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张炎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248—1320
【介绍】: 宋临安人,祖籍秦州成纪,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张镃曾孙。幼承家学。宋亡,潜迹不仕,纵游浙东西及江南,曾至元大都,旋返,落拓以终。与周密交厚。工词,多写亡国之痛。研究声律,尤得神解。以春水词得名,人因号曰张春水。有《山中白云词》《词源》、《乐府指迷》。
全宋诗
张炎(一二四八~一三二○),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祖籍成纪,居临安(今属浙江)。俊裔孙。宋亡不仕,纵游浙东西以终,元仁宗延祐七年卒。平生工长短句,以春水词得名,因称张春水。有《山中白云词》。事见《山中白云词》卷首、冯沅君《张玉田先生年谱》(《双玉丛书》)。

词学图录

张炎(1248-1314) 字叔夏,号玉田、乐笑翁。先世成纪(天水)人,寓居临安。张俊后裔,张枢子。与周密、王沂孙为词友。有《词源》《山中白云词》(一名《玉田词》)。

 

共301,分1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七言绝句
腰带水(在奉化州西五十里)(宋·张炎)
  七言绝句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犀绕鱼悬事已非,水光犹自湿云衣。山中几日浑无雨,一夜溪痕又减围


南浦 春水(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波暖绿粼粼,燕飞来,好是苏堤才晓。鱼没浪痕圆,流红去,翻笑东风难扫。

荒桥断浦,柳阴撑出扁舟小。回首池塘青欲遍,绝似梦中芳草。

和云流出空山,甚年年净洗,花香不了?新绿乍生时,孤村路,犹忆那回曾到。

馀情渺渺,茂林觞咏如今悄。前度刘郎归去后,溪上碧桃多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写春游水滨的咏物词 。词风较为典雅,文辞较华丽,写春水时不粘不脱,使其活灵活现。词人对春水观察得细致入微,下笔极工,略加典故点题,故被人称之为“绝唱千古”。
全词首以咏西湖湖水起笔。“波暖绿粼粼”,点出了“春水”题目。湖光粼粼,绿波荡漾,弥漫着春的气息 ,透出了春日温煦之意 ,写春水溶泄之状。“燕飞来,好是苏堤才晓 。”写燕归苏堤 。前句写“春”字,后句暗写湖水(苏堤在西湖)。“鱼没浪痕圆”使人如见鱼儿没入湖水,水波起伏之状。这里写景极妙,用工极细。张炎以“燕飞来”勾引起“鱼没”之句,表意极妙。“ 流红去 ,翻笑东风难扫”实仍扣“春水”二字。表面是说:湖水带走了缤纷狼藉的落花,湖水要嘲笑东风之无法吹净残瓣也。其实还是在形容春光之阑珊与湖水之浩渺。春光骀荡、落红纷披的时候,西子湖里,游舟如织,断绝不通的水滨中,和荒僻的小桥下,也时见有小船从柳阴深处翩翩撑出。词人在这里给西湖春日胜景作了很好的一个素描。
第二层“回首池塘青欲遍,绝似梦中芳草。”始咏池水。南朝谢灵运有诗云:“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张炎借用旧典,翻出新意。意谓今日池塘长满青草,恰似当年谢氏诗中所表达梦中之意境,这里虚写实景把眼前所见之实境 ,引入梦幻所感之虚境。增填了诗意的朦胧感和美丽的联想。杭城除西湖之外,还多“池塘”,是多水之乡,如涌金池、圣母池、白龟池、金牛池、龙母池等等 。先写过苏堤“湖水”,再写“池水”,亦以补足 ,“春水”之无处不盈也。下一层咏溪水。“流出空山。甚年年净洗,花香不了。”由湖水溯源写溪水,由湖光引出山色。湖光山色,构成了西湖美不胜收的佳景。词人下笔也很雅丽。它并不直接写“溪水”,而是描写溪水周围前后的景物:云和、山空、花香。由此引出溪水,意境很美。“年年”指今年之游已非往年之游,今年之水载流红亦非往年之水流花落。
“新绿乍生时”句下转入第四层的感怀旧游上来。张炎等“西湖词友”,曾在西子湖畔结社游赏。但现今却都分散四方。“茂林觞咏”借王羲之千古篇《兰亭集序》中“茂林修竹”,“一觞一咏,亦是以畅叙幽情。”“新绿乍生时,孤村路,犹忆那回曾到”。盛时难再,令人感慨系之矣。“余情渺渺,茂林觞咏如今悄。”令人不禁怀念起旧时相聚于其下的碧桃树了:“前度刘郎归去后,溪上碧桃多少?”目触韶景而伤感,光阴之易逝,是文人骚客常咏之情。
张炎是“西湖诗(词)社 ”中的一位著名词人,这首《南浦·春水》词,就是他的成名之作,还因此而获得了一个“张春水”的佳名。
临安贵宝生活,是在风花雪月中度过。加之西湖乃独有之胜景。要写西湖之美,要选春季发“桃花水”的当口。在波光潋滟,绿柳飘拂的境况下,自然勾起了词人们多么浓郁的才思和丰富的想象。此词的佳处并不在于寄托什么深刻的情志,而在于它文辞的优美,以及词风的婉丽清雅。

探春慢(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银浦流云,绿房迎晓,一抹墙腰月淡。暖玉生烟,悬冰解冻,碎滴瑶阶如霰。

才放些晴意,早瘦了、梅花一半。也知不做花看,东风何事吹散。

摇落似成秋苑。甚酿得春来,怕教春见。野渡舟回,前村门掩,应是不胜清怨。

次第寻芳去,灞桥外、蕙香波暖。犹听檐声,看灯人在深院。


高阳台 西湖春感(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接叶巢莺,平波卷絮,断桥斜日归船。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年。

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更凄然。万绿西泠,一抹荒烟。

当年燕子知何处,但苔深韦曲,草暗斜川见说新愁,如今也到鸥边。

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眠。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写作者重游西湖的一首词。从形式上看是“旧瓶装新酒”,借西湖观感这一旧话题抒发亡国之痛烈心情。
“接叶巢莺,平波卷絮”,从写景起笔,用平缓的笔调写出了春深时景 。张词的头一 句就化用杜诗 “接叶暗巢莺”。在密密麻麻的叶丛里,莺儿正在以歌表意“ 平波卷絮 ”写轻絮飘荡,被微波卷入水中“断桥斜日归船”“断桥”,一名段家桥,地处里湖与外湖之间,其地多栽杨柳,是游览的好去处。张炎在这里写的,正是抵暮始出的“归船”。
游船如旧,而心情已不再。笔锋一转,“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年。”点出良辰美景仍在,却是春暮时刻,未几花将凋谢,只好静待明年了 。“ 春逝”的哀感弥漫于胸,只好挽留春天:“东风且伴蔷薇住”,东风呀,你伴随着蔷薇住下来吧。而蔷薇花开,预示着春天的即将结束。“到蔷薇、春已堪怜”,春光已无几时,转眼就要被风风雨雨所葬送。“更凄然,万绿西泠,一抹荒烟 。”尽管春天尚未归,西泠桥畔,却已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荒芜。笔意刚酣畅,却又转为伤悲。西泠桥是个“烟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但现在只剩下“一抹荒烟”,今昔对比之强烈,已触着抒发亡国之痛的主题了。
“当年燕子知何处?”起笔令人一振。此句代用刘禹锡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此词在刘诗基础上进一步点明了自己的故国之思。“韦曲”唐时韦氏世居地,在长安城南,“斜川”位于江西星子县,陶渊明曾作《游斜川》诗,这里指西湖边文人雅士游览集会之地。“苔深”、“草暗”形容荒芜冷落之状。当年的繁华风流之地,只见一片青苔野草。昔日燕子如今也已寻不到它的旧巢。而且不光如此:“见说新愁,如今也到鸥边”。词人暗用了辛弃疾的两句词:“拍手笑沙鸥,一身都是愁。”意谓连悠闲的鸥 ,也生了新愁。白鸥之所以全身发白,似乎都是因“愁”而生的,因此常借用沙鸥的白头来暗写自己的愁苦之深。
“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眠”,二句话,点出词人的雨秋身份:贵公子和隐士。“莫开帘,怕见飞花 ,怕听啼鹃。”“ 开帘 ”照应“掩门”,“飞花”照应“卷絮”,“啼鹃”应“巢莺”,首尾呼应,营造了一种花飘风絮 ,杜鹃啼血的悲凉氛围。张炎此词用鸟声结尾,这就使词有凄切哀苦的杜鹃啼泣之声,余音袅袅,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这是一首写春暮时景的咏物词。写春天的景色等是实写,写内心的亡国之痛则是虚写。以景示情,以情带景,堪称“郁之至,厚之至”。读耐人寻味,耐人咀嚼。
张炎是一个婉约派的词人,追念故国之思不是直接倾泻而出,而采取不直言的手法 。借“怕见飞花、怕听啼鹃”委婉的方式来表达。此词章法谨严,有自然流动之势,只是词文过于蕴藉,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思想的软弱性。

忆旧游 大都长春宫,即旧之太极宫也(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看方壶拥翠,太极垂光,积雪初晴。阊阖开黄道,正绿章封事,飞上层青。

古台半压琪树,引袖拂寒星。见玉冷闲坡,金明邃宇,人往深清。

幽寻。自来去,对华表千年,天籁无声。别有长生路,看花开花落,何处无春。

露台深锁丹气,隔水唤青禽。尚记得归时,鹤衣散影都是云。


凄凉犯 北游道中寄怀(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萧疏野柳嘶寒马,芦花深、还见游猎。山势北来,甚时曾到,醉魂飞越。

酸风自咽。拥吟鼻、征衣暗裂。正凄迷,天涯羁旅,不似灞桥雪。

谁念而今老,懒赋长杨,倦怀休说。空怜断梗梦依依,岁华轻别。

待击歌壶,怕如意、和冰冻折。且行行,平沙万里尽是月。


壶中天/念奴娇 夜渡古黄河,与沈尧道、曾子敬同赋(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扬舲万里,笑当年底事,中分南北。须信平生无梦到,却向而今游历。

老柳官河,斜阳古道,风定波犹直。野人惊问,泛槎何处狂客。

迎面落叶萧萧,水流沙共远,都无行迹。衰草凄迷秋更绿,惟有闲鸥独立。

浪挟天浮,山邀云去,银浦横空碧。扣舷歌断,海蟾飞上孤白。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原题:夜渡古黄河,与沈尧道、曾子敬同赋

这首词是以描写古黄河为主的 。此词一改张炎“婉约”的形象 ,在“夜渡古黄河”这样的题材中,自然带有黄河古道的粗犷苍劲的风格 。从词风上讲,张炎此词似更似东坡、稼轩之词风。
“扬舲万里”,起笔用《楚辞·涉江》“乘舲船予上沅兮”句意,流露出对万里征发的抵触。“笑当年底事,中分南北”,句意恰如文天祥词:“山河破碎风飘絮 ”。魏文帝曾临江叹曰 :“天所以隔南北也。”这里是借长江言黄河。“追昔”意在“抚今”。当年的金宋对峙。犹有南北并列之势,现在却连这种形势都不复存在了。“笑”这里却是无可奈何的苦笑,其情感之复杂亦复不可言传。
下面转写国家兴亡之题。“须信平生无梦到,却向而今游历。”“须信”和“却向”表示出他是怀着无可奈何心情北上的 。生在江南锦绣之乡的贵公子,以前是做梦都梦不到这块荒凉的地方来的。但现实迫使他弃国离乡来此 。张炎少有才气,名声远播于外。元朝征集艺人赴大都写金字《藏经》,张炎当然其中。王命在身,不得不行。但苦衷在心却无处倾诉,只好借古黄河“中分南北”来发泄。
随即写出南人眼中的黄河:“老柳官河,斜阳古道,风定波犹直 。”“ 老 ”、“古”,言其古老;“风定波犹直”,写水流之峻急。以实物实景写出词人心中的感受。
“野人惊问,泛槎何处狂客?”“泛槎”是一个典故。古传天河与海相通。有人某年八月从海上乘浮槎(木筏)竟误达天河。“野人”此处借指河边的土著居民。他们带着诧异惊讶的语气向这群旅行者发问:你们是从何处跑到这儿来了?这里比黄河为天河,曲笔写路迢迢和跋之艰辛。
“迎面落叶萧萧,水流沙共远,都无行迹”,黄河气象之空阔。这里化用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之句,寓“艰难苦恨”之情于其中。“衰草凄迷秋更绿,唯有闲鸥独立。”“绿”指黄绿色也。“北国深秋,寒气早临,衰草凄迷,一派迷离景色。唯有闲鸥独立 ”,河面寥廓,孤鸥闲立,写眼前实景,暗含茫茫世间只有沙鸥才是自由的,人却不能如此的意味。
下面以突兀的笔调 ,写黄河一带的壮阔景色。
“浪挟天浮,山邀云去,银浦横空碧。”张炎用苍凉悲壮的笔触写出了黄河的惊涛骇浪。和苏东坡描绘长江的壮丽和人物之风流不同。张炎此词却在这种意境中流露出自己迷惘的心绪。
“扣舷歌断,海蟾飞上孤白。”激动的心情达到了高潮。扣歌而歌,令人百感交集。“海蟾飞上孤白”“海蟾”指月亮,因为古人相信月亮自海底升起,故名。这里以海上飞月奇绝光景来衬出自己孤寂难禁的痛苦心情。

声声慢 都下与沈尧道同赋别本作北游答曾心 传惠诗(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平沙催晓,野水惊寒,遥岑寸碧烟空。万里冰霜,一夜换却西风。

晴梢渐无坠叶,撼秋声、都是梧桐。情正远,奈吟湘赋楚,近日偏慵。

客里依然清事,爱窗深帐暖,戏拣香筒。片霎归程,无奈梦与心同。

空教故林怨鹤,掩闲门、明月山中。春又小,甚梅花、犹自未逢。


绮罗香 席间代人赋情(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候馆深灯,辽天断羽,近日音书疑绝。转眼伤心,慵看剩歌残阕。

才忘了、还著思量,待去也、怎禁离别。恨只恨、桃叶空江,殷勤不似谢红叶。

良宵谁念哽咽。对熏炉象尺、闲伴凄切。独立西风,犹忆旧家时节。

随款步、花密藏春,听私语、柳疏嫌月。今休问,燕约莺期,梦游空趁蝶。


庆春宫/高阳台 都下寒食,游人甚盛,水边花外,多丽环集,各以柳圈祓禊而去,亦京洛旧事也(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波荡兰觞,邻分杏酪,昼辉冉冉烘晴。罥索飞仙,戏船移景,薄游也自忺人。

短桥虚市,听隔柳、谁家卖饧。月题争系,油壁相连,笑语逢迎。

池亭小队秦筝。就地围香,临水湔裙。冶态飘云,醉妆扶玉,未应闲了芳情。

旅怀无限,忍不住、低低问春。梨花落尽,一点新愁,曾到西泠。


国香(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沈梅娇,杭妓也,忽于京都见之。把酒相劳苦,犹能歌周清真意难忘、台城路二曲,因嘱余记其事。词成,以罗帕书之

莺柳烟堤。记未吟青子,曾比红儿。娴娇弄春微透,鬟翠双垂。

不道留仙不住,便无梦、吹到南枝。相看两流落,掩面凝羞,怕说当时。

凄凉歌楚调,袅馀音不放,一朵云飞。丁香枝上,几度款语深期。

拜了花梢淡月,最难忘、弄影牵衣。无端动人处,过了黄昏,犹道休归。


台城路/齐天乐(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庚寅秋九月,之北,遇汪菊坡,一见若惊,相对如梦。回忆旧游,已十八年矣。因赋此词。

十年前事翻疑梦,重逢可怜俱老。水国春空,山城岁晚,无语相看一笑。

荷衣换了。任京洛尘沙,冷凝风帽。见说吟情,近来不到谢池草。

欢游曾步翠窈。乱红迷紫曲,芳意今少。舞扇招香,歌桡唤玉,犹忆钱塘苏小。

无端暗恼。又几度留连,燕昏莺晓。回首妆楼,甚时重去好。


三姝媚(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海云寺千叶杏二株,奇丽可观,江南所无。越一日,过傅岩起清晏堂。见古瓶中数枝,云自海云来,名芙蓉杏。因爱玩不去,岩起索赋此曲。

芙蓉城伴侣。乍卸却单衣,茜罗重护。傍水开时,细看来、浑似阮郎前度。

记得小楼,听一夜,江南春雨。梦醒箫声,流水青蘋,旧游何许。

谁剪层芳深贮。便洗尽长安,半面尘土。绝似桃根,带笑痕来伴,柳枝娇舞。

莫是孤村,试与问、酒家何处。曾醉梢头双果,园林未暑。


甘州/八声甘州(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辛卯岁,沈尧道同馀北归,各处杭越。逾岁,尧道来问寂寞,语笑数日,又复别去。赋此曲,并寄赵学舟别来尧道作秋江、赵学舟作曾心传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傍枯林古道,长河饮马,此意悠悠。

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

载取白云归去,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

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290 年,张炎和友沈尧道应召为元政府写金字《藏经》。翌年 ,回归南方。之后词人在越州居住,和沈尧道及赵学舟都有词往来 ,这首词即作于此时。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以“记”字领起,气势较为开阔、笔力劲峭。写他前年冬季赴北写经的旧事,展现了一幅冲风踏雪的北国羁旅图。北风凛冽,寒气袭人,三两个“南人”在那枯林古道上艰难行进。“此意悠悠”此句虽简,然则写出他内心无限的忧思。
“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旧事重提之后,续写北地回归之光景。江表,指江南。西州,古城名,在今南京西。此两句谓自己虽已回到南方故土,屈辱经历也过去,仍只能老泪洒落、无欢可言。南归以后,自己与尧道分处杭、越,音讯久未通。“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点出为何不致书问候。并非不想题诗赠友,但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致来。因西风吹打而飘散的片片红叶上,似乎处处都写满了“亡国”两字。不忍在上题诗,怕引起浓浓愁情。请老友给予谅解。开头这两韵五句,其意境苍凉阔大,有“唐人悲歌”之概。着实为全词增添了一点“北国型”的“壮美”之感。“短梦依然江表,⋯⋯落叶都愁。”随即音调多么缠绵低回。这是作者善于“一气旋折”的高妙本领。“载取白云归去”则从眼前的离别写起。故人之访,给作者多少欢乐、慰藉和温暖 。故人又要回去。面对此景 ,作者当然又会感慨生悲。“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 ”写出了自己与他两情依依之感。“楚佩”借楚辞中湘君和湘夫人的典故。“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当然会赠所赠之物,只能是一枝芦花。这里表现出赠者零落如秋叶的心情 。他以芦花来比己“零落一身秋”的凄况,饱寓着他生不逢时痛感。这里“折苇赠远”,笔调不凡,写意深刻。“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而故人既远,“野桥流水”附近也能招集到三朋二友 ,但终非沈尧道、赵学舟之类故交了。
“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惆怅寂寞只能靠登楼远望排解 。但余斜照的景色,只能徒增伤悲。所以顿又缩回了脚步!全词先悲后壮,先友情而后国恨 ,惯穿始终的,是一股荡气回肠的“词气”。使读者极能渗透到作者的感情世界之中。写身世飘萍和国事之悲感哀婉动人,令人如闻断雁惊风,哀猿啼月。

声声慢 为高菊墅赋(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寒花清事,老圃闲人,相看秋色霏霏。带叶分根,空翠半湿荷衣。

沅湘旧愁未减,有黄金、难铸相思。但醉里,把苔笺重谱,不许春知。

聊慰幽怀古意,且频簪短帽,休怨斜晖。采摘无多,一笑竟日忘归。

从教护香径小,似东山、还似东篱。待去隐,怕如今、不是晋时。


扫花游/扫地游 赋高疏寮东墅园(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烟霞万壑,记曲径幽寻,霁痕初晓。绿窗窈窕。看随花甃石,就泉通沼。

几日不来,一片苍云未扫。自长啸。怅乔木荒凉,都是残照。

碧天秋浩渺。听虚籁泠泠,飞下孤峭。山空翠老。步仙风,怕有采芝人到。

野色闲门,芳草不除更好。境深悄。比斜川、又清多少。


琐窗寒(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王碧山又号中仙,越人也。能文工词,琢语峭拔,有白石意度,今绝响矣。余悼之玉笥山,所谓长歌之哀,过于痛哭。

断碧分山,空帘剩月,故人天外。香留酒殢。蝴蝶一生花里。

想如今、醉魂未醒,夜台梦语秋声碎。自中仙去后,词笺赋笔,便无清致。

都是。凄凉意。怅玉笥埋云,锦袍归水。形容憔悴。料应也、孤吟山鬼。

那知人、弹折素弦,黄金铸出相思泪。但柳枝、门掩枯阴,候蛩愁暗苇。


木兰花慢 为越僧樵隐赋樵山(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龟峰深处隐,岩壑静、万尘空。任一路白云,山童休扫,却似崆峒。

只恐烂柯人到,怕光阴、不与世间同。旋采生枝带叶,微煎石鼎团龙。

从容。吟啸百年翁。行乐少扶筇。向镜水传心,柴桑袖手,门掩清风。

如何晋人去后,好林泉、都在夕阳中。禅外更无今古,醉归明月千松。


三姝媚 送舒亦山游越(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苍潭枯海树。正雪窦高寒,水声东去。古意萧闲,问结庐人远,白云谁侣。

贺监犹狂,还散迹、千岩风露。抱瑟空游,都是凄凉,此愁难语。

莫趁江湖鸥鹭。太乙炉荒,暗消铅虎投老心情,未归来何事,共成羁旅。

布袜青鞋,休误入、桃源深处。待得重逢却说,巴山夜雨。


扫花游/扫地游 台城春饮,醉馀偶赋,不知词之所以然(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嫩寒禁暖,正草色侵衣,野光如洗。去城数里。绕长堤是柳,钓船深舣。

小立斜阳,试数花风第几。问春意。待留取断红,心事难寄。

芳讯成拈指。甚远客他乡,老怀如此。醉馀梦里。尚分明认得,旧时罗绮。

可惜空帘,误却归来燕子。胜游地。想依然、断桥流水。



共301,分1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