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古风
堂堂文简公,一世夔与皋。
君子哉若人,此言圣所褒。
遗爱在斯民,谁能荐牲牢。
独有坐啸地,清风仰弥高。
谁怜穷山民,糠籺不自赡。
纷纷死沟壑,往往困征敛。
夫惟节与爱,是谓仁且俭。
揭兹圣人言,聊用自针砭。
失脚坠尘网,牒诉装吾怀。
公庭了官事,时来坐幽斋。
天风肃泠泠,山鸟鸣喈喈。
我思在何许,独对苍然崖。
草堂有遗基,榛莽岁月久。
我来始经葺,挹翠开户牖。
群山供啸傲,万象皆奔走。
所以名乐山,欲企仁者寿。
山亭在山背,不见山巍巍。
但见四面风,辐凑朝宗之。
深藏固甚智,自牧甘处卑。
一谦受四益,是以能不危。
攀梯上甓级,小憩得危亭。
一览尽寥廓,四山耸寒青。
浩若凌太虚,翩如逐遐征。
昏花拭病目,望处增双明(以上宋陈耆卿《嘉定赤城志》卷五)
① 按:《君子堂》等六首,已见前《嘉定赤城志》。
昔贤已跨鹤,故迹馀参云。
旧德慨云远,干霄气仍存。
青山宿雾捲,乔木苍烟昏。
尚想来游处,笙箫中夜闻。
① 按:《君子堂》等六首,已见前《嘉定赤城志》。
两岩郁青苍,中有堂突兀。
回廊外环绕,脩竹布行列。
悬崖上幽径,窥壁见遗碣。
面墙谁所筑,除去碍膺物。
① 按:《君子堂》等六首,已见前《嘉定赤城志》。
青山围郡城,东望独空远。
苍茫溟海近,相像蓬莱浅。
朝光上遗堞,云气接虚巘。
羡门与安期,鸾鹤若在眼。
① 按:《君子堂》等六首,已见前《嘉定赤城志》。
举世溷浊中,谁当清见底。
崎岖太行道,谁贵平如坻。
安得□□美,如此一池水。
悠悠小阁□,视水知此理。
① 按:《君子堂》等六首,已见前《嘉定赤城志》。
□□赤城山,霞色起夜半。
建标自古□,□□羡吟玩。
仙人□□□,□手若可唤。
彤光射胸臆,三咽骨自换。
维扬五易帅,山阳四易守。
我来七八月,月月常奔走。
帑藏忧煎熬,官民困驰骤。
世态竞趋新,人情盖诣旧。
如其数移易,是使政纷糅。
彼席不得温,设施亦何有。
淮南重彫瘵,十室空八九。
况复苦将迎,不忍更回首。
尝闻古为治,必假岁月久。
安得如弈棋,易置翻覆手
⑴ 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二九
东府买舟船,西府买器械。
问侬欲何为,团结山水寨。
寨长过我庐,意气甚雄粗。
青衫两承局,暮夜连勾呼
勾呼且未已,椎剥到鸡豕。
供应稍不如,向前受笞箠。
驱东复驱西,弃却锄与犁。
无钱买刀剑,典尽浑家衣。
去年江南荒,趁熟过江北。
江北不可往(《诚斋诗话》作住),江南归未得。
父母生我时,教我学耕桑。
不识官府严,安能事戎行。
执枪不解刺,执弓不能射。
团结我何为,徒劳定无益。
流离重流离,忍冻复忍饥。
谁谓天地宽,一身无所依。
淮南丧乱后,安集亦未久。
死者积如麻,生者能几口。
荒村日西斜,破屋两三家。
抚摩力不足,将奈此扰何(同上书卷二四○)
吾闻荆溪南,有地仙所宅。
十年劳梦想,今日著脚历。
扁舟下湖㳇,水涨没砂碛。
结缆小桥傍,杖藜从所适。
平冈面坡陁,叠嶂堆襞积。
行行三两里,夹道乔木植。
其末几合抱,其高乃千尺。
风生万壑响,日照四山赤。
时摇树林抄,忽见屋宇脊。
宫门何峥嵘,南路颇脩直。
长廊景曀曀,崩殿人寂寂。
寥落昔贤题,摩挲壁间墨。
扪萝上层岭,俯瞰得深窟。
危梯交枝撑,鸟道穿诘屈。
投身乍宽纵,局步仍逼窄。
攀援愁颠跻,傲睨惊险僻。
悬崖朵颏颔,乱石拱剑戟。
白云何时横,乳溢或自滴。
中空正澒洞,了不见天隙。
冥行迷近远,伛偻犹擿埴。
巉岩岂人工,隐轸入地脉。
穷幽或篝火,俯跪仅容席。
仙坛尚故处,丹灶俨遗迹。
山虫鸣咿嚘,野鼠声啧唶。
传闻老父语,以往深莫测。
中有白玉堂,横绝巨石塞。
傍连洞庭野,欲去不可极。
潜窥目先旋,纵走膝无力。
邅回步西径,突兀出峭壁。
枞风高枝樛,藤蔓青阴羃。
芳草何芊绵,丹花亦狼籍。
踌躇古亭上,頫仰幽涧碧。
丁当下流水,磊磈欲落石。
虽云培塿高,气与嵩华敌。
其南有空穴,澹瀩殷幽黑。
阴风互吞吐,冷气森喷逼。
蛟龙久伏藏,金玉閟简册。
灵踪信茫昧,幻怪纷惨戚。
将无神物守,欲与世壤隔。
平生丘壑念,蚤岁泉石癖。
岂不思三山,所恨无六翮。
乐哉兹辰游,逸兴潜有激。
仙翁在何许,绿发尚如昔。
髣髴笙箫声,徘徊鸾鹤翼。
俗缘磨不尽,梦境坐形役。
何阶筑衡茅,幽讨穷日夕。
风云西北起,天地忽改色。
仓皇促归旆,造物岂戏剧。
良游易乖悟(疑当作牾),真赏难再得。
寄语山中人,重来傥相识
⑴ 以上宋史能之《咸淳毗陵志》卷二三
犯寒出行遇(疑作迈),值此岁云除。
刚风驾飙轮,送我游清都。
华阳第八天,仙圣之所居。
洞门劣容人,中宽如室庐。
横前大溪水,于焉限尘区。
其右万石林,错落空翠图。
茅庵著深秀,细路缘崎岖。
幽泉见客喜,颇亦类逃虚。
山深日易曛,捷径趋元符(符字与后赤城符重韵)
琳宫照金碧,天籁鸣笙竽。
侧睨白云峰,前瞻赤沙湖。
金坛耸百丈,阴洞通七途。
俯视人间世,扰扰真虫蛆。
蚤以凡陋质,忝分赤城符。
岂悟夙昔缘,复造神灵墟。
平生梦寐处,恍若登华胥。
归来拜绿章,足力尚有馀。
珍馆十六所,安能遍遨娱。
穷探恨不尽,大息仍踟躇(元刘大彬《茅山志》卷二九)
清风不肯来,烈日不肯暮。
平生山林下,散发颇箕踞。
一官走王事,三伏在道途。
我非褦襶儿,亦尔困驰骛。
居然恋俎豆,安得免羁絷。
区区竟何营,汩汩此飘寓。
渊明应笑人,有底不归去
⑴ 按:此诗原出明《永乐大典》,清四库馆臣误辑入汪藻《浮溪集》卷二九。本书亦误入汪藻一,今仍录入尤袤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