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王沂孙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宋会稽人,字圣与,号碧山,又号中仙、玉笥山人。入元,为庆元路学正。工诗词,与周密、唐珏诸人唱和。有《碧山乐府》,一名《花外集》。
全宋诗
王沂孙,字圣与,一字咏道(《四朝闻见录》附录),号碧山,又号中仙、玉笥山人,会稽(今浙江绍兴)人。与周密、唐珏诸公唱和。元至元中尝为庆元路学正(《延祐四明志》卷二)。以词著,有《花外集》,又名《碧山乐府》。事见清乾隆《绍兴府志》卷五四。今录诗二首。

词学图录

王沂孙(?-约1289) 字圣与,号碧山、中仙、玉笥山人。会稽人。有《花外集》,一名《碧山乐府》

 

共69,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古风
晋王大令保母帖(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脱落黄祊帖,按辞大令书。稍作兰亭面,七美谅非虚。

或讶缺勿毁,或疑集悲夫。考真固云癖,订伪亦以愚。

第观竁中藏,清玩唯研壶。晋人擅风流,宜与后世殊。

所惜尚言数,卜年八百馀。贞石久且泐,双松当几枯。

片磗曷未化,逮兹厄耕锄。方其内幽镌,要以托荒墟。

孰知坐此故,反能误意如。传世岂所幸,况遭孽韩污。

辨端更为累,但资文字娱。陶土或若此,何为殉玉鱼


天香·龙涎香(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讯远槎风,梦深薇露,化作断魂心字。

红瓷候火,还乍识、冰环玉指。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云天气。

几回殢娇半醉,剪春灯、夜寒花碎。更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

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樽前旧风味。谩惜余薰,空篝素被。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细致地描绘了雅士焚香之趣,香烟升起,幻起几般奇思异景,香气又添美景,足令人品赏回味,陶醉自乐。
词人王沂孙生于南宋理宗在位之时,他的平生跨宋元两朝。南宋灭亡后,元朝总管江南浮屠的僧人杨琏真伽,盗发在会稽的南宋帝后陵墓。在启棺时,宋理宗的容貌如生时,有人说是因为含有夜明珠。掘墓者为了沥取水银,竟将其尸倒悬于树间,惨状不忍目睹,后又把他的骨头遗弃在草丛之中。有一个叫唐钰的义士,闻听这个消息悲愤异常,邀集乡人,收拾帝后遗骸埋葬。唐钰、王沂孙等人结社填词,以“龙涎香”、“白莲”、“蝉”、“莼”、“蟹”等为题,抒发亡国之痛。
龙涎香是海洋中抹香鲸之肠内分泌物,并非龙吐涎之所化。抹香鲸是一种海上鲸鱼,长达五六丈,鼻孔位于头上,常露出水面喷水,想象为龙,据传有云气罩护。“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叙写词人对于龙涎所产之地以及鲛人至海上采取龙涎之情景的想象 。“孤峤”实在指的就是传说中龙所蟠伏的海洋中大块的礁石,让人不由想到奇幻的想象。至于“蟠烟”二字所写的蟠绕的云烟,指的就是传说中之所谓“上有云气罩护 ”,而碧山在“烟”字上用一“蟠”字,想到龙蛇之类的“ 蟠 ”伏。短短的四个字,碧山已写出了他对于龙涎之产地,和海峤的奇妙景象。次句“层涛蜕月”写鲛人至海上采取龙涎时之夜景。“蜕”月,使人引起对龙蛇的联想。意谓月光在层涛中的闪动 ,如同自层层波浪的蜕退中吐涌而出,又正似龙蛇之类鳞甲的蜕退 。“蜕”字,即紧扣题目,又写出月光闪动的情景。是用得极奇妙而又极为恰当真切的一个字。而且此一“蜕”字,正好与上一句的“蟠”字遥遥相对,文法上极工整,同样强烈地暗示着对于神话中所传说的“龙”的想象 。“骊宫夜采铅水”,“骊”字盖指骊龙而言,“骊宫 ”谓骊龙所居之地,遥应首句“蟠烟”的“孤峤”。“夜”指取龙涎时为夜晚,和前面所表示的“月 ”相应 。而且用“ 铅水 ”以代龙涎,为读者提供了极为多义的暗示。龙涎乃是铅水,是一种白色的 ,有香气的铅水。至于就章法结构而言,则从首句“孤峤”之写地,次句“蜕月”之写夜,至此句“采铅水”之写事,过渡自然,而不平淡。
“讯远槎风”便写其和“骊宫”相去已远。“汛”字为潮汛之意;“槎”字指鲛人乘槎至海上采取龙涎,随风趁潮而远去,于是此被采之龙涎遂永离故居不复得返矣。此典出自张华《博物志》“ 有人居海上,年年八月见浮槎去来不失期 。下面“梦深薇露”,写此龙涎被采去以后之遭遇 。“薇露”意指蔷薇水是一种制造龙涎香时所需要的重要香料。然则此远离故土之龙涎当其在“薇露”之香气中共同研碾之时,怀念过去,梦想未来。故曰“梦深薇露”也 。“化作断魂心字。”碧出既将龙涎视为如此有情之物 ,于是此有情之龙涎遂于经过一番研碾之后化而为“断魂”之“心字”。“心字”原来正是一种篆香的形状,明杨慎《词品》即曾载云 :所谓心字香者 ,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心字”原为龙涎香被制成之后所可能实有之形状,只是碧山在“心字前又加了“断魂”二字,更着重描写龙涎化为“心字”以后凄断的心魂。自“汛远槎风”之遥远的追忆,经过“梦深薇露”之磨碾的相思,到“化作”“心字”的凄断的心魂,想象之丰富,感受之深锐,则非常人所能揣度也。
“红瓷候火 ,还乍识、冰环玉指 。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写龙涎被焙制成的各种形状,和被焚时的情景。“红瓷 ”指存放龙涎香之红色的瓷盒,“候火”指焙制时所需等候的慢火 。至于“冰环玉指”则当指龙涎香制成的形状 。王沂孙把“ 冰环”与“玉指”连言,如同写女子之纤手玉环,遂使读者顿生无数想象。前面还有着“乍识”二字,用得奇巧。一“乍”字但通出初睹佳人的惊喜之状,写出龙涎香之珍贵与味之精美 。“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真切地写出了龙涎香被焚时 “翠烟浮空,结而不散”的实景 ,而且更在帘前一缕翠影的萦回中,暗示了多少磨难而不毁两情缱绻的相思,更在海天云气的依稀想象中,暗示了多少对当年海上的“孤峤蟠烟”的怀念。
上半阙在一缕香烟的萦回缥缈中,把对龙涎香制作的过程做了总结 。下半阕从 “几回殢娇半醉”到“小窗深闭”,通过上阙龙涎香本身的叙写 ,而开始回忆起当年在焚香之背景中的一些可怀念的情事来 。“几回”是怀想当年之事也 。“殢娇半醉”的“殢”原为慵倦之意,此处意为半醉时的娇慵之态,自当为男子眼中所见女子之情态。此着重写焚香一事 。“剪春灯、夜寒花碎”,接写女子之动作 ,写一女子之剪灯花而已,春是“春”灯,花为碎花,便显出了无限娇柔旖旎之情调,“夜寒 ”则以窗外之寒冷反衬窗内之温馨。“更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窗外的严寒飞雪“深闭”的“小窗”中“殢娇半醉”之人的“剪春灯”此处写情写事,出语甚妙。“故溪”,原为当日故园家居时所经常享有之情事 ,又遥遥与前面的 “几回”相呼应 。龙涎香之所以可贵 ,原在其有着一种“翠烟浮空,结而不散”的特质,特别是在“密室无风处”。此处写人事是虚笔,实乃写龙涎香也。
“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樽前旧风味”把前面所着意描写的焚香、剪灯等温馨旖旎的情事,蓦然一笔扫空,有无限悲欢今昔之感在于言外 。“荀令”据习凿齿《襄阳记》所载云 :“荀令君至人家坐幕,三日香气不歇 。”指的是三国时代尚书令荀彧。“荀令”素爱熏香。“荀令如今顿老 ,总忘却、樽前旧风味”,王沂孙意为如今之荀令已经老去,无复当年爱熏香之风情况味矣。“顿”字,刻意描写光阴之消逝 、年华之老去恍如石火、电光之疾速。“樽前 ”则正与前面之“殢娇半醉”相呼应,可见其温馨如彼之往事,固久已长逝无回 ,甚至在记忆中也难于追忆了 。因而“总忘却”忘却不易,因此“谩惜余熏,空篝素被”,无限往事虽空而旧情难已 。“篝”字指的是熏香所用的熏笼,香于笼中而熏的衣物。如今既已不复有熏香之事,是“篝”内已“空 ”矣。独留一丝怅然而已。然而此“余熏”虽然尚在,而往事则毕竟难回,故曰“谩惜余熏”也。碧山此词,于结尾之处,写一种难以挽回的悲哀,让人低回宛转、怅惘无穷,所写的主题虽然只是无生命 、无感情的龙涎香,多借用典故,但在丰富的想象和精心地组织和安排下,让“物”有人情。

花犯 苔梅(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古婵娟,苍鬟素靥,盈盈瞰流水。断魂十里。叹绀缕飘零,难系离思。

故山岁晚谁堪寄。琅玕聊自倚。谩记我、绿蓑冲雪,孤舟寒浪里。

三花两蕊破蒙茸,依依似有恨,明珠轻委。云卧稳,蓝衣正、护春憔悴。

罗浮梦、半蟾挂晓,么凤冷、山中人乍起。又唤取、玉奴归去,馀香空翠被。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薛砺在议论王沂孙的咏物词时讲:“能将人物和事感情融成一片,一意连贯下去,毫无痕缝可寻。”其言切切 。碧山此词 ,托物寄意,运意高远,吐韵清和。以此词观碧山艺术之修养,在咏物方面,已有臻化境。“古婵娟,花鬟素靥,盈盈瞰流水”,以“古”字起笔描绘苔梅的苍古清奇之美 。“古”字 ,以树龄之老,暗寓历尽沧桑、阅世甚深之意 。“婵娟”,形态美好。“ 苍鬟 ”,形容苔丝如发鬟般飘垂。《梅谱》云:“苔梅有苔须垂于枝间,或长数寸,风至飘飘,殊为可玩。”“靥者,及指妇女面容,以此喻梅花 。“素”字,极写梅花的冰姿雪容 。“盈盈”二字,风姿仪态之美。“瞰流水”,流水倒映梅姿,梅姿风态万千。梅奇水清 ,相映成趣。“断魂十里”承结前意,然后又一笔撇去,以“叹”字领起,写出“叹绀缕飘零,难系离思。”打入离思羁情 ,“绀缕 ”,深青色的丝缕,此以指梅树上的苔丝 。 词人飘泊在外,本来离思正苦,眼下见苔丝飘失零落,更勾起满腹心思,纵使绀缕飘零,亦难系住 。“叹”字着力极深,道出悲怀之苦、离思之深。再叹一声,则“故山岁晚谁堪寄。琅玕聊自倚”所谓“故山 ”,指故乡家山。“岁晚”,指暮年。“谁堪奇”,则谓无人可以寄语。“ 琅玕”指青竹。“独在异乡为异客”,思乡之情,对于每一个羁旅之人 ,也是不可缺少的一道精神大菜。况人在暮年,孤寂无聊,心境自然极度忧伤家国丧乱之痛更使词人心绪纷乱,思前想后,往事历历如昨。想当年身披绿蓑,驾起孤舟,在寒浪里冲雪横渡,寻梅探胜。其情其景,悠哉乎。可往事不再 ,又有:“谩记我、绿蓑冲雪,孤舟寒浪里。”“谩记”是笔下着力之处,极言其不堪回首、想也无益的悲怆心情,感情色彩异常强烈、愁惨。
“三花两蕊破蒙茸”再点梅景。“三花两蕊”,言明数量稀少。“蒙茸 ”,谓梅花貌蓬松。“三花两蕊”即梅干上破苔丝而出的小梅 。“破”字生动地写出小梅钻破苔丝而吐出花蕾的动态 。“依依似有恨、明珠轻委 。”小梅吐蕾较迟,似有别样情怀。“依依”,乃隐约之意。“恨”字含意,着落在“明珠轻委”四字。小梅之恨在于游者任意攀折 。如若联系到古谣:“西湖明珠自天降,龙凤飞舞到钱塘 。”则德祐之难对于词人的词意不言自明 。张惠言说 :“碧山咏物诸篇,并有君国之忧。”以此验证,“明珠轻委”的寓意自可明了。以明珠轻委为山河易手之恨,与篇首“古”字最为切合。虬于古梅所俯瞰的除了流水之外,还有人间兴亡。明珠遭弃,国已不国 ,“云卧稳 ,蓝衣正、护春憔悴”却是古梅常态。“云卧”,言其高洁,不沾尘俗污垢。“稳”字,意谓深固不移。“蓝衣”即“蓝缕”之衣,此以指梅树苔衣。这三句写临安失守,而马麟夏禹王像古梅根深难徙,依然独守其处。它虽绀缕飘零,然而梅干苔丝依旧护守着残留的春光和憔悴的梅花。这自然是词人的自白。仕元,但感情上始终留恋南宋 。词人不久即辞官归隐 。元僧掘毁宋帝六陵 ,词人也曾作过控诉 。他与张炎、周密等结社唱和,抒写亡国之痛。所以在“护春憔悴”的悲吟中也有几分“病翼惊秋,枯形阅世”的痛楚。然而在当时的情势下,词人只能空作兴亡之叹而已 。分析至此,作者之心境只能如此。
“罗浮梦、半蟾挂晓 ,幺凤冷、 山中人乍起”。几句面对着憔悴的梅花,词人日夜愁思。罗浮梦,事见《龙城录》乃讲隋人赵师雄在梅花树下的艳遇。后遂称梅花梦为罗浮梦。“半蟾”,犹半月,以蟾为月之代称。“挂晓”,月悬晓空,天将明。罗浮一梦,一觉醒来,天色欲晓,留下的是 “但惆怅而已”,因而以结末二句一意贯串再加点化,写下了“又唤取、玉奴归去,余香空翠被 。”“玉奴”,本南朝齐东昏侯妃潘氏,小字玉儿,齐亡后,义不受辱,被缢后,洁美如生。苏轼《次韵杨公济奉议梅花》,云:“月地云阶漫一樽,玉奴终不负东昏。临春结绮荒荆棘,谁信幽香是返魂 。”咏梅而涉及玉奴,盖指梅花香气乃旧时贵妃灵魂归来所化。唤“玉奴归去”,又是写呼梅同去。这一切是那样地清冷、空寂。以上四句所写的梦醒、人去的心理活动,都着眼于空虚二字,委婉深曲地表达了词人心中怅然若失的凄怆心境。梅花因其异常清绝、幽贞之姿,天赋无洁、凌寒之质,成为历代文人吟咏的题材。而古梅,象征一种天然标格,为人们所欣赏。这首词作于德祐之难后,是词人宋亡后心情的写照,词中充满家国悲凉之感。

露华 其一 碧桃(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绀葩乍坼。笑烂漫娇红,不是春色。换了素妆,重把青螺轻拂。

旧歌共渡烟江,却占玉奴标格。风霜峭、瑶台种时,付与仙骨。

闲门昼掩凄恻。似淡月梨花,重化清魄。尚带唾痕香凝,怎忍攀摘。

嫩绿渐满溪阴,蔌蔌粉云飞出。芳艳冷、刘郎未应认得。


  其二(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晚寒伫立,记铅轻黛浅,初认冰魂。绀罗衬玉,犹凝茸唾香痕。

净洗妒春颜色,胜小红、临水湔裙。烟渡远,应怜旧曲,换叶移根。

山中去年人到,怪月悄风轻,闲掩重门。琼肌瘦损,那堪燕子黄昏。

几片故溪浮玉,似夜归、深雪前村。芳梦冷,双禽误宿粉云。


声声慢 催雪(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风声从臾,云意商量,连朝滕六迟疑。茸帽貂裘,兔园准拟吟诗。

红炉旋添兽炭,办金船、羔酒熔脂。问剪水,恁工夫犹未,还待何时。

休被梅花争白,好夸奇斗巧,早遍琼枝。彩索金铃,佳人等塑狮儿。

怕寒绣帏慵起,梦梨云、说与春知。莫误了,约王猷、船过剡溪。


南浦 其一 春水(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柳下碧粼粼,认曲尘乍生,色嫩如染。清溜满银塘,东风细、参差縠纹初遍。

别君南浦,翠眉曾照波痕浅。再来涨绿迷旧处,添却残红几片。

葡萄过雨新痕,正拍拍轻鸥,翩翩小燕。帘影蘸楼阴,芳流去,应有泪珠千点。

沧浪一舸,断魂重唱苹花怨。采香幽径鸳鸯睡,谁道湔裙人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王沂孙是一个特别善于状物的词人 。 在他的笔下 ,无论梅花 、春水、柳或落叶,都给人以清新的感受。
“柳下碧粼粼 ,认曲尘乍生,色嫩如染。”杨柳阴下,清碧波荡漾。曲尘 ,曲上所生一种菌 ,色嫩黄,和春水相似,嫩绿带黄,似乎是染成的一样。所以说春水范成大《谒金门》词 :“塘水碧,仍带曲尘颜色”,写春水的嫩绿。
“清溜满银塘,东风细 ,参差縠纹初遍。”梁简文帝《和武帝宴诗》中有 :“银塘泻清溜 。”縠是绉纱,蔡伸《醉落魄》:“波纹如縠,池塘雨后添新绿!”清水溢满池塘,徐徐的春风拂过,波纹如纱纹。
“别君南浦 ,翠眉曾照波痕浅”。南浦,这里是泛称。陆游《重游沈园》诗的“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和此句写法相类回忆重点还是放在春水上。南浦送别,翠眉映波。下二句紧承昔游回忆:“再来涨绿迷旧处,添却残红几片。”重到却是春水满溢,水面上又添上几片落花。伊人已不见,前迹都成迷,只有流水落花,春光被辜负了。
上片思念离别的妻子 ,下片再展开眼前春水境界、春水画面 。“葡萄过雨新痕,正拍拍轻鸥,翩翩小燕”。春水像葡萄酒的色泽 ,加上水面轻鸥正拍打翅膀飞,还杂着翩翩乳燕 ,好一幅自然 ,优美的胜景。叶禁得曾有句:“葡萄涨绿,半空烟雨”,与此写法类同 。“帘影蘸楼阴”词人多喜欢用蘸字,意谓是小楼倒影,包括帘影象是浸蘸在池塘水里。看到水中楼帘倒影 ,词人心中泛起几许相思 。 所以接着说:“芳流去 ,应有泪珠千点。”这几句句有水,以水写相思。语意通,而字又不重。
“沧浪一舸,断魂重唱薠花怨。”“沧浪一舸”意为离人江上乘舟远行。“断魂重唱薠花怨 ”指令家中采薠人魂断的相思幽怨。这句是想象妻子在汀洲采薠重唱起相思怨词。
“ 采香幽泾鸳鸯睡 ”采薠的幽泾边鸳鸯成双睡卧,勾起妇人心事满腹无处诉 。“谁道湔裙人远”指旅外的人,有谁肯想着家中“ 湔裙 ”人在遥远的家乡。“湔裙”也是点出春水的。六朝唐宋风俗 ,三月三日在水中洗裙裳 ,作祓除 。“沧浪一舸 ”起到末尾 ,都是写想象中妻子对自己的望断秋水而不得见的幽怨。
自然景物和人们相伴相依,作为主体的人的感受不同,则景物有别。因此咏物中常以回忆中印象最深的生活情思衬映,才能写出自然景物的美的形象,不加阐明,其义自明。王沂孙的《南浦》咏春水,通过离情写春水就具备上述特点。
词一字不提春水,但句句贴切春水。不但直接为春水涂色 ,回忆处也都是春水画境 ,而且是有生活画、风俗画意味。

高阳台 纸被(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霜楮刳皮,冰花擘茧,满腔絮湿湘帘。抱瓮工夫,何须待吐吴蚕。

水香玉色难裁剪,更绣针、茸线休拈。伴梅花,暗卷春风,斗帐孤眠。

篝熏鹊锦熊毡。任粉融脂涴,犹怯痴寒。我睡方浓,笑他欠此清缘。

揉来细软烘烘暖,尽何妨、挟纩装绵。酒魂醒,半榻梨云,起坐诗禅。


  其二(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柳外碧连天,漾翠纹渐平,低蘸云影。应是雪初消,巴山路、蛾眉乍窥清镜。

绿痕无际,几番漂荡江南恨。弄波素袜知甚处,空把落红流尽。

何时橘里莼乡,泛一舸翩翩,东风归兴。孤梦绕沧浪,苹花岸、漠漠雨昏烟暝。

连筒接缕,故溪深掩柴门静。只愁双燕衔芳去,拂破蓝光千顷。


疏影 咏梅影(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琼妃卧月。任素裳瘦损,罗带重结。石径春寒,碧藓参差,相思曾步芳屧。

离魂分破东风恨,又梦入、水孤云阔。算如今、也厌娉婷,带了一痕残雪。

犹记冰奁半掩,冷枝画未就,归棹轻折。几度黄昏,忽到窗前,重想故人初别。

苍虬欲卷涟漪去,慢蜕却、连环香骨。早又是,翠荫蒙茸,不似一枝清绝。


催雪 雪意(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阴积龙荒,寒度雁门,西北高楼独倚。怅短景无多,乱山如此。

欲唤飞琼起舞,怕搅碎、纷纷银河水。冻云一片,藏花护玉,未教轻坠。

清致。悄无似。有照水一枝,已搀春意。误几度凭栏,莫愁凝睇。

应是梨花梦好,未肯放、东风来人世。待翠管、吹破苍茫,看取玉壶天地。


眉妩 新月(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新痕悬柳,澹彩穿花,依约破初暝。便有团圆意,深深拜,相逢谁在香径。

画眉未稳,料素娥、犹带离恨。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帘挂秋冷。

千古盈亏休问。叹慢磨玉斧,难补金镜。太液池犹在,凄凉处、何人重赋清景。

故山夜永。试待他、窥户端正。看云外山河,还老尽、桂花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江山已易主。在词人王沂孙那里。故国之意仍是一丝扭不断的情结 。 连新月也被词人赋予了这层含义。在强大的、不容置疑的永恒规律面前,词人希冀把握住一种必然。面对宗祖沉沦,今昔巨变之痛,词人借咏新月寄寓了对亡国的哀思。
“渐新痕悬柳 ,淡彩穿花 ,依约破初冥 。”由“渐”字领起,刻画初升的新月,烘托出一种清新轻柔的优美氛围。新月如佳人一抹淡淡的眉痕,悬挂柳梢之上。新月渐升,月色轻笼花丛,轻柔的月色象无力笼花,若有若无地穿流于花间,不断升腾仿佛分破了初罩大地的暮霭。三句充满新意地写出新月的独特韵致。对清新美妙的新月,生出团聚的祈望 。接着,“便有团圆意 ,深深拜 ,相逢谁在香径”。 “深深拜”三字,写出“团圆意”的殷切期望。但同赏者未归,词人不免顿生“相逢谁在香径”的怅惘,欣喜和祈望一瞬间蒙上了淡淡的哀愁,新月也染上凄清的色彩。由憧憬变为怅惘,不觉以离人之眼观月。纤纤新月好象尚未画好的美人蛾眉,想是月中嫦娥伤别离之故,借嫦娥之态托出“碧海青天夜夜心”的自伤孤独之情。
“ 画眉未稳 ”应和“新痕 ”。与紧扣“素娥”、“ 离恨 ”由月及人 ,虚托出词人委婉曲折的情愫。“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帘挂秋冷。由月中嫦娥的象外兴感折回新月。在无垠的夜空中,新月象银钩似的遥挂在夜空 。夜空浩茫 ,新月何其小也。秋空之“冷”,新月之“ 小 ”它使词人对新月的怜爱之情,具有一种幽渺的意蕴。
上片词人表达了对新月在浩茫宇宙中之渺小的怅惘之情随之将笔一纵,大墨一挥“千古”振起,语意苍凉激楚 。“千古盈亏休问”一语括尽月亮与人世来盈亏往复的变化规律。由此领悟到支配无限时间永恒规律的宇宙感 ,反观人世充满了生命短促 ,世事无常 ,兴亡盛衰不容人问的悲哀。“叹慢磨玉斧,难补金镜 ”,用玉斧修月之事,表现出极为沉痛的回天无力复国无望的绝望和哀叹。“休问”、“慢磨玉斧”(慢同谩,徒劳之意)、“难补金镜”的决绝之语,表达一种极其绝痛、惶惑和悲哀的情感。涵括着一种融历史透视和宇宙透视为一体的时间忧患意识。
“太液池犹在 ,凄凉处、何人重赋清景。”总括历朝宋帝于池边赏月的盛事清景 。陈师道 《后山诗话》载:宋太祖曾临池饮酒 ,学士卢多逊作诗:“太液池边看月时 ,好风吹动万年枝。谁家玉匣开新镜,露出清光些子儿 。”周密《武林旧事》曾记载宋高宗和宋孝宗也有临池之举。王沂孙此词中的“叹慢磨玉斧,难补金镜 。太液池犹在 ,凄凉处、何人重赋清景”,由感而发,寥寥几笔,写尽古今盛衰 ,今日已物是人非,情景凄凉之极。
“故山夜永”,“夜永”托出残月黯淡之景,象征亡国之哀。漫漫长夜中,永久无尽地煎熬着亡国遗民的心灵。至此,已将词人的亡国哀伤写到极致 。“试待他、窥户端正 ”,奇峰另起 ,见出沉郁顿挫之姿。“窥户端正”应上“团圆意 ”。故乡山河残破,设想他日月圆之时,“还老尽,桂花影。”桂花影,传说月中有桂树 ,这里指大地上的月光 。月亮自是盈亏有恒,而大地山河不能恢复旧时清影,其执着缠绵地痛悼故国之情,千载之下,仍使人低徊不已。
唐人有拜新月之俗 ,宋人也喜欢新月下置宴饮酒。临宴题咏新月,也是南宋文士的风雅习尚。赏月观月、因月感怀,是贯穿全篇的线索。循着作者因新月而生的今昔纵横的意识情感流动轨迹,和新月相系的人情典事,寄托词人的怀国之情。

水龙吟 其一 牡丹(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晓寒慵揭珠帘,牡丹院落花开未。玉栏干畔,柳丝一把,和风半倚。

国色微酣,天香乍染,扶春不起。真妃舞罢,谪仙赋后,繁华梦、如流水。

池馆家家芳事。记当时、买栽无地。争如一朵,幽人独对,水边竹际。

把酒花前,剩拚醉了,醒来还醉。怕洛中、春色匆匆,又入杜鹃声里。


  其二 海棠(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世间无此娉婷,玉环未破东风睡。将开半敛,似红还白,馀花怎比。

偏占年华,禁烟才过,夹衣初试。叹黄州一梦,燕宫绝笔,无人解、看花意。

犹记花阴同醉。小阑干、月高人起。千枝媚色,一庭芳景,清寒似水。

银烛延娇,绿房留艳,夜深花底。怕明朝、小雨濛濛,便化作燕支泪。


  其三 落叶(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晓霜初著青林,望中故国凄凉早。萧萧渐积,纷纷犹坠,门荒径悄。

渭水风生,洞庭波起,几番秋杪。想重涯半没,千峰尽出,山中路、无人到。

前度题红杳杳。溯宫沟、暗流空绕。啼螀未歇,飞鸿欲过,此时怀抱。

乱影翻窗,碎声敲砌,愁人多少。望吾庐甚处,只应今夜,满庭谁扫。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落叶是王沂孙在这首《 水龙吟 》中所吟咏的主题。红染吴江枫、空谷佳人、二月残花、秋日斜照和冷枝醉舞。通过这种境界的创造,表现了词人在南宋末期对现实难排的抑郁之情和凄凉境地。
“晓霜初著青林”以景带情,用笔简练,而轮廓顿明。作者在不经意如实地描摹出来自然景色:青林遭早霜,秋风扫落叶。作者又因景生情,心中升起一股莫明的凄凉之情。“望中故国凄凉早 ”,无限心事,隐藏其中。点明作者主旨。
“故国凄凉早”数字,猛一看,借秋初大自然的萧索景象。写朝代之替换 。这景象不但指自然景象,也应包括社会景象在内,这是第一层。而凄凉的景象正应照词人的万端愁绪 ,这是第二层 。此词似咏落叶,实则借以抒发心中对故国的思念,同时寄寓自己的身世之感。
为将“凄凉”落到实处,上片连用几个与落叶有关的典故 ,使言辞虽简,但寓意深刻而丰富。“萧萧渐积”这里借指落叶 ,实暗用杜甫“ 无边落木萧萧下”(《登高》)诗意。“纷纷犹坠”类与范仲淹《御街行 》中“纷纷坠叶飘香砌”“渭水风生”用贾岛“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忆江上吴处士 》)诗意;“洞庭波起”则借用屈原“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九歌·湘夫人》)诗意。几个典故紧扣落叶,有着内在联系,毫无游离之感,而且补足上句“故国凄凉早”。“想重厓半没,千峰尽出 ,山中路 ,无人到 ,”用“想”作领字,领“重厓”以下数句。陈廷焯分析此词,推断“重厓”或即指宋亡时陆秀夫负帝炳赴海自杀的厓山(在今广东新会 ),以此词写时南宋则亡,则或有此意。
上半阙着力于写景 。下半阕重在抒情。“前度题红杳杳 ”,借用红叶题诗的故事 ,暗示故宫的冷落。《云溪友议》载:唐宣宗时,中书舍人卢渥于应试之岁,偶而在御沟中拾到一片红叶 ,上题一绝句:“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后卢渥得一遣放的宫 女,正是题诗之人 。但细加揣摩,就会发现这一典故运用得十分巧妙 。“前度”说明象从前那样宫女题红之事已不再见,故宫的冷落表明朝代更迭,给人们留下更加广阔的联想余地。
“啼将未歇”以下六句则是实写。螀即寒蝉。近处,寒蝉低吟;远处,飞鸿哀鸣。蝉吟鸿鸣仿佛交织成一首深秋寒夜的协奏曲。眼前的翻窗乱影,满阶枯叶,使人愁思满肠!“愁人 ”不单指词人自己,包括与他一样经历苦难的人们。
《四溟诗话》说:“结句如撞钟,清音有余。”结句到位 ,确能产生余音袅袅的艺术效果 。此词结尾“望吾庐甚处 ?只应今夜,满庭谁扫?”提出问题,而不作回答,留下“空白 ”,作者是让读者自己通过想象加以补充。“满庭谁扫 ”字浅意深,悲愁中掺杂着惆怅 ,哀怨中挟带着孤独 ,复杂的情感,也难以卒言。
王孙是宋末元初人。宋亡后虽再仕元朝,但他在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仍是深沉的故国之思。在这首词中,作者运用娴熟的笔法,使主观和客观融洽,构成一个完整的整体,使其故国之思表达得自然而深刻。

  其四 白莲(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淡妆不扫蛾眉,为谁伫立羞明镜。真妃解语,西施净洗,娉婷顾影。

薄露初匀,纤尘不染,移根玉井。想飘然一叶,飕飕短发,中流卧、浮烟艇。

可惜瑶台路迥。抱凄凉、月中难认。相逢还是,冰壶浴罢,牙床酒醒。

步袜空留,舞裳微褪,粉残香冷。望海山依约,时时梦想,素波千顷。


  其五 白莲(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翠云遥拥环妃,夜深按彻霓裳舞。铅华净洗,涓涓出浴,盈盈解语。

太液荒寒,海山依约,断魂何许。甚人间、别有冰肌雪艳,娇无奈、频相顾。

三十六陂烟雨。旧凄凉、向谁堪诉。如今谩说,仙姿自洁,芳心更苦。

罗袜初停,玉珰还解,早凌波去。试乘风一叶,重来月底,与修花谱。


绮罗香 其一 秋思(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屋角疏星,庭阴暗水,犹记藏鸦新树。试折梨花,行入小阑深处。

听粉片、簌簌飘阶,有人在、夜窗无语。料如今,门掩孤灯,画屏尘满断肠句。

佳期浑似流水,还见梧桐几叶,轻敲朱户。一片秋声,应做两边愁绪。

江路远、归雁无凭,写绣笺、倩谁将去。谩无聊,犹掩芳樽,醉听深夜雨。


  其二 红叶(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玉杵馀丹,金刀剩彩,重染吴江孤树。几点朱铅,几度怨啼秋暮。

惊旧梦、绿鬓轻凋,诉新恨、绛唇微注。最堪怜,同拂新霜,绣蓉一镜晚妆妒。

千林摇落渐少,何事西风老色,争妍如许。二月残花,空误小车山路。

重认取,流水荒沟,怕犹有、寄情芳语。但凄凉、秋苑斜阳,冷枝留醉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情感备至,而万物皆可为文。王沂孙的故国之恋在落叶、红叶、新月、春水等身上,皆可寄寓。此词是为赏红叶而作,意在为红叶传神,却被写得如此凄美,实则寄寓词人一片怜爱哀婉的情绪。
“玉杵余丹,金刀剩彩,重染吴江孤树”。玉杵,是仙人捣药用的 ,丹即方士炼丹的朱砂。六朝、隋、唐至宋,有立春制作剪彩树的民间习俗 。“剪彩花前燕始飞 ”,“剪彩作新梅”,都是用红绡剪花,唐崔信明有“枫落吴江冷”句,得句一时,第三句就是用此诗意。枫树新出红叶,象是仙人杵下余留的丹砂,是宫廷剪花剩下的红绡。作者把枫树写得清美而孤单。 “ 几点朱铅 ,几度怨啼秋暮”。枫叶上的红色,已经经过几番暮秋凉雨。词人在这句赋予枫叶可以怨啼的感情,用拟人化的效果,准确而生动地表达了枫叶的变化。
“惊旧梦、绿鬓轻凋,诉新恨、绛唇微注”青色的枫叶,在秋天变红,恰似旧梦消逝堪惊,绿鬓已容易地凋谢了。红色枫叶又像微点绛唇 ,在诉说新恨。“最堪怜,同拂新霜,绣蓉一镜晚妆妒。”紧承上文。用“怜”“爱”表达枫叶之变化 。“绣蓉”,如锦绣似的芙蓉,即荷花,“镜”指水面 。红荷对经霜枫叶之红艳生妒,则枫叶颜色之惹人怜爱可知。王沂孙意在表达出,芙蓉仍是荷花 ,池水却成妆镜 。一“妒”字,把荷花人格化。为什么不是“芙蓉如面”的美人临镜晚妆,嫉妒枫叶之艳色?因为前有“同拂新霜”一句,则知非与枫叶同时之植物秋荷莫属也。下片由“爱”生“ 怜 ”,写出怜惜红叶之意味。“千林摇落渐少”秋天到了 ,“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宋玉《九辩》),“何事西风老色,争妍如许”。只有枫叶独自鲜红如初。西风中的深老的颜色,因何还能这样争研斗美 ?“二月残花,空误小车山路”。平铺开来,对红叶之貌美,极度赞扬。
“重认取、流水荒沟,怕犹有、寄情芳语 ”。用唐人御沟红叶题诗的典故用来 。借指红叶虽已落下,但自然有情有义。唐宣宗宫女有《题红叶》诗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这里说更应再仔细辨认一下荒沟流水中的红叶,希望有唐宫女一样的寄托情思的芳美诗句在上面。
“但凄凉、秋苑斜阳 ,冷枝留醉舞。”照应“重染吴江孤树。”白居易《醉中对红叶》:“醉貌如霜叶,虽红不是春。”比红为醉酒之貌。姜夔《法曲献仙音》词:“ 谁念我重见冷枫红舞 ”,枫叶红了,是天冷之故 。“但”字承上转折 ,御沟题诗的红叶已不见了,只有斜阳临照和冷枫上的红叶依旧 。从“ 秋苑”到“醉舞”烘托出一种凄凉境界。以“ 凄凉 ”二字包领,表现了万分无可奈何的情绪。
红叶即是枫叶。在这首咏红叶词中,词人抒发对秋天枫叶的自我感受。随心想象,因而写得是一片怜爱哀惋情绪 。词为赏红叶而写 ,所以意在为红叶传神,红叶却被赋予幽美而孤寂凄清的作者自己的感情色彩。
作者因寄所托,反映了自己一种心境。

  其三 红叶(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夜滴研朱,晨妆试酒,寒树偷分春艳。赋冷吴江,一片试霜犹浅。

惊汉殿、绛点初凝,认隋苑、彩枝重剪。问仙丹,炼熟何迟,少年色换已秋晚。

疏枝频撼暮雨,消得西风几度,舞衣吹断。绿水荒沟,终是赋情人远。

空一似、零落桃花,又等闲、误他刘阮。且留取,闲写幽情,石阑三四片。



共69,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