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清江苏长洲人,字龙友。康熙间廪生。曾与沈德潜结诗社。诗初学韩愈,后嗜李商隐并注其诗。有《西堂集》。
晚晴簃诗汇·卷七十
徐夔,字龙友,长洲人。诸生。有《西堂集》、《凌雪轩诗钞》。
清诗别裁集
字龙友,江南长洲人。廪生。著有《西堂集》。○龙友负才高俊,读书一二遍,终身不忘也。与予结诗课时,专学昌黎,芒角四露。之广南学幕后,醉心义山,谓以男女会合喻君臣事使,得《风》《骚》宗旨,格律又一变矣。年五十,殁于广南,榇归。广南诗散失,兹所收者,皆向年朋旧论文时作。读其诗,犹见其尊酒浇胸气概也。○注义山诗,与朱长孺注互有异同,与惠定宇栋注王渔洋《精华录》,已经行世。

七言律诗
杰阁高空近玉京,凭栏一望起秋声。
龙蟠虎踞兴王地,白石清江过客情。
岂有占星周内史,更无绵蕝鲁诸生。
由来陵谷随时异,满目寒云下古城
⑴ 阁系前朝观星处,下为国子监彝伦堂,故五六语及之。
江月光盈江水深,江干忽听老龙吟。
谁将清夜桓伊笛,吹入山阳向秀心。
回乐峰头胡地管,洞庭波上楚人砧。
天涯一种秋声急,雪满江南孤客簪
⑴ 格高音亮,颈联乃推开旁衬,结意一并收拾,粘滞者不解此法。
白石岩扉挂薜萝,法云深处郁嵯峨。
春风乔木鸟初下,夜月空庭人自过。
宾客纵能齐摈斥,文章终不废江河。
鹭鸳飞上石枰去,犹听沧浪水上歌
⑴ 言王拱辰辈能借饮酒细事一网打尽正人,而子美文章不能使之不传也。若闲闲写景,便是寻常笔墨。
江东 清·徐夔
七言律诗
青盖曾传入洛阳,石文天册更荒唐。
金椎有日沉江底,木柿何年下建康。
已见楼船来蜀国,岂容帝座设南方。
江东世业飘零尽,愁杀平原著《辨亡(通首咏孙皓事。)》。
七言绝句
半山堂屋草萋迷,介甫声华认旧蹊。
欲纪元丰天子圣,天津桥上杜鹃啼。
注:哲宗元(丰)祐纪年,系宣仁太后秉政,其时君子满朝。自宣仁崩,改元绍圣,群小以绍述为辞,而贼虐正士,挑畔金人,至于南渡矣。所绍述者,王安石之新政也。诗中意在显微之间,此种用笔,最近唐人。
古风
风高塔铃语,知是龟山阳。
人烟出古木,疏火明寒塘。
孤艇傍山足,渐闻梅花香。
未入香雪海,早已清肺肠。
起坐虎山桥,江月留清光。
吾友永夫古狷者,不义予之弗受也。
十年卧病时掩关,户外纷纷看野马。
当年侧身五坞山,予亦结庐山之下。
己畦先生盛生徒,摈斥伪体亲《风》《雅》。
时予年才十六七,不克升堂听《諴夏》。
韩门磊落多奇才,镠铁银镂尽炉冶。
永夫之诗比昌谷,永夫之穷过东野。
先生曰吁子来前,有粟可分馆可假。
朱门时亦馈梁肉,掉头不应如聋哑。
龙蛇道厄先生殂,侯芭有泪时倾泻。
几年漂泊东西游,到处逢人皆窃骂。
尔我重订云龙交,岁惟作噩月当且。
新知落落无几人,略如陶谢结白社。
䱐溪沈子笔最奇,手掣神光仡𧮳閜。
葑田吴郎多态度,婀娜欲弄河间姹。
永夫出语必惊人,镂胁穿心慎挥洒。
自郐以下皆无讥,儿子纷纷鄙纨裤。
一日对我频绉眉,邻家老妇颜如赭。
惟鹊有巢鸠居之,依旧淹留无片瓦。
入门家徒四壁立,短衣往往不掩踝。
孺子黑廋弟冻皴,新诗盈帙欣可把。
近来又复学古澹,刻玉作钩改作銙。
嘱我试作《移居诗》,万壑冰壶杂土苴。
永夫,永夫!
叙君生平有如此,呜呼吾意其谁写
⑴ 生平诵法昌黎,而此章尤神似《寄玉川先生》作,盖永夫之怪奇寒饿,原与玉川类也。此种笔墨,吾党中恐无第二手。
众星夜出如张罗,更深月黑天无河。
梧桐无声竹森立,毒雾著体心烦苛。
吾吴自昔称泽国,襟带江海中盘涡。
时当朱明司夏政,绿杨匝地清风过。
晚凉理榜入浦溆,凫雁飞起穿菱荷。
朅来炎官执柄令,赫赫火伞高嵯峨。
蝮蛇雄虺醢人骨,磨牙螫尾馀么䯢。
虾蟆蛙黾固同类,洒灰不禁其如何。
日轮当午照下土,操鞭弭节非羲和。
雷师无权阿香死,造化谁为司天戈。
旧时灵雨不复作,坐见举国来奔波。
吾闻尧时十日出,草木焦卷同蓬科。
弯弓射乌堕羽翼,此事荒远疑传讹。
天心仁爱古所著,茅茨土簋知无佗。
方今泰阶四时序,阳侯何事收滂沱。
中田无云日杲杲,春可无麦秋无禾。
珠帘冰簟正愁绝,何况贱子婴沉疴。
安得白雨洒秋令,《击壤》一和陶唐歌
⑴ 炎官执柄以下,恣肆言之,轩然起大波,不使人一览易尽。
序:将军讳人龙,吴县人,明天启壬戌进士,授浔洲守备。平瑶力战死,子至中,率死士入贼巢,获父尸,执剧贼归,瑶人散走,浔州平。诏赠游击将军。
浔江万重山,门户争一峡。
贼兵巢其中,出没猿猱捷。
将军慷慨真人雄,南入百粤西擒戎。
有子骁勇如奉叔,前身应是周盘龙。
均房山断无钩梯,三军前行路欲迷。
大星昨夜陨如火,黄云闇闇天为低。
豺狼转多路转恶,将军勇气十倍作。
左右盘空总宝刀,头颅满地驰风飙。
深林密箐伐鼓急,战马悲鸣军吏泣。
仰天拔剑振臂呼,血溅苍穹据鞍立。
长君年少忠勇俱,义激诸军驰百夫。
背风髑髅血模糊,深入贼巢执其俘。
咸阳一炬狐兔尽,大藤险恶今坦途。
男儿要自获死所,惨澹阴风足千古。
卞壸握爪谁其俦,温序衔须此可数。
军前将士手口瘏,陇上歌成血泪枯。
矢穷兵尽无时无,如公父子真丈夫,呜呼!
如公父子真丈夫
⑴ 平浔州者,将军子至中,入手先伏“有子骁勇如奉叔”二语,下深入贼巢不嫌突如,此文章家倒插法。中写将军义勇,如“子璋髑髅血横糊”,可以愈疟。
序:碑在邹县治之右,宋元祐间,县令张重摹上石,无识其字者。予为书一通付胥吏。
鱼膏灯灭银雁飞,荒陵火入化宝衣。
辒辌骨臭已千载,何况金石埋烟霏。
峄山之碑野火燎,枣木传刻形摹肥。
谁为伐石矗立此,大书深刻高巍巍。
细观似同骑省本,相斯刀笔存依稀。
我来下马坐其侧,以指画肚穷是非。
蛟鼍斫断口难读,无异石鼓驱騑騑。
论庭清寂了无事,二三老吏闲倚扉。
见我口诵窃相语,授以纸笔立周围。
为书一通导之读,得所未见惊且欷。
当年祖龙踞周鼎,剪除六国如驱豨。
井田封建荡灭尽,铲削仁义为不禨。
相斯佐之更新法,盭深督责唯刑威。
东行郡县上邹峄,镌劖崖石昭日晖。
丞相臣斯臣去疾,咸昧死请无从违。
其辞直欲迈三五,谗谄面谀紫乱绯。
呜呼!
夏殷周礼至此极,千古覆辙堪悲譩。
方今庙堂慎旌别,登崇俊良绝脂韦。
淫朋比德岂宜有,盍不去此玷翠微。
请刻《豳风》之《七月》,使彼长吏朝夕知民依
⑴ 暴君虐政,奸相手书,本不足贵,况又宋代翻刻耶?欲铲除之,而更立《幽风·七月》之诗,光明正大,昭如日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