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彭郁朝代:

人物简介

全宋诗
彭郁,字文蔚,号芗山漫叟,庐陵(今江西吉安)人。预高宗绍兴二十三年(一一五三)解试。事见宋林表民《天台续集别编》卷三、清雍正《江西通志》卷五○。

 

古风
题万壑风烟亭百韵(郡丞赵景安新建)(宋·彭郁)  显示自动注释

风在不周山空阙,底事问烟访两浙。烟生庐阜香炉峰,孰使随风至吴越。

风乎与烟相得外,还有风雷并雨雪。烟兮与风相好馀,仍有烟波及霞月。

谁知此处一万壑,祇乐风烟馀不说。括苍搀天三百里,熊熊魂魂迷嵽嵲。

盖竹腾空一千丈,泄泄荧荧蜚崒嵂。洪濛雾气荡归鸿,滉澒岚芬惑回鷢。

前岑不阵有旌旆,后岫无人何幕帟。𩅿霏冷逼卢橘秋,薄浥轻缣砻硉矹。

䬌𪋖遥触杨梅寒,细擗新绵摩崒屼。望海尖头培塿细,盘匜琼玚高抛𥻦。

帢帻巾边花草蔫,彝博栴檀飘馥苾。刘晨长啸出天台,填填浩气陵寒䨚。

王母驰车返玄圃,缤缤羽旆挥斜日。双岩瑞岩插云汉,寒䬝冷𩅀纷胶葛。

大固小固并阛阓,碧瓦青炊浮𩘹䬍。黄岩洞里石老人,晒韨兵编资飘䫻。

白鹤山头丁令威,清音嘹唳浑䫹䫾。玉帝盘桓石鼻宫,郁葱佳气浮山棁。

天王宿留墉外岫,羽仪仙队辉天阅。长河匹练耀白帝,钜浸杯醪饮红蜺。

永庆凭陵睥睨寒,苍狗白衣劳目刮。护郭峥嵘星斗烂,雾髻云鬟谁指结。

䨏濛远巘失高低,云渡石湖惊没灭。径山气接日山寒,翠谷香浮银谷馞。

东门峧峻露觚棱,天竺黄高弥突兀。玉女蛾眉𩄡洗鬓,木天石佛雺封鐍。

千家屿逼水云廊,木屐山陵阊阖臬。般若台高迷远近,温凉座上清飘撤。

吹开越嶂万机锦,飐落吴江千树缬。九层台外递韶音,万年枝上光摇樾。

或踰远汉宠岖峤,或跨长空冒岓屹。或邀浓雾迨晨晡,或尼清氛当日昳。

或随小雨晻青冥,或佐狂𩆧黯遥嶭。或昏溪洞晚方散,或蔽云筌朝便别。

或过千山凝古树,或经四野留寒柮。或栖江上寒竹梢,或泊野外荒芜末。

或伴游丝春昼飘,或似凉薰夏朝䞘。或时避舍秋空雨,或间回车冬日霵。

或穿杨柳丝线乱,或度浮图铃索掣。或搴空里青纸鸢,或荡郊中黑风鳦。

或经花径残红陨,或入松林浓淀杌。或历江河诸舰舫,激扬帆缦摇竿橛。

或到遐迩诸精舍,增光金碧韵铜铁。或似汉祖憩芒砀,漫空雾霭凌云阙。

或如唐帝幸骊山,灿烂旂常杂青赤。或似地仙列禦寇,携筇御气乘飒䬂。

或如雷部谢仙火,亘天电燄挥霹雳。或似游月访姮娥,仙乐八方吹远阔。

或如焚野觅功臣,烬气四隅光倏忽。或似洞庭百丈樯,自西自东随意屑。

或如岢岚三尺地,不燧不钻常燄突。或似鲁国焚咸丘,助张狂吹势难捽。

或如公瑾战赤壁,虎啸波狂那得熄。或似牧儿爇秦陵,猛火照天三月热。

嗟余真有山水癖,每遇亭台须访谒。丹丘仅过元宵火,便问登临求快适。

节爱堂宽称起居,揖爽亭凉清奥突。玉霄栏畔忆仙游,望海亭边思水活。

檐前放目四极远,波泛玉虹流莫歇。芡莲香吹满堂阁,广轩梅峡纪碑碣。

知乐流杯亦屡游,翠屏舒啸时排闼。暨被城南韦与杜,亭台轩槛俱穷历。

或誇小景怡情性,或诧巧营焕朱碧。或因沮洳穿池沼,或取篸簪排一列。

或取燕閒扁美名,或思德政存前迹。橐籥鞴宽风浩渺,天地炉红烟蓊郁。

未委眼前诸胜赏,风烟比较谁优劣。奇哉倅廨后山亭,地不百容天路越。

壑多聊以十千数,几许风烟难尽揭。凿沌不知今几年,贤哲治中凡几物。

怪底胜藏俱不知,知亦讵能营雅筚。赵君眼力高夐古,才得基阶榛即掘。

岩扃万壑归指顾,飙霭弥空攒屏摄。赤城千里诸胜游,从此斯亭为巨擘。

谢守城头颜目污,辋川降旐应高没。余将会稽问夏禹,封嵎何得专车骨。

玉帛几时来万邦,侯甸云何分五百。亦将东洋问大士,象教何时启禅律。

双塔已多诸佛机,雁荡又何有僧客。亦将甬东问句践,当日如何兴霸烈。

还君会雪臣妾羞,千载英雄光史笔。且生且教俱十年,孰云外物人难必。

亦将海上问羲和,日升晹谷隅夷宅。月何与日时相望,日何与月时合璧。

夤宾平秩顺时四,璿玑玉衡齐政七。四隅苍生感丕冒,惟天惟有尧能敌。

婺女柯山日月长,白黑围棋穷理窟。潮头隐约子胥魂,夫差可见无心术。

王乔跨鹤水中岛,丹砂九转成灵粒。杨妃隐迹海上山,方士时闻登阃阈。

对景思人人不见,风烟却羡常升陟。枝上吸风蝉不饥,空里食烟鼯费力。

细思眼界两幺么,俯仰屈伸诚有得。蓬莱阁为亭作兄,柏梁台为亭作伯。

骚人凭栏无一事,涤砚濡毫恣思索。酒客登阶无所为,挈榼携壶忙逊揖。

水仙海若傥俱来,任自亭前说玄极。惟予椎鲁无寸长,祇听謦欬东君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