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50,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五言排律
神器无中坠,英明乃嗣兴。
紫蜺迎剑灭,丹日御轮升。
景命殷王及,灵符代邸膺。
天威寅降鉴,祖武肃丕承。
采垩昭王俭,盘杅象帝兢。
泽能回夏暍,心似涉春冰。
世值颓风运,人多比德朋。
求官逢硕鼠,驭将失饥鹰。
细柳年年急,萑苻岁岁增。
关门亡铁牡,路寝泄金縢。
雾起昭阳镜,风摇甲观灯。
已占伊水竭,真遘杞天崩。
道否穷仁圣,时危恨股肱。
哀同望帝化,神想白云乘。
秘谶归新野,群心望有仍。
小臣王室泪,无路哭桥陵
⑴ 太元经紫蜺矞云朋围日墨子尧舜禹汤文武之事书于竹帛镂之金石琢之盘盂后汉书崔骃传作杅汉书五行志木沴金成帝元延元年正月长安章城门门牡自亡函谷关次门牡亦自亡师古曰牡所以下闭者也以铁为之庾信哀江南贼序袁安之每念王室自然流涕
王气开洪武(一作江甸),山河拱大明(一作旧京)
德过瀍水卜,运属阪泉征。
赤县名三亳(一作疏封阔),黄图号二京(一作映日明)
秩犹分汉尹,烝尚荐周牲。
阙道纡金辂,郊宫伫翠旌。
山陵东掖近,府寺后湖清。
国运方多难,天心会一更。
神州疑逐鹿,率土骇奔鲸。
虢略旗初仆,函关鼓不鸣。
遂令缠大角,无复埽欃枪。
合殿焚丹户,金城落画甍。
衔哀遗梓椑,泣血贯宗祊。
倾否时须圣,扶屯理必亨。
望云看五采,候纬得先赢。
渡水收萍实,占龟兆大横。
旧邦回帝省,耆俊式王桢。
历是周正月,田踰夏一成。
雅应歌吉日,民喜复盘庚。
毓德生维岳,分猷降昴精。
朝称元老壮,国有丈人贞。
密切营三辅,恢张顿八纮。
塘周淮口栅,山绕石头城。
未荡封豨梗,仍遗穴鼠争。
师从甘野誓,人杂渭滨耕。
四冢悬蚩戮,千刀待莽烹。
柳青依玉勒,花发韵金钲。
黄石传三略,条侯总七营。
虎头双剑白,猿臂一弓骍。
会见妖氛净,旋闻阸塞平。
载櫜归武烈,伊淢筑文声。
礼洽封山玉,音谐降凤笙。
配天归旧物,复国纪鸿名。
晓集仙庭鹭,春迁大谷莺。
尊师先太学,纳诲必延英。
侧席推干鼎,回车载钓璜。
在阴来鹤和,刻石起鱼铿。
念昔抡科日,三陪荐士行。
帝乡秋惝恍,天阙岁峥嵘。
赋客馀枚叟,文才后贾生。
饮泉随渴鹿,攀径落危鼪。
再见东都礼,尤深上国情。
百僚方劝进,父老尽来迎。
宿卫皆勋旧,干掫并禁兵。
乾坤恩泽大,雷雨气机盈。
草绿西州晚,云彤北阙晴。
法宫瞻斗柄,别馆望金茎。
玉帛涂山会,车书雒邑程。
海槎天上隔,阳卉日边荣。
对策年犹少,尊王志独诚。
小臣摇彩笔,几欲拟张衡
⑴ 史记天官书大角者天王帝廷杜子美诗大角缠兵气颜延之皇太子释奠诗时屯必亨运蒙则正唐书隋大业十三年六月镇星赢而旅于参参唐星也李淳风曰镇星主福未当居而居所宿国吉书文侯之命罔或耆寿俊在厥服史记殷本纪帝盘庚之时殷巳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居建康志栅塘在秦淮上通古运渎实录注吴时夹淮立栅号栅塘梁天监九年新作缘淮塘北岸起石头迄东冶南岸起后渚篱门迄三桥作两重栅皆施行马皇览曰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入如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肩髀冢在山阳郡钜野县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梁徐陵在齐与杨仆射书四冢磔蚩尤千刀剸王莽梁元帝藩难未静述怀诗金钲韵渚宫刘敬叔异苑曰晋武帝时吴郡临平岸崩出一石鼓打之无声以问张华华曰可取蜀中桐材刻作鱼形扣之则鸣于是如言声闻数十里班固东都赋发鲸鱼铿华钟鲍照舞鹤赋岁峥嵘而愁暮
① 晋孙绰作表哀诗其序曰余以薄祜夙遭闵凶天覆既沦俯凭坤厚岂悟一朝复见孤弃不胜哀号作诗一首敢冒谅闇之讥以申罔极之痛
黾勉三迁久,间关百战深。
生惭毛义檄,死痛子舆衾。
荻字书犹记,斑衣舞尚寻。
凄其天步蹙,荏苒岁华侵。
密叶凋秋气,贞柯落夜阴。
国书公父训,女史大家箴。
未已还闾望,仍留恤纬心。
霜催临穴旐,风送隔邻砧。
白鹤非新表,青乌即旧林。
欲求防墓处,戈甲满江浔
⑴ 列女传王孙贾母言女莫出而不还则吾倚闾而望女今事王王出走女不知其处女尚何归
何来千岁鹤,忽下九皋音。
一自来凡境,推颓已至今。
临风时独舞,警露亦长吟。
乍识人民异,还悲岁月侵。
早寒江上笛,秋急戍楼砧。
木落依空沼,云多失旧林。
三株天外冷,甲子世间深。
尚想蓬莱晓,终思弱水阴。
神州迷再举,碧落杳千寻。
多少乘轩者,知同一寸心
⑴ 埤雅鹤性警至八月白露降流于草木上点滴有声因即高鸣相警移徙所宿处卢有变害也楚辞惜誓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再举兮知天地之圆方
微物生南国,深情系一枝。
寒风群拉沓,落日羽差池。
绕树飞初急,寻柯宿转迟。
悬冰惊趾滑,集霰怯巢危。
路入关河夜,思萦岭峤时。
山川知夙性,天地识恩私。
向日心常在,随阳愿未亏。
寄言幽谷友,勿负上林期。
素节乘云梦,清秋下渚宫。
哀音生地籁,激楚入天风。
落雁过山急,寒蝉抱树空。
伤心干里目,愁绝百年中。
郢路元依北,江关久向东。
有人宗国泪,何地洒孤忠
⑴ 华阳国志巴楚相攻伐故置江关阳关后汉书芩彭传公孙述遣将乘枋箄下江关
辰尾垂天谪,亡人惎寇兵。
舟师通大别,猎火照方城。
九县长蛇据,三关凿齿横。
君王亲草莽,微命托宗枋。
彳亍终南近,间关绕霤平。
张旃非聘客,蹑屩一书生。
雀立庭柯瞑,猿啼夜柝惊。
秦车今已出,誓死必存荆
⑴ 汉书王莽传绕霤之固南当荆楚服虔曰绕霤隘险之道师古曰谓之绕霤者言四面阸塞其道屈曲溪谷之水回绕而霤也其处即今之商州界七盘十二绕是也仪礼聘礼及竟张旃战国策七日而薄秦王之朝雀立不转昼吟宵哭
神州移水德,故鼎去山东。
断霓夫人剑,残烟郭隗宫。
身留烈士后,迹混市儿中。
改服心弥苦,知音耳自通。
沈沦馀技艺,忼慨本英雄。
壮节悲迟晚,羁魂迫固穷。
一吟辽海怨,再奏蓟丘风。
不复荆卿和,哀哉六国空。
少小平陵县,萧然一布衣。
读书传父业,握管上皇畿。
太乙藜初降,兰台露未晞。
生涯凭笔札,甘旨为慈闱。
忽见天弧动,聊将电铗挥。
于阗迎辔靷,疏勒候旌旂。
冻碛军营转,秋山捷奏飞。
封侯来万里,老见锦衣归
⑴ 本传尝为官佣书行诣相者曰祭酒布衣诸生耳而当封侯万里之外
火山横日幕,铜涧亘天徼。
乱树云南国,交绳僰外桥。
枕戈穿偪仄,带甲上岧峣。
地汁生淫雾,流烟入斗杓。
七擒依算略,一战定蛮苗。
信洽炎荒永,恩宣益部遥。
深思危大业,隆眷切先朝。
更有亲贤表,宫廷告百僚
⑴ 汉书佞幸传注师古曰东北谓之塞西南谓之徼五经通义阴乱则为雾从地汁也楚辞大招雾雨霪霪白皓胶只
万国秋声静,三河夜色寒。
星临沙树白,月下戍楼残。
击柝行初转,提戈梦未安。
沈几通物表,高响入云端。
岂足占时运,要须振羽翰。
风尘怀抚剑,天地一征鞍。
失旦何年补,先鸣意独难。
函关犹未出,千里路漫漫
⑴ 吴志周瑜传使失旦之鸡复得一鸣左传襄二十一年州绰曰臣不敏平阴之役先二子鸣
结驷非吾愿,躬耕力尚堪。
咄嗟聊绾绶,去矣便投簪。
望积庐山雪,行深渡口岚。
芟松初作径,荫柳乍成庵。
瓮盎连朝浊,壶觞永日酣。
秋篱寻菊蕊,春箔理桑蚕。
旧德陈先祖,遗书付五男。
因多文义友,相与卜村南。
闰位穷元季,真符启圣人。
九州殊夏裔,万古肇君臣。
武德三王后,文思二帝邻。
卜年乘王气,定鼎属休辰。
江水萦丹阙,钟山拥紫宸。
衣冠天象远,法驾月游新。
正寝朝群后,空城走百神。
九嵏超嵽嵲,原庙逼嶙峋。
宝祚方中缺,灾精且下沦。
郊坰来猎火,苑籞动车尘。
系马神宫树,樵苏御道薪。
岿然唯殿宇,一望独荆榛。
流落先朝士,间关绝域身。
干戈逾六载,雨露接三春。
患难形容改,艰危胆气真。
天颜杳霭接,地势郁纡亲。
尚想初陵制,仍询徙邑民。
因山皆土石,用器不金银(时有倡开煤之说)
紫气浮天宇,苍龙捧日轮。
愿言从邓禹,修谒待西巡
⑴ 汉书王莽传赞馀分闰位班固东都赋建武之年天地革命四海之内更造夫妇肇有父子君臣初建人伦实始史记孝文纪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太祖实录遗命丧葬仪物一以俭素不用金玉后汉书邓禹传南至长安率诸将斋戒择吉日修礼谒祠高庙因循行园陵为置吏士奉守焉
序:公姓顾氏讳野王字希冯以梁临贺王记室参军起兵讨侯景入陈官至黄门侍郎墓在今苏州府吴县横山东五里越来溪上卢襄石湖志曰墓上有一巨石横卧可二丈许石上古松一枝似盖湖上望见之即知为野王坟今树与石无恙天启中有势家欲夺其地而葬竁已穿矣族兄存愉发愤讼于官得止其势家所筑周垣及树木皆归顾氏
古墓横山下,遗文郡志中。
才名留史传,谱系出先公。
岁月千年邈,郊坰百战空。
立松标旧竁,偃石护幽宫。
地自豪家夺,碑因贵客砻。
贤兄能发愤,陈迹遂昭融。
念昔遭离乱,于今事略同。
登车悲出走,雪涕问临戎。
述记名山业,提戈国士风。
荒祠亡血食,汗简续孤忠。
山势仍吴镇,溪流与越通。
眷言怀往烈,感慨意无穷。
此地接邳徐,平江故迹馀。
开天成祖代,转漕北京初。
闸下三春尽,湖存数尺潴
舳舻通国命,仓廪峙军储。
陵谷天行变,山川物态疏。
黄流侵内地,清口失新渠。
米麦江淮贵,金钱帑藏虚。
苍生稀土著,赤地少耰锄。
庙食思封券,河防重玺书。
路旁看父老,指点问舟车。
⑴ 淮安城西有五闸每岁粮船以春月北上夏初闭闸以防黄水灌入里河俟秋水退九月开闸回空闸内所潴皆高邮宝应诸湖南来之水
再陟神坰下,还经禁岭隈。
精灵终浩荡,王气自崔嵬。
突兀明楼峙,呀庨御𣪫开。
彤云浮苑起,碧巘到宫回。
鼎叶周家卜,符占汉代灾。
苍松长化石,黑土乍成灰。
城阙春生草,江山夜起雷。
兴王龙虎地,命世鄂申才。
瞻拜魂犹惕,低佪思转哀。
上陵馀旧曲,何日许追陪
⑴ 柳子厚游朝阳岩诗反宇临呀庨唐人小说马湘至永康县东天宝观有大枯松湘曰此松后三十馀年即化为石自后松果化为石
肃步投禅寺,焚香展御容。
人间垂法象,天宇出真龙。
隆准符高帝,虬髯轶太宗。
扫除开八表,荡涤剪群凶。
大化乘陶冶,元功赖发踪。
本支书胙德,臣辟记勋庸。
遗像荒山守,尘函古刹供。
神灵千载后,运会百年重。
痛迫西周灭,愁深朔漠烽。
万方多蹙蹙,薄海日喁喁。
臣籍东吴产,皇恩累叶封。
天颜仍左顾,国难一趋从。
飘泊心情苦,来瞻拜跪恭。
异时司隶在,可许下臣逢。
绝迹云间日,分飞海上秋。
超然危乱外,不与少年俦。
阅岁空山久,寻禅古寺幽。
干戈缠粤徼,妻子隔宁州。
乍解桐江缆,仍回谷水舟。
刀寒馀斗色,血碧带江流。
旧卒苍头散,新交白眼休。
同年张翰在(张行人翂之),宾客顾荣留。
海日初浮屿,吴霜早覆洲。
与君遵晦意,不负一匡谋。
序:已下皆余蒙难之作先是有仆陆恩服事余家三世矣见门祚日微叛而投里豪余持之急乃欲告余通闽中事余闻亟擒之数其罪沈诸水其婿复投豪讼之官以二千金赂府推官求杀余余既待讯法当囚系乃不之狱曹而执诸豪奴之家同人不平为代愬之兵备使者移狱松江府以杀奴论豪计不行遂遣刺客伺余而余乃浩然有山东之行矣
弱冠追三古,中年赋二京。
一门更丧乱,七尺尚峥嵘。
江海存微息,山陵鉴本诚。
落萁裁十亩,覆草只三楹。
变故兴奴隶,奸豪出里闳。
弥天成夏网,画地类秦坑。
狱卒逢田甲,刑官属宁成。
文深从锻鍊,事急费经营。
节侠多燕赵,交亲即弟兄。
周旋如一日,忼慨见平生。
疾苦频存问,阽危得拄撑。
不侵贞士诺,逾笃故人情。
木向猿声老,江随虎迹清。
更承身世画,不觉涕沾缨
⑴ 吕氏春秋汤见祝网者置四面其祝曰从天坠者从地出者从四方来者皆罹吾网汤曰嘻尽之矣非桀其孰为此晋傅兀诗夏桀为无道密网施山阿
李白真狂客,江淹本恨人。
生涯从吏议,直道托群伦。
之子才名重,相知管鲍亲。
起风还鹢羽,决海动龙鳞。
孤愤心尤烈,穷愁气未申。
彫年黄浦雪,残腊玉山春。
贯日精诚久,回天事业新。
南徐游历地,傥有和歌辰
⑴ 江淹恨赋仆本恨人鲍照舞鹤赋急景彫年

共50,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