等,皆无应祀之处,此直凑句耳。
《历代诗法》
感叹盈眸。

经炀帝行宫(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此地曾经翠辇过,浮云流水竟如何。香销南国美人尽,怨入东风芳草多。

残柳宫前空露叶,夕阳川上浩烟波。行人遥起广陵思,古渡月明闻棹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诗法家数》
诗要炼字,字者眼也……如刘沧诗“香销南国美人尽,怨入东风芳草多”,是炼“销”、“入”字。“残柳宫前空露叶,夕阳江上浩烟波”,是炼“空”、“浩”字:最是妙处。
《五朝诗善鸣集》
许浑、刘沧本同一格,而许艳刘淡,似刘胜之。总是晚唐中正宗,未可孰瑜孰亮。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言更无美人,徒馀芳草,亦用三承一、四承二法也(“香销南国”二句下)。金雍补注:“美人尽”,写出“香销南国”四字,使人作数日想;“芳草多”,写出“怨入东风”四字,又使人作数日想。盖此八字止是一个缘故,然是两样文字也。
《唐诗摘钞》
结句闻棹歌之声,因想当日楼船歌舞之盛,从此而达广陵也,妙在前面已说得声消影灭,结处却重复掉转,此是死里重生、跌断复起,绝妙古文结法也。凡吊古者,只是“浮云流水”四字已尽,此偏从四字中剥出一层,言所谓“浮云流水竟如何”也,如此用笔,便是将寻常吊古笔舌从新漱刷一番也!
《三体唐诗评》
句二事实,绝不繁酿,又一格。
《碛砂唐诗》
次联词意极其俊逸。
《唐诗鼓吹笺注》
一起曰“此地曾经”,又曰“竟如何”,是已一无所有矣;眼见“浮云流水”,因之想起炀帝行宫,故曰“翠辇过”也。三曰“美人尽”,是一无所有矣;四曰“芳草多”,是更无所有矣。然写“美人尽”,则曰“香销南国”;写“芳草多”,则曰“怨入东风”,真使人可作数日想也。
《载酒园诗话又编》
黄白山评:刘沧长律如《经炀帝行宫》、《题王母庙》、《秋日山寺怀友人》、《经麻姑山》、《春日旅游》诸篇,皆晚唐铮铮者。
《唐诗贯珠》
五六写凄凉之景,“浩”字厚。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此首作法,与前(按指《长州怀古》)不同,先提往事,趁手转落今时;盖上句是炀帝行宫,下句是我经之地。三四总承:想来二句一十四字,亦只是“南国美人尽”之五字耳。美人尽处,香易销而怨难销,对此春来碧色、一望凄凄者,知其为当年馀恨之所积也。此种思致,真在笔墨蹊径之外,非寻常学力所能到。吾不知其未有下句以前,如何忽得上句;又不知其既有上句以后,如何忽得下句。具此慧性,升天成佛,无不在灵运之先矣。
《唐诗成法》
三四言美人已尽,而民怨犹未尽也。五六今日荒凉之景,行人经此,“浮云流水”,良可叹也。
《唐诗别裁》
(刘沧)怀古诗如《咸阳》、《邺都》、《长洲》诸作,设色写景可以互相统易,诗品在许用晦下;惟此首稍见典切、馀韵优存。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亦是许浑怀古之流,此种诗似乎风韵,实则俗不可医。
《唐诗笺注》
首联唱叹而起,哀音动人。
《网师园唐诗笺》
“香销南国”一联典切。
《一瓢诗话》
刘蕴灵人谓其调苦,如“渭水故都”、“香销南国”之句,正复不然。
《唐诗鉴赏辞典》
诗借咏隋炀帝行宫,讽谕时政。首联“此地”,即指炀帝行宫。炀帝于此玩美女、杀无辜,极尽荒淫残暴之能事。但曾几何时,一个广袤四海的美好江山,便付诸东流了。开篇以反诘句陡峭而起:“此地曾经翠辇过,浮云流水竟如何?”人言“浮云流水”转眼而逝,但能赶上隋炀帝败亡的速度吗?这“竟如何”三字,尽情地嘲弄了这个昏君的迅速亡国。这种寓严肃于调侃的笔法,最为警策。

颔联转入对炀帝罪行的控诉:“香销南国美人尽,怨入东风芳草多。”此联之妙,在于实景寓意。以实景论,它是写行宫的破落、荒凉,宫内早已空无一人。从这情景中不也清楚地看到了炀帝的荒淫残暴么?“香销”,香销玉殒,蛾眉亡身;而且已是“南国美人尽”!为了满足一己的淫欲,搜罗尽了而且也毁灭尽了南国的美女,真是罪恶滔天。“怨入”承上句,主要写“美人”之怨。美人香销,其怨随东风入而化为芳草;芳草无涯,人怨无边。这就把抽象的感情写成了具体而真实可感的形象。如为一般郊野旅游,“东风芳草”自然不失为令人心旷神怡之景;但此处为炀帝行宫,这断瓦颓墙,芳草萋萋,却是典型的伤痍之景;这萋萋的芳草,犹含美人怨魂的幽泣。“多”字更令人毛骨悚然。

颈联写出宫所见。炀帝喜柳,当年行宫之前,隋堤之上,自是处处垂柳掩映。而今呢?“残柳宫前空露叶,夕阳川上浩烟波。”“空”,空有,无人欣赏;“露叶”,露珠泛光之叶。上句以残柳“点缀”行宫,自见历史对其暴政的嘲弄;“露叶”冠以“空”字,自见诗人慨叹之情。下句,烟波浩浩,川水渺渺,空余堤柳,龙舟安在?且各冠以“残柳”和“夕阳”,给晚照之景笼上一层凄凉黯淡的色彩。这里虽无一讥讽语,却得思与景偕、物与神游之妙。

尾联回应诗题,却不是直吐胸中块垒。《乐府指迷》说:“结句须要放开,含有余不尽之意,以景语结情最好。”这“行人遥起广陵思,古渡月明闻棹歌”,就是“以景语结情”。它既切合咏“炀帝行宫”之意,又扣紧讽晚唐当世之旨。“行人”,作者自指,诗人游罢行宫,自然地想起这些广陵(即扬州)旧事──由于炀帝的荒淫残暴,激化了尖锐的阶级矛盾,末次南游,酿成全国性的农民大起义。不久隋朝即告灭亡。──但诗之妙,却在于作者写得含而不露,只写诗人“遥起广陵思”的情怀;所思内容,却留待读者去想象,去咀嚼。只见诗人沉思之际,在这古渡明月之下,又传来了琅琅渔歌。棹歌的内容是什么?作者亦不明言。但联系诗人“喜谈今古”、“深怨唐室”的身世,自然地使人想到屈原《渔父》中的名句:“举世皆浊兮我独清,众人皆醉兮我独醒!”“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古贤和隐者的唱答,也正是诗人此刻的心声;从而将咏古和讽今融为一体,以景语完成了诗的题旨。

此诗之可贵,在于诗人咏古别具一格,写得清新自然,娓娓动听,挹之而源不尽,咀之而味无穷。全诗共八句,句句是即景,句句含深意;景真、情长、意远,构成了本诗特有的空灵浪漫风格。

(傅经顺)

春日游嘉陵江(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独泛扁舟映绿杨,嘉陵江水色苍苍。行看芳草故乡远,坐对落花春日长。

曲岸危樯移渡影,暮天栖鸟入山光。今来谁识东归意,把酒闲吟思洛阳。


秋日山斋书怀(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启户清风枕簟幽,虫丝吹落挂帘钩。蝉吟高树雨初霁,人忆故乡山正秋。

浩渺蒹葭连夕照,萧疏杨柳隔沙洲。空将方寸荷知己,身寄烟萝恩未酬。


晚秋洛阳客舍(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金谷 铜驼 

清洛平分两岸沙,沙边水色近人家。隋朝古陌铜驼柳,石氏荒原金谷花。

庭叶霜浓悲远客,宫城日晚度寒鸦。未成归计关河阻,空望白云乡路赊。


深愁喜友人至(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衡门 

不避驱羸道路长,青山同喜惜年光。灯前话旧阶草夜,月下醉吟溪树霜。

落叶已经寒烧尽,衡门犹对古城荒。此身未遂归休计,一半生涯寄岳阳。


秋日望西阳(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古木苍苔坠几层,行人一望旅情增。太行山下黄河水,铜雀台西武帝陵。

风入蒹葭秋色动,雨馀杨柳暮烟凝。野花似泣红妆泪,寒露满枝枝不胜。


邺都怀古(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昔时霸业何萧索,古木唯多鸟雀声。芳草自生宫殿处,牧童谁识帝王城。

残春杨柳长川迥,落日蒹葭远水平。一望青山便惆怅,西陵无主月空明。


题龙门僧房(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萧寺 

静室遥临伊水东,寂寥谁与此身同。禹门山色度寒磬,萧寺竹声来晚风。

僧宿石龛残雪在,雁归沙渚夕阳空。偶将心地问高士,坐指浮生一梦中。


秋夕山斋即事(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衡门 

衡门无事闭苍苔,篱下萧疏野菊开。半夜秋风江色动,满山寒叶雨声来。

雁飞关塞霜初落,书寄乡闾人未回。独坐高窗此时节,一弹瑶瑟自成哀。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无事闭门,只加“苍苔”二字,便知不是以无事故偶闭门,直是以无人故特不开门也。再写篱下野菊,极诉其更无相对。三、四半夜风动,满山雨来,于遥遥异乡,兀兀独住人分中,真为极大不堪也。此解与许仲晦“溪云初起”一解,便是一副机杼,危苦既同,呻吟如一,笔墨所至,不谋而然。诗之为言为思,夫岂不信乎哉(首四句下)!五,雁飞关塞,是今年新雁;六,书寄乡山,是去年旧书,言见新雁又欲寄新书,而忆旧书尚未接旧雁,此时此情真成独坐,何暇更弹别鹄等曲耶(末四句下)?
《载酒园诗话又编》
黄白山评:(刘沧)警联尚多,如“半夜秋风江色动,满山寒叶雨声来”、“绿芜风晚水边寺,清磬月高林下禅”、“停灯深夜看仙箓,拂石高秋坐钓台”、“霜落雁声来紫塞,月明人梦在青楼”、“萧郎独宿落花夜,谢女不归明月春”,虽气格未超,而风韵独绝。
《龙性堂诗话续集》
许浑“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刘沧“半夜秋风江色动,满山寒叶雨声来”,语意工妙相似,亦相敌。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一、二,门闭苍苔,篱开野菊,写秋来斋中,阒其无人。三、四,江风乍起,山雨骤来,写此夕斋中咄咄逼人。“满山”对“半夜”,“寒叶”对“秋风”,“雨声”对“江色”,错综得妙。五、六,因飞雁之又到,思寄书之未回;雁是今年新到之雁,书是旧年所寄之书:交互得妙。旅邸景色,萧条者如彼;家乡音信,辽阔者又如此:哀从中来,岂须弹瑟?七一承,八一宕,千载下人读之,为之惨然不乐也。
《一瓢诗话》
《秋夕山斋即事》:“半夜秋风江色动,满山寒叶雨声来”,是因半夜风声,从山斋中想到江光摇动;满山寒叶,恍惚雨势骤来。

江行书事(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三闾 

远渚蒹葭覆绿苔,姑苏南望思裴徊。空江独树楚山背,暮雨一舟吴苑来。

人度深秋风叶落,鸟飞残照水烟开。寒潮欲上泛萍藻,寄荐三闾情自哀。


过铸鼎原(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龙驾上丹霄 青鸟 

黄帝修真万国朝,鼎成龙驾上丹霄天风乍起鹤声远,海雾渐深龙节遥。

仙界日长青鸟度,御衣香散紫霞飘。唯留古迹寒原在,碧水苍苍空寂寥。


秋日寓怀(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青眼 

海上生涯一钓舟,偶因名利事淹留。旅涂谁见客青眼,故国几多人白头。

霁色满川明水驿,蝉声落日隐城楼。如何未尽此行役,西入潼关云木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斗地吐口,便有海上钓舟七字,自明胸中本非无算画者,无何淹留未决,直至今兹,真成两头俱误也。三承二,言淹留虽久,曾有何望?四承一,言淹留既久,多恐尽非也。一解,以一枝妙笔写两副伤心,无不坦然明净,此为先生能事也(首四句下)。写霁,则知连日雨潦之后;写蝉,则知三伏溽暑之馀。既是行役未尽,那怕低头不就。然而心极念鲁,身反入秦,满心忖度,此果如何?“如何”二字,全领一解。人生一出门后,真有如此不可解事也(末四句下)。
《一瓢诗话》
《秋日寓怀》:“旅涂谁见客青眼,故国几多人白头。”是无人垂青于我,乃疑天下人谁曾见人青眼;自羞鬓发星星,乃忆故园亲友多少白头。活现落魄人自叹自乐光景。
《东岩草堂评订唐诗鼓吹》
朱东岩曰:题曰“寓怀”,通首皆写“寓怀”也。“霁色”、“蝉声”点出“秋日”二字意。

江城晚望(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望江城思有馀,遥分野径入樵渔。青山经雨菊花尽,白鸟下滩芦叶疏。

静听潮声寒木杪,远看风色暮帆舒。秋期又涉潼关路,不得年年向此居。


宿苍溪馆(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孤馆门开对碧岑,竹窗灯下听猿吟。巴山夜雨别离梦,秦塞旧山迢遰心。

满地莓苔生近水,几株杨柳自成阴。空思知己隔云岭,乡路独归春草深。


题王母庙(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鹤归辽海 层城 

寂寥珠翠想遗声,门掩烟微水殿清。拂曙紫霞生古壁,何年绛节下层城

鹤归辽海春光晚,花落闲阶夕雨晴。武帝无名在仙籍,玉坛星月夜空明。


留别复本修古二上人(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二远相知是昔年,此身长寄礼香烟。绿芜风晚水边寺,清磬月高林下禅。

台殿虚窗山翠入,梧桐疏叶露光悬。西峰话别又须去,终日关山在马前。


边思(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蛾眉 

汉将边方背辘轳,受降城北是单于。黄河晚冻雪风急,野火远烧山木枯。

偷号甲兵冲塞色,衔枚战马踏寒芜。蛾眉一没空留怨,青冢月明啼夜乌。



共102,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