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古风
钟声破山霭,绳床卷余梦。
雾交猿路迥,泉乱鱼心纵。
断虹方斗日,春禽有剩弄。
灰暖梯水田,树广贫居栋。
世乱才息心,何免泉石讽。
江村漠漠竹枝雨,杜鹃上下声音苦。
此鸟年年向寒食,何独今闻摧肺腑。
昔人云是古帝魂,再拜不敢忘旧主。
前年三月十九日,山岳崩颓哀下土。
杂花生树莺又飞,逆首依然逋膏斧。
燕山模糊吹蒿薤,江表熙怡卧钟鼓。
太王蓄意及圣昌,奥窔通诚各追数。
金马封事石渠书,怨毒犹然在门户。
静听呜咽若有谓,懦夫不难安寠薮。
何不疾呼自庙堂,徒令涕泣沾草莽。
却火烧余此病身,更无思卢染秋尘。
打钟扫地今行者,阮哭嵇狂仆恨人。
风浪满庭闲暮日,莺花极目坐芳辰。
静中探得真消息,只觉于今万物亲。
霜辉濯寒魄,景象恒过清。
止于枕上看,不可立中庭。
枕上一尺光,中庭千里横。
千里多伤悲,一尺已峥嵘。
贫病赏明月,更无丝竹声。
但言此夜好,已完看月情。
始知天有月,不为贫病明。
有宋上蔡谢先生,一砚不留磨破瓦。
要使胸中自廓然,世间何物更难舍。
而吾平生玩物心,扰扰无殊于野马。
忽然北风卷土去,不名一钱在屋下。
突兀三砚真奇物,天将史笔委之野。
一砚龙尾从西土,治乱存殁泪堪把。
一砚活眼晕九重,秋水时向明窗泻。
丁子王作合玉砚,千祀古文出亡社。
三砚纵横傍短檠,雪屋无烟亦潇洒。
昔年送女入甬东,穴壁偷儿不相假。
吾时闻之在中途,欲行不前奈两踝。
娇儿阿寿恐吾伤,乞得滑砚强吾写。
吾为阿寿勉强笑,握笔终然多牵惹。
开卷今见上蔡事,使我愧汗如盛夏。
丈夫力不能自割,偷儿真为益我者。
儿亡三载砚四年,有贼不向贫家打。
⑴ 传之朗三宣城梅朗中。传之我。燕台澒洞风尘中,留之交虎甬上陆符。亦姑且。十年流转归雪交,余书室名“雪交亭”。
梅花独立正愁绝,冰缠雾死卧天阙。
孤香牢落护残枝,不随飘堕四更月。
新诗句句逼空濛,嫣然一笑隔林樾。
有如高士白云表,牛矢烟消山雪合。
一生寒瘦长镵句,伸头窥天亦半缺。
谁寄山瓢落叶中,泻向梅花同傲兀。
已上六韵梦中作,瓜舍驱猪方矻矻。
床头摸衣境过清,不谓三伏犹未卒。
始知此夜梅花诗,未与炎景相唐突。
长松缚茅宇,乱石开南轩。
夜半有明烛,停午无烟燔。
三载头滑,花药满春前。
坎止复流行,心迹异方圆。
年荒避盗贼,旧居姑且还。
春风吹野火,红焰涨遥天。
新诗焦泥壁,老树夭长年。
颓园寒瀑响,土锉月中闲。
遂令长往计,牢落难贞坚。
故书出焰中,叶叶如荷田。
惜此复幸此,不废食与眠。
吾尝訾遗山,卖书乃买园。
局促返旧居,鸡犬共一轩。
缩头床下雨,眯眼灶中燔。
南风怪事发,正当子夜前。
排墙得生命,再拜告九圆。
臣年已五十,否极不终还。
发言多冒人,举足辄违天。
半生滨十死,两火际一年。
莫言茅屋陋,宾客非等闲。
鬼目不相瞷,而逊华堂坚。
其理不可解,辨说空田田。
昨者刘伯绳,为我不安眠。
仆本方外人,岂终保丘园。
人传徐昭法,可闻不可见。
我今上灵岩,钟鼓集法眷。
相看尽陈人,不参以时彦。
徐子最后来,布袍巾幅绢。
储公览拙文,珍重压端砚。
徐子翻读之,喟然而称善。
谓是震川后,叙事无人荐。
虞山加粉泽,可谓不善变。
落此一瓣香,百年如觌面。
出其论文书,并与他著撰。
体裁既整齐,字句亦工练。
夜坐天山堂,诸家评略遍。
人言子寡言,子言如竹笕。
乃知世知子,犹为子之羡。
序:文长曾自号青藤,青藤今在城隅处。
离奇轮囷岁月长,犹见当年读书意。
忆昔元美主文盟,一捧珠盘同受记。
七子五子广且续,不放他人一头地。
踽踽穷巷一老生,倔强不肯从世议。
破帽青衫拜孝陵,科名艺苑皆失位。
叔考院本供排场(史槃,字叔考,以院本行世。),伯良《红闺》咏丽事
弟子亦可长黄池,不救师门之憔悴。
岂知文章有定价,未及百年见真伪。
光芒夜半惊鬼神,即无中郎岂肯坠。
余尝山行入深谷,如此青藤亦累累。
此藤苟不遇文长,篱落粪土谁人视。
斯世乃忍弃文长,文长不忍一藤弃。
吾友胜吉加护持,还见文章如昔比。
⑴ 伯良,名骥德,《红闺诗》和者甚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