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赵以夫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189—1256
【介绍】: 宋宗室,字用父,号虚斋。寓居长乐。宁宗嘉定十年进士。历知邵武军、漳州,皆有治绩。理宗嘉熙初为枢密都承旨,次年拜同知枢密院事,淳祐初罢。寻加资政殿学士,进吏部尚书兼侍读,诏与刘克庄同纂修国史。有《易通》《虚斋乐府》
全宋诗
赵以夫(一一八九~一二五六),字用父,号虚斋。居长乐(今属福建)。宁宗嘉定十年(一二一七)进士。知监利县。理宗端平初知漳州。嘉熙初以枢密都丞旨兼国史院编修官(《南宋馆阁续录》卷九)。二年,知庆元府兼沿海制置副使,四年,复除枢密都承旨(《宝庆四明志》卷一)。淳祐五年(一二四五),出知建康府,七年,知平江府(《南宋制抚年表》卷上)。以资政殿学士致仕。宝祐四年卒,年六十八。事见《后村大全集》卷一四二《虚斋资政赵公神道碑》。

 

共69,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七言绝句
咏兰(宋·赵以夫)
  七言绝句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朵俄生几案光,尚如逸士气昂藏。秋风试与平章看,何似当时林下香


万年歌 庆元圣节(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凤历开新,正微和乍转,丽景初晓。五荚蓂舒,光映玉阶瑶草。

在在东风语笑。庆此日、虹流电绕。鲸波静,翠涌鳌山,嵩呼声动云表。

绛节霓旌缥缈。望珠星灿烂,紫微深窈。琬液香浮,露湿蟠桃犹小。

叠叠仙韶九奏,知春到、人间多少。蓬莱外,若木扶疏,万年枝上长好。


大酺 牡丹(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正绿阴浓,莺声懒,庭院寒轻烟薄。天然花富贵,逞夭红殷紫,叠葩重萼。

醉艳酣春,妍姿浥露,翠羽轻明如削。檀心鸦黄嫩,似离情愁绪,万丝交错。

更银烛相辉,玉瓶微浸,宛然京洛。

朝来风雨恶。怕僝僽、低张青油幕。便好倩、佳人插帽,贵客传笺,趁良辰、赏心行乐。

四美难并也,须拼醉、莫辞杯勺。被花恼、情无著。长笛何处,一笑江头高阁。

极目水云漠漠。


孤鸾 梅(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江南春早。问江上寒梅,占春多少。自照疏星冷,祗许春风到。

幽香不知甚处,但迢迢、满汀烟草。回首谁家竹外,有一枝斜好。

记当年、曾共花前笑。玉雪襟期,有谁知道。唤起罗浮梦,正参横月小。

凄凉更吹塞管,漫相思,鬓华惊老。待觅西湖半曲,对霜天清晓。


金盏子 水仙(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得水能仙,似汉皋遗佩,碧波涵月。蓝玉暖生烟,称缟袂黄冠,素姿芳洁。

亭亭独立风前,照冰壶澄彻。当时事,琴心妙处谁传,顿成愁绝。

六出自天然,更一味清香浑胜雪。西湖秋菊寒泉,似坡老风流,至今人说。

殷勤折伴梅边,听玉龙吹裂。丁宁道,百年兄弟,相看晚节。


天香 牡丹(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蜀锦移芳,巫云散彩,天孙剪取相寄。金屋看承,玉台凝盼,尚忆旧家风味。

生香绝艳,说不尽、天然富贵。脸嫩浑疑看损,肌柔只愁吹起。

花神为谁著意。把韶华、总归姝丽。可是老来心事,不成春思。

却羡宫袍仙子。调曲曲清平似翻水。笑嘱东风,殷勤劝醉。


探春慢 其一 立春(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南国收寒,东郊放暖,条风初回台榭。小燕横钗,闹蛾低鬓,根底吴娃妖冶。

纤手传生菜,向人道、新春来也。莫须沈醉樽前,这些风景无价。

长记年年此日,迎著个牛儿,彩鞭羞打。飐飐金幡,星星华发,得似家山闲暇。

都把心期事,待问讯、柳边花下。箫鼓声中,温存小楼深夜。


  其二 四明除夜(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屑璐飘寒,镂金献巧,妆成水晶亭榭。飞絮悠扬,散花零乱,绝胜翠娇红冶。

粉艳嘻嘻道,尽飞上、使君须也。多情莫笑衰翁,旧时梁苑声价。

窗外小梅羞涩,倩羯鼓尊前,慢敲轻打。鲸海停波,鹤谯宾月,赢得残年清暇。

心事知谁会,但梦绕、越王城下。白玉青丝,且同醉吟春夜。


  其三 四明次黄玉泉(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宝胜宾春,华灯照夜,穷冬浑然如客。炉焰鳞红,杯深翡翠,早减三分寒力。

一笑团栾处,恰喜得、雪消风息。苔枝数蕊明珠,恍疑香麝初拆。

懊恨东君无准,甚朝做重阴,暮还晴色。唤燕呼莺,雕花镂叶,机巧可曾休得。

静里无穷意,漫看尽、纷纷红白。且听新腔,红牙玉纤低拍。


龙山会 其一 南丰登高(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重整登高屐。群玉峰头,万里秋无极。远山青欲滴。

新雁过、缥缈孤云天北。烟入小桥低,水痕退、寒流澄碧。

对佳辰,惊心客里,鬓丝堪摘。

风流晋宋诸贤,骑台龙山,俯仰皆陈迹。凭阑看落日。

嗟往事、唯有黄花如昔。醉袖舞西风,任教笑、参差凫舄。

但回首、东篱久负,有谁知得。


芙蓉月(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黄叶舞碧空,临水处、照眼红苞齐吐。柔情媚态,伫立西风如诉。

遥想仙家城阙,十万绿衣童女。云缥缈,玉娉婷,隐隐彩鸾飞舞。

樽前更风度。记天香国色,曾占春暮。依然好在,还伴清霜凉露。

一曲阑干敲遍,悄无语。空相顾。残月淡,酒阑时、满城钟鼓。


  其二(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序:去年九日,登南涧无尽阁,野涉赋诗,仆与东溪、药窗诸友皆和。今年陪元戎游升山,诘朝始克修故事,则向之龙蛇满壁者,易以山水矣。拍阑一笑。游兄、几叟分韵得苦字,为赋商调龙山会

九日无风雨。一笑凭高,浩气横秋宇。群峰青可数。

寒城小、一水萦回如缕。西北最关情,漫遥指、东徐南楚。

黯销魂,斜阳冉冉,雁声悲苦。

今朝黄菊依然,重上南楼,草草成欢聚。诗朋休浪赋。

旧题处、俯仰已随尘土。莫放酒行疏,清漏短、凉蟾当午。

也全胜、白衣未至,独醒凝伫。


夜飞鹊/夜飞鹊慢 七夕和方时父韵(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微云拂斜月,万籁声沈。凉露暗坠桐阴。蛾眉乞得天孙巧,愔愔楼上穿针。

佳期鹊相误,到年时此夕,欢浅愁深。人间儿女,说风流,直到如今。

河汉几曾风浪,因景物牵情,自是人心。长记秋庭往事,钿花剪翠,钗股分金。

道人无著,正萧然、竹枕綀衾。梦回时,天淡星稀,闲弄一曲瑶琴。


  其三 四明重阳泛舟月湖(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佳节明朝九。彩舫凌虚,共醉西风酒。湖光蓝滴透。

云浪碎、巧学波纹吹皱。碧落杳无边,但玉削,千峰寒瘦。

留连久,秋容似洗,月华如昼。

回头南楚东徐,暝霭苍烟,处处空刁斗。山公今健否。

功名事、付与年时交旧。白发苦欺人,尚堪插、黄花盈首。

归去也、东篱好在,觅渊明友。


秋蕊香 木樨(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一夜金风,吹成万粟,枝头点点明黄。扶疏月殿影,雅澹道家装。

阿谁倩、天女散浓香。十分熏透霓裳。徘徊处,玉绳低转,人静天凉。

底事小山幽咏,浑未识清妍,空自情伤。忆佳人、执手诉离湘。

招蟾魄、和酒吸秋光。碧云日暮何妨。惆怅久,瑶琴微弄,一曲清商。


角招(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序:姜白石制角招、徵招二曲,仆赋梅花,以角招歌之。盖古乐府有大小梅花,皆角声也

晓风薄。苔枝上、剪成万点冰萼。暗香无处著。立马断魂,晴雪篱落。

横溪略彴。恨寄驿、音书辽邈。梦绕扬州东阁。风流旧日何郎,想依然林壑。

离索。引杯自酌。相看冷淡,一笑人如削。水云寒漠漠。

底处群仙,飞来霜鹤。芳姿绰约。正月满、瑶台珠箔。

徙倚阑干寂寞。尽分付,许多愁,城头角。


徵招 雪(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玉壶冻裂琅玕折,骎骎逼人衣袂。暖絮张空飞,失前山横翠。

欲低还又起。似妆点、满园春意。记忆当时,剡中情味,一溪云水。

天际。绝行人,高吟处,依稀灞桥邻里。更剪剪梅花,落云阶月地。

化工真解事。强勾引、老来诗思。楚天暮,驿使不来,怅曲阑独倚。


扬州慢(宋·赵以夫)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序:琼花唯扬州后土殿前一本,此聚八仙大率相类,而不同者有三:琼花大而瓣厚,其色淡黄,聚八仙花小而瓣薄,其色微青,不同者一也。琼花叶柔而莹泽,聚八仙叶粗而有芒,不同者二也。琼花蕊与花平,不结子而香,聚八仙蕊低于花,结子而不香,不同者三也。友人折赠数枝,云移根自鄱阳之洪氏。赋而感之,其调曰扬州慢。

十里春风,二分明月,蕊仙飞下琼楼。看冰花剪剪,拥碎玉成毬。

想长日、云阶伫立,太真肌骨,飞燕风流。敛群芳、清丽精神,都付扬州。

雨窗数朵,梦惊回、天际香浮。似阆苑花神,怜人冷落,骑鹤来游。

为问竹西风景,长空淡、烟水悠悠。又黄昏,羌管孤城,吹起新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作品产生的感发力量与作者的初衷不符,这是文学中的常见现象。这首词就是如此,以小序中“赋而感之”可以看出,作者本意是咏花,孰料写着却生成许多感慨,这感慨使词的思想性加深了。
很明显,上阕自始至终都是以第三人称咏赞琼花,即所谓“ 赋”。词人将花儿作天上的仙女,告别了琼楼瑶阙,飘然降临人间;写她那洁白的花朵犹如冰花、碎玉,簇拥成球;想象她成天伫立在石阶畔,既有杨贵妃那丰腴的体态,又有赵飞燕那样绰约的风姿;她摄取了世间一切草木之花的丽质清气,集于一身。⋯⋯花和美人向来联系在一起,因此将琼花比喻为杨贵妃、赵飞燕算不得出奇 ,倒是“冰花剪剪,拥碎玉成毬”九字抓住了琼花莹泽洁玉的特点 ,最为逼真 。其次“敛群芳、清丽精神”七字,也堪称新、警。其后几句不免落入俗套。然而词人在后半篇内,却将作品的质量整整提高了一个等级。其契机是什么呢?
这就得从所咏之花的特殊性说起了。宋人周密《齐东野语》卷十七云:“扬州后土祠琼花,天下无二本。⋯⋯仁宗庆历中,尝分植禁苑,明年辄枯,遂复载还祠中,敷荣如故。淳熙中,寿皇(孝宗)亦尝移植南内,逾年,憔翠无花,仍送还之。其后,宦者陈源命园丁取孙枝移接聚八仙根上,遂活,然其香色则大减矣。”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琼花不仅有惊人的美丽,而且有高洁的品性,实属难得。琼花的名字,永远与扬州齐名。因此,历来咏琼花者 ,不能不咏及扬州。本篇也不例外,首先所选用的词调就是《扬州慢》;其次则整个上阕的背景亦是扬州。
自隋炀帝开大运河以来,扬州,成为商业繁盛之都,又是人文荟萃之地 。可是 ,至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兵两次大举南攻,扬州都首当其冲,兵燹之酷,竟使积累达数百年之久的富庶与文明遭空前浩劫。罢兵了,休战了,在南宋小朝廷用屈辱换来的相对和平时期,扬州是否有条件稍稍恢复往日之经济 、文化名城的旖旎风情呢 ?没有!因为宋金双方以淮河中流划界的缘故,扬州已经成了边关 ,只能以军事要塞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眼前。这是多么巨大的变化呵!作为时代的一个缩影,扬州的盛衰怎能不唤起南宋臣民们忧国伤时的沉痛之感呢?姜白石在《扬州慢》一词中就有这样精警深沉的句子“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尽管词人之所以选用《扬州慢 》的词调且写下“十里春风,二分明月”的佳句,但实际上在为扬州衰败之叹作铺垫。果然,他从历史之扬州的“盛”中反观出了现实之扬州的“衰 ”,不禁慷慨生哀,于是掉转词笔,改用第一人称,愣将半篇未写完的“琼花赋”续成了一首“哀扬州赋”。这下阕,便是词序之所谓“感”了。上阕所赋,是想象中的琼花,扬州后土祠中的琼花,昔日的琼花;眼前摆放着友人折赠的数枝琼花还没有派用场,何不借她起兴 ?于是乎乃有:“雨窗数朵,梦惊回 、天际香浮 。”一句意思是谓碎雨敲窗,将我从午梦中惊醒 ,只见窗前花瓶里插着几枝琼花,清香四溢,飘浮在天空。这花是哪儿来的?直说友人所赠,就无诗意 ,且下面文章难作 ,故尔从虚处着笔。“似阆苑花神,怜人冷落,骑鹤来游。”像是琼花之神同情我的孤独 ,特骑着仙鹤从扬州来鄙地一游。“花神”既从扬州来,何不向她打听打听扬州的近况呢?于是引出下文“ 为问竹西风景 ”,其实不用问,词人也可以想象扬州“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的残败景象,词人不愿用实笔写这令人神伤之景,所以接着蓦地一笔宕开,顾左右而言它道:“ 长空淡、烟水悠悠 。”七字虽不着边际 ,却委实下得精彩 。大有 “多少事、欲说还休”之慨,诵之令人回肠荡气,只觉无限落寞惆怅都在言外。以下剑及履及,顺势明点出此种情绪并揭示其所从来,放笔为全篇收尾 :“又黄昏,羌管孤城,吹起新愁。”
“羌管孤城 ”四字 ,很容易使人联想起范仲淹《渔家傲》词里的“长烟落日孤城闭”、“羌管悠悠霜满地 ”。据此,则作者当时所居 ,是否也属边城呢?粗粗看过,三句只是直书此时此地之环境与心境,似可一览无余;及至沉吟久之方觉它寥寥数字却将无数时间空间融汇起来 ,实在耐人寻味。试想,“黄昏”而曰“又”,“ 愁”而曰“新”,则昨日、前天、上月甚至去年⋯⋯不知有多少个“已是黄昏独自愁”包含其中,非“此时”与“彼时”相同画面的多重叠印而何?此盖就纵向而言,若作横向观察,我们又可以看出,它还是多种相似图景的双影合成。细细体认,那另外的一幅照片是姜夔《扬州慢》词之“渐黄昏,清角吹寒,都要空城”?不言扬州,而扬州自见。
词人一生写了许多咏花词。今存《虚斋乐府》六十八首,咏花之作就有二十四首,竟超过了三分之一。但大多格调不甚高。只有这首词,原本只为赋花,不料却抒发出很多盛衰之惆怅,遂成精品,由此可见咏物词之关键在于不滞于物。

扬州慢 诸贤咏赏琼花之次日,复得牡丹数枝,方兹溪又以词来索和,遂并为二花著语(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梁苑吟新,高阳饮散,玉容寂寞妆楼。故人应念我,折赠水晶球。

不须倩、东风说与,吹箫云路,解佩江流。似天涯、邂逅相逢,低问东州。

为花更醉,细挼香、酒面酥浮。记桥月同看,帘风共笑,仙枕曾游。

无奈乍晴还雨,江天暮、飞絮悠悠。莫先教偷取,春归满地清愁。


惜黄花慢 菊(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众芳凋谢。堪爱处、老圃寒花幽野。照眼如画。烂然满地金钱,买断金钱无价。

古香逸韵似高人,更野服、黄冠潇洒。向霜夜。冷笑暖春,桃李夭冶。

襟期问与谁同,记往昔、独自徘徊篱下。采采盈把。

此时一段风流,赖得白衣陶写。而今为米负初心,且细摘、轻浮三雅。

沈醉也。梦落故园茅舍。



共69,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