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149,分8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古风
秋山 其一(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秋山复秋山,秋雨连山殷。昨日战江口,今日战山边。

巳闻右甄溃,复见左拒残。旌旗埋地中,梯冲舞城端。

一朝长平败,伏尸遍冈峦。胡装三百舸,舸舸好红颜。

吴口拥橐驼,鸣笳入燕关。昔时鄢郢人,犹在城南间


  其二(明末清初·顾炎武)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秋山复秋水,秋花红未巳。烈风吹山冈,燐火来城市。

天狗下巫门,白虹属军垒。可怜壮哉县,一旦生荆杞。

归元贤大夫,断脰良家子。楚人固焚麇,庶几歆旧祀。

句践栖山中,国人能致死。叹息思古人,存亡自今始


十二月十九日奉先妣藁葬(明末清初·顾炎武)
  押职韵  显示自动注释

娄县百里内,胡兵过如织。土人每夜行,冬深月初黑。

扶柩巳南来,幸至先人域。合葬亦其时,仓卒未可得。

停车就道右,予也闻日食。魂魄依祖考,即此幽宫侧。

三年卜天道,墓槚茂以直。黾勉臣子心,有怀亦焉极。

悲风下高原,父老为哀恻。其旁可万家,此意无人识


赠顾推官咸正(已下疆圉大渊献)(明末清初·顾炎武)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上郡天北门,一垣接羌氐。当年关中陷,九野横虹霓。

日光不到地,哭帝苍山蹊。君持苏生节,冒死决蒺藜。

挥刀斩贼徒,一炬看燃脐。东虞势薄天,少梁色悲悽。

遂从黄冠归,间关策青骊。岂知杲卿血,已化哀鹃啼

未敢痛家雠,所念除䲔鲵。有怀托桑榆,焉得岩下栖。

便蹴刘司空,夜舞愁荒鸡。春水湿楼船,湖上闻钲鼙。

勾吴古下国,难与秦风齐。却望殽潼间,山高别马嘶。

天子哀忠臣,临轩降紫泥。高景既分符,汾阴亦执圭。

如君俊拔才,久宜侍金闺。会须洗中原,指顾安黔黎


大汉行(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大汉传世十二叶,祚移王莽繇居摄。黎元愁苦盗贼生,次第诸刘兴宛叶。

一时并起实仓皇,国计人心多未拹。新市将军惮伯升,遂令三辅重焚劫。

指挥百二归萧王,一统山河成帝业。吁嗟帝王不可图,长安天子今东都。

隗王白帝何为乎,扶风马生真丈夫


义士行(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饮此一杯酒,浩然思古人。自来三晋多义士,程婴公孙杵臼无其伦。

下宫之难何仓卒,宾客衣冠非旧日。裤中孤儿未可知,十五年后当何时。

有如不幸先朝露,此恨悠悠谁与诉。一心立赵事竟成,存亡死生非所顾。

呜呼赵朔之客真奇特,人主之尊或不能得。独有人兮,长叹空山侧。


秦皇行(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秦肉六国啖神州,六国之士皆秦雠。剑一发,亡荆轲,筑再举,诛渐离。

博浪沙中中副车,仓海神人无奈何。自言王者定不死,岂知天意亡秦却在此。

陨石化,山鬼言,天意茫茫安可论。扶苏未出监上郡,始皇不死雠人刃


墟里(明末清初·顾炎武)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昔有周大夫,愀然过墟里。时序已三迁,沈忧念方始。

乃知臣子心,无可别离此。自经板荡馀,一再见桃李。

春秋相代嬗,激疾不可止。慨焉岁月去,人事亦转徙。

古制存练祥,变哀固其理。送终有时既,长恨无穷已。

岂有西向身,未昧王裒旨。眷言托风人,言尽愁不弭


海上行(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大海天之东,其处有黄金之宫,上界帝子居其中。

欲往从之,水波雷骇。几望见之,以风为解。徐福至彼,止王不来。

至今海上人,时见城郭高崔嵬。鼋鼍喷沫,声如宫商。

日月经之,以为光明。或言有巨鱼,身如十洲长。几化为龙不可当,一旦失水愁徬徨。

北冥之鲲,有耶无耶。又言海中之枣大如瓜,枣不实,空开花。

但见鲸鱼出没,凿齿磨牙。昔时童男女,一去不回家。

东浮大海难复难,不如归去持鱼竿


哭杨主事(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吴下多经儒,杨君实宗匠。方其对策时,已负人伦望。

未得侍承明,西京俄沦丧。五马遂南来,汪黄位丞相。

几同陈东狱,幸遇明主放。牧马饮江南,真龙起芒砀。

首献大横占,并奏东胡状是日天颜㢠,喜气浮綵仗。

御笔授二官,天墨春俱盎鱼丽笠泽兵,乌合松陵将。

灭迹遂躬耕,犹为义声唱。松江再蹉跌,搜伏穷千嶂。

竟入南冠囚,一死神慨忼。往秋夜中论,指事并吁怅。

我慕凌御史(凌驷),仓卒当绝吭。齐蠋与楚龚,相期各风尚。

君今果不食,天日情已谅。陨首芦墟村,喷血胥门浪。

唯有大节存,亦足酬帝贶。洒涕见羊昙(君甥卫尚),停毫默悽怆。

他日大鸟来,同会华阴葬。


淄川行(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张伯松,巧为奏,大纛高牙拥前后。罢将印,归里中,东国有兵鼓逢逢。

鼓逢逢,旗猎猎,淄川城下围三匝。围三匝,开城门,取汝一头谢元元


哭顾推官(明末清初·顾炎武)
  押霁韵  显示自动注释

推官吾父行,世远亡谱系。及乎上郡还,始结同盟契。

崎岖鞭弭间,周旋仅一岁。痛自京师沦,王纲亦陵替。

人怀分土心,欲论纵横势。与君共三人,独奉南阳帝。

谈笑东胡空,一扫天日翳。君才本恢宏,阔略人事细。

一疏入人手,几堕猾胡(一作旃裘)睨。乃有汉将隙,因掉三寸说。

主帅非其人,大事复不济。君来就茅屋,问我驾所税。

幸有江上舟,请鼓铃下枻。别去近一旬,君行尚留滞。

二子各英姿,文才比兰桂。身危更藏亡,并命一朝毙。

巢卵理必连,事乃在眉眦。一身更前却,欲听华亭唳。

我时亦出亡,闻此辄投袂。扁舟来劝君,行矣不再计。

惊弦鸟不飞,困纲鱼难逝。旦日追吏来,君遂见囚系。

槛车赴白门,忠孝辞色厉。竟作戎首论,卒践捐生誓。

仓皇石头骨,未从九原瘗。父子兄弟间,五人死相继。

呜呼三吴中,巍然一门第。尚有五岁孙,伏匿苍山际。

门人莫将燮,行客挥哀涕。群情伫收京,恩恤延后世。

归丧琅邪冢,诏策中牢祭。后死愧子源,徘徊哭江裔。

他日修史书,犹能著凡例


哭陈太仆(明末清初·顾炎武)
  押职韵  显示自动注释

陈君鼌贾才,文采华王国。早读兵家流,千古在胸臆。

初仕越州理,一矢下山贼。南渡侍省垣,上疏亦切直。

告归松江上,歘见胡马逼。拜表至行朝,愿请三吴敕。

诏使护诸将,加以太仆职。遂与章邯书,资其反正力。

几事一不中,反覆天地黑。呜呼君盛年,海内半相识。

魏齐亡命时,信陵有难色。事急始见求,栖身各荆棘。

君来别浦南,我去荒山北。柴门日夜扃,有妇当机织。

未知客何人,仓卒具粝食。一宿遂登舟,徘徊玉山侧。

有翼不高飞,终为罻罗得。耻污东支刀,竟从彭咸则。

尚愧虞卿心,负此一悽恻。复多季布柔,晦迹能自匿

酹酒作哀辞,悲来气哽塞


十月二十日奉先妣葬于先曾祖兵部侍郎公墓之左(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序:先考葬祖墓左四十年其左有池形家或言兆有水是岁将合葬我母三族皆为山佣难之山佣念先妣之治命不可以不合葬而四十年之藏又不可以迁万一有水又不可以径情而遂葬迟回者久之及启圹竟无水讫事无风雨昔重光大荒落之岁葬先王父既祖奠火作于门里人救之遂熄念吾先人积德累仁固不当有水火之菑阴阳之咎而不孝一人所遇之不幸如此天之不遂弃之而曲全之又如此是可以忘先人之志哉

王季之墓见水齧,宣尼封防遭甚雨。我今何幸独不然,或者苍天照愁苦。

昔我先臣葬于此,神宗皇帝赐之墓一区。六十年间事反覆,到今陵谷青模糊。

止存松楸八百树,夜夜宿鸟还相呼。行人指点侍郎冢,戍卒不敢来樵苏。

乃知天朝恩宠大,易世犹与凡人殊。天道回旋改寒燠,公侯子孙久必复。

岁月日时共五行,前冈后舍分昭穆。皇天下监臣子心,环三百里无相侵。

先皇弓剑桥山岑,山多虎豹江水深,欲去复止长哀吟


墓后结庐三楹作(明末清初·顾炎武)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伟元居城阳,简之在丹徒。古人庐墓有至意,独我未得心烦纡。

东西南北亦人子,岂知天路还崎岖。奋矛跃马一到此,营地半亩先人隅。

筑室三楹户南向,前对日月开规模。旧栽松树无触鹿,惟有老柏衔悲枯。

忆昔曾蒙至尊诏,共姜名字悬三吴。至今东平冢上木,枝枝西靡朝皇都。

尔来天地春意绝,不见君父重呜呼。一身去国无所泊,类此鸿雁三秋徂。

阴风怒号白日孤,吁嗟此室千年俱


精卫(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

我愿平东海,身沈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

呜呼,君不见西山衔木众鸟多,鹊来燕去自成窠。


吴兴行赠归高士祚明(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北风十二月,游子向吴兴。榜人问何之,不言但沾膺。

三年干戈暗乡国,有兄不得归茔域。高堂有母儿一人,负米百里伤哉贫。

此来海虞两月日,裁得白金可半镒。归来入门不暇餐,直走山下求兄棺。

湖中雪满七十峰,江山对君凝愁容。冬尽月向晦,慈亲倚门待。

果见兄骨归,心悲又以喜。如君节行真古人,一门内外唯孤身。

出营甘旨入奉母,崎岖州里良苦辛。君向余太息,此事不足言。

遥望天寿山,犹在浮云间。长叹未及往,尘沙没中原。

神州已陆沉,菽水难为计。岂无季孙粟,义不当人惠。

世无汉高帝,饿杀韩王孙。宁受少年侮,不感漂母恩。

时人未识男儿面,如君安得长贫贱。读书万卷佐帝王,传檄一纸定四方。

拜埽十八陵,还归奉高堂。穷冬积阴天地闭,知君唯有袁安雪


常熟县耿侯橘水利书(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神庙之中年,天下方全盛。其时多贤侯,精心在农政。

耿侯天才高,尤辨水土性。县北枕大江,东下沧溟劲。

水利久不修,累岁烦雩禜。疏凿赖侯勤,指顾川原定。

百谷满仓箱,子女时昏聘。洋洋河渠议,欲垂来者听。

三季饶凶荒,庶徵频隔并。谁能念遗黎,百里嗟悬磬。

况此胡寇深,早夜常奔迸。上帝哀茕嫠,天行当反正。

必有康食年,河雒待明圣。自非经界明,民业安得静。

愿作劝农官,巡行比陈靖。畎浍遍中原,粒食诒百姓


大唐中兴颂歌(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序:万𠪾元年先曾祖官广西按察副使道经祁阳得唐元次山中兴颂石本以归为颜鲁公笔字大径六七寸历世三四家业已析墓下之田且鬻之异姓而此碑独传之不肖山佣岁旃蒙作噩山佣之南京命工装潢为册信工人之能逑以付之乃不知碑自左方起而以年月先之遂倒盭不可读方谋重装而兵乱工死不复问者三年碑固在旧识杨生所一旦为余重装以来则文从字顺焕然一新有感于先公之旧物不在他人而特属之嗣人之稍知大义者又经兵火而不失且待时而乃成夫物固有不偶然者也为之作歌

昔在唐天宝,禄山反范阳。天子狩蜀都,贼兵入西京。

肃宗起灵武,国势重恢张。二载收长安,銮舆迎上皇。

小臣有元结,作诗颂大唐。欲令一代典,风烈追宣光。

真卿作大字,笔法名天下。磨厓勒斯文,神理遗来者。

书过泗亭碑,文匹淮夷雅。留此系人心,枝撑正中夏。

先公循良吏,海内推名德。驱马复悠悠,分符指南极。

遐眺道州祠,流览浯溪侧。如见古忠臣,精灵感行色。

匪烦兼两载,不用金玉装。携此一纸书,存之贮青箱。

以示后世人,高山与景行。天运有平陂,名迹更存亡。

宝弓得堤下,大具归西房。旧物犹生怜,何况土与疆。

却念蒸湘间,牧骑已如林。西南天地窄,零桂山水深。

岣嵝大禹迹,万木生秋阴。一峰号回雁,朔气焉得侵。

恐此浯厓文,苔藓不可寻。藏之箧笥中,宝之过南金。

此物何足贵,贵在臣子心。援笔为长歌,以续中唐音


寄薛开封采君与杨主事同隐邓尉山并被获或曰僧也免之遂归常州(明末清初·顾炎武)  显示自动注释

别君二载馀,无从问君处。苍苍大泽云,漠漠西山路。

神物定不辱,精英夜飞去。只有延陵心,尚挂姑苏树。

他日过吴门,为招烈士魂。燕丹宾客尽,独有渐离存



共149,分8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