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吴文英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1200—约1260
【介绍】: 宋四明人,字君特,号梦窗,又号觉翁。本姓翁,后入继吴氏。理宗绍定中为苏州仓台幕僚,又入浙东安抚使、知绍兴府吴潜幕中。晚年为荣王(度宗本生父)府门客。出入贾似道之门。虽终为布衣,所交皆一时显贵。知音律、能自度曲,词名极重。有《梦窗词》。

词学图录

吴文英(约1212-约1272) 字君特,号梦窗,晚号觉翁。本姓翁氏,入继吴氏。四明(今浙江鄞县)人。有《梦窗甲乙丙丁稿》,或名《梦窗词》。

 

共342,分18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琐窗寒 无射商,俗名越调,犯中吕宫,又犯正宫玉兰(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绀缕堆云,清腮润玉,汜人初见。蛮腥未洗,海客一怀凄惋。

渺征槎、去乘阆风,占香上国幽心展。□遗芳掩色,真姿凝澹,返魂骚畹。

一盼。千金换。又笑伴鸱夷,共归吴苑。离烟恨水,梦杳南天秋晚。

比来时、瘦肌更销,冷熏沁骨悲乡远。最伤情、送客咸阳,佩结西风怨。


垂丝钓(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听风听雨,春残花落门掩。乍倚玉阑,旋剪夭艳。携醉靥。

放溯溪游缆。波光闪。映烛花黯淡。

碎霞澄水,吴宫初试菱鉴。旧情顿减。孤负深杯滟。

衣露天香染。通夜饮。问漏移几点。


尉迟杯 夹钟商,俗名双调赋杨公小蓬莱(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垂杨径。洞钥启、时见流莺迎。涓涓暗谷流红,应有缃桃千顷。

临池笑靥,春色满、铜华弄妆影。记年时、试酒湖阴,褪花曾采新杏。

蛛窗绣网玄经,才石研开奁,雨润云凝小小蓬莱香一掬,愁不到、朱娇翠靓。

清尊伴、人闲永日,断琴和、棋声竹露冷。笑从前、醉卧红尘,不知仙在人境。


东风第一枝(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倾国倾城,非花非雾。春风十里独步。胜如西子妖娆,更比太真淡泞。

铅华不御。漫道有、巫山洛浦。似恁地、标格无双,镇锁画楼深处。

曾被风、容易送去。曾被月、等閒留住。似花翻使花羞,似柳任从柳妒。

不教歌舞。恐化作、綵云轻举。信下蔡阳城俱迷,看取宋玉词赋。


渡江云三犯/渡江云 中吕商,俗名小石调西湖清明(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羞红颦浅恨,晚风未落,片绣点重茵。旧堤分燕尾,桂棹轻鸥,宝勒倚残云。

千丝怨碧,渐路入、仙坞迷津。肠漫回,隔花时见,背面楚腰身。

逡巡。题门惆怅,堕履牵萦,数幽期难准。还始觉、留情缘眼,宽带因春。

明朝事与孤烟冷,做满湖、风雨愁人。山黛暝,尘波澹绿无痕。


秋霁(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一水盈盈,汉影隔游尘,净洗寒绿。秋沐平烟,日回西照,乍惊饮虹天北。

綵兰翠馥。锦云直下花成屋。试纵目。空际醉来,风露跨黄鹄。

追想缥缈,钓雪松江,恍然烟蓑,秋梦重续。问何如、临池鲙玉。

扁舟空舣洞庭宿。也胜饮湘然楚竹。夜久人悄,玉妃唤月归来,挂笙声里,水宫六六。


霜叶飞 黄钟商重九(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断烟离绪。关心事,斜阳红隐霜树。半壶秋水荐黄花,香噀(喷水也)西风雨。

纵玉勒,轻飞迅羽。凄凉谁吊荒台古?记醉踏南屏,彩扇咽、寒蝉倦梦,不知蛮素。

聊对旧节传杯,尘笺蠹管,断阕经岁慵赋。小蟾斜影转东篱,夜冷残蛩语。

早白发、缘愁万缕。惊飙从卷乌纱去。漫细将、茱萸看,但约明年,翠微高处。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注一:喷水也。

这是一首悼念亡姬的作品。“断烟离绪”,起句四字情景交融,精炼而形象,统贯全篇。“断烟”写景,“离绪”写情。“斜阳红隐霜树”是写重九烟雨濛濛,故傍晚还不见斜阳 ,隐没于霜树之中。凄凉的心境,又逢凄凉的时节,烘托出抑郁的情绪。重阳佳节,正是菊花盛开之际,词人在风雨中折来黄花数枝,插在壶中 ,花的香气含着雨气喷出。在此凄风冷雨之中,谁还会有心情骤马去登上荒台吊古呢?“吊古”一词隐含了多少伤逝之痛。作者又不禁回忆起当年与伊人重九登高时的情景。当时伊人执扇清歌,扇底歌声与寒蝉共咽(意谓其声悲凉 ),作者则酒酣倦梦,几乎忘却伊人在旁。上片忆念双双登高的情景。
下片转入今情。如今斯人逝矣,往事如烟,对此佳节,还有什么心情“传杯”饮酒?但无“传杯”的心情而仍复“传杯”者 ,无聊之极也。(参见陈匪石《宋词举》)“沉饮聊自遣 ,放歌破愁绝”(杜甫《咏怀》五百字),饮酒可以忘忧 ,写词可以抒闷,但心灰意懒至此 ,连未写完的歌词(断阕)都封尘已久,更何况重写新词呢 !天气入夜转晴,月影斜照东篱,寒蛩宵语,似亦向人诉说心事。“早白发、缘愁万缕,惊飙从卷乌纱去。”这是从杜甫《九日蓝田崔氏庄》”羞将短发还吹帽 ,笑倩旁人为正冠”二句转用来的。重九日晋人孟嘉落帽的故事,后世传为美谈。杜甫这两句的意思是:如果登高时风吹帽落,露出了满头白发,我就含笑把帽子重新戴上,并且还会请旁人为我整理一下。这两句诗表现杜甫的洒脱旷达的心态。但是梦窗这两句词意与杜甫不同。梦窗已经不以风吹帽落、露出满头白发羞愧了;他这两句的意思是,反正人亡身颓,无复欢颜,一切都随它去吧!这表现了词人极端沉痛绝望的心情。结语“谩细将、茱萸看,但约明年,翠微高处”三句也化自杜诗(同上):“明年此会知谁健 ,笑把茱萸仔细看。”杜诗之意谓今年重九,姑且强乐自宽,但不知明年此时会何如耳。梦窗今年未能登高,但遥想明年能有机会。老杜细看茱萸,梦窗虽也看茱萸,着一“漫”字,就自觉无味。那么明年翠微高处之约,也不过说说而已。杜甫逢佳节而强作欢笑,梦窗则欲强作欢颜而不能,其无聊、沉痛更倍于少陵,实在是时代、身世使然。
吴梅《蔡嵩云〈乐府指迷笺释〉序》:“吴词潜气内转 ,上下映带,有天梯石栈之妙。”梦窗词脉络贯通,形象完整。上下映带尚是为形象的表面,潜气内转则是其内质;“天梯石栈”,则说的是梦窗词的大起大落 ,突接突转 ,也有潜在的气韵沟通 。“霜树”、“萸花 ”、“传杯”等皆为实写;“斜阳”、“翠微”等为虚写,虚实结合,线索明晰。说明梦窗词气韵贯通
的特点。
西方文论说“美是杂多和整一的结合 ”,于梦窗词亦可得到印证 。梦窗不但炼字、炼句,而且炼意,词藻华丽,同时又极富内在的神韵。读梦窗词,不可不注意这些艺术特质。

瑞鹤仙 其一 林钟羽,俗名高平调(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泪荷抛碎璧。正漏云筛雨,斜捎窗隙。林声怨秋色。

对小山不迭,寸眉愁碧。凉欺岸帻。暮砧催、银屏剪尺。

最无聊、燕去堂空,旧幕暗尘罗额。

行客。西园有分,断柳凄花,似曾相识。西风破屐。林下路,水边石。

念寒蛩残梦,归鸿心事,那听江村夜笛。看雪飞、蘋底芦梢,未如鬓白。


  其二(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晴丝牵绪乱。对沧江斜日,花飞人远。垂杨暗吴苑。

正旗亭烟冷,河桥风暖。兰情蕙盼。惹相思、春根酒畔。

又争知、吟骨萦消,渐把旧衫重剪。

凄断。流红千浪,缺月孤楼,总难留燕。歌尘凝扇。待凭信,拌分钿。

试挑灯欲写、还依不忍,笺幅偷和泪卷。寄残云、剩雨蓬莱,也应梦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梦窗词较有特色。上阕写江湖飘泊文人的相思之情。下阕写女子思恋他的一片幽怨。把恋爱双方相互思念的情感对比起来 ,别有一番艺术审美情趣。在用语上雅俗融一,属于通俗晓畅的一类,并且和曲有相通之处。当时梦窗可能正旅住吴门(苏州 ),季节正逢寒食。该词表现的是距离美,反映一种彼此因消息难通而产生了隔膜的忧郁心情。
古代飘泊文人对自然景物异常敏感,词首即描写暮春三月引起的离情别绪 。“晴丝牵绪乱”三句所写景物有似于叶梦得《虞美人》:“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红,惟有游丝千丈袅晴空。”清明、寒食时节已经可以看到虫类吐到春空中游荡的丝。第一句绪字就是离情别绪 ,朱敦儒《念奴妖》:“别离情绪。奈一番好景,一番悲戚。燕语莺啼人乍远 ,还是他乡寒食。”和第三句“花飞人远”可以互相映衬。不同的是作者还面对夕下清澈的吴江。第四句“垂杨暗吴苑”是由斜日沧江更进一步写。吴苑是吴王阖闾所建林苑 ,包括姑苏台 、长洲、石城等地(见《吴越春秋》)。韦庄《忆江南》:“柳暗魏王堤”,邓肃《南歌子》:“玉楼依旧暗垂杨,楼下落花流水自斜阳 ”,都是相似笔法。吕本中《减字木兰花》:“花暗长堤柳暗船 ”,也喜欢用暗字,写暮色对心情的感染。
下二句点时序:“正旗亭烟冷,河桥风暖。”旗亭是酒楼 ,烟冷点明正值寒食节。河桥是姑苏的河桥,已是春风暖人的季节。周邦彦《琐窗寒·寒食》:“正店舍无烟 ,禁城百五。旗亭唤酒,付与高阳俦侣。”与梦窗词景色无异。
下一句就是写旗亭所见歌女子 。“兰情蕙盼”句写在旗亭所遇歌女于顾盼间脉脉含情,周邦彦《长相思慢》:“美盼柔情”,《拜星月慢》:“水盼兰情,总平生稀见 ”,都是同样写法 。但他无心理会新的相逢,却勾起对旧相知的怀念说:“惹相思,春根酒畔。”春根就是春末,酒畔即酒肆边。上阕结尾写:“又争知,吟骨萦销 ,渐把旧衫重剪。”形容旧相知并不了解他的相思之苦,词人因对她魂牵梦绕而形容憔悴衣带渐宽。“又争(怎)知”,含怨意。
下阕却转而写旧相知那一边。全从女子一面下笔:“凄断 。流红千浪,缺月孤楼,总难留燕。”写女子凄凉魂断,怅对层层细浪,漫卷残红,一钩残月伴照孤楼,象征离别后的冷清孤单,而“总难留燕”句写女子所居之凄寂,连呢喃双燕,也不愿进楼中作巢与她相伴。女子相思之苦也到了生怨程度。下面递进写“歌尘凝扇”,往日歌舞红尘 ,久已凝在舞扇上。很像周邦彦《解连环》:“暗尘锁 ,一床弦索。”一样是停歌罢舞 。下五句写欲拟诀书:“ 待凭信,拌分钿。试挑灯欲写 ,还依不忍,笺幅偷和泪卷。”分钿,本《长恨歌》“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这里分钿作永诀意解,即拚出去分金饰盒的一半给你表示从此断绝。拌即判、拚的意思。但又很矛盾,所以说拭着挑亮灯芯,备好纸笔,却依旧不忍,又把写上字、滴过泪的信笺,偷偷卷起。心理层次写得细密有秩 。顾夐《诉衷情》:“换你心 ,为我心,始知相忆深”,似乎异曲同工。
结尾写:“寄残云剩雨蓬菜,也应梦见。”词笔拓展开,以痴言呓语结束。意思是说:即使寄魂魄于蓬莱出的残云剩雨,也盼与你梦中相见。以幻想之语作这一片痴情的自我宽慰。
这首词描摹词人和情人相思的两种不同心态,写得恰如其分。“晴丝牵绪乱,对沧江斜日,花飞人远。垂杨暗吴苑”,与“流红千浪,缺月孤楼,总难留燕”等句写景抒情 ,处处入画,清逸动人。“兰情蕙盼”、“笺幅偷和泪卷”等句,较通俗,有曲意,刻画传神。上下阕都有波折、顿挫,然后用层层递进笔法,写到尽致处,又化为无声的呼唤,别有一番意在言外的艺术构思,并不是人所习见的直白铺陈。本词也可品出梦窗用字的特色。如“春根”一词就很新,这同他写溪边有时用“溪根 ”,云边有时用“云根”一样。梦窗也善用“偷”字 ,“笺幅偷和泪卷”以偷字表现含蓄幽婉,用法极尽工巧。

  其三 赠丝鞋庄生(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藕心抽莹茧。引翠针行处,冰花成片。金门从回辇。

两玉凫飞上,绣绒尘软。丝絇侍宴。曳天香、春风宛转。

傍星辰、直上无声,缓蹑素云归晚。

奇践。平康得意,醉踏香泥,润红沾线。良工诧见。吴蚕唾,海沉楦。

任真珠装缀,春申客屦,今日风流雾散待宣供、禹步宸游,退朝燕殿。


  其四 丙午重九(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乱云生古峤。记旧游惟怕,秋光不早。人生断肠草。

叹如今摇落,暗惊怀抱。谁临晚眺。吹台高、霜歌缥缈。

想西风、此处留情,肯著故人衰帽。

闻道。萸香西市,酒熟东邻,浣花人老。金鞭騕袅。追吟赋,倩年少。

想重来新雁,伤心湖上,销减红深翠窈。小楼寒、睡起无聊,半帘晚照。


  其五 寿史云麓(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记年时茂苑。正画堂凝香,璇奎初焕。天边岁华转躜九重春近,仙桃传宴。

银罂翠管。宝香飞、蓬莱小殿。荷玉皇、恩重千秋,翠麓峻齐云汉。

须看。鸿飞高处,地阔天宽,弋人空羡。梅清水暖。苕溪上,几吟卷。

算金门听漏,玉墀班早,赢得风霜满面。总不如、绿野身安,镜中未晚。


  其六 癸卯岁寿方蕙岩寺簿(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辘轳春又转。记旋草新词,江头凭雁。乘槎上银汉蹼车尘才踏,东华红软。

何时赐见?漏声移、深宫夜半。问莼鲈、今几西风,未觉岁华迟晚。

一片。丹心白发,露滴研朱,雅陪清宴。班回柳院。蒲团底,小禅观。

望罘罳明月,初圆此夕,应共婵娟茂苑。愿年年、玉兔长生,耸秋井干。


  其七 饯郎纠曹之岩陵(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夜寒吴馆窄。渐酒阑烛暗,犹分香泽。轻帆展为翮。

送高鸿飞过,长安南陌。渔矶旧迹。有陈蕃、虚床挂壁。

掩庭扉、蛛网粘花,细草静摇春碧。

还忆。洛阳年少,风露秋檠,岁华如昔。长吟堕帻。暮潮送,富春客。

算玉堂不染,梅花清梦,宫漏声中夜直。正逋仙、清瘦黄昏,几时觅得?


  其八 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彩云栖翡翠。听凤笙吹下,飞軿天际。晴霞剪轻袂。

澹春姿雪态,寒梅清泚。东皇有意。旋安排、阑干十二。

早不知、为雨为云,尽日建章门闭。

堪比。红绡纤素,紫燕轻盈,内家标致。游仙旧事,星斗下,夜香里。

□华峰□□,纸屏横幅,春色长供午睡。更醉乘、玉井秋风,采花弄水。


满江红 夷则宫、俗名仙吕宫 其一 淀山湖(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云气楼台,分一派、沧浪翠蓬。开小景、玉盆寒浸,巧石盘松。

风送流花时过岸,浪摇晴练欲飞空。算鲛宫、只隔一红尘,无路通。

神女驾,凌晓风。明月佩,响丁东。对两蛾犹锁,怨绿烟中。

秋色未教飞尽雁,夕阳长是坠疏钟。又一声、欸乃过前岩,移钓篷。


满江红 其二 甲辰岁盘门外寓居过重午(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结束萧仙,啸梁鬼、依还未灭。荒城外、无聊闲看,野烟一抹。

梅子未黄愁夜雨,榴花不见簪秋雪。又重罗、红字写香词,年时节。

帘底事,凭燕说。合欢缕,双条脱。自香消红臂,旧情都别。

湘水离魂菰叶怨,扬州无梦铜华阙。倩卧箫、吹裂晚天云,看新月。


夜飞鹊 黄钟商蔡司户席上南花(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金规印遥汉,庭浪无纹。清雪冷沁花薰。天街曾醉美人畔,凉枝移插乌巾。

西风骤惊散,念梭悬愁结,蒂剪离痕。中郎旧恨,寄横竹,吹裂哀云。

空剩露华烟彩,人影断幽坊,深闭千门。浑似飞仙入梦,袜罗微步,流水青蘋。

轻冰润□,怅今朝、不共清尊。怕云槎来晚,流红信杳,萦断秋魂。


解连环 其一 夷则商,俗名商调(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暮檐凉薄。疑清风动竹,故人来邈。渐夜久、闲引流萤,弄微照素怀,暗呈纤白。

梦远双成,凤笙杳、玉绳西落。掩练(葛也)帷倦入,又惹旧愁,汗香阑角。

银瓶恨沉断索。叹梧桐未秋,露井先觉。抱素影、明月空闲,早尘损丹青,楚山依约。

翠冷红衰,怕惊起、西池鱼跃。记湘娥,绛绡暗解。褪花坠萼。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注一:葛也。

词人善于捕捉瞬间情感中的细微感受,将对恋人的爱怜抒发得淋漓尽致。吴文英早年在苏州结识某女子。近世词家据吴词作过许多分析,推断他在苏州有一妾 ,后被遣去 。但将他关于苏州情事的词串连比照,可以确认那位女子并非与他朝夕相处之妾,应为一位民间歌妓。他们的爱情以悲剧告终。吴文英对她的情感是真挚深厚的,他在词作里常以极隐讳的笔法抒写无尽的哀怨。这首词是词人寓居苏州的后期、在其恋爱悲剧发生之后作的。充分抒发出作者的一腔忧怨之情。
词的起笔“暮檐凉薄 ”,点明环境和时间。暮色已沉,人在檐下,感到秋之凉意,一语即营造出寂寞凄凉的氛围。清风吹动庭竹,使主人公产生故人来访的幻觉 。“疑”字将读者带入恍惚迷离的境界,有似梦非梦之感。此两句用李益“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竹窗闻风》)诗句,“故人”即所钟情的那位女子 。“邈”,渺远之意;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这些描写表现的均为非现实的梦幻般的情境 。“渐夜久 ”表现由暮入夜的过渡。“闲引流萤”乃用唐代诗人杜牧《秋夕 》“轻罗小扇扑流萤”句意,写出故人天真可爱的情态;借着微弱的萤光,从她的“素怀”暗里见到“纤白 ”。这几句词意较为模糊,作者有意以某些优美的细节片断暗示幽会时留下的难忘印象。传说西王母的侍女董双成能吹云和之笙,词中的“双成”即以仙子借指故人。双成在梦中远去,凤笙之音渐渐消逝了 。一切均是梦境 ,惊醒时已是“玉绳西落 ”。吴文英喜用生僻的典故 ,词语十分难解。“玉绳”乃玉衡的北二星,玉衡为纬书中所指北斗七星的第五星 ,是斗柄的部分。玉绳西落标志下半夜已过。这时主人公才由外室进到内室 。放下布帷 ,欲进内室 ,却又“倦入”,当是梦境历历触动了对往事的回忆 ,故“又惹旧愁”。不能忘记,在庭栏的角落还留有故人的粉汗香气。
对往事的思念,令词人抚今追昔倍加伤痛。词的过片以特殊的意象深刻地表达这种悲痛的情感 。“银瓶 ”是古时汲水用的器具。“银瓶恨沉断索”援用白居易《井底引银瓶》诗“井底引银瓶,银瓶欲上丝绳绝 ”句意 。汲水时丝绳意外地断绝,白诗以此比喻“似妾今朝与君别 ”,言中道分离,遗恨无穷。他们恋爱悲剧的发生 ,似乎早在预料之中 :“梧桐未秋,露井先觉 ”,飘零摇落的命运是注定的了。“抱素影、明月空闲 ”,即叶梦得《贺新郎》“宝扇重寻明月影,暗尘侵、上有乘鸾女”之意。团扇如月,扇面上绘有素女的小影,已积有灰尘。“抱”,持也;团扇曾经是她用来“闲引流萤”的 ,“明月空闲”意为它已闲着无人用了。这纪念物上以丹青绘的小影封尘已久,可是那秀眉却依稀动人。
词锋至此陡然一转。“翠冷红衰”,一派衰落凋残的景象 。“西池”在吴文英关于苏州情事的词中多次出现,当为词人寓所阊门外西园之内的池。在这凋残衰谢的季节、清寂冷落的秋夜,怕有轻微的声响惊起西池里的睡鱼,西池的鱼跃又将搅扰静寂的秋夜和人的思绪。因为主人公正因西池的落花回味起故人留下的一个销魂印象 :“记湘娥、绛绡暗解,褪花坠萼”。“湘娥”本为传说中的湘妃。近世词家考证,认为吴文英在苏州所恋者原籍湖湘 ,所以“ 湘娥”或“湘女”皆借指苏州故人。记得那次幽会时,她偷偷解下轻薄的绛色绡衣。词的结尾颇具新意,幸福美好的形象用以作为悲伤之词的结尾,同今昔的劳燕分飞恰恰形成鲜明对比,从而产生了回环往复悲喜交集的艺术效果。
吴文英是属于那种情感细腻丰富的人,最善于捕捉并表现瞬间的、形象鲜明的主观感受。在他的作品中,许多意象具有纤细的主观感受性质,又以晦涩的语句表现出来,其词意往往缥渺朦胧,恰似唐代李商隐的《无题》诗。这首词的整体使人如临梦境,比如故人团扇扑萤 ,令人难辨是梦幻还是往事 ;银瓶断索、梧叶早坠,未知其人是离是亡。在词的结构上虽也有时间关系的交代,但意群之间总有较大的跳跃或转折,而且往往不甚连属。如下阕的四个意群之间便缺乏应有的顺序联系,结尾则似有词意未尽之感。这正是梦窗词结构奇幻的特点 。理解梦窗词较为困难,如果细续便会发现作者的表现方式是艺术化的,所表达的情感则是复杂、真挚和缠绵的。

  其二 留别姜石帚(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思和云结。断江楼望睫,雁飞无极。正岸柳、衰不堪攀,忍持赠故人,送秋行色。

岁晚来时,暗香乱、石桥南北。又长亭暮雪,点点泪痕,总成相忆。

杯前寸阴似掷。几酬花唱月,连夜浮白。省听风、听雨笙箫,向别枕倦醒,絮飏空碧。

片叶愁红,趁一舸、西风潮汐。叹沧波、路长梦短,甚时到得?



共342,分18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