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640—1688
【介绍】: 清江南江都人,字季角,号蛟门、觉堂。康熙六年进士。官刑部主事,与修《明史》,被劾归。文章师法王安石,诗为王士禛弟子,而慷慨深沉,风格与乃师不同。有《百尺梧桐阁诗集、文集、遗稿》、《锦瑟词》
晚晴簃诗汇·卷三十六
汪懋麟,字季角,号蛟门,江都人。康熙丁未进士,官刑部主事。有《百尺梧桐阁集》。
清诗别裁集
字季用,江南江都人。康熙丁未进士,官刑部主事。著有《百尺梧桐阁集》。○比部师法韩、苏两家,故才情横溢。归田后,留心经学,皮毛剥落矣,因未见晚年作,故仍取才华绚烂之篇。

槜李诗系·卷四十一

字蛟门,江都人,官主事,有《百尺梧桐集》

锦瑟词·序一

戊申重九,偶滞广陵,策杖过红桥,登法海寺,遥望平山堂可二里许,欲造而观焉。而小雨微茫,路湿秋草,辄兴尽而返。因窃叹曰:「欧、苏两公,千古之伟人也。其文章事业,炳耀天壤,而此地独以两公之词传,至今读《朝中措》、《西江月》诸什,如见两公之须眉生动,偕游于千载之上也。世乃目词学为雕虫小技者,抑独何欤?以词学为小技,谓欧、苏非伟人乎?」汪子蛟门以《锦瑟词》见示,予笑谓之曰:「是可以传矣。」蛟门曰:「自释褐以来,一二年间,偶一为之,同于博弈耳,未敢自位古人也。愿卒业于古文焉,诗焉。源深而流远,殆茫茫乎未见其所止矣。」予曰:「勇哉。」充之大之,皎皎如日星,行地如江河不得量之矣。词犹龙之片甲,凤之一羽耳。徐而读之,淙淙乎春涧之泻壑也,蔼蔼乎秋云散空而变态万千也,谡谡乎松籁之咽也,锵锵乎追风蹑影雹散而冰裂也。余所期于蛟门者,文章事业,如欧、苏两公而足矣。则蛟门之词,不可与两公之词并传也哉?魏塘曹尔堪撰。

锦瑟词·序二

尝读少陵《曲江值雨》诗云:「何时诏此金钱会,暂醉佳人锦瑟傍。」是时少附授左拾遗,年已近五十,而此老犹兴复不浅,况夫青年科第,显名雁塔,杏园春宴,为探花使者乎?无怪乎义山赋「锦瑟无端」,又曰「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也。岂独义山,彼飞卿《金荃》好词,端己《浣花》新味,要皆妙解风流,燃脂弄粉,盖年少才人,不如此,情不深,词不丽耳。同里汪子蛟门,制科文章之外,名久著于古学诗歌,予每吟咏其好句,艳于郑之鹧鸪,谢之蝴蝶,至其情词缱绻,唾月羞花,尤于诗馀一道,沈眠周柳,今读其十咏十索诸词,不令人不销魂不可得。且其词若干首,尽得之酒边花下,马上舟中,才捷腕敏,以建安之七步,使玉溪之三眠,人方疑其惨淡撚须,孰知蛟门昵语温柔,从十指冰弦中,不异轻调锦瑟消长昼乎?集成,而命以《锦瑟》,以汪子科甲得第之早岁,将来勋业名位,正未易量也。他日或以此词嫁名于河阳书记,亦无妨也。东原完元鼎撰。

锦瑟词·序三

蛟门为家司徒叔父,丁未南宫所拔获官禁。近时时往来,予故得从后堂丝间,披襟挹袂,叙述孔李通家之好。每读长短句,未尝不叹其匠心措意,轶秦排柳,以为当代词人也。未几,予捧檄南驰,蛟门亦请假还广陵,虽隔京江,未及千里,反不能如向日长安时,香清酒热,同为歌啸。因嗟拙宦栖迟,正如亭皋落叶,随风飘泊,方难自遣。乃今岁花朝,蛟门忽以《锦瑟词》见寄,嘱予与徐子电发互相釐定。遂从簿书之暇,按谱微吟,转觉藻采飙流,艳逸竞爽,髣髴花影郎中、清狂从事,令人益想竹西烟月、红桥画舫中,歌出柳绵佳句,低按银筝,醉弹锦瑟。窃愿携此词以献家叔司徒公,亦应击节唤奈何也。时康熙丙辰仲春望日,柳村梁允植撰。

锦瑟词·跋

或曰:「锦瑟,古乐器也。宋人诗馀皆被弦管,故设大晟乐正,所以协宫徵而宜音律,自金元院本继兴,搊筝擘阮,遂不复能缠弦旧词。今蛟门以锦瑟名集,亦欲按红牙檀板,与柳郎中争胜于歌头犯尾之下欤?」或曰:「锦瑟,令狐丞相家青衣也,当时义山少受知于令狐楚,复为王茂元、郑亚所辟,令狐绹心恨之,不相款洽,李故托锦瑟及无题诸诗,冀其感动,岂蛟门亦有所托欤?」皆不必深求。要之,温柔昵语,正宜弹拨于鹍鸡雁柱中,至其豪迈宕往,淋漓感激,直欲上掩和凝,下淩温尉,非仅花间酒边,誇为丽句已也。时康熙丙辰仲春花朝,吴江徐釚菊庄谨书。

共184,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霜风摧细菊,寒雨飒高梧。
秋气方摇落,萍踪竟有无。
于时惭入洛,投老羡归湖。
日下思君切,春来酒共呼。
七言律诗
懊恼南城树已荒,何人封事筑回墙。
当年若肯称监国,没世应须谥让皇。
一穴龙髯终断绝,两株荆树起悲凉。
我思季札真千古,惆怅陵园晚色苍。
表忠观倚圣湖边,坏道阴房剧可怜。
几点土花香案上,一双蝴蝶殿门前。
绝无宫监来浇酒,时有游人此系船。
吴越蒙恩当战斗,太平忘却五王贤。
林木经霜叶乍飞,百年难得此晴晖。
休嫌止酒心全减,不怕登山力尚微。
病后逢僧怜我瘦,秋残入寺觉人稀。
天南众壑青如许,却喜前时策杖归。
七言绝句
昨日寻山下棹迟,湖亭人静夜凉时。
朝来也自山中返,碧浪红阑竟懒移。
其二
七言绝句
水上箫声绕翠微,晚风吹絮恋人衣。
无端催促城中去,暮雨吴山独自归。
昭阳顾生画楼观,绛阙瑶房生白云。
如蚁宫人三百六,丰神都似李将军。
按:此诗《渔洋诗话》中赏之。
横江馆外大江秋,八境台前月满楼。
句子怪多湖海气,黄州曾历又虔州。
古风
田巴既没蒯通死,陆贾郦生呼不起。
后人口吃舌复僵,雄辨谁能矜爪觜。
吴陵有老年八十,白发数茎而已矣。
两眼未暗耳未聋,犹见摇唇利牙齿。
小时抵掌公相前,谭玄说鬼皆虚尔。
开端抵死要惊人,听者如痴杂悲喜。
盛名一时走南北,敬亭其字柳其氏。
英雄盗贼传最神,形模出处真奇诡。
耳边恍闻金铁声,舞槊横戈疾如矢。
击节据案时一呼,霹雳迸裂空山里。
激昂慷慨更周致,文章仿佛龙门史。
老去流落江左间,后来谭者皆糠秕。
朱门十过九为墟,开元清泪如铅水。
长安客舍忽相见,龙钟一老胡来此。
剪镫为我说《齐谐》,壮如击筑歌燕市。
君不见原尝春陵不可作,当日纷纷夸养士。
鸡鸣狗盗称上客,玳瑁为簪珠作履。
此老若生战国时,游谭任侠差堪比。
如今五族亦豪侈,黄金如山罗锦绮。
尔有此舌足致之,况复世人皆用耳。
但得饱食归故乡,柳乎柳乎谭可止。
读画高楼几千尺,楼阴下枕清溪碧。
面揖南朝无数山,四时云气生虚白。
先生卷帘楼上头,独立看山自朝夕。
平生好诗兼好画,尤爱图书与金石。
购买不惜倾家赀,尽是前人好手迹。
山川患难不肯离,始信先生有真癖。
早年事业多恢奇,许身管葛千人辟。
已树羊祜山头碑,再掌萧何府中籍。
岂意青蝇飞满眼,遂教白发垂过额。
匹马来看岱岳云,一官又返钟山宅。
风涛宦海理有之,何用呶呶骂门客。
有书可读诗可吟,万事徒劳挂胸膈。
人生甲子休浪过,如此朱颜亦堪惜。
世情翻覆原转环,况复长安事如弈。
我别先生江水头,相逢令子燕山陌。
执手问讯何所为,却道高怀胜畴昔。
雄夸酒赋老益神,傲兀林泉意多适。
侧耳令我发狂叫,自顾胡为苦偪窄。
此身一陷泥沟间,巢鷇何能奋毛翮。
君归道我语家尊,行路崎岖半蜂螫。
心有㦷气口直言,那怪腾轩遭贬斥。
不如且酌春江万斛水,高筑糟丘酿仙液。
好待吾徒醉百场,千秋万世名何益。
丰台芍药贱如菜,千朵万朵满车载。
初出一枝犹十钱,后来一钱少人爱。
强半持上歌舞筵,高低乱插铜瓶内。
红英紫萼赏者谁,花入京师亦无态。
前年曾入丰台游,公子招邀此其再。
下马竟坐千花中,匝地锦云目茫昧。
初疑一脉脂水流,又如万叠红泉溉。
园官携筐莽采摘,摧折徒教发深慨。
园官向余前致词,此地于今属屯塞。
赏花送酒已往事,试劝游人且心耐。
停杯驱马过短篱,猎犬狺狺向人吠。
羲皇本多事,横空为一画。
遂为文字祖,后来纷简策。
贻祸到秦焰,诗书受奇厄。
汉兴稍搜辑,残缺良可惜。
作者东西京,自是竞纂释。
各为一家言,牛要几千尺。
历代有撰著,纯杂理须辟。
胜国重淹雅,名藩富经籍。
下逮学士家,典坟亦充积。
所嗟时文兴,古书相捍隔。
盈箱未必窥,但取耳目赫。
四海莽多故,遗编毁兵革。
余尝入三馆,颠倒触履迹。
散乱无全书,饥鼠饱永夕。
牙签悉断割,缥缃为地席。
小胥间盗窃,千万无什百。
余欲叫九阍,笑者颇啧啧。
执卷发长喟,谁为共考覈。
归来蓬户下,敝簏恣怡怿。
妄想宛委山,渔猎快夙癖。
但愁十指短,难探海中璧。
古人目十行,一览不再绎。
我读未终卷,记忆悔忙迫。
聪明天所限,人事况役役。
意欲专一经,守约或有益。
藏书羡黄子,塞屋地苦窄。
浩瀚六万卷,丹铅尽先泽。
父书既善读,而且保乱逆。
江山有变迁,此书无改易。
黄子固多才,孝思实无射。
他时购遗书,造君千顷宅。
不须鼍错来,边生吐胸膈。
发君四库藏,光辉照金石。
明月如轮碾金殿,蒙蒙玉露垂深院。
万里高天无片云,凤凰城阙分明见。
此时禁庭人影稀,但听铜龙下银箭。
忽然天乐来九霄,耳边仿佛闻箫韶。
步辇从容出复道,华灯的皪明春宵。
赭黄盘龙覆御榻,羽林排列皆腾骁。
便殿前头竿百丈,彩绳高系青天上。
银花火树齐开张,珠斗明星尽奔放。
金鹅赤凤无不有,玉女仙人各奇状。
云中宝塔何嵯峨,海上蜃楼起烟浪。
更有奇花次第悬,千枝堕地生金莲。
火山吞吐走日月,急如万弩离箭弦。
爆竹声中作霹雳,又如铁马攻战相回旋。
夜静笙歌转清彻,两傍侍臣时叫绝。
一回花放乐一阕,此曲人间岂能窃?
何意书生按拍听,果然妙舞《霓裳》月。
羽骑传呼催返驾,钟鼓楼前已三下。
飘若浮云风雨过,万点灯花一时谢。
独倚危栏似梦中,月影沉沉转台榭。
按:起从元夜说入,是禁中元夜,龙楼凤阙、玉露金波,分明如见。以下详述烟火,跌荡淋漓,极才人之能事。○壬申元夜,潜蒙恩赐观御园烟火,尽二鼓始归,目中所见,恰如诗中所述。明晨上命赓和上元灯词八章,才力薄弱,视比部大篇远逊矣。披阅长歌,附记于此。
白日当天春昼遥,落花如雪纷飘飘。
蜜峰蝴蝶各上下,鸣鸠乳燕何矜骄!
方塘流水绿于染,细草如发沿溪桥。
宋侯好奇复好客,一舟新驾双兰桡。
中流荡漾发丝竹,琉璃破碎波光摇。
北方老不识舟楫,观者夹岸争欢嚣。
自客京师少水戏,身轻忽喜乘春潮。
夕阳回柁上陂岸,画堂官烛青烟烧。
金壶美酝堆碧色,玉盘春鲚生红ヰ。
梨园法部奏新曲,龟年贺老同招邀。
酒阑感激党人事,永康阉寺真鸱枭。
元礼孟博意气尽,楷模之誉空名标。
衰世诛杀总善类,法吏那得逢皋陶。
宋侯当日苦蜂螫,悲秋谑浪皆无聊。
今复秉节按蛮郡,束马秦栈车连镳。
欢乐几时怅离别,磊块直用千杯浇。
羽声惨惨曲且止,秦宫急换翻《六幺》。
细拨阮咸唱明月,罗衣醉卧氍毹娇。
谁能无情听忘倦,城头银箭催终宵。
按:乐府中应演阉人害正事,故发此慨叹。时观察亦几蹈不测,赖圣明曲宥之也。精神团聚在此。
黄河冲决淮河荡,白马湖中千尺浪。
淮阳城郭云气中,远近田庐水光上。
人行九陌皆流水,螺蚌纷纷满城市。
筑岸防堤急索夫,里中徭役齐追呼。
富家出钱贫出力,触热忍饥不得食。
十日筑成五尺土,明日崩开十丈五。
与君握别当春风,可惜东华试灯夜。
对酒惆怅秋碧空,落日无多在帘下。
山川图画正满眼,中有扁舟去如泻。
清波滟滟疑当湖,烟树摇空布帆亚。
君行俨入图画中,活水轻风不须借。
寄语承明一辈贤,但说荣名举手谢。
坐拥小妾看添丁,潇湘琴书倚田舍。
山中意趣人少知,此味依稀如食蔗。
抛却官书真自閒,任取狂吟岂堪怕。
送君令我生愧心,杜宇春深向人骂。
京东东门连夹城,城上角楼颇高亢。
门外长桥跨大河,转粟轰轰车万两。
上桥轮蹄莽纵横,争门人畜互击撞。
常时送客扛篮舆,局步欹斜防跌宕。
今秋新霁尘不飞,田郎招我泛清涨。
听事临流足松竹,行厨及午陈脯□。
翻匙一饱寻河干,突兀方舟此游创。
连樯结缆排米船,绣鞋红氍作行障。
遥堤最爱草树齐,逆浪还怜鹅鸭放。
岸边亦有高下楼,朱裤青娥出相望。
客喧船重风力微,北地操舟踰奡荡。
长绳并逐青驴牵,短篙漫忆黄头唱。
五里一闸如面墙,下板横波不肯让。
闸东更有双棹迎,日映廉泉屹相向。
欢情烂漫履舄交,主人大呼倒官酿。
一时供帐皂𨽻趋,吾徒顾此神色王。
京朝之官人所荣,如鱼中钩徒弄吭。
开元选胜成故文,妄想缗钱曲江上。
况复四郊暗戎马,咄嗟行乐理实旷。
人生快意须目前,车壁空捶朱雀桁。
诸公悬悬思绘图,田郎推我写图状。
忠恕精神虽未工,和之大意吾能相。
寒宵放笔作绵蕞,指点溪山呼巧匠。
京兆有书充几车,口嗜异味如子家。
横身艺苑肆游猎,怒驱快马追麇麚。
冬官迩来罢营建,日色未午先放衙。
新移小屋在深巷,窗户且免东西斜。
手齐乱帙但高枕,屋角艳艳东篱花。
回忆溟渤巨鳌动,一舟掀簸随神鸦。
即今将身出逆浪,安稳俨听回帆挝。
且买雉兔试一割,燎毛燔肉追羲娲。
中庭茉莉香初落。谁摇鹦鹉帘栊索。
千唤步才移。花间敛衽迟。

昵人秋水碧。低向裙边揖。
偷眼看双钩。猩红露凤头。
为郎特地新妆早。看来还比初时好。
相对莫嫌生。侬今眼更明。

低鬟垂素手。无计开檀口。
故赠凤皇钗。撩他玉笋来。

共184,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