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朱敦儒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081—1159
【介绍】: 宋洛阳人,字希真,号岩壑,世称洛川先生。初以布衣负重望,屡辞征召。高宗绍兴二年,应召为迪功郎,赐进士出身。历秘书省正字、浙东提刑。因与主战派李光来往,被罢官,寓居嘉禾。晚年受秦桧笼络,除鸿胪少卿,为时论所讥。桧死,废黜。善画山水,工诗词及乐府。有《樵歌》
全宋诗
朱敦儒(一○八一~一一五九)(生年据朱敦儒跋唐太宗赐韩王嘉《兰亭帖》“绍兴十六年时年六十六”推定),字希真,号岩壑,河南(今河南洛阳)人。钦宗靖康初召授学官,辞归。高宗建炎二年(一一二八),再召不就(《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三)。绍兴三年(一一三三),特补迪功郎(同上书卷六八)。五年,赐进士出身,守秘书省正字(同上书卷九六)。六年,兼权兵部郎中(同上书卷一○六)。通判临安府。八年,为枢密行府咨议参军(同上书卷一一九)。十四年,提点两浙东路刑狱,十六年罢,十九年致仕(同上书卷一五一、一五五、一六○)。二十五年,因秦桧推挽,起除鸿胪少卿,桧死依旧致仕(同上书卷一六九)。二十九年,卒于秀州(同上书卷一八一),年七十九。一说卒于孝宗淳熙五年至十四年之间,享年百岁左右(今人刘扬忠《关于朱敦儒的生卒年》)。有《岩壑老人诗文》一卷(《直斋书录解题》卷一八)、《猎较集》若干卷(《后村诗话》续集卷四)、《朱敦儒陈渊集》二十六卷(《宋史·艺文志》),均佚;今存词集《樵歌》三卷。《宋史》卷四四五有传。今录诗九首。

词学图录

朱敦儒(1081-1159) 字希真,号岩壑。洛阳人。有词集《樵歌》三卷。

 

共264,分14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七言律诗
种芜菁作羹(宋·朱敦儒)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且喜芜菁种得成,苔心散出碧纵横。脆甜肭子无反恶,肥嫩恙儿不杀生。

乐羊岂断儿孙念,刘季宁无父子情。争似野人茅屋下,日高澹煮一杯羹。


七言绝句
历世(宋·朱敦儒)
  七言绝句 押肴韵  显示自动注释

面册面友风雨散,山鸟山花澹薄交。一榻氍毹容独卧,满盘杞菊是兼肴。


绝句二首 其一(宋·朱敦儒)
  七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谁倚黄旗唤阿瞒,令君终作可怜人。萧然惟有鹿门老,不带孙刘一点尘。


  其二(宋·朱敦儒)
  七言绝句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轻阴小雨晚难收,柳瘦梅穷却似秋。可恨水仙花不语,无人共我说春愁。


春怨(宋·朱敦儒)
  七言绝句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梨花雨送海棠风,不借胭脂作小红。几日无人吹玉笛,鸳鸯飞入馆娃宫


绝句(宋·朱敦儒)
  七言绝句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青罗包髻白行缠,不是凡人不是仙。家在洛阳城里住,卧吹铜笛过伊川


忆旧(宋·朱敦儒)
  七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早年京洛识前辈,晚景江湖无故人。难与儿童谈旧事,夜攀庭树数星辰


古风
小尽行(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藤州三月作小尽,梧州三月作大尽哀哉官历今不颁,忆昔升平泪成阵。

我今何异桃源人,落叶为秋花作春。但恨未能与世隔,时闻丧乱空伤神


五言(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天寒犹著絮,雨湿欲蒸书。吴地人情薄,西人客计疏。

无书堪著眼,有法可安心。


雨中花慢 岭南作(宋·朱敦儒)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故国当年得意,射麋上苑,走马长楸。对葱葱佳气,赤县神州。

好景何曾虚过,胜友是处相留。向伊川雪夜,洛浦花朝,占断狂游。

胡尘卷地,南走炎荒,曳裾强学应刘。空漫说、螭蟠龙卧,谁取封侯。

塞雁年年北去,蛮江日日西流。此生老矣,除非春梦,重到东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为作者词风由豪爽转向悲凉的重要标志,堪称稼轩词的先驱。词中通过今昔对比,抒写了词人于靖康之变后面对山河破碎的疮痍面目而生发的去国离乡的悲痛。
上片起首一句追述了承平岁月中的胜景清游。“故国”指洛阳 。“上苑”即上林苑,东汉时置,在洛阳城西 。“长揪 ”,指官道旁所植之揪树。曹植《名都篇 》所咏之“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揪间”,为此处所本。词人用射猎西苑,走马东郊,来概括往日与狂朋怪侣俊游的盛况 ,既是用典,又是纪实,笔力遒劲,具足声容。接下来,以一个去声的“对”字领“葱葱”两句,展示出一幅生机活泼、热气腾腾的广阔背景。
这是故意设计的顿挫之笔,不肯教“射麋”、“走马”的俊迈之气一下发露太过。后又用“好景”两句挺接发端之意,然而却只点到为止,不作过多的渲染。经过一番蓄势,然后以一个“向”字领出了“伊川雪夜,洛浦花朝,占断狂游”三句妙语来。这一气呵出的三句,真把这位骏马貂裘的青年公子的狂游盛况写到了极致。
词之下片,词意陡转,大起大落,与前片形成鲜明的反差。过片三句,写金兵南下之时,词人被迫避难南荒,不得不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曳裾”,提着衣襟,形容谦卑之态。曳裾侯门,指寄食权贵的宾客。应刘,即汉末依附曹氏的应玚、应璩兄弟与刘桢。流离道路已极不堪,寄食豪门,仰人鼻息,痛苦又更甚一层。一个“强”字包含了其间种种酸辛,是一个倔强者无可奈何的喟叹。沦亡的痛苦,把当年的意气公子从风月留连的醉梦中惊醒。他和同时代的许多爱国诗人一样,也要为民族的振兴呐喊搏斗。然而在那个君孱臣佞的小朝廷里,他的满腔热情,根本不被置理。
“空漫说、螭蟠龙卧,谁取封侯”就是这种内心痛苦的披露,意谓:莫说有卧龙的才具,也无法建树封侯的功业。这是报国有心,请缨无路的英雄的悲叹,语气沉重,充满失望的痛苦。
接下来“塞雁 ”、“蛮江 ”二句,可以抒写了郁结于胸的故国之苦思。塞雁比人更幸福,它可以不受人间兵戈的阻隔,年年春天结阵北去 ;“蛮江”也是自由的 ,它可以日夜不止地依旧自西向东流入大海。唯有自己这个天涯的羁客,却不能重返故园了。这几句融情入景无情景物,并惹哀愁,写得真切感人。歇拍三句,更进一层,把悲哀推到了极点。先说此身已老,北归无望,接着运笔虚际,翻腾出一个心魂入梦重返家山的结局,然而以梦境的欢愉来衬托实境的悲惋,益觉加倍的悲哀了。洛阳,为东周的王城,此以之指代故乡,并与篇首相绾合,结构谨严,语极沉痛,几入化境。

聒龙谣 其一(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肩拍洪崖,手携子晋,梦里暂辞尘宇。高步层霄,俯人间如许。

蜗战、多少功名,问蚁聚、几回今古。度银潢、展尽参旗,桂花澹,月飞去。

天风紧,玉楼斜,舞万女霓袖,光摇金缕。明廷宴阕,倚青冥回顾。

过瑶池、重借双成,就楚岫、更邀巫女。转云车、指点虚无,引蓬莱路。


  其二(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凭月携箫,溯空秉羽,梦踏绛霄仙去。花冷街榆,悄中天风露。

并真官、蕊佩芬芳,望帝所、紫云容与。享钧天、九奏传觞,听龙啸,看鸾舞。

惊尘世,悔平生,叹万感千恨,谁怜深素。群仙念我,好人间难住。

劝阿母、偏与金桃,教酒星、剩斟琼醑。醉归时、手授丹经,指长生路。


水调歌头 其一 淮阴作(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当年五陵下,结客占春游。红缨翠带,谈笑跋马水西头。

落日经过桃叶,不管插花归去,小袖挽人留。换酒春壶碧,脱帽醉青楼。

楚云惊,陇水散,两漂流。如今憔悴,天涯何处可消忧。

长揖飞鸿旧月。不知今夕烟水,都照几人愁。有泪看芳草,无路认西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作于靖康之变后词人飘离异乡之时,词中追念往事,对一位青楼女郎寄予真挚的眷恋之情,将家国之痛表现得深沉委婉,凄切动人。
起首两句追忆往昔,笔势不凡。五陵本是西汉前期五位皇帝的陵墓,地处渭水北岸,距都城长安不远;当初四周居住着许多豪门大户,子弟习尚奢纵。后代诗文遂引为典实。本词借“五陵”以指作者故乡名城洛阳,意在点染奢华豪纵的气氛,以映衬风流少年的俊爽形象。《乐府诗集》有《结客少年场行》,题解引《乐府广题》云 :“按结客少年场,言少年时结任侠之客,为游乐之场,终而无成,故作此曲也 。”词中“结客”二字即从此出。此处虽借鉴古人,而自抒怀抱,自具面目。首两句定下基调,下文分三层写开。
“红缨翠带,谈笑跋马水西头 。”两句承前“结客”句来,写朋侪相与之欢,并骑驰纵之远,笔墨极简省,而郊次春游时那欢畅自恣的场面连同游人的神情却表现得淋漓尽致。接下来是归途中的一个小插曲:薄暮时分,词人和他的友伴们头戴鲜花,打马朝城里走来,经过桃叶渡时,酒肆的美人上前相邀 。句中“桃叶”是“桃叶渡”的省称 ,地在今江苏南京市秦淮河畔,这里是借指游冶的场所 。“不管插花归去,小袖挽人留 ”,用倒装句式。“不管”的主语“ 小袖”置后,以突出人物 。“不管”二字写出女子挽留之真诚与执着 ,是着力之笔,为下片抒写自己的恋情设下伏线。
上片第一层极写其豪俊气概,第二层则表现其儿女柔情,亦豪旷,亦缠绵,一位风流少年的形象活脱脱如在目前。“换酒春壶碧,脱帽醉青楼”二句又起一层,笔墨酣畅淋漓。上句之“春壶碧”,暗写红粉情意,有“吴姬压酒劝客尝”的意境。结句有力突现了词人自家醉卧青楼的形象:开怀豪饮,至酒酣耳热之际,竟至脱帽露顶,可见畅快之至,亦不羁之至了。到了此处,一天的游春之乐达到高潮,作者的豪兴也尽情写出。整个上片选取最能表现早年生活风貌的骤马游春一幕来叙说,笔调欢快明朗,化前人意境于不知不觉间,妙合无限。
过片三句,词意陡转,由昔入今,以精炼的语言概括出突如其来的家国变故。“楚云 ”在诗词里常与女子相关,如张谓诗句 :“红粉青娥映楚云”(《赠赵使君美人 》)。“陇水散”用梁鼓角横吹曲《陇头流水歌 》“陇头流水 ,流离四下”句意。《古今乐录》引《辛氏三秦记 》曰:“陇渭西关,其陂九迥,上有清水,四注流下 。”此中含隐着对那位青楼女的依依别情。语调沉重 ,悲思喷涌,“惊”、“散”二字带出作者受到震动、无限哀愁的神态,是很醒目的。
以下两句,不假外物,直抒胸臆,充满哀极痛极的勃郁之气。“如今憔悴,天涯何处可销忧。”这近乎绝望的哀号,情感特强,因为是紧接前面力度很高的三句而来,故没有直白浅露之感,是感情凝聚、充积以至于倾泻的自然过程 。“何处”二字已见出愁怀难遣,欲告无人的苦楚。于是词人瞩目于“飞鸿旧月”。
飞鸿可捎来故人的音讯?明月曾是往日生活的见证人,如今可愿传去心中的思念?它们把人的心绪带向遥远的故国,又触发物是人非之慨。此刻,作者想到的不仅仅是个人私情,他由个人的不幸遭遇联想到同怀国破家亡之恨的大众。所以说 ,“不知今夕烟水,都照几人愁”两句表明他多少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始终连接着民族的兴亡,面前经历的是一场悲剧。这样,词的意境有了拓展。
结句收缩全篇的悲愁思绪,显出“无垂不缩”的功夫。“有泪看芳草,无路认西州。”西州,当是用羊昙事 。《晋书·谢安传》载,羊昙为谢安所重,谢安扶病还都时曾过西州门,“安薨后,(羊昙)辍乐弥年,行不由西州路 。尝大醉,不觉至州门,痛哭而去。”词用此事,当有怀想谢安之类贤相、慨叹当世无人之意。南渡以来,朱敦儒无日不在思念金人的统治下的故土,牵挂天各一方的亲朋。可是,泪眼所见,只有远接天际的芳草在牵惹人的情思,而西州路遥不可接。
这一结句亦景亦情,以沉痛之笔点活全篇,并使整体意境苍劲高起,读来似觉其千钧之力。

  其二(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白日去如箭,达者惜分阴。问君何苦,长抱冰炭利名心。

冀望封侯一品,侥倖升仙三岛,不死解烧金。听取百年曲,三叹有遗音。

会良朋,逢美景,酒频斟。昔人已矣,松下泉底不如今。

幸遇重阳佳节,高处红萸黄菊,好把醉乡寻。澹澹飞鸿没,千古共销魂。


  其六(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中秋一轮月,只和旧青冥。都缘人意,须道今夕别般明。

是处登临开宴,争看吴歌楚舞,沈醉倒金尊。各自心中事,悲乐几般情。

烛摧花,鹤警露,忽三更。舞茵未卷,玉绳低转便西倾。

认取眼前流景,试看月归何处,因甚有亏盈。我自阖门睡,高枕笑浮生。


  其三 和董弥大中秋(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偏赏中秋月,从古到如今。金风玉露相间,别做一般清。

是处帘栊争卷,谁家管弦不动,乐世足欢情。莫指关山路,空使翠蛾颦。

水精盘,鲈鱼脍,点新橙。鹅黄酒暖,纤手传杯任频斟。

须惜晓参横后,直到来年今夕,十二数亏盈。未必来年看,得似此回明。


  其四 和海盐尉范行之(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平生看明月,西北有高楼。如今羁旅,常叹茅屋暗悲秋。

闻说吴淞江上,有个垂虹亭好,结友漾轻舟。记得蓬莱路,端是旧曾游。

趁黄鹄,湖影乱,海光浮。绝尘胜处,合是不数白蘋洲。

何物陶朱张翰,劝汝橙齑鲈脍,交错献还酬。寄语梅仙道,来岁肯同不。


  其五 对月有感(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天宇著垂象,日月共回旋。因何明月,偏被指点古来传。

浪语修成七宝,漫说霓裳九奏,阿姊最婵娟。愤激书青奏,伏愿听臣言。

诏六丁,驱狡兔,屏痴蟾。移根老桂,种在历历白榆边。

深锁广寒宫殿,不许姮娥歌舞,按次守星躔。永使无亏缺,长对日团圆。


水龙吟(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晓来极目同云,暧空降雪花零乱。平生尘想,老来俗状,都齐惊散。

玉凤凌霄,素虬横海,一杯相劝。任霓裳学舞,梅妆作面,终不似、天裁剪。

正是年华美满。斗迎春、巧飞钗燕。冲寒醉眼,倚空长揖,群仙笑粲。

说道瑶池,有人来报,西真开宴。便争回蕊佩,高驰羽驾,卷东风转。


念奴娇 其五 约友中秋游长桥,魏倅邦式不预,作念奴娇,和其韵(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素秋天气,是登山临水,昔人悲处。我遇清时无个事,好约莺迁鸿翥

旋整兰舟,多携芳酝,笑里轻帆举。松江缆月,望云飞棹延伫。

别乘文雅风流,新词光万丈,珠连锦聚。恨不同游,指浩渺、玉宇琼楼相付。

桂子收香,蟾辉采露,暂辍尊前舞。丝囊封寄,倩他双翠衔去。



共264,分14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