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陈亮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143—1194
【介绍】: 宋婺州永康人,字同甫,学者称龙川先生。才气超迈,喜谈兵。曾于孝宗乾道五年,上《中兴五论》,不报。淳熙五年,复诣阙上书,力主抗金,反对和议。遭人嫉恨,两度入狱,出狱后志气益励。淳熙十五年,第三次上书,建议太子监军,为经理建康之计,以振动天下而与金绝。光宗绍熙二年,被人诬告,第三次下狱。绍熙四年登进士第一,授签书建康府判官公事,未行而卒。与朱熹友善,论学则冰炭不相容,倡导经世济民“事功之学”。所作政论气势纵横,词作豪放。谥文毅。有《龙川文集》、《龙川词》等。
全宋诗
陈亮(一一四三~一一九四),字同甫,号龙川,婺州永康(今属浙江)人。早年尝考古人用兵成败之迹,著《酌古论》,知州周葵礼为上客。孝宗乾道中婺州以解头荐,补太学博士弟子员,因上《中兴五论》,奏入不报归。淳熙五年(一一七八),更名为同,六次诣阙上书,极论时事,为大臣交沮,不果。孝宗即位,复上书论恢复,不报。光宗绍熙四年(一一九三)进士,授佥书建康府判官,未至官,逾年卒,年五十二。有《龙川集》,今传本已非完帙。事见《水心集》卷二四《陈同甫墓志铭》,《宋史》卷四三六有传。今录诗十四首。

词学图录

陈亮(1143-1194) 字同甫,号龙川。婺州永康(今属浙江)人。有《龙川文集》、《龙川词》。

 

共86,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咏梅 其四(宋·陈亮)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疏枝横玉瘦,小萼点珠光。一朵忽先发,百花皆后香。

欲传春信息,不怕雪埋藏。玉笛休三弄,东君政主张


送文子徐妹丈赴随州太学掾用司马文正公送先郎中诗韵为别(宋·陈亮)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昔仰南洲德,今逢世嗣贤。声名江左重,文教汉东专。

君意思空马,吾生肯绝弦。江头无语处,一叶浪花前。


七言律诗
廷对应制(宋·陈亮)
  七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皇朝锐意急英贤,虏据中原七十年。际遇风云凡事别,积功日月壮心愆。

管箫器小谁能识,孔孟人存用则传。惭负寿皇勤教育,奏篇半彻冕旒前。


及第谢恩和御赐诗韵(宋·陈亮)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云汉昭回倬锦章,烂然衣被九天光。已将德雨平分布,更把仁风与奉扬。

治道脩明当正宁,皇威震叠到遐方。复雠自是平生志,勿谓儒臣鬓发苍。


咏梅 其三(宋·陈亮)
  七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为探梅魁策蹇驴,竹梢疏处见清癯。清香雅韵十分足,俗态嚣尘一点无。

寄我谁能如陆凯,爱渠自谓若林逋。夜窗却恐劳清梦,速剪寒梢浸玉壶。


寿曾主管 其一(宋·陈亮)
  七言律诗 押豪韵  显示自动注释

累世名称阀阅高,搢绅维复似英豪。宏才咸许致千里,小试先观梦四刀。

方正宁容迁岳麓,清明端可鉴丝毫。文章政事传家美,须信池中有凤毛。


  其二(宋·陈亮)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豫章此夕诞贤良,非雾非烟绕画堂。正是庭兰争秀发,更当陇麦弄轻黄。

一杯为寿沧溟窄,万口同词日月长。朝晚定知归禁近,千年常得侍清光


送文子赴阙(宋·陈亮)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直排阊阖挽天潢,到得云章自帝乡。电抉雷掀惊伟特,韵成钧奏快铿锵。

紫泥新拜丝纶宠,前席行依日月光。禁侍燕闲如献纳,愿将民瘼达君王。


送文子转漕江东二首 其一(宋·陈亮)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九重寤寐忆忠诚,故向长沙起贾生。魏阙丝纶新借宠,秦淮草木旧知名。

已闻塞下销锋镝,正自胸中有甲兵。万幕从兹无减灶,笑看卧鼓旧边城。


  其二(宋·陈亮)
  七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诏颁英簜促锋车,暂借长才按转输。昔叹当年无李牧,今知江左有夷吾。

休论足食为先策,自是平戎在用儒。来岁春风三月暮,沙堤隐隐接云衢


古风
谪仙歌(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清夜独坐天地无声星斗动摇欣观李白集高吟数篇皆古今不经人道语骚章逸句洒然无留思寥寥数百年间扬鞭独步吾所起敬起慕者太白一人而已感叹久之恨无人能继太白后因成谪仙歌以是祝太白举觞以酬太白太白有灵其听我声知我意矣

李白字太白,清风肺腑明月魄。扬鞭独步止一人,我诵太白手屡拍。

尝闻太白长庚星,夜半星在天上明。仰天高声叫李白,星边不见白应声。

又疑白星是酒星,银河酿酒天上倾。奈无两翅飞见白,王母池边任解酲。

欲游金陵自采石,玩月乘舟归赤壁。欲上箕山首阳巅,看白餐雪水底眠紫烟。

又不知在何处,漱瑶泉,酌霞杯。怅望不见骑鹤来,白也如今安在哉。

我生恨不与同时,死犹喜得见其诗。岂特文章惟足法,凛凛气节安可移。

金銮殿上一篇颂,沉香亭里行乐词。此特太白细事耳,他人所知吾亦知。

脱靴奴使高力士,辞官妾视杨贵妃。此真太白大节处,他人不知吾亦知。

歌其什,鬼神泣,解使青冢枯骨立。呼其名,鬼神惊,惟有群仙侧耳听。

我今去取昆山玉,将白仪形好彫琢。四方上下常相随,江东渭北休兴思。

会须乞我乾坤造化儿,使我笔下光焰万丈长虹飞


赠刘改之(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刘郎饮酒如渴虹,一饮涧壑俱成空。胸中磊磈浇不下,时吐劲气嘘青红。

刘郎吟诗如饮酒,淋漓醉墨濡其首。笑鞭列缺起丰隆,变化风雷一挥手。

吟诗饮酒总馀事,试问刘郎一何有。刘郎才如万乘器,落濩轮囷难自致。

彊亲举予作书生,却笑书生败人意。合骑快马健如龙,少年追逐曹景宗。

弓弦霹雳饿鸮叫,鼻尖出火耳生风。安能规行复矩步,敛袂厌厌作新妇。

黄金挥尽气愈张,男儿龙变那可量。会须斫取契丹首,金甲牙旗归故乡


南歌子(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池草抽新碧,山桃褪小红。寻春闲过小园东。春在乱花深处、鸟声中。

游镫归敲月,春衫醉舞风。谁家三弄学元戎。吹起闲愁,容易上眉峰。


点绛唇 其二 圣节(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电绕璇枢,此时昌运生真主。庆联簪组。喜气生绵宇

宴启需云,湛露恩均布。锵韶濩。凤歌鸾舞玉斝飞香醑。


  其三(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碧落蟠桃,春风种在琼瑶苑。几回花绽。一子千年见。

香染丹霞,摘向流虹旦。深深愿。万年天算。玉颗常来献。


  其四(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烟雨楼台,晓来独上无滋味。落花流水。掩映渔樵市。

酒圣诗狂,只遣愁无计。频凝睇。问人天际。曾见归舟未。


水调歌头 送章德茂大卿使虏(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

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

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宋词赏析》
开篇中耸立着一位只手擎天的雄夫,那"洋洋的河水"的自笑,蕴蓄着岂甘年年逝波东流的奇气!在忍辱出使的自慰中,展中悬首敌虏于藁街的壮思,使上片歇拍,振荡起何等豪迈的雄声。深情绵邈的过片,横空铺展出尧、舜、禹政的壮丽河山。那"千古英灵安在"的呼喊,激起的应是群山万壑的隆隆回响!于是"耻"于臣戎、净扫"万里腥膻"的宏愿,便如山岳般升腾,令词行刹那间弥漫了充斥天地的正气!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有人批评陈亮的这首词并非“高调”,也就是说,这首词写的太直,不含蓄,因而谈不上上乘之作,其实,这种评价十分片面。一般情况下,诗词应写得含蓄,力戒平铺直叙,但不能一刀切。没有真情实感的诗词,既使写得再含蓄 ,也浮泛无味,直中有深情,直而有兴味,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因此,炙手可热,气势逼人的披文入情的直接感染力量,仍能使读者耳目一新。苟且偷安的南宋朝廷,自与金签订了“隆兴和议”以后,两国间定为叔侄关系,常怕金以轻启边畔相责,借口又复南犯,不敢作北伐的准备。
每年元旦和双方皇帝生辰,还按例互派使节祝贺,以示和好。虽貌似对等,但金使到宋,敬若上宾,宋使在金 ,多受歧视;故南宋有志之士,对此极为恼火。
淳熙十二年(1185)十二月,宋孝宗命章森以大理少卿试户部尚书衔为贺万春节(金世宗完颜雍生辰)正使,陈亮作词送行,便表达了不甘屈辱的正气,与誓雪国耻的豪情。对这种耻辱性的事件,一般是很难写出振奋人心的作品,但陈亮由于有饱满的政治热情和对诗词创作的独特见解,敏感地从消极的事件中发现有积极意义的因素,开掘词意,深化主题,使作品气势磅礴,豪情万丈。
词一开头,就把笔锋直指金人,警告他们别错误地认为南宋军队久不北伐,就没有能带兵打仗的人才。“漫说北群空 ”用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伯乐一过冀北之野而马群遂空”的字面而反其意,以骏马为喻 ,说明此间大有人在。“当场”两句,转入章森出使之事,意脉则仍承上句以骏马喻杰士,言章森身当此任,能只手举千钧,在金廷显出英雄气概。“还我”二字含有深意,暗指前人出使曾有屈于金人威慑,有辱使命之事,期望和肯定章森能恢复堂堂汉使的形象。无奈宋弱金强,这已是无可讳言的事实,使金而向彼国国主拜贺生辰,有如河水东流向海,岂能甘心,故一面用“自笑”解嘲 ,一面又以“得似⋯⋯依旧”的反诘句式表示不堪长此居于屈辱的地位。这三句句意对上是一跌 ,借以转折过渡到下文“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穹庐 ”,北方游牧民族所居毡帐,这里借指金廷。“藁街”本是汉长安城南门内“蛮夷邸”所在地,汉将陈汤曾斩匈奴郅支单于首悬之藁街。这两句是说,这次遣使往贺金主生辰,是因国势积弱暂且再让一步;终须发愤图强,战而胜之,获彼王之头悬于藁街 。“会”字有将必如此之意。两句之中,上句是退一步,承认现实 ;下句是进两步,提出理想,且与开头两句相呼应。这是南宋爱国志士尽心竭力所追求的恢复故土、一统山河的伟大目标。上片以此作结,对章森出使给以精神上的鼓励与支持,是全词的“主心骨 ”。下片没有直接实写章森,但处处以虚笔暗衬对他的勖勉之情 。“尧之都”五句,转而激愤地提出:在尧、舜、禹圣圣相传的国度里,总该有一个、半个耻于向金人称臣的人吧!“万里腥膻如许”三句,谓广大的中原地区 ,在金人统治之下成了这个样子,古代杰出人物的英魂何在?正气、国运何时才能磅礴伸张?最后两句,总挽全词,词人坚信:金人的气数何须一问,宋朝的国运如烈日当空,方兴未艾。
全词不是孤立静止地描写人和事,而是把人和事放在发展变化的过程中加以表现。这样的立意,使作品容量增大,既有深度,又有广度。从本是有失民族尊严的旧惯例中,表现出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自豪感;从本是可悲可叹的被动受敌中,表现出打败的必胜信心。马卡连柯说过:过去的文学,是人类一本痛苦的“老账簿 ”。南宋爱国词的基调,也可这样说。但陈亮这首《水调歌头》,由于立意高远 ,在同类豪放作品中,似要高出一筹。它通篇洋溢着乐观主义的情怀,充满了昂扬的感召力量,使人仿佛感到在暗雾弥漫的夜空 ,掠过几道希望的火花。这首词尽管豪放雄健,但无粗率之弊。全篇意脉贯通,章法有序。开头以否定句式入题,比正面叙说推进一层,结尾与开头相呼应而又拓开意境。中间十五句,两大层次。前七句主要以直叙出之,明应开头 ;后八句主要以诘问出之,暗合开篇。上下两片将要结束处,都以疑问句提顿蓄势,形成飞喷直泻、欲遏不能的势态,使结句刚劲有力且又宕出远神。词是音乐语言与文学语言紧密结合的特殊艺术形式 。词的过片,是音乐最动听的地方,前人填词都特别注意这关键处。陈亮在这首思想性很强的《水调歌头》中,也成功地运用了这一艺术技巧。
他把以连珠式的短促排句领头的、全篇最激烈的文字:“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 !”适当地安插在过片处,如高山突兀,如利剑出鞘,因而也充分地表达了作者火一般的感情,突出地表现了作品的主旨。
以论入词而又形象感人 ,是本篇又一重要特色。陈亮在《上孝宗皇帝第一书 》中说 :“南师之不出,于今几年矣!河洛腥膻,而天地之正气抑郁而不得泄,岂以堂堂中国,而五十年之间无一豪杰之能自奋哉?”在《与章德茂侍郎》信中说 :“主上有北向争天下之志,而群臣不足以望清光。使此恨磊磈而未释,庸非天下士之耻乎!世之知此耻者少矣。愿侍郎为君父自厚 ,为四海自振!”这首《水调歌头》便是他这些政治言论的艺术概括。叶适《书龙川集后》说陈亮填词“每一章就,辄自叹曰:‘平生经济之怀,略已陈矣!’”可见他以政论入词,不是虚情造作或抽象说教,而是他“平生经济之怀”的自觉袒露,是他火一般政治热情的自然喷发。梁启超《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一文认为这类作品“都是情感突变,一烧烧到白热度,便一毫不隐瞒,一毫不修饰,照那情感的原样子,迸裂到字句上。我们既承认情感越发真,越发神圣;讲真,没有真得过这一类了。这类文学,真是和那作者的生命分劈不开 !”这些话 ,可能有过甚其辞之处,但对理解和欣赏这首词还是有启发的。陈亮此词正是他鲜明个性的化身,是他自我形象的一种表现。在抒发爱国豪情壮志、促进词体发展的大合唱中,陈亮高亢雄壮的歌喉征服了千百年来的“ 听众”。在陈亮所有的爱国词中,这首送章德茂(名森)的《水调歌头》独树一帜 ,写的颇具特色。整篇立意深远,章法整饬。

浣溪沙(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小雨翻花落画檐。兰堂香注酒重添。花枝能语出朱帘。

缓步金莲移小小,持杯玉笋露纤纤。此时谁不醉厌厌。


好事近 其一(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篱菊吐寒花,香弄小园秋色。携手画阑西畔,忆去年同摘。

小亭依旧锁西风,往事已无迹。懒向碧云深处,问征鸿消息。


  其二(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横玉叫清宵,帘外月侵残烛。人在画楼高处,倚阑干几曲。

穿云裂石韵悠扬,风细断还续。惊落小梅香粉,点一庭苔绿。



共86,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