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149,分8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古风(续上)
吾家有赐茔,近在尚书浦。
前区百亩田,后启重门堵。
子姓俨成行,科名多接武。
家风万石传,花竹平泉圃。
蝉联二百祀,魂魄犹兹土。
一旦阅沧桑,他人代为主。
痛我游子身,中年遭薄祜。
驱车去关河,行行远豺虎。
亲朋不可见,何况予同父。
碌碌想阿奴,耕田故辛苦。
行者叹四方,居者愁门户。
岂为别离哀,努力念尔祖
⑴ 陆士衡赠从兄车骑诗营魄怀兹土精爽若飞沈
自昔遘难初,城邑遭屠割。
几同赵卒坑,独此一人活。
既偷须臾生,讵敢辞播越。
十年四五迁,今复客天末。
田园已侵并,书卷亦剽夺。
尚虞陷微文,雉罗不自脱。
却喜对山川,壮怀稍开豁。
秉心在忠信,持身类迂阔。
朋友多相怜,此志贯穷达。
虽邻河伯居,未肯求呴沫。
出国每徒行,花时犹衣褐。
以此报知交,无为久恻怛。
芒芒碣石东,此关自天作。
粤惟中山王,经营始开拓。
东支限重门,幽州截垠堮。
前海弥浩溔,后岭横岝㟧。
紫塞为周垣,苍山为锁钥。
缅思开创初,设险制东索。
中叶狃康娱,小有干王略。
抚顺矢初穿,广宁旗巳落。
抱头化贞逃,束手廷弼却。
骎骎河以西,千里屯毡幕。
关外修八城,指麾烦内阁(孙承宗)
杨公(嗣昌)筑二翼,东西立罗郭。
时称节镇雄,颇折氛祲恶。
神京既颠陨,国势靡所托。
启关元帅降,歃血名王诺。
自此来域中,土崩无斗格。
海燕春乳楼,胡鹰晓飞泊。
七庙竟为灰,六州难铸错
⑴ 通鉴罗绍威召朱全忠尽杀魏博牙军虽去其逼而魏兵自是衰弱绍威悔之谓人曰合六州四十三县铁不能为此错也注错铝也又误也罗以杀牙军之误取铸错为喻
成祖昔定都,乃省兹山阳。
群山自天来,势若蛟龙翔。
东趾据卢龙,西脊驰太行。
后尻坐黄花,前面临神京。
中有万年宅,名曰康家庄。
可容百万人,豁然开明堂。
维时将作臣,奉旨趋傍傍。
盛德比霸杜,宏规轶瀍邙。
雷电驱元冥,白云升帝乡。
三光坠榆木,穷北回辒辌。
駊騀金粟堆,寂寞桥山藏。
右献左次景,裕茂迤西旁。
泰陵在茂西,稍折南维康。
永陵在东南,规模特恢张。
碝石为元墀,丹青焕雕梁。
昭近九龙池,定依昭左方。
其制亦如永,工丽踰孝长。
庆居献西隅,德奠永东冈。
环山数十里,松柏参天苍。
列宗每驾朝,百执恒趋跄。
一年祭三举,侍从来班扬。
诗追安世歌,典与郊禘光。
自伤下土臣,不睹昭代章。
天祸降宗国,灭我圣哲王。
渴葬池水南,灵宫迫妃殇。
上无宝城制,周匝唯砖墙。
下有中涓坟,陪葬义所当。
殿上立三主,并列田娘娘。
问此何代礼,哽咽不可详。
麦饭提一箪,枣榛提一筐。
村酒与山蔬,一一自携将。
下阶拜稽首,出涕双浪浪。
主祭非曾孙,降假非宗祊。
重上诸陵间,裴回复彷徨。
茂陵树千株,独立不受戕。
门阖尚完具,上头安御床。
自康以接庆,小树多榆枋。
殿楼尽黄瓦,逶迤各相望。
康昭二明楼,并遭劫火亡。
定陵毁大殿,以及东西廊。
馀陵半无门,累甓仍支杗。
尚存宰牲亭,暨外诸监房。
百人十有二,袍笏兼戎装。
六兽柱则四,制与钟山亢。
跨以七孔桥,峙以白石坊。
仁宗所制碑,崷萃当中央。
行宫已颓坏,御路徒荒凉。
每陵二太监,犹自称司香。
人给地数亩,把耒耕山场。
春秋祭碑下,共用一豕羊。
皆云牧骑来,斫伐尤披猖。
并力与之争,仅得保界疆
有盗贵妃冢,斩首竿以枪。
于时奸宄民,瞿然始惩创。
绕陵凡六口,六口各有兵。
一陵立一卫,卫设屯与仓。
居庸有总兵,昌平有侍郎。
一朝尽散迸,无复陵京防。
燕山自峨峨,沙河自汤汤。
皇天自高高,后土自芒芒。
下痛万赤子,上呼十四皇。
哭帝帝不闻,吁天天无常。
幽都蹲土伯,九关飞虎伥。
日月相蚀亏,列宿为参商。
自古有殂落,剧哉哀姚黄
从臣去鼎湖,二妃沈江湘。
仓皇一抔土,十五零秋霜。
天运未可亿,天心未可量。
仲华复西京,崔损修中唐。
谁能寄此诗,雅颂同洋洋
⑴ 杨雄甘泉赋崇邱陵之駊騀兮师古注曰高大之状司马相如子虚贼碝石珷玞注张揖曰碝石白者如冰半有赤色公午传不及时而日渴葬也注喻急也释名日月未满而葬曰渴唐诗德宗纪贞元十四年以左谏议大夫平章事崔损为修奉入陵使先是昭陵寝殿为火所焚至是献昭乾定泰五陵各造屋三百七十八间桥陵一百四十间元陵三十间惟建陵仍旧但修葺而巳陵寝中床褥帷幄一事以上帝皆亲自阅视然后授损送于陵所
生无一锥土,常有四海心。
流转三数年,不得归园林
蹠地每涂淖,窥天久曀阴
尚冀异州贤,山川恣搜寻。
秋雨合淮泗,一望无高深。
眼中隔泰山,斧柯未能任。
车没断崖底,路转崇冈岑。
客子何所之,停骖且长吟。
夸父念西渴,精卫怜东沈。
何以解吾怀,嗣宗有遗音
⑴ 后汉书梁鸿传冀异州兮尚贤孔子龟山操子欲望鲁兮龟山蔽之手无斧柯奈龟山何
文皇都北平,始建天津卫。
内以辅神京,外彻溟海际。
南北泻两河,吐纳百川细。
挽漕日夜来,贡赋无留滞。
重臣镇其间,鼎足分宣蓟。
岂惟念输将,隐然存大计。
孽盗踵巢芝,共主非幽厉。
曾无一矢遗,歘启都城闭。
马嵬止元宗,曹阳宿献帝。
虽云两日程,乘舆岂能诣。
先帝一出宫,洞然知国势。
与其蹈危涂,不若宫中缢。
呜呼事一乖,宇宙遂颠蹶。
开府固庸才,奉头竟南逝(巡抚冯元飏)
侈言曲突谋,纵有亦奚济。
何人为史官,直笔扫芜翳。
登陴望九门,临风洒哀涕。
诸陵何崔嵬,不改苍然色。
下蟠厚地深,上峻青天极。
佳气郁葱䓤,灵长讵可测。
云何宫阙旁,坐见獯东偪。
空劳牲醴陈,微寘神岂食。
仁言人所欣,盗言人所惑。
小修此陵园,大屑我社稷。
朅来复仲春,再拜剪荆棘。
臣子分则同,骏奔乃其职。
区区犬马心,愧乏匡扶力。
老者人所敬,于今乃贱之。
临财但苟得,不复知廉维
五官既不全,造请无虚时。
赵孟语谆谆,烦乱不可治。
期颐悲褚渊,耄齿嗟苏威。
以此住人间,动踂为世嗤。
嶷嶷林先生,自小工文辞。
彬彬万历中,名硕相因依。
高会白下亭,卜筑清溪湄。
同心游岱宗,谊友从湘累。
江山忽改色,草木皆枯萎。
受命松柏独,不改青青姿。
今年八十一,小字书新诗。
方正既无诎,聪明矧未衰。
吾闻王者兴,巡狩名山来。
百年且就见,况德为人师。
唯此耇成人,皇天所慭遗。
以洗多寿辱,以作邦家基
⑴ 汉昼东方朔传老者人所敬也南史褚渊传齐受禅拜司徒宾客满坐其兄炤叹曰彦回少立名行何意披猖至此门户不幸复有今日之拜使彦回作中书郎而死不当是一名士邪名德不昌乃复有期颐之寿隋书苏威传大唐秦王平王充坐于东都闾阖门内威请谒见称老病不能拜起王遣人数之曰公隋朝宰辅政乱不能匡救遂令品物涂炭君弑国亡见李密王充皆拜伏舞蹈今既老病无劳相见也寻归长安至朝堂请见又不许卒于家年八十八庄子受命于地唯松柏独也冬夏青青书康诰汝丕远惟商耇成人庄子多寿则多辱
黄君济川才,大器晚成就。
一出事君王,牧马踰岭岫。
元臣举国降,羽葆蒙尘狩。
崎岖遂奔亡,空山侣猿狖。
萧然冶城侧,穷巷一𨴻僦。
数口费经营,索饭兼稚幼。
清操独介然,片言便拂袖。
常思扶日月,摘起旄头宿。
神州既陆沉,时命乃大谬。
南望建阳山,荒阡馀石兽。
生违鹿柴居,死欠狐邱首。
矢口为诗文,吐言每奇秀。
扬州九月中,煨芋试新酎。
猛志雷破山,剧谈河放溜。
否终当自倾,伫待名贤救。
落落我等存,一绳维宇宙。
宋世都临安,江山已失据。
犹誇天目山,龙翔而凤翥。
重江险足凭,百货东南聚。
于此号行都,六帝銮舆驻。
西输楚蜀资,北拥淮海戍。
湖光映罘罳,山色连宫树。
两国罢干戈,君臣日游豫。
襄樊一陷没,千里无完固。
梵呗响殿庭,番僧抇陵墓。
天运亦何常,以此思其惧。
浙西钱谷地,不以封宗室。
南渡始侨藩,懿亲藉丞弼。
序非涿郡疏,德则琅邪匹。
如何负扆谋,苍黄止三日。
那肱召周军,北庭王卫律。
所以敌国人,尽得我虚实。
青丝江上来,朱邸城中出。
一代都人士,尽屈穹庐䣛。
谁为斩逆臣,一奋南史笔
⑴ 北齐书高阿那肱传后主还邺侍卫逃散惟那肱及内官数十骑从行后主走度太行令那肱以数千人投济州关仍遣觇候每奏云周军未至且在青州集兵未须南行及周将尉迟迥至关肱遂降时人皆云肱表款周武必仰生致齐主故不逑报兵至使后主被擒肱至长安授大将军封郡公为隆州刺史诛
六陵饶荆榛,白日愁春雨。
山原互起伏,井邑犹成聚。
偃折冬青枝,哀哀叫杜宇。
海水再桑田,江头动金鼓。
蹑屩一迁逡,泪洒攒宫土
⑴ 楚辞九章迁逡次而勿驱兮聊假日以须时洪祖兴补注迁逡犹逡巡行不进貌逡七旬反
曲阳古名邦,今日称下县。
岳祠在其中,巍峨奉神殿。
体制匹岱宗,经营自雍汴。
鹤驾下层霄,宸香閟深院。
睒眻鬼目狞,盘蹙松根转。
白石睇穹文,丹楹仰流绚。
肇典在有虞,望秩群神遍。
时巡岁即暮,归格牲斯荐。
自此沿百王,彬彬著纪传。
恒山跨北极,自古无封禅。
赖以镇华戎,帝王得南面。
河朔多彊梁,燕云屡征战。
赫赫我阳庚,区分入邦甸。
告祈无阙事,降福蒙深眷。
周封乔岳柔,禹别高山奠。
疆吏少干城,神州恣奔践。
祠同宋社亡(时岳祀移浑源州),祭卜伊川变。
再拜出庙门,呜呼泪如霰
⑴ 左太冲吴都赋忘其所以睒眻失其所以去就李善注说文曰睒暂视也眻疾视也旧唐书张嘉贞传为定州刺史至州于恒岳庙中立颂自为文书于石为碑用白石为之素质黑文甚为奇丽今碑在庙中汉书郊祀志周显王之四十二年宋太邱社亡
霍山古帝畿,崔嵬据汾左。
东环太行趋,北负恒山坐。
幽泉迸雷出,奇峰挟云堕。
百物饶姿容,名花献千朵。
庙食当山阿,重门奠磊砢。
像设犹古先,冠裳蒙堀堁。
春雪覆松杉,堂基对蓬颗。
主守各散亡,空室无一锁。
五镇称副岳,亦能降淫祸。
岂忘帝王朝,时陟高山堕。
黍稷既非馨,趋将况云惰。
神人一失职,庶事交丛脞。
有寺号兴唐,近在祠东埵。
昔日义旗来,列宿纷㫊𣃽。
更念七雄时,晋卿特么么。
茫然二节竹,刻期兆犹果。
宝命何迩封,四荒无不可。
再拜霍山神,惟神实知我
⑴ 旧唐书高祖纪师次灵石隋武牙郎将朱老生屯霍邑以拒义师会霖雨积旬馈运不给有白衣老父谒军门曰余为霍山神使谒唐皇帝曰八月雨止路出霍邑东南吾当济师高祖曰此神不欺赵无恤岂负我哉八月辛巳高祖引师趋霍邑斩宋老生史记赵世家襄子奔晋阳原过从后至于王泽见三人自带以上可见自带以下不可见与原过竹二节莫通曰为吾以是遗赵母恤原过既至以告襄子襄子斋三日亲自剖竹有朱书曰赵母恤余霍泰山山阳侯天使也三月丙戌余将使女反灭知氏女亦立我百邑余将赐女林胡之地襄子既并知氏遂祠三神于百邑使原过主霍泰山祠祀左传昭九年吾何迩封之有尔雅觚竹北户西王母日下谓之四荒
吁嗟乎,三代以后天倾西北不复补,但见悲风淅淅吹终古。
日月星辰若缀旒,赤黄青白交旁午。
北极偏高南极低,四时错迕乖寒暑。
城沦洪水海成田,六鳌簸荡中流柱。
羲和益稷不任事,画州造历迷尧禹。
弯弓不射九日落,苍苍列象生毛羽。
仁人志士久郁邑,精卫空费西山土。
排天门,荡地户,见天皇,与天姥。
五色之石空斑懒,道旁委弃无人取。
长人十二来临洮,符姚刘石相雄豪。
天竺之书入中国,三千弟子多其曹。
凉州龟兹奏宫庙,汉魏雅乐随波涛。
花门吐蕃日侵轶,天子数出长安逃。
人似鱼虾随水落,世以东南为大壑。
一半乾坤长草莱,山南代北虚城郭。
百年旧迹邈艰记,遗宫别寝屯狐貉。
至今赵城之东八里有冢尚崔嵬,不见娲皇来制作。
里人言是古高媒,万世昏姻自此开。
华渚虹藏河马去,三皇五帝愁胚胎。
奇功异事不可问,汾边山下馀芦灰。
惟天生民,无主乃乱。
必有圣人,以续周汉。
如冬复如春,日月如更旦。
剥复相乘除,包牺肇爻彖
不见风陵之堆高突兀,没入河中寻复出,天回地转无多日
⑴ 列子龙伯之国有大人一钓而连六鳌于是岱舆员峤二山流于北极沈于大海路史古高禖祀女娲唐书五行志天宝十三载号州阌乡县界黄河中女娲墓因大雨晦冥失其所在乾元元年六月一日夜河滨人家忽闻风雨声晓见其基涌出上有双柳树下有巨石二柳各长丈馀今谓之风陵堆
永嘉一蒙尘,中原遂翻覆。
名胡石勒诛,触眇苻生戮。
哀哉周汉人,离此干戈毒。
去去王子年,独向深岩宿。
唐纲既不振,国姓赐沙陀。
遂据晋阳宫,表里收山河。
朱温一篡弑,发愤横雕戈。
虽报上源雠,大义良不磨。
竟得扫京雒,九庙仍登歌。
伶官陨庄宗,爱婿亡从珂。
传祚颇不长,功名诚足多。
我来雁门郡,遗冢高嵯峨。
寺中设王像,绯袍熊皮靴。
旁有黄衣人,年少神磊砢。
想见三垂冈,百年泪滂沱。
敌人亦太息,如此孺子何。
千载赐姓人,流汗难重过
⑴ 五代史唐本纪存勖克用长子也初克用破孟方立于邢州还军上党置酒三垂冈伶人奏百年歌至于衰老之际声辞甚悲坐上皆悽怆时存勖在侧方五岁克用慨然捋须指而笑曰吾行老矣此奇儿也后二十年其能代我战于此乎及克用卒存勖即王位梁人围潞州王乃出兵趋上党行至三垂冈叹曰此先王置酒处也会天大雾昼暝兵行雾中攻其夹城破之梁军大败凯旋告庙
三晋阸河山,登览苦不畅。
我欲西之秦,潜身睨霸王。
一朝得李生,词坛出飞将。
撝呵斗极回,含吐黄河涨。
上论周汉初,规模迭开创。
以及文章家,流传各宗匠。
道术病分门,交游畏流宕。
朋党据国中,雌黄恣腾谤。
吾道贵大公,片言折邪妄。
论事如造车,欲决南辕向。
观人如列鼎,欲察神奸状。
稍存俞咈词,不害千喁唱。
君无曲学阿,我弗当仁让。
更读诗百篇,陡觉神采壮(游五台山诸作)
先我入深岩,嵚崟剖重嶂。
高披地络文,下挈竺乾藏。
大气橐山川,雄风被边障。
泚笔作长歌,临岐为余贶。
自哂同坎蛙,难佐北溟浪。
惟此区区怀,颇亦师直谅。
窃闻关西士,自昔多风尚。
豁达贯古今,然诺坚足仗。
如君复几人,可惬平生望。
东还再见君,床头倒春酿。
十载相逢汾一曲,新诗历落鸣寒玉。
悬瓮山前百道泉,台骀祠下千章木。
登车冲雨马频嘶,似惜连钱锦障泥。
并州城外无行客,且共刘琨听夜鸡。
伊尹适有夏,太公之朝歌。
吾侪亦此时,将若苍生何。
跨驴入长安,七贵相经过。
不敢饰车马,资用防其多。
岂无取诸人,量足如饮河。
顾视世间人,夷清而惠和。
丈夫各有志,不用相讥诃。
君今寓高都,连山阻巍峨。
佳诗远寄将,建安激馀波。
想见萧寺中,抱膝苦吟哦。
古人尚詶言,亦期相切磋。
愿君无受惠,受惠难负荷。
愿君无倦游,倦游意蹉跎
⑴ 书序伊尹去亳适夏既丑有夏复归于亳黄氏日钞柳子厚平淮夷雅威命是荷音何注引左传昭七年弗克负荷平声按后汉书班超传赞魏嵇康答二郭诗晋潘岳河阳县作刘琨答卢谌诗并作平声

共149,分8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