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沈涛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清浙江嘉兴人,原名尔政,字西雍,号匏庐。嘉庆十五年,未冠中举。咸丰初,署江西盐法道,随巡抚张芾守南昌,拒太平军。授兴泉永道。未到官,病卒。精考订,喜金石。有《常山贞石志》《说文古本考》《铜熨斗斋随笔》《交翠轩笔记》等。
晚晴簃诗汇·卷一二一
沈涛,原名尔政,字西雍,一字季寿,号匏庐,嘉兴人。嘉庆庚午举人,历官福建兴泉永道。有《柴辟亭集》。

 

五言律诗
水绘园吊冒巢民先生(清·沈涛)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钩党东京籍,琴樽北海宾。清流几公子,白发老遗民。

一代吟诗社,千金结客身。我怀不可见,寒日下荆榛。


贾阆仙墓(清·沈涛)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癖嗜我何甚,瘦吟君独能。并时一寒尉,别派九枯僧。

下马人三拜,穿云路几层。荒原冥漠客,谁与尔传镫。


七言律诗
谒家忠悯公祠(清·沈涛)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贡市纷纷乞罢兵,忧危竑议到儒生。万言封事批鳞切,一赋筹边走马成。

忠愤岂应论左道,英灵犹欲请长缨。白莲风定余霞散,来奠椒浆雪涕横。


题树庐老人文集(清·沈涛)
  七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钩党何人出范榜,遗民汐社亦沧桑。义熙甲子题犹恨,德祐庚申纪独详。

生祭有文留幕府,死绥无地效疆场。一腔热血凭何洒,漫说程山与易堂。


古风
赵飞燕玉印歌为文后山上舍作(清·沈涛)  显示自动注释

赤帝死灰然不得,雊雉翔空燕飞入。山河玉碎不复全,此印千秋尚堪识。

吾闻汉宫倢伃秩上卿,赵家姊弟夸倾城。手持人主婴儿似,一握摩挲想更轻。

绿绨方底盛以进,犹疑封药中丞印。祸水初消莹碧浮,唾痕曾染绀华晕。

又闻河间姹女拳夫人,倢伃氏亦天水分。昭阳钩弋竟谁主,石纵能言玉不闻。

我语主人急韫椟,汉铜易见难得玉。莫似当时老寡妇,握玺不牢崩厥角。


淮阴钓台(清·沈涛)  显示自动注释

古今落落三钓台,钓名钓国台上来。韩侯尔亦何为者,可怜王孙穷饿谁相哀。

羊裘不著,鹰扬复开。竹竿袅袅扬旗起,赤帜一立邯郸摧。

台边学得背水阵,孙吴死法宁中裁。哙等碌碌非吾侪,贩缯屠狗兼椎埋。

渭滨淮水两千古,英风令我长徘徊。刘季鼻大多雄猜,单父野鸡构祸胎。

假王为饵死不悟,何如一星长客江之涯。萧相非怜国士才,却附吕后成其灾。

当时大将坛何在,但见荒台突兀起草莱。


赵松雪砚(清·沈涛)  显示自动注释

白雁渡江空啄矢,大宋王孙作承旨。全家吹落北风中,割取南天片云紫。

可怜不识玉带生,亦未卜卦来桥亭。天然至宝谢雕琢,鸥波洗濯留余腥。

莲花庄冷红香死,泪滴蟾蜍泻铅水。物失所主二百年,流落还归党人子。

党人之子湖海士,避地相携只君是。铜弦一唱天为惊,万点墨花飞不起。

昔日仲姬捧,后此云郎擎,石虽不言如有情。篆铭凡八言,草铭十二字,笔所不到想其意。

朴未能完拙不藏,毋亦苍茫感身世。吁嗟呼!赵家乾净一片石,大都缁尘污颜色。

庚申甲申运何极,劫烬余灰此顽魄。瞪尔鸲鹆双眼睛,阅尽沧桑几家国。


卑耳溪(清·沈涛)  显示自动注释

寒溪绕山曲,载雪理短榜。一泓空水鲜,终古夕阳映。

传闻齐小白,弭节此发令。引满欲援弓,涉浅未没胫。

太公昔表海,赐履戒兼并。墨胎祀忽诸,夫岂先王命。

柰何勤远略,不务德修行。将无俞儿神,现像以示儆。

右袪走马前,直以回驭请。元祖见角端,耶律论乃正。

仲父侈谀词,阿顺得毋佞。古欺受千载,兹覆发谁听。

王霸几战争,山水仍绿净。吾意澹忘言,溪流与无竞。


吴越宝正四年砖歌为六舟上人作(清·沈涛)  显示自动注释

古砖一片光黝黑,云是婆留旧抟埴。若非碧波亭畔遗,即应黄妃塔边得。

宝正纪年方四祀,不比乾宁岁丁巳。岂有工名勒蜀师,依然国姓留钱氏。

亦称帝制亦改元,犹说开门节度使。定论千秋属后人,鄱阳随笔庐陵史。

钱王本是英雄流,保障东南十四洲。玉带锦衣荣故里,诏书册卷起三楼。

当年土木穷金碧,祗今荒陇埋瓴甓。坏藓犹疑陌上花,落星难问山头石。

达公达公今贯休,独携瓶钵天涯游。摩挲古物不忍释,宝此奚啻琅玕球。

土纳尚余残劫烬,瓦全终胜缺金瓯。磨来作镜烦诗答,此砖今亦归诗衲。

为语方泉白石生,且休速礼金涂塔。


周至伯剑(清·沈涛)  显示自动注释

陆离古剑二尺长,屈曲绕指如鱼肠。酒酣斫地吹一吷,至伯二字铭其旁。

吾闻伯者为明白,土花绣蚀犹可识。蜚景难藏匣内光,勒名莫认眉间赤。

或云伯霸古字通,南阳秀霸将毋同。隐居旧录吾无取,邓师合伯皆神工。

此真桃氏之下制,满堂宾客叹不置。不数当年北海孙,错金书辨延陵字。

谢君弹铗来与俱,千金脱赠归匏庐。胸中绝少不平事,引杯独把何为乎。

星眸截寸空射斗,佩犊吾愧渤海守。飞扬酹酒一杯酒,不须常作蛟龙吼。


黄金台(清·沈涛)  显示自动注释

燕昭筑高台,礼士自隗始。结交须黄金,士也乃如此。

剧辛乐毅攫金来,大风东海生尘埃。黄金用尽将印夺,纷纷北走邯郸台。

阿孙马角抱余𢥠,思报深仇结神勇。可惜荆卿剑术疏,扺蛙空费盘金捧。

易水萧萧督亢陂,头颅万里行关西。家风好士竟安用,但闻白头老鸦台上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