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惠洪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071—1128
【介绍】: 宋僧。筠州人,俗姓喻,一说姓彭,号觉范,后改名德洪。入清凉寺为僧。以医识张商英,又往来郭天信之门。徽宗政和元年,因张、郭得罪而受累,配朱崖。后释归。喜游公卿间,戒律不严。工诗,善画梅竹。有《石门文字禅》、《冷斋夜话》、《林间录》、《僧宝传》、《临济宗旨》等。

 

凤栖梧/蝶恋花(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碧瓦笼晴烟雾绕。水殿西偏,小立闻啼鸟。风度女墙吹语笑。

南枝破腊应开了。

道骨不凡江瘴晓。春色通灵,医得花重少。爆暖酿寒空杳杳。

江城画角催残照。


千秋岁(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半身屏外。睡觉唇红退。春思乱,芳心碎。空馀簪髻玉,不见流苏带。

试与问,今人秀整谁宜对。

湘浦曾同会。手搴轻罗盖。疑是梦,今犹在。十分春易尽,一点情难改。

多少事,却随恨远连云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流苏带:古时妇女衣饰佩用之物。
②手搴轻罗盖:手擎着轻轻的绮罗伞盖。

【评解】

此词生动地描写一位独处空闺的少妇怀春、叹春的心理、情态。上片描绘少妇春睡时娇懒倦慵的神情体态。缠绵卧榻,半身屏外。唇红残退,春思撩乱。枕上“空余簪髻玉”,身上“不见流苏带”。下片着意人物内心的刻画。追忆往事,令人魂消。“十分春易尽,一点情难改”。结尾两句,情思绵绵,余韵不尽。全词抒情委婉,描写细腻,曲折婉转,柔媚多姿。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所写人物的同情。

此词步秦观《千秋岁·谪虔州日作》原韵,写妇人闺思。
上阕写思妇睡觉的慵懒情态:她上半身探出曲屏之外,唇上的朱红已经褪色。枕上只见簪发的玉钗,却不见了系罗衣的、用五色丝线作穗的流苏带子。佩饰物的零乱,人物的怠倦将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纷纭春思,破碎芳心形象化了。末句忽作诘问之辞,试问今人之秀整谁可与匹?秀整,风流俊逸貌。晋人温峤被认为风仪秀整,人皆爱悦之(见《晋书·温峤传》);《唐书·汝阳王琎传》载,王“眉宇秀整,性谨洁善射”,可见此指思妇春心所系之情人。
下阕忆及湘水之滨的一次幽会。当时自己正擎着一把轻罗作的小伞,所有细节都历历在心,如今孤居独处,竟怀疑那不过是巫山之梦。春宵苦短,春光易尽,而柔情不改。这里“十分”对“一点”,突出春之浓,情之专;“易尽”对“难改”,强调欢会之短暂,情爱之绵长。反义词从两极合成了“情”的强劲的张力。
末句宕开,“却随恨远连云海”,情含无限,尺幅千里,大有“篇终接浑茫”之势。
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以忘情绝爱是佛之所训,惠洪身为衲子,词多艳语而批评他。宋吴曾《能改斋漫录》则称之为“浪子和尚”。唯宋许彦周云:“上人(指惠洪)善作小词,情思婉约,似秦少游,仲殊、参寥皆不能及。”(《许彦周诗话》)
惠洪俗姓彭,少时为县小吏,知书,又精医理,受知于黄庭坚(1045-1105),大观(1107-1110)中,他才“乞得祠部牒为僧”,半路出家,或尘心未泯。但当时高僧,亦不拒绝用艳诗说法,如孝宗时中竺中仁禅师即引“二八佳人刺绣迟,紫荆花下啭黄鹂。可怜无限伤春意,尽在停针不语时”说禅理。可见当时诗僧对待艺术和宗教生活有着双重的标准。
(侯孝琼)

青玉案(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绿槐烟柳长亭路。恨取次、分离去。日永如年愁难度。

高城回首,暮云遮尽,目断人何处。

解鞍旅舍天将暮。暗忆丁宁千万句。一寸柔肠情几许。

薄衾孤枕,梦回人静,彻晓潇潇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取次:即次第也。
②侵晓:天渐明。

【评解】

此词情景交融,抒写伤别、怀人的心情。上片写恨别,离人远去,回首高城,无限怅惘。下片写别后的怀念。梦回人静,夜雨潇潇,益觉凄凉。通篇写得凄婉细腻,情思绵绵。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其(惠洪)诗词多艳语,为出家人未能忘情绝爱者。如“十分春瘦绿何事,一掬乡心未到家。”(《上元宿岳麓寺诗》)“海风吹梦,岭猿啼月,一枕相思泪。”(《青玉案·谪海外作》)
以及这首《青玉案》“一寸柔肠情几许?薄衾孤枕,梦回人静,侵晓潇潇雨。”皆是。
徐釚《词苑丛谈》:末人小词,僧徒惟二人最佳,觉范之作类山谷,仲殊之作似“花间”。

惠洪是宋代的诗僧,也工词。其词婉丽,多艳语。这首《青玉案》步贺铸有名的《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原韵,抒写伤别怀人之情。
长亭,秦汉时,在驿道边隔十里置一亭,谓之长亭,是行人歇脚和饯别的地方。绿槐烟柳,槐者,怀也;柳者,留也。槐柳荫成,如烟笼雾罩,显示出一片迷茫、怅惘的伤离恨别的氛围。就在这槐柳如烟,长亭连短亭的驿道上,多少人临歧洒泪,次第分离!
词由别时情境写到别后心情。俗语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所谓“日永(长)如年”,正是强调因别愁绵绵而主观感受到的一日之长。最难堪时,登高回首,目尽苍天,只见层层暮云遮断了望眼。而乡关,更在暮云青山之外!
柳宗元有句云“岭树重遮千里目”(《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韩愈亦发出过“云横秦岭家何在”(《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的痛切的悲呼。它们都表现了一种乡关远隔,亲人睽离,欲归不能的强烈的阻隔心态。
下阕以时间为线索,接写行人于日暮时分驻马解鞍,投宿旅舍。“寒灯思旧事”(杜牧《旅宿》),词人在孤馆独对青灯,前尘往事,亦纷至沓来,暗中忆及分离时之细语丁宁,几多柔情,几多思念!如今,只有梦魂可超越时空,暂返乡关,和伊人小聚。恍然警觉,只有孤枕寒衾,灯昏人静,天色渐明,而窗外小雨潇潇,亦如人之潸潸清泪,绵长无尽。
清徐《词苑丛谈》云:“凡词无非言情。”又引宗梅岑语:“词以艳丽为工,但艳丽中须近自然本色。”(《丛谈·品藻二》)惠洪身为僧人,而“其诗词多艳语,为出家人未能忘情绝爱者”(薛砺若《宋词通论》)。
(侯孝琼)

此为行旅怀人之作。全词代友人黄峪设辞,描写行者的离愁别恨 ,上片写行者与居者离别时的情景,下片转入行者对居者的思念,主要从行者的角度来写居者。全词情思婉约,真切动人,感人肺腑,将分别之愁、路途之愁、投宿之愁、夜思之愁抒写得淋漓尽致。
起首三句 ,写长亭送别 。绿槐烟柳,是夏初光景。长亭,古代官道上所置之亭,为行人休憩及饯别之处。取次,这里是草草之义,意味着走得匆促。欢情未足,就分别了 。离别已堪恨,“此别匆匆”就更添人恨 。这个“恨”字乃一篇主旨。“脉”句写行人启程后寂寞孤独,倍感思亲,因愁而觉月长如年。歇拍三句化用唐人欧阳詹“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初发太原途中寄太原所思》)诗意,写行者禁不住愁思,立马回望来时路,只见天边暮云四合,遮断视线,城中的亲友已遥不可见。更觉感情深挚。
过片写行者在日色将暮时歇马解鞍 ,寓居旅舍。客馆寒窗,孤寂中又追忆起情人临别时千万句叮咛嘱咐的话语 。“千万句”,极言离别时对方叮咛话之多,真可谓“ 语已多,情未了 ”,句句包含着无限深情。“一寸柔肠情几许?”柔肠多指女性的缠绵情意。“情几许 ?”语气是反诘,语意却十分肯定 。结尾“薄衾”三句,写行者在旅舍中思念远方女子,想象她此时也一样在相思的煎熬中思念着自己,自从自己走了以后,她一个人独守空闺,薄衾半温,孤枕难眠,内心充满了寒意 。好梦醒来 ,再也睡不着了。夜深人静,听着窗外潇潇雨声,彻夜难眠。这三句,只作细节描写,并未明言其愁,却形象地描绘出行者的愁容恨态,写得深婉曲折,耐人寻味。

鹧鸪天(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蜜烛花光清夜阑。粉衣香翅绕团团。人犹认假为真实,蛾岂将灯作火看。

方叹息,为遮拦。也知爱处实难拚。忽然性命随烟焰,始觉从前被眼瞒。


清商怨(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一段文章种性。更谪仙风韵。画戟丛中,清香凝宴寝。

落日清寒勒花信。愁似海、洗光词锦。后夜归舟,云涛喧醉枕。


西江月 其一(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十指嫩抽春笋,纤纤玉软红柔。人前欲展强娇羞。

微露云衣霓袖。

最好洞天春晚,黄庭卷罢清幽。凡心无计奈闲愁。

试捻花枝频嗅。


  其二(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大厦吞风吐月,小舟坐水眠空。雾窗春晓翠如葱。

睡起云涛正涌。

往事回头笑处,此生弹指声中。玉笺佳句敏惊鸿。

闻道衡阳价重。


青玉案(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凝祥宴罢闻歌吹。画毂走,香尘起。冠压花枝驰万骑。

马行灯闹,凤楼帘卷,陆海龙鳌山对。当年曾看天颜醉。

御杯举,欢声沸。时节虽同悲乐异。海风吹梦,岭猿啼月,一枕思归泪。


西江月(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入骨风流国色,透尘种性真香。为谁风鬓涴新妆。

半树入村春暗。

雪压枝低篱落,月高影动池塘。高情数笔寄微茫。

小寝初开雾帐。


浪淘沙令 其一(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城里久偷闲。尘浣云衫。此身已是再眠蚕。隔岸有山归去好,万壑千岩。

霜晓更凭阑。减尽晴岚。微云生处是茅庵。试问此生谁作伴,弥勒同龛。


  其二 自南游,多崇冈,陵峻岭,略见西湖秀色,用和靖语作长短句云(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山径晚樵还。深壑孱颜。孙山背后泊船看。手把遗编披白帔,剩却清闲。

篱落竹丛寒。渔业凋残。水痕无底照秋宽。好在夕阳凝睇处,数笔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