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630—1693
【介绍】: 清浙江平湖人,字稼书。康熙九年进士。历官江苏嘉定、直隶灵寿知县、监察御史,时称循吏。学术专宗朱熹,排斥陆、王,时人则推崇吕留良。有《三鱼堂文集》、《困勉录》、《灵寿县志》等。乾隆时,追谥清献。
晚晴簃诗汇·卷三十六
陆陇其,初名龙其,字稼书,平湖人。康熙庚戌进士,官灵寿知县,行取四川道试监察御史。赠内阁学士,谥清献,从祀孔庙。有《三鱼堂集》。

槜李诗系·卷二十九

陇其初名龙其字稼书平湖人居泖上少食贫授徒以给专意圣贤之学而一折衷于朱子康熙庚戌进士授嘉定知县邑剧难治以德化之讼者无不感泣去吴下侈靡风为一变寻以盗案落职后总宪魏象枢举廉吏十人陇其与焉有旨复原官补灵寿庚午上谕举科道员九卿荐之擢四川道御史罢归屏迹村舍布衣蔬食泰如也越数年而没

共34,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七言绝句
近来红紫千般色,不是东篱旧日装。
著笔只拈浓淡墨,好留真气伴风霜。
亦是聪明奇伟人,能空万念绝纤尘。
当年可惜生西土,未听尼山讲五伦。
偶怜愚俗多狂惑,敷衍轮回俾骇听。
若知同泰舍身事,应悔当年语不经。
宛丘先生学颇坚,惜从苏氏杂狂禅。
莫道纷纷浑似梦,人生何事可茫然。
古风
屯亨随遇去,迟速总平常。
我今跨骡北,万事正难量。
所赖此方寸,养之有微长。
执卷对先圣,犹如在家乡。
湖水正瀰漫,风雨复连绵。
路上泥深尺,仆夫不肯前。
天晴何可期,日中强加鞭。
长堤渺无极,一步一盘旋。
整辔坐骡背,慄慄恐陨颠。
寄语当途者,须知行路艰。
去岁波涛上,今年成坦途。
东堤虽未竣,功成良已多。
羽书旁午至,暂从浮桥过。
粮艘仍湖行,安澜未可歌。
庙谟正焦劳,莫忧久蹉跎。
昔年嘉定有署事公倪伯屏者我邑人也曾有德于民民因建报德祠其内有假山为余前任赵尹雍客移置署中有仪轩轩虽美观而祠几废予故有感而作
吁嗟有仪轩,其石何离奇。
问石何自来,来自故侯祠。
闻昔祠初成,吏民竞祝釐。
或持觞酒劝,或献万年辞。
翼翼堂与室,尊严若神祗。
孰知祠中石,一朝迁在斯。
废兴诚可叹,此理岂渺微。
我闻召公棠,周人永勿移。
剪拜各相戒,千载以为期。
动之何如耳,今古岂异时。
感应捷桴鼓,圣贤宁我欺。
恭宽信敏惠,斯须不可离。
反躬而己矣,何叹亦何疑。
余昔奉教于贞吉先生佩服典型高山景行常在心目而贻孙以英年克绍前矩门风之美甲于吾邑天下祯祥孰大于是兹值仲太孺人七十诞辰以家范占之眉寿其未有艾乎敢述徽懿用当忭祝不足云诗也
至圣有懿训,慈孝家之祥。
物则有麟凤,器则有琳琅。
孰若慈与孝,太和斯洋洋。
吾友抱奇质,生长当湖旁。
家门多蔼吉,蓄极生辉光。
手持尺素来,示我兰芷芳。
曰予有慈母,恩重如穹苍。
襁褓失所恃,慈母勤抚将。
辛苦常万千,不能一一详。
宝我如珍珠,惟恐寒暑戕。
严君当耄期,往往伏枕床。
汤药躬调奉,日夕常无方。
又恐子妇知,每诫勿徬徨。
诚心贯上下,事事萦肝肠。
今年七十载,精力幸康强。
愿借君子辞,庶几进一觞。
我闻起竦立,展卷觉芬香。
君家和气积,福履正未央。
我昔挟陈编,肄业君东堂。
朝夕君乔梓,铭刻在中藏。
爱必计深远,敬则及梓桑。
慈孝相感嘘,盘结成光芒。
澹泊与宁静,古道犹不亡。
积善有馀庆,斯言岂愚狂。
况复贤慈母,令德自当章。
纯嘏皆自有,期颐亦寻常。
何必少室芝,乃足庆无疆。
宝此万石风,何往非康庄。
愿借君家矩,埽除声利场。
嚣竞永不作,天地长平康。
滔滔鸳湖水,日夕流不穷。
自昔产英杰,卓荦光鼎钟。
今兹清淑气,爰萃少宰公。
学贯千秋上,令德四海宗。
经术陈丹陛,正色率群工。
朝野竞欢羡,昭明日有融。
寿母顾之喜,有子慰我衷。
我昔相夫子,一经常苦攻。
兢兢守祖德,岂敢冀亨通。
源盛流自大,穮蓘必有丰。
何以报圣恩,惟有勉靖共。
仁义我家学,拳拳服心胸。
薰莸务分别,鸾凤必尽庸。
风俗登三古,事业皋夔同。
恭闻至圣训,显亲孝乃隆。
期颐吾自有,慎勿念尸饔。
燕山千万仞,峨峨极苍穹。
佥言愿寿母,遐福如山崇。
谁云田家苦,田家亦可娱。
上年虽遭水,禾黍多荒芜。
今年小麦熟,妇子尽足哺。
所惧欠官钱,目下便当输。
昨夜府檄下,兵饷尚未敷。
里长惊相告,少缓自速辜。
不怕长吏庭,鞭挞伤肌肤。
但恐上官怒,谓我县令懦。
伤肤犹且可,令懦当改图。
阳春变霜雪,尔悔不迟乎。
急往富家问,倍息犹胜无。
田中青青麦,已是他人租。
闻说朝廷上,方问民苦荼。
贡赋有常经,谁敢咨且吁。
不愿议蠲免,但愿缓追呼。
我来滹沱滨,滹沱水盈盈。
浩气所盘结,贤哲常挺生。
屈指数前献,往往移我情。
迩来教养弛,人才多圮倾。
弦诵虽不辍,实学苦难明。
马子秉秀质,文词丽且清。
鏖战黉序中,每试辄先鸣。
天子临曲阜,慨然思治平。
有诏搜俊杰,选拔贡于庭。
马子首应选,光耀满荒城。
余闻喜不寐,匪为相知荣。
方正者获进,庶几吾道亨。
愿言益努力,圣学是经营。
一胜何足言,所志在大成。
男儿生天壤,当学朱与程。
兢兢务主敬,致知且力行。
天理烂熟时,万事鸿毛轻。
古今艰钜任,皆于我身擎。
山川亦生色,千秋常铮铮。
勿谓世滔滔,何妨亦裸裎。
勿谓圣域远,近在墙与羹。
我闻先民训,致曲能有诚。
君家世忠贞,况复盛文章。
代有风雅才,海内共称扬。
君生震泽畔,长在阏伯乡。
南北清淑气,君兼有其长。
喜与君作吏,同在恒山阳。
愿言资切琢,示我以周行。
闻说古商丘,自昔圣贤场。
人才常济济,史册多芬芳。
近代风未泯,作者亦锵锵。
君为我访问,俾得瞻辉光。
堂奥虽难言,庶几药其狂。
时事多棘手,愧我学未详。
藉君广闻见,或得起膏肓。
勿谓掣肘中,何用寻秕糠。
与君生南服,作吏恒山阳。
君质如鸾凤,君器如圭璋。
区区樗栎材,视之若望洋。
所与君同者,惟此恻怛肠。
荒邑遭洪水,四野尽苍茫。
束手正无策,中夜起徬徨。
喜君捧檄来,痌瘝若身痒。
慷慨告大吏,不救民且僵。
闾阎鸠鹄情,遂得达庙廊。
君马自喂养,君仆自赍粮。
有酒不敢饮,有肉不肯尝。
知君怜沟瘠,意不在豆觞。
可以报大德,惟有中心藏。
悠悠滹沱流,此念固不忘。
颍川太守黄次公,卓荦不与凡吏同。
八载颍川无他技,力行教化赡贫穷。
耕桑树畜不厌烦,田者让畔狱长空。
亭猪乌肉特馀事,所尚不在誇明聪。
是时百姓苦吏急,桑孔张赵声隆隆。
独用宽和称长者,治去泰甚何妨聋。
户口岁增治第一,凤皇神爵鸣雍雍。
有诏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旌其庸。
太傅御史次第拜,起家谒者丞相终。
谒者丞相亦偶尔,可喜得之宽平中。
乃知持法不贵刻,俗吏严酷真矇矇。
夏侯尚书洵有用,经术原与吏治通。
煌煌班史循吏传,读之不觉生清风。
束发诵汉史,仰止博陵崔。
亭伯既翩翩,子玉亦多才。
实也少沉静,卓然出尘埃。
惟读政论篇,不能不徘徊。
文以严致平,兹言何为来。
王道尚宽仁,岂尽欺我哉。
解网非罢软,斯民良可哀。
子真激一时,无乃未细裁。
陈君宰兹土,膏泽日益培。
借问何以治,闻赋山有台。
申韩非我学,视民如婴孩。
一破崔生论,俾我心目开。
君常持此念,阳春为君回。
心与造化游,千秋常恢恢。
越岁在龙蛇,风景偶告愆。
畿南及畿北,处处民苦癫。
黍苗尽枯槁,农夫空胝胼。
草根尽充食,斗米三百钱。
恒阳有贤母,恻然心悯怜。
我赖先世德,诸子聿翩翩。
声名溢中外,冠缨满堂前。
当此旱魃虐,千里多罄悬。
天子尚咨嗟,忧形云汉篇。
况吾桑梓情,忍视无突烟。
前宪有遗则,我愿一追搴。
郑展出钟粟,黔敖陈粥饘。
岂不惜钱财,其如心郁邅。
我食可无肉,我衣可不鲜。
但无沟中瘠,我便安食眠。
出我饔飧资,一一陈路边。
务使鸠鹄形,残喘得苟延。
闾里竞欢呼,何啻甘露零。
歌祝遍遐迩,直达九重天。
有诏出丹陛,伐石南山巅。
特表贤母闾,芳声俾永传。
寄语厚积者,勿徒务戋戋。
苏兹菜色人,胜于买良田。
忆昔总角时,屈指里中贤。
卓荦固多人,叔祖实翩翩。
自兹窃向往,服膺常拳拳。
每一接绪论,辄复意欣然。
私喜黄叔度,近在家庭前。
中岁远宦蜀,召杜声流传。
一朝赋归来,优游茂叔莲。
身隐名愈震,年高德弥坚。
陇也愧不敏,留滞在幽燕。
尝思脱尘网,追随当湖边。
时闻老成训,庶几箴其偏。
窃怪汉伏生,九十便多愆。
空劳晁大夫,不能辨百篇。
孰如我叔祖,终日常乾乾。
有诏问尚书,一一能口宣。
闻说古王母,遗迹在房山。
简编莫可考,纷纷传里阛。
岂愿从八骏,来观礼义闲。
抑是穆天子,挈之游人寰。
区区白云篇,大雅久欲删。
况兹益讹传,千载疑信间。
君子贵令德,何必远追攀。
瑶池咫尺耳,无事西出关。
恻隐满腔子,胜似仙人颜。
不见崔使君,视民如恫瘝。
自从兵戈来,闾阎日若艰。
一自君下车,逃亡渐次还。
啧啧歌颂声,往往流山湾。
充君恺弟念,召杜直等闲。
此德何终极,滹沱水潺潺。
夙昔闻梁溪,蔚为贤圣乡。
赫赫高与顾,发愤立大防。
埽除末俗态,奕世有辉光。
至今儿女子,亦知重纲常。
制行有偏全,此道犹未亡。
卓哉潘贞女,志操严秋霜。
未识夫婿面,永矢不敢忘。
于礼似为过,挚性逾共姜。
不惜一生寡,斯志良可伤。
我从贞女弟,得一闻其详。
示我奔丧记,满纸觉芬芳。
人生苟努力,何事不可彊。
剧秦美新者,是诚何心肠。

共34,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